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承渊
医学博士,外科医生。急躁、保守、理想主义。 微博:http://weibo.com/ricewine 联系我:physigeon@gmail.com

QQ截图20140715165538

医学诺贝尔之路(1954):现代疫苗之父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4-07-15 07:19

在与病毒对抗的历史上,疫苗总是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牛痘的出现消灭了天花。不过,总体上说,对抗病毒性疾病总要比对抗细菌致病要来的困难一些,原因在于,病毒一般只能在活体细胞内复制增殖,长期以来人们一直缺乏有效的手段像培养细菌那样培养、观察它们。

医学诺贝尔之路(1953):柠檬酸循环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4-07-10 15:55

糖的有氧氧化使能量物质的利用达到最大效率。1分子葡萄糖经过一系列反应,所产生的能量储存于38分子的ATP中。经过测算,这种能量利用效率高达40%。而直到上世纪,蒸汽机的热效率才达到20%以上。

医学诺贝尔之路(1952):师徒之间的纠缠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3-11-18 10:49

链霉素诞生是个重大的发现。临床试验表明,链霉素对结核菌具有良好的杀伤力,是人类得到的第一种对抗结核菌的有效武器。不仅如此,链霉素对诸多青霉素无效的致病菌同样具有强大的杀灭效果。虽然链霉素对肾脏和听觉、前庭神经仍有毒性,但毒性已经较小,能够通过改变用药方式和控制用药剂量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围内。

医学诺贝尔之路(1951):黄热病的覆灭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3-09-29 12:24

中国人也许对黄热病并不熟悉。这并不奇怪,因为该病主要爆发和流行于非洲、美洲以及欧洲地区,中国大陆历史上尚未被波及。然而放眼世界,黄热病却一直是一种人们所不能忽视的烈性传染病,许多重大事件与其有关。

医学诺贝尔之路(1950):肾上腺皮质激素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3-09-24 15:19

即使在今天,类风湿关节炎(Rheumatoid arthritis)也不是一种好治的疾病。到了疾病晚期,患者除了关节疼痛、肿胀外,还会出现严重的畸形,痛苦不言而喻。在医学科技远不如今的100年前,医生们面对这种棘手的病症,又会想出什么办法来应付呢?

医学诺贝尔之路(1980):解密属于每个人的独特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3-08-16 18:02

正如“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我们每个人也与生俱来地拥有自身的独特性。这些个体的独特不仅带来了整个动物界的多样和精彩,同时也保证了物种及个体自身的安全。有了它,斯芬克斯和半人马注定只会存在于神话中,曾经引起轰动的“换头”手术也只能是异想天开的冒险。但自然条件下,亦有例外,那就是母亲怀孕之时。

医学诺贝尔之路(1949):飞越疯人院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3-07-17 12:53

1949年,当诺贝尔奖评委会将当年的医学奖授予埃加斯·莫尼斯(Egas Moniz )时,这位获奖者却并没有出现在领奖台上。在电影《飞越疯人院》中,意图逃离疯人院的麦克墨菲最终被施行了颅脑手术,变成了一付呆板的躯壳。影片中所描绘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外科手术正是Moniz创造的获奖杰作。

医学诺贝尔之路(1948):寂静的春天

Filed under: 环境,生物 发表于 2013-07-03 14:29

在上世纪30年代末,一种能够“全无敌”地扫除害虫的药物终于被一位瑞士科学家找到了。这就是双对氯苯基三氯乙烷,大名鼎鼎的DDT。这位瑞士科学家名叫保罗.穆勒。一时间,人类似乎找到了对抗灾荒、疫病的完美武器。直到著名的《寂静的春天》发行,人们开始意识到一切没有那么美好……

医学诺贝尔之路(1947):微笑,邮票和糖

Filed under: 化学,医学 发表于 2013-06-16 11:07

所谓科里循环,其实是对人体内葡萄糖储存-利用-再储存的一种描述。众所周知,葡萄糖作为可以被人体直接利用的能源,在代谢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葡萄糖在体内究竟是如何储存,又是如何被燃烧利用的,生物化学家们仍未解开谜团。科里夫妇的贡献就在于此。

医学诺贝尔之路(1946):放射线的力量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3-06-02 08:28

从孟德尔开始,研究遗传这门学问的工作总算开始走上正轨,而“现代遗传学之父”摩尔根更是凭借基因的连锁和互换定律摘得1933年的诺贝尔医学奖。与孟德尔的豌豆不同,摩尔根选择了更适于观察和研究的实验动物——果蝇。今天之所以还要再次提起,是因为本次出场的主人公也曾在蝇室工作,而其学术成就也同样建立在对果蝇的研究之上。

宝宝的脐带啥时候剪好?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3-03-27 10:08

每逢成长的关口,妈妈们总希望为宝宝选择最有益的那一边。如今,这种追求极致的优生优育之风甚至吹进了专业界,一个看似不起眼的问题——宝宝降生之后,脐带什么时候断掉最合适?是早些结扎好还是等等再结扎更好?如果要等,等多久呢?……这样的问题甚至一度令医生们也众说纷纭。

医学诺贝尔之路(1945):抗生素时代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3-03-12 09:58

1945显然是一个伟大的年份。不过,它的伟大并不仅仅源于二战的结束。在1945年,一项医学成就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在享受该成就所带来的福利:尽管问题重重,但这种福利仍无可替代。

医学诺贝尔之路(1944):实验工具的胜利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3-02-24 08:26

在口头语中,我们常常以“神经比较大条”来自嘲或评价别人,意为此人比较大大咧咧,粗线条,性格较为直爽,对刺激不甚敏感。其实,如果以生理学的角度来较真的话,“神经大条”可远不是那么回事。恰恰相反,对个体而言,“大条”的神经更敏感,其反应速度要远远超过纤细的神经,这是怎么回事呢?

枪战片里,胸口中枪为什么会“七窍流血”?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3-02-16 14:48

我们时常能在屏幕上看到各种病患和伤员。被抽的,必然口角带血;中拳的,必然鼻血横流;车祸的,必然脑缠绷带,且绷带上肯定有一块浸出的血迹;被武林高手拍中命门或被黑涩会刀捅腹部的,必然是大口吐血倒地而亡…其实七窍流血这个事儿啊,好就好在令人印象深刻。

医学诺贝尔之路(1943):凝与抗凝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3-02-08 10:40

维生素K与双香豆素,凝与抗凝,自然界赐予了我们两种调节凝血时间的有力工具,凭借这对工具,医生能够精巧地在血栓形成和大出血之间找到微妙的平衡,从而满足各类患者的特殊需求。

第 1 页,共 7 页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