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晨
一个残留了一点理想主义的外科医生。 联系我:email:lqcsf@163.com 已开通微信公众平台:请搜索公众账号 drliqingchen 或 李清晨 敬请关注。 未经本人书面同意,本人署名之文章不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不告而取是为贼。代表作:医学史科普书《心外传奇》(清华大学出版社)

阿司匹林的世纪传奇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0-09-21 17:35

“假如我将身处荒岛,如果选择随身携带某种药物的话,那么可能首先想到的就是她——阿司匹林(aspirin)”

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6)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0-09-17 11:59

我们的英雄上路了。万事开头难,这一设想要想落实到实验,其纷繁复杂的种种细节超乎我们的想象。

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5)

Filed under: 健康 发表于 2010-09-10 09:19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当初比奇洛等人为解决无血术野的问题,突破传统另辟蹊径。同时,为解决无血术野而进行的体外循环的研究也在挫折中不断推进——事实上这一传统思路并没有因低温手段的出现而中断过,只不过在当时其光辉被大大地掩盖了。

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4)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0-09-05 10:09

如果说是B-T分流的手术点燃了比奇洛创新的激情,那么这位挑战者的热血,则显然是因比奇洛而沸腾起来的。书接上回,继续这段热血沸腾的时代记录。

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3)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0-08-29 08:01

塔西格等人的故事后来被导演 约瑟夫·萨珍(Joseph Sargent)拍成了电影神迹(Something the Lord Made),于 2004年,也即该术式创立60周年之际上映。影片艺术地再现了60年前的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性命堪忧口唇青紫的患儿,在分流建立之后即转为粉红。来,咱们继续。

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2)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0-08-20 17:02

书接上回,出生于波士顿的海伦·布鲁克·塔西格(Helen Brooke Taussig,1898-1986),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院(位于马里兰州巴尔蒂摩)的医生,她一手开创了小儿心脏病专业

外科之花的艰难绽放(1)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10-08-13 15:48

和悠悠人类历史长河相比,区区六十余年的心脏外科发展史,不过是石火光中的一瞬而已。那些为拯救万千生灵而呕心沥血与死神抗争的人,才是我们人类的骄傲,才是真正值得铭记的英雄。谨以此文向那个伟大时代的心脏外科的拓荒者们致敬。

这条小鱼在乎——先天性心脏病患儿的生之路

Filed under: 健康,医学 发表于 2010-05-26 09:22

有关市慈善总会要资助贫困家庭先心病儿童手术的消息一经放出,无论门诊与病房,来咨询的家长明显比平时多了起来。类似的慈善活动一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有限的善款肯定要集中救治那些相对轻症的,也即能保证救一个活一个的患儿。在往来咨询的家长中,有相当一部分因不符合相关要求而失望的离去,但也有去而复返的,他们总希望抓住这个救命的机会。

致命呕吐

Filed under: 健康 发表于 2009-12-25 17:09

一个新生命的到来对于绝大多数家庭来说,无疑是大喜事一桩,尽管可以预见到未来的种种麻烦,新晋级的父母们仍会打起百 […]

我用“话聊”治腹痛

Filed under: 健康 发表于 2009-11-19 10:00

正庆幸值班时间可以安静地写一个上午病历,就有位家长神情紧张地来到我跟前说:“医生,快去看看我的孩子,他今天都打 […]

由开胸验肺说开去

Filed under: 健康 发表于 2009-10-26 15:11

2009年夏天,一则“开胸验肺”的新闻迅速在网上成为热点,舆论一片震惊,观者无不愤慨质疑,究竟是什么病居然要开 […]

宝贝,你为什么哭?

Filed under: 健康 发表于 2009-09-11 11:08

小时候,在上学的路上经常看到村口路边的电线杆上贴有写满类似符咒似的黄裱纸,上面有这样的几行字:天皇皇,地皇皇, […]

铅中毒,长相伴

Filed under: 医学 发表于 2009-08-16 09:31

2009年8月14日人民日报报道:陕西凤翔抽检731名儿童发现615人血铅超标。儿童,又是儿童受害!怎么老是你 […]

医生的困境:里外不是人

Filed under: 健康 发表于 2009-07-22 23:53

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这句不太好听的歇后语,用诸今日之医生的身上,却犹如神来之笔,颇为熨帖。在我的一篇有 […]

恶性淋巴瘤到底有多“恶”?

Filed under: 健康,医学 发表于 2009-06-15 13:22

我们不要相信那些故作高深煞有介事的所谓 “预防策略”,面对淋巴瘤,现在的人类只能打遭遇战,没法像预防某些传染病似的进行有针对性的防御。但即使是打遭遇战,最大限度地了解敌手,仍是我们取胜的必要前提。

第 5 页,共 7 页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