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弦
伪装成数学系学生的计算机系学生……

机器人的艺术,是什么样子的?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7-02-02 07:14

在2015年的夏天,谷歌的研究人员意识到,他们可以让他们的人工智能程序“做梦”。他们调整了程序,使得它不仅能将图像分门别类,还能在图像中强化观察到的事物。然后,这些机器就展示了他们对艺术的诠释。

小朋友的涂鸦(四):一个规划的大纲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6-10-28 15:23

“由于目前在大学里教学和研究方面的结合于我而言愈发虚无飘渺,我决定申请加入CNRS,为的是能够将我的精力奉献于发展某些工作和视点。”亚历山大·格罗滕迪克在蒙彼利埃写下这几行文字的时候,正是1984年的某一天,他已经57岁了,经历了太多太多。但他又怎么会知道,构建在他写下的这些思想上的数学新理论,在三十年后会引起数学界怎么样的波澜!

小朋友的涂鸦(三):地图的魔术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6-10-26 03:50

仅凭纸上随手画画,竟然就能确定平方多项式和立方多项式可以靠得多近,这不是天方夜谭,而是别雷定理的必然推论。而其中主角——二部地图——在数学界中还有另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儿童涂鸦”(dessin d'enfant)。这个术语的命名者不是别人,正是现代代数几何的开创者,亚历山大·格罗滕迪克。

小朋友的涂鸦(二):球面覆盖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6-10-22 15:52

我们每天睡觉亲密接触的被褥,它的卫生状况值得重视,偶尔就要把被套拆下来洗一洗,洗完再套上去。而套的方法,可以抽象为数学中的“球面覆盖”。拥有三个分支点的球面覆盖吸引了数学家的目光,它们与多项式以及更一般的分式有着密切深刻的关系,但它们本身竟然能用非常简单的方法“画出来”。

8号球

小朋友的涂鸦(一):从8和9说起

Filed under: 学科,数学 发表于 2016-10-20 03:22

简单的数字有时候隐藏着深刻的秘密。8和9这两个数字,看似平平无奇,但沿着它们指示的路径走下去,我们将会看到一个独特的数学世界。在那里,最高深的数学结构可以用最简单的图像呈现出来。

bluescreen1

计算的极限(十二):不会出错的程序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6-01-06 20:46

相信每个人都见识过Windows那令人忧郁的蓝屏或者黑屏吧。有时因为它,一个上午的工作一瞬间毁于一旦,这就不仅是令人忧郁而是令人抓狂了。在这个时候,你是否会在心中大声咒骂那帮写程序不小心让蓝屏一而再再而三出现的程序员呢?

概率:了解不确定性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5-12-27 23:05

在数学中,概率论是专门研究“可能性”的一门分支。它涉及的问题非常广泛,内容远远超出了中学课本里那些刻板的习题。一切随机或者不确定的事件,都是概率论研究的范畴。上至气象下至金融,甚至连“磁铁的磁性怎么来的”这种物理问题,都可以用概率的方法来研究。但这门学科的诞生却有些“不太光彩”。

角力中的平衡点:纳什均衡与经济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5-12-23 16:01

纳什是一名数学家,不是一名经济学家,为何他能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我们来看看当年挪威皇家科学院为纳什而写的颁奖词:“纳什首次区分了合作博弈与非合作博弈,合作博弈允许结盟,而非合作博弈不允许。纳什发展了一种非合作博弈上的均衡概念,后来它被称为纳什均衡。”这一段解释似乎更加把人绕糊涂了。什么是博弈?什么是均衡?这些算是数学吗,又与经济学有什么关系?

三角剖分

编织宇宙的三角形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5-12-05 20:55

超新星爆发,宇宙中最壮丽的景象,但演员只有四个:引力、电磁力、强相互作用力、弱相互作用力。不仅如此,世界上所有的现象,不外乎是这四种力的演出。苹果落地,瀑布激扬,在生活中最常察觉到引力,但引力却最难捉摸。对于其余三种力,物理学家都已经发展出近乎完美的理论,揭示出它们量子化的本质,这些理论能解释许多实验现象,但唯有引力格格不入。

来自Wikimedia

计算的极限(十一):黄金时代

Filed under: 数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5-10-29 11:22

哥德尔、图灵、丘奇、波斯特、克林……这些开创者们,告诉了我们“计算”到底是什么,而计算之外又有什么。但平心而论,我们给这些开拓者的颂扬还远远不够。在一般人心中,他们仍然寂寂无名。这些开拓者们,生前大多没有什么好的结局,就连死后也没有得到多少廉价的赞赏。他们为我们开拓了一个信息化自动化的黄金时代,但他们又得到了什么呢?

来自Wikimedia

计算的极限(十):无限绵延的层级

Filed under: 数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5-10-12 17:59

尽管人力能及的只有可计算的问题,但通过逻辑推演,我们能认识到,在那些我们无法解答的问题中,竟然还存在着一个精巧的结构。而正是波斯特向我们首次展示了这个无法触及的世界。

来自Wikipedia

计算的极限(九):叹息与奋斗

Filed under: 数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5-09-17 20:42

在数学界,证明就是一切。没有证明,即使看上去再确定无误的结论,哪怕拥有再多的间接证据,哪怕是最优秀的数学家的想法,都只能是猜想,而不是定理。要确立一个定理,就必须有一个滴水不漏的证明。这就是数学界的规则。而很不巧,本篇文章的主角,波斯特的研究风格比图灵更依赖直觉,换种说法就是更不严谨。

The Mathematicians

计算的极限(八):符号的框架

Filed under: 数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5-09-07 19:33

要知道,逻辑体系种类繁多,从弗雷格电路图一般的“概念文字”,到罗素和怀特黑德的《数学原理》中略显奇异的近代逻辑符号,再到现代一般使用的一阶逻辑,又到更复杂的模态逻辑与线性逻辑,甚至到现代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的新逻辑体系,它们无论是符号、意义还是表达范围都千奇百怪,要找到一个能囊括过去、现在甚至未来出现的定义,这无疑是个令人挠头的工作。

QQ20150519-1

计算的极限(七):宛如神谕

Filed under: 数学,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5-05-19 15:52

图灵的这段文字其实定义了一种新的图灵机,图灵把它叫做“o-机”,而它的现代术语叫“谕示机”。一台谕示机就是一台有点特别的图灵机,仅仅多了一个新功能,就是能“免费”得到某一个特定的判定问题的答复。

coin-flipping

硬币中的不可思议

Filed under: 数学 发表于 2015-01-19 14:39

硬币除了可以买东西,也可以用来解决各种争端。据说,遇到不可调解的分歧的时候,为了作出决定,人们的首选是猜拳,其次是抛硬币。足球场上开球方的决定,习惯上也是用硬币决定的。除此之外,硬币作为垂手可得的小道具,也能玩出各种花样的小游戏。对于这些小游戏,你又知道多少呢?

第 1 页,共 3 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