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弦
伪装成数学系学生的计算机系学生……

哈洛德•贺欧夫各特:彻底证明弱哥德巴赫猜想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3-09-26 17:28

哈洛德•贺欧夫各特(1977年 -),秘鲁数学家。2013年5月13日,贺欧夫各特在网络上发表两篇论文,宣布彻底证明了弱哥德巴赫猜想。本文便是在哈洛德和小方之间展开的问答。

从玩具陀螺到终极理论

Filed under: 学科,物理 发表于 2013-07-16 06:52

二十年前的小朋友很好哄,一个陀螺就能打发一下午的时间。那么,陀螺为何转而不倒?也许你会回答,角动量守恒。但有一位数学家并不接受这种理所当然,她叫埃米·诺特。

张益唐

素数并不孤独

Filed under: 学科,数学 发表于 2013-06-14 09:52

数论,是研究数字的一门数学分支。如同大海,它清澈透明而又深不见底。它的基础概念,自然数、加法、乘法,每个小学生都清楚;但关于自然数的定理,却可以让人穷尽一生而不得其解。而这篇文章要介绍的,只是这个广阔海洋中一个小小的海域。

计算的极限(三):函数构成的世界

Filed under: 学科,数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3-04-07 10:03

在中学数学中,说到函数,自然会联想起它在平面直角坐标系的图像。这是因为中学数学中的函数,大部分情况下不过是从实数到实数的映射而已。而数学家眼中的函数,可能与程序员眼中的函数更相似:它们更像是一个黑箱,从一边扔进去某个东西,另一边就会吐出来另一个东西。

混沌,又一次数学之旅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3-02-19 17:13

大家还记得几年前的数学电影《维度》(Dimension)吗?前不久,《维度》的原班人马推出了新作:《混沌》(Chaos)。里昂高师的 Jos Leys, Étienne Ghys和Aurélien Alvarez,又一次为我们带来了一场精彩的数学之旅。

QQ20121211-1

计算的极限(二):自我指涉与不可判定

Filed under: 专题:图灵,学科,数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2-12-12 14:04

要证明某种东西存在,只要举出一个例子就可以了;但要证明某种东西不存在,就要想办法排除所有的可能性,而在现实生活中,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在数学中,情况大不相同:通过形式逻辑的方法,我们可以确实地证明某种数学对象不存在。这都要归功于数学那彻底的抽象化和形式化。

QQ20121116-1

计算的极限(一):所有机器的机器,与无法计算的问题

Filed under: 专题:图灵,学科,数学 发表于 2012-11-16 10:36

虽然看上去简单,但实际上图灵机能做的事情远远超出一般的想象。只要有足够长的纸带和足够好的耐心,今天的电脑能做的计算,一台精心设计的图灵机也能完成。也就是说,从原则上来说,只要配备适当的输入和输出设备,以及极其好的耐心,我们完全可以用图灵机上网、玩游戏甚至执行自己写的程序。

俗语新解,用数学的眼光看世界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2-10-15 16:01

很多俗语,其实都是人们对经验的概括。它们未必很准确,却总是有些道理。如果我们尝试数学的眼光去分析这些俗语,又会得到什么结果呢?

人们需要什么?——评《图灵:如谜的解谜者》

Filed under: 专题:图灵,数学,议理 发表于 2012-08-15 05:12

社会大众需要的并不是真理,而是“有用”。这也注定了图灵这个习惯于追逐完全逻辑上的“真”的人,在日后处处碰壁。无论是在布莱切利庄园破译密码的时候,还是战后设计ACE的时候,管理层在觉得图灵“已经用完了”的时候,就会用他们的“管理艺术”,将他架空在一边,无论他正在做的东西有多么新颖超前,但对于不理解的人来说,“没用”就是“没用”,而图灵又不是一个特别能将自己的想法说明白的人。

博彩公司的秘密:赔率是这样练成的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2-07-18 06:39

有的球迷甚至认为,博彩公司为了预测每场比赛的胜负,会有一个精确的数学模型,将球员伤病、裁判甚至草皮的影响都精细地计算出来。然而,实际上是否如此呢?要建立一个数学模型,概括成百上千个影响比赛的因素,对于每场比赛还要收集各种数据,还要时不时对模型进行修正⋯⋯这实际上是一个浩大得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工程。事实上,博彩公司有远远更简单的方法确保盈利。

计算的极限(零):逻辑与图灵机

Filed under: 专题:图灵,数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2-07-17 06:45

计算似乎无所不能,宛如新的上帝。但即使是这位“上帝”,也逃不脱逻辑设定的界限。第一位发现这一点的,便是图灵。

[孤独专题]有限单群:一段百年征程

Filed under: 专题:孤独,数学 发表于 2011-08-07 10:29

1832年的某个清晨,革命中的法国见证了又一次决斗。在某个瞬间,某位青年被对手的枪射中腹部,随后去世。在当时狂热的政治斗争中,只有寥寥数人意识到,法国,甚至世界,又失去了另一个伟大的头脑。这位青年姓伽罗华,他的最大遗产围绕着一个数学概念:群。

明天的智能交通

Filed under: 物理 发表于 2011-07-27 14:00

城市是一头巨兽,而在城市中穿行的交通工具就组成了它的血液。小汽车、公交、地铁、火车,它们将人和货物从城市的一个地方运到另一个地方,保障城市的正常运作。道路就是城市的命脉。血管堵塞对人来说足以致命,道路堵塞对城市来说则会造成重大损失。

1107012125eddaecb0a3727eb4

纳什:无常命运中的美丽心灵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1-07-07 07:24

对很多人来说,数学家可能是遥不可及的存在。他们醉心于那个由各种抽象符号组成的世界,而似乎离现实很远很远。《美丽心灵》以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约翰·纳什的经历为素材,讲述了一位患上精神分裂症的数学天才,在爱与理智的帮助下,逐渐痊愈的感人故事。但电影毕竟是艺术抽象,它偏重于纳什博士与精神分裂症抗争的过程。那么,他属于数学家的一面,又是如何呢?

志愿计算:足不出户,窥探星辰

Filed under: 学科,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1-04-06 07:38

在我打下这行字之时,我的电脑正在分析着无线电信号,尝试在其中找到一种特殊的模式。这些无线电信号可能来自数万光年外的星球,而我的电脑正在寻找的,是一种特殊的无线电波模式,它最可能来自一种特殊的天体系统:由两颗超高密度的天体——其中一颗是中子星或者黑洞——紧密围绕组成的双星系统。这种系统非常稀少,现今发现的不过几十。

第 3 页,共 4 页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