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
某知名不靠谱大学出产之不靠谱生物一枚,古生物学专业。热爱演化生物学及相关学科(有很大一坨……)。业余时间搜集科学八卦、看科幻、搞翻译、讲冷笑话、学科学史、扯淡。

【游戏组】异尘,余生(一)

Filed under: 物理,生物 发表于 2011-05-07 09:11

还有多少人记得一个叫做“黑岛工作室”(Black Isle Studios)的游戏制作组。它只存在了八年的时间,可是它把RPG游戏的艺术性和内蕴推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峰。《辐射》,《异域镇魂曲》,《博德之门》,《冰风谷》,这四个名字中的任意一个都足以让黑岛名垂青史了。这篇文章我们只讲辐射Fallout;这也是唯一一个在黑岛死后依然留存的系列。

画鱼不成反类人? ——海克尔和重演论的纠结故事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1-03-30 05:37

你一定看过这样一张图。这张无敌手绘的作者是恩斯特·海克尔,著名的德国生物学家、哲学家和艺术家。他的成就中,我们最熟悉的应该是所谓的“胚胎发育重演论”:胚胎发育的阶段和他认为的生物演化的序列是相符合的。可是,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声音在指责海克尔爷爷是欺世盗名,说他的重演论是无耻的造假。这里,让我们来看看海克尔的故事。

自然选择、性选择与第三者

Filed under: 漫画 发表于 2011-03-20 05:20

“适者生存”意味着强者胜利弱者失败,是吗?很多人都会这么描绘,但现实却要更复杂一些。让我们看一下蟋蟀的情况如何吧——读漫画,学演化。

【福岛核电站】“最坏情况”有多坏?算算数字就明白

Filed under: 专题:地震、海啸与辐射,环境 发表于 2011-03-19 10:50

福岛核电站已经好久没给我们带来好消息了,各种稀奇古怪的故障一个接着一个,越来越多的人也在考虑“最坏情况”的可能了,这次的碘盐恐慌似乎就是被所谓的“最坏情况”吓出来的。那么最坏到底能有多坏呢?请看松鼠Ent的熬夜计算结果。

致命鼠尿可乐罐?

Filed under: 健康,医学,生物 发表于 2011-02-20 09:11

小心罐装可乐!上面的鼠尿可能让你感染致命的钩端螺旋体病!——这则流言实在让人惊惧。然而事实是,钩端螺旋体病的病原体,在无水环境下存活时间仅数分钟。而就算真的感染了,致死率也仅为1%——要知道,连流感的致死率都有0.1%。

科学是怎么运作的

Filed under: 其他 发表于 2010-12-11 05:40

科学是怎样运作的?科学的核心是什么?科学家怎样修正自己的假说并不断前进?也许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这张图可以解释一二。

[电影]能否再造一个“侏罗纪公园”?

Filed under: 专题:电影暑期档 发表于 2010-10-16 21:46

《侏罗纪公园》首映到现在已经过去足足十七年了(天啊,都这么久了吗?)。这些年来,生物技术进展如此迅猛,那么,不考虑经费问题,现在能否造一个真的“侏罗纪公园”出来?

借我一双慧眼吧:虾和Vc的八卦恩怨

Filed under: 健康 发表于 2010-10-14 16:48

这个世界上本就充满了流言,互联网上消息的无责任传播使得流言的成本急剧降低,而“转给你的家人和朋友”对于那些深爱着我们的人而言,又是那么有杀伤力。也许我们真的不能责怪相信了谣言的人,毕竟这世界上内行一共就只有那么多。

土豆1846 (下)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9-14 07:25

“一个英国人在一间茅屋里看见了一大群面色红润的孩子,便向父亲问道:‘您用什么办法养育了这样健壮的孩子?’这位农民回答说:‘得益于耶稣,也就是马铃薯,先生。’”照此说来,引发爱尔兰大饥荒的“晚疫病”也许就是魔鬼的化身了。

土豆1846 (上)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9-09 09:13

爱尔兰人说,“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开不得玩笑,一是婚姻,二是土豆。”

为什么出双入对是一个脑残的好主意(3)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9-02 14:44

有性还是无性,抛开爱情的欢愉从生物进化的角度的这场论战今天就要告一段落了,看来,从科学角度看待两性问题同样纠结繁杂,一点不比生活中的爱情让人省心。不是有那么句话吗?Science is Sexy!

为什么出双入对是一个脑残的好主意(2)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8-25 11:56

第一个探究性的生物学好处的人,唉,依然是万年老妖达尔文同学……这家伙几乎把演化生物学的重大问题踩了个遍,搞得我们直到今天还不得不常常拿他老人家的名字指代演化生物学理论。

为什么出双入对是一个脑残的好主意(1)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8-16 17:30

又是一年七夕,怨念的文艺女们正在豆瓣上高喊“情侣去死”的口号,而闷骚的理工男们只能蹲在家门口眼瞅银河冥思苦想。作为一个合格的装深沉理工男,鄙人很快就由个人的不幸遭遇上升到了全社会全人类全生物界的一般性思索:出双入对到底有什么好处?

20100627_c7aaac84ff00b6539f0fXxHSWOzEirhI

几多时光,雕刻地球之(五)

Filed under: 地质 发表于 2010-07-08 11:51

历史真是充满讽刺。就在汤姆生(开尔文勋爵)1897年对地球年龄下最后论断时,另一个也叫汤姆生的家伙(J. J. Thomson)在同年4月份皇家学会上宣读了一篇论文,宣告电子的正式发现。没人能想到,叩开原子的大门之后,里面是怎样的珍宝。真可谓成也汤姆生,败也汤姆生。

关于爱丽丝和鲍勃的宴后演讲

Filed under: 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0-05-22 23:30

像这样的学术会议,人们不时希望来点轻松些的东西。变变节奏,换换口味,把乱七八糟的专业东西搁边上去,想些新鲜事。那么我们谈谈编码理论吧。你们当中有些人可能不是编码理论的专家,而是哭爹喊娘地被硬扯来的,所以我觉得,给你们来个快餐式的,五分钟的编码理论研究生课程应该不错。

第 12 页,共 13 页« First...567891011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