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晨
一个残留了一点理想主义的外科医生。 联系我:email:lqcsf@163.com 已开通微信公众平台:请搜索公众账号 drliqingchen 或 李清晨 敬请关注。 未经本人书面同意,本人署名之文章不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不告而取是为贼。代表作:医学史科普书《心外传奇》(清华大学出版社)

Ignaz Philipp Semmelweis,1818-1865

他是天下母亲的救星,却一度被视为医界公敌

Filed under: 人物,医学,科学史 发表于 2018-06-18 07:17

曾短暂征服过产褥热的塞麦尔维斯,终将在第二次生命中赢得不朽。

图片来自pixabay

不幸是随机发生的,有时候就是你车上载着三岁的孩子然后踩了一脚刹车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8-05-12 07:13

不幸是随机发生的,有时候,一脚刹车,一个孩子的命运就被改写了。

手术场景(并非文中提到的手术),图片来自pixabay

若自我批判不自由,则自我表扬无意义

Filed under: 书评,医学,议理 发表于 2018-05-05 07:21

我们应该了解到医学的局限,明白手术刀的风险,理解作为医生的无奈,医学所能提供的是医疗服务,这一服务并不确保一个必然的结果,医疗服务的结局,有时候是理想的治愈,有时候是差强人意的缓解和改善,有时候则是令人恐惧的失败或者死亡。

lqc-fish-gall-1

松花江开始融化了,有一种悲剧堪比坠江,很多哈尔滨人对此却茫然不觉

Filed under: 医学,议理 发表于 2018-05-01 07:18

自古名贤治病,多用生命以济危急,虽曰贱畜贵人,至于爱命,人畜一也。损彼益己,物情同患,况于人乎?夫杀生求生,去生更远。吾今此方所以不用生命为药者,良由此也。

hawking-0544-3

从霍金之死,谈现代医学的边界

Filed under: 医学,议理 发表于 2018-04-28 07:13

一个需要让公众知悉的真相是,现代医学永远是有边界的,它永远不可能完美。

一款来自西方的“纯正蛇油”。来源:Pinterest

鸿茅药酒不能喝,你以为别的药酒就没事了?

Filed under: 健康,医学 发表于 2018-04-25 07:00

药酒治病,实在是得不偿失。

lqc-woman-surgeon-1

医学领域长久以来曾一直拒绝女性的进入……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8-04-24 06:56

直到在19世纪末,医学界仍普遍认为,一个因先天心脏畸形而发生青紫的孩子——被称作“蓝婴”(blue baby)——超越了手术可以纠治的极限。但很少有人知道,最初为这一绝望领域带来希望的是两位女性。

(心脏电传导通路示意图)

心跳如火器激发般瞬间完成,那么是谁扣动了扳机?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7-11-20 07:23

心脏是一个极不寻常的器官,它攸关生死又神秘莫测,人类对心脏奥秘的探索几乎贯穿整个医学史,时至今日,这一进程也仍未完结。

liqinchen-anesthesia-delivery-2

中国镇痛分娩的实施率为何如此之低?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7-09-11 07:24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间的灾祸与不幸随机在人群中发生,榆林产妇的悲剧也许只是机缘巧合地成为万众瞩目的热点事件,更多人的死亡都是无声无息的,就像他们平凡的出生一样不曾惊扰过不相干的旁人,当新的热点出现,曾经的讨论又有多少会落在实处?

liqinchen-tcm-1

面对「坑」我们除了呼吁「不要跳」之外,还能做什么?还能改变什么?

Filed under: 医学,议理 发表于 2017-04-30 07:36

疾病预防要靠科学手段,预防医学早已树大根深枝繁叶茂,民众对疾病预防的渴求,正是需要大力发展预防医学来填补,而不是掘出祖先的棺木,让腐朽的尸骸粉墨登场。

Robert Edward Gross ,1905-1988

曾经有一次机遇摆在他的面前,他没有珍惜……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7-04-19 07:12

动脉导管结扎术现已是常规手术了,但其创立过程也颇多周折,任何一次医学进步都来之不易。

小屁孩儿你连腰都没有,你腰疼什么?

Filed under: 健康,学科 发表于 2017-01-22 06:37

你小时候有没有被大人说过你没有腰?

一本书和一段往事

Filed under: 医学,科学史 发表于 2016-08-07 22:45

谨将此文献给所有为了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建立起现代医学做出过伟大贡献的外国医生们,历史的尘烟遮不住奉献者的足迹。

昨日医学,昨日纠纷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6-08-03 12:01

对于大众来说,对昨日医学的无知,容易导致对今日的医学有过高的期待,倘若大家都知道过去是如此的糟糕,是不是就会对今天的种种不足更宽容一些呢?其实对昨日无知的又何止大众,很多医生对医疗相关的历史也一样无知,以至于在现实中遇到不满时,会幻想有过美好的曾经,我要跟同行们说的是,并没有。

荐一本书,说一个事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6-05-02 21:30

书,是一本有趣但严肃的书;事,是一件有益且庄重的事。因此,即使在如此浮躁的当下,也绝不用标题党吸睛,如若相遇,纯属缘分。

第 1 页,共 7 页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