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皇后
濑尿虾一只,甲壳纲口足目文科宅属,Otaku与Nerd串种。

小不及大?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1-01-08 09:46

无论西方还东方,甚至非洲的部落,人们都愿意把地位高低和身材高低联系到一块,这已经得到科学的证明。

拔毛断喙,鹰获重生?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1-01-06 07:52

四十岁的鹰会用岩石把喙敲掉,把指甲拔掉,把羽毛拔掉……五个月后全部新长出,可再活三十年。——新年读这种故事真是好励志! 然而事实真相是:原始英文版本中的eagle是雕不是鹰。雕不可能活到70岁。雕喙有知觉敲掉会很痛。代谢很快的鸟类,五个月不吃必饿死无疑。

果王、果后及其他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11-24 06:18

谨以此文表达对香港上半年热带水果的怀念,现在这里基本只剩香蕉了…………

空想科学读本:让科学吐槽起来!

Filed under: 八卦 发表于 2010-11-05 06:45

今天向大家介绍的这部书,堪称科普界之吐槽神作,它会带你戳破小朋友们宏大瑰丽无厘头的梦,它用的针尖名叫“科学”。
《空想科学读本》,作者柳田理科雄,生于1961年,父亲认为“未来是科技的时代”,给儿子起了这么个霸气的名字。

以林奈之名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9-08 16:05

拉丁文是生物学家的国际通用语。正如同全世界的数学家都认识1234,物理学家都知道kg(公斤)、m(米)和℃(摄氏度),世界上所有的生物学家看到Tyrannosaurus rex,都知道这是霸王龙,科学是不分国界的。

花煞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8-16 13:08

花煞,民间传说中在婚礼上作祟的恶鬼。在残酷的大自然里,美丽的风景背后从来都是暗含危险,花虽不是婚床,但“花”中确实有“煞”,花花世界充满了各种诡计、凶杀和重口味。

我们现在这样做父亲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8-15 10:16

照弗洛依德门生看来,这种恋父情结的答案,一定要追溯到每个女性的童年,但另一个新生的心理学流派有不同的答案:女人之所以钟情父亲,是因为我们确实需要父亲。

一条会走路的鱼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6-25 08:00

一条会走路的鱼——做俯卧撑的鱼、玩滑道的蛤蟆、以及达尔文为什么是对的.2004年7月,芝加哥大学的古生物学家舒宾(Neil Shubin)终于在北极找到了他寻觅十载的东西。那是一条在岩石中沉睡了3亿7500万年的鱼。它有鳄鱼一样扁平的头颅,可以灵活转动的脖颈,还有可以做俯卧撑,也可以在泥浆里灵活爬行的强壮胸鳍——几乎可以说是原始的腿。这个怪物被命名为提塔利克鱼(Tiktaalik)。

第五味

Filed under: 健康,化学 发表于 2010-05-31 09:10

中国美好传统的五行哲学告诉我们,五行金木水火土,五色青黄赤白黑,五味酸甜苦辣咸,现代医学则认为,我们的舌头只能品尝到酸、甜、苦、咸四味。直到不久前,第五味才在科学世界站稳脚跟。这是一种非常常见,非常美妙,非常有东方色彩,与食物中毒和僵尸紧密相关的味道。

万物兴歇——衰老与寿命的演化(下)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4-29 17:51

加菲猫曾曰,爱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有猪肉卷是永恒的,在生物世界并不太对。能享受猪肉卷的生活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有恋爱(然后结婚,然后生儿育女,然后把自己的基因传承下去)是永恒的。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需酣畅万古情,我们终有一死,但这不妨碍我们的基因乘坐生殖快车,攀向永生的高峰。

万物兴歇——衰老与寿命的演化(上)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4-28 12:02

我写下这行字,是在下午6点20,碎云遍天,白日西斜,阳光依然明亮却不再灼人。请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因为我要探讨死亡。刚出生的孩子是很娇弱的,随着逐渐长大,变得越来越强壮。毫不奇怪,婴儿的死亡率比儿童要高。死亡率最低的是10-12岁的儿童。然后死亡率就开始回升,而且速度相当快。

僵尸毛毛虫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4-22 15:47

僵尸!僵尸来了!它们的头脑已被操纵,肉体千疮百孔,只要稍有动静,就会疯狂攻击周围的一切东西!这不是恐怖电影,也不是游戏,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只不过,故事的主角是一条毛毛虫。

语言天才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4-11 15:17

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人与动物(确切地说,是“其他动物”)的界线既模糊又清晰,你可能猜不到,答案就是——人有语言,动物没有。什么嘛!如果没有语言,动物不就成了哑巴了吗?

羚羊与蜜蜂(四)交易的猿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3-29 17:21

“一报还一报”虽然是优秀的策略,能运用的动物并不多,这是因为“一报还一报”的门槛很高,不是所有动物都能玩得转的。人类是最擅长,也是最热衷于此的动物:我们期待善有善报(你合作我也合作),恶有恶报(你背叛我也背叛),对一报还一报的游戏彻底入迷,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

羚羊与蜜蜂(三)蜜蜂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3-19 17:17

什么是利他主义?什么是血缘?这些背后也许有些你不知道或被你误读的东西。从细菌群落到健壮的大角斑羚,群落间的协调运作机制有什么差别和共性?本文是该系列的第三部,继续之前的奇妙之旅吧......

第 5 页,共 6 页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