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弦
伪装成数学系学生的计算机系学生……

埃及分数表示法,下面的符号表示整数,上面的符号表示“……分之一”。图片编辑自Wikipedia

麻烦的埃及人,以及他们的单位分数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8-09-19 16:30

埃及人果真脑洞清奇……

图片来自pixabay

把空水杯放耳朵上,会有一种大海的声音,这是为什么?

Filed under: 物理 发表于 2018-06-22 07:16

从贝壳中听见宇宙

图片来自pixabay

脱离物理的数学有意义吗?

Filed under: 数学,议理 发表于 2018-06-16 06:57

数学是最基础的工具,也是科学的女王。

作者David Rosenthal,来自http://facpub.stjohns.edu/~rosenthd/

为什么在逻辑学中不存在前提正确而结论不正确的情形?

Filed under: 数学,议理 发表于 2018-06-11 06:57

逻辑体系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它也是人类心血的结晶。

p进数,图片来自Wikipedia

解构与复原:望月新一与他的证明

Filed under: 数学,议理 发表于 2018-05-19 07:25

提出新想法的人,他们各自有需要承受的命运,不以他们的贡献为转移。

梵高的《星夜》,图片来自Wikipedia

数学概念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被人们创造出来的?

Filed under: 数学,议理 发表于 2018-03-04 14:01

一切数学概念也是如此。它们是人创造的,但也描绘了现实的某些方面,具有逻辑上的必然性,而作为概念,它们必然真实存在。

图片来自pixabay

数学界到底是如何确认公理的?

Filed under: 数学,议理 发表于 2018-02-25 14:03

很多数学家并不关心逻辑根基到底是什么,他们只需要知道有一个稳固的根基,那就可以了。

图片来自pixabay

微博断章 – 气候、概率与情绪

Filed under: 数学,议理 发表于 2018-01-29 07:11

这是我在微博上以#MathéLogique#名义发的一些小短文,会不定期结集在一起,以供记录。

图片来自pixabay

讲出有逻辑的话,有多难?

Filed under: 议理 发表于 2017-12-26 06:58

很多人的逻辑,简直呵呵……

图片来自Wikipedia

人工智能变形记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7-10-20 07:07

不管我们是否愿意,形形式式的人工智能早已深入日常生活。这一切将人们从种种无趣的脑力劳动中解放出来,也带来了众多机遇和挑战。但鲜为人知的是,在背后支撑这些人工智能的,其实是一个个数学定理和计算机算法。

计算的极限(十三):数字空间的幽灵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7-07-12 07:09

病毒和杀毒软件的攻防战线广阔异常,从磁盘到内存甚至显卡,都是它们的战场,而攻防策略之多,无论如何列举都只能是挂一漏万。计算机病毒和杀毒软件,两者你追我赶,永无止尽。注定这两者命运的,正是一条数学定理。

fwjmath-ai-art-2

机器人的艺术,是什么样子的?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7-02-02 07:14

在2015年的夏天,谷歌的研究人员意识到,他们可以让他们的人工智能程序“做梦”。他们调整了程序,使得它不仅能将图像分门别类,还能在图像中强化观察到的事物。然后,这些机器就展示了他们对艺术的诠释。

小朋友的涂鸦(四):一个规划的大纲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6-10-28 15:23

“由于目前在大学里教学和研究方面的结合于我而言愈发虚无飘渺,我决定申请加入CNRS,为的是能够将我的精力奉献于发展某些工作和视点。”亚历山大·格罗滕迪克在蒙彼利埃写下这几行文字的时候,正是1984年的某一天,他已经57岁了,经历了太多太多。但他又怎么会知道,构建在他写下的这些思想上的数学新理论,在三十年后会引起数学界怎么样的波澜!

小朋友的涂鸦(三):地图的魔术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6-10-26 03:50

仅凭纸上随手画画,竟然就能确定平方多项式和立方多项式可以靠得多近,这不是天方夜谭,而是别雷定理的必然推论。而其中主角——二部地图——在数学界中还有另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儿童涂鸦”(dessin d'enfant)。这个术语的命名者不是别人,正是现代代数几何的开创者,亚历山大·格罗滕迪克。

小朋友的涂鸦(二):球面覆盖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6-10-22 15:52

我们每天睡觉亲密接触的被褥,它的卫生状况值得重视,偶尔就要把被套拆下来洗一洗,洗完再套上去。而套的方法,可以抽象为数学中的“球面覆盖”。拥有三个分支点的球面覆盖吸引了数学家的目光,它们与多项式以及更一般的分式有着密切深刻的关系,但它们本身竟然能用非常简单的方法“画出来”。

第 1 页,共 4 页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