史军
植物学博士,前《科学世界》副主编,现在“果壳阅读”策划少儿图书。吃出了一本植物书叫《植物学家的锅略大于银河系》。 sj027@sina.com

shijun-vieux-2

谢幕:菊和银杏的绚丽表演

Filed under: 其他 发表于 2017-04-04 07:25

当北风带来湛蓝的天空的时候,从花到果表演了一年的植物们也该谢幕了。当然,像荠菜、二月兰这样的金牌龙套早就到后场休息了,它们的种子已经在土壤里蓄势待发了。当然,我们家门口还有植物会表演到最后一刻,带给大家一个精彩的谢幕表演,菊花和银杏就是这样的植物。

5.1 极地苹果

“小白脸”转基因苹果要上市啦!

Filed under: 生活,生物 发表于 2017-03-24 23:25

“看脸”的人有福了,通过关闭苹果中特定的基因,我们可以阻止苹果肉变成难看的棕色,为苹果“美白”。

餐桌物种日历(12)条斑紫菜:紫菜好吃,不好种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02-07 20:59

紫菜是条斑紫菜(Pyropia yezoensis)、坛紫菜和甘紫菜等紫菜属植物的通称。中国吃的主要是条斑紫菜 […]

除了吃糖,啃甘蔗本身也是很多人的嗜好。图片:shutterstock.com

餐桌物种日历(11)甘蔗,带来的远不止是甜蜜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02-03 08:07

能勾起人类原始欲望的植物并不多,甘蔗就是其一,能影响人类社会发展的植物并不多,甘蔗也是其一。

shijun-spice-1

麻辣小龙虾中的调料故事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01-28 17:10

曾经有一个故事,说是美国宜家供应价格极低的龙虾尾,但是只有中国人对此有兴趣,为啥呢?因为在去吃之前,聪明的同胞每人都准备了一瓶老干妈辣酱……各种调料的威力又来自什么呢?

餐桌物种日历(7)橙:你知道我的家族有多混乱吗?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6-09-06 14:43

我们家二丫头已经可以抱着橘橙自己啃了,她们肯定无法理解橙子为什么会是酸的,这种事情很快就会变成故事中的事儿了。人类对甜蜜果实的追求不会停止,柑橘家的混乱状态仍然在继续,希望有一天我在给孙子孙女讲广柑故事的时候,会有更惊艳的橙子出现在我们的唇齿之间。

猴面包树和非洲趣事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6-08-31 15:29

来到坦桑尼亚,我最想看到的就是这种植物。很为在童年时,我就听过一个关于猴面包树的故事,说这些大树的果子营养丰富,特别是用火烤之后会变得分外香甜。还没上飞机,我就似乎闻到了那种果子的香气。坦桑尼亚我来了,猴面包树我来了。

餐桌物种日历(5)豌豆:为餐桌而生的豌豆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6-08-22 10:08

是的,你并没有看错,绝不是为了抵御僵尸!

-MagthNbhd9NsjGHhx-sGGyWH0ziRWXuyUUw7qgZIblYAgAAkAEAAEpQ

餐桌物种日历(4)芡实:口蜜腹剑与外强中干的混搭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6-08-15 11:54

睡莲一样娇媚的花朵,鸡头一样狰狞的果实,温润如珍珠的种仁,粉粉如芋头的口感,这就是芡实!

wpid-2eQRLkzWN44Uf_ouQv3S_S2A-PlY47e_VbuU8dNdoMKAAgAA3wEAAEpQ-2015-08-5-21-01.jpg

路边的野草,你别乱摸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5-08-05 21:01

植物嘛,看上去就是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路过摸一把揪两片叶子又怎么了?慢着,有些毒草千万不能碰,千万不能碰,千万不能碰!

渡河的角马(Steed 摄影)

肯尼亚:装在自然中的人类公园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5-05-22 15:04

非洲大陆是怎样的地方,是神秘之地,是狂野之地,还是蛮荒之地?非洲大陆的生物是怎样的生物,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心目中的非洲,每个人都会对非洲充满遐想,毕竟那里是斑马犀牛河马,也是金合欢装点过后最特别的草原,还是黑猩猩,大猩猩,倭黑猩猩这些人类近亲的家园,更是我们人类出发的摇篮!

wpid-ATLaFoHnk-mkNDYn_wOPxQeArbcTyEo5XxDJBV7Wc2GAAgAAqwEAAEpQ-2015-04-3-17-36.jpg

春游植物图鉴——这不是樱花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5-04-03 17:36

春天渐入高潮了,各种花朵都登场了,很多都被冠上了樱花的大名。这些好多好冤啊,明明叫张三,非被人们塞到李氏宗族。现在就一起来为它们正名吧。排名按在北京春天的开花时间确定,先后可能跟各地有差别。

火锅里的调料都是什么?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5-01-27 18:57

我们经常会用丁香赞美姑娘,当这个名字出现在火锅调料里的时候,你是不是会觉得有些崎岖。这样高雅的花朵也会出现在汹涌的红汤中,与毛肚和血旺为伍?别担心,此丁香非彼丁香。开丁香花的丁香是木犀科的植物,而加入四川火锅的则是桃金娘科植物的花蕾。

54174acfjw1enkj5uyz9nj20dw0dwn2u

冷杉:一棵标准的圣诞树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4-12-24 19:51

真的圣诞树究竟是什么树,它们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担当这个神圣的职责的呢?

果皮上的霜和蜡能吃吗?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4-12-09 21:13

沾着白色粉末的食品还真不少,这边有挂霜的葡萄,那边有带粉的蓝莓。很多朋友心里犯了嘀咕,这些粉是天然的,还是人工的,能不能吃,是不是喷洒上去的农药,用什么方法把它们彻底洗掉?

第 1 页,共 9 页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