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
某知名不靠谱大学出产之不靠谱生物一枚,古生物学专业。热爱演化生物学及相关学科(有很大一坨……)。业余时间搜集科学八卦、看科幻、搞翻译、讲冷笑话、学科学史、扯淡。

ent-social-darwin

世界不是丛林,人不是野草

Filed under: 议理 发表于 2017-12-04 14:37

这不是我们的世界,不应是我们的世界。

ent-ant-1

如果丧尸知道自己是丧尸,它会不会为自己哭泣(外一篇)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11-25 07:18

有一种热带真菌寄生在蚂蚁体内,吃蚂蚁的身体来获取营养。等它生长到一定程度,会操纵蚂蚁离开蚁巢,寻找一片草叶,爬到正好25厘米高度,并挂在那里。真菌的孢子将从这里散落,感染其他蚂蚁。

ent-water-1

淡水的幽灵依然在大海中游荡

Filed under: 环境 发表于 2017-11-18 07:22

两个月过去了,来自哈维的巨大淡水团依然在大海中悄无声息地散播死亡。

图片来自论文

被发现的时候,这种人类的亲戚已经快要消失了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11-08 07:51

当他们赶到那只红毛猩猩身边的时候,它已经快死了。

ent-ghostship-2

彼岸驶来的幽灵船,搭载了怎样的访客?

Filed under: 生物,议理 发表于 2017-10-24 07:55

当海啸到来时,人类的港湾就分崩离析,化身成生物的幽灵船。

冒出汩汩“黑烟”的热泉口。图片来源:NOAA

为什么要去遥远的土星寻找生命

Filed under: 天文,生物 发表于 2017-09-18 07:06

迄今为止,我们所知道的所有生命都同出一源,对生命根基的了解只有一个数据点。纵然比不上发现外星人,找到一个外星生命的独立萌芽,也堪称历史上最重要的瞬间了。

工作中的清洁鱼。拍摄者:Alex Mustard

鱼中的医生告诉你,鱼生到底有多艰难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07-27 07:21

想想自然界里有25%的生物是寄生的,想想各种塞满寄生虫的野生动物,好像也就能够理解了呢。

54672844 - oyster on the half shell with fennel salad and seaweed.

丹麦海域生蚝泛滥,到了吃货大显身手的时候吗?

Filed under: 其他,生物 发表于 2017-06-16 02:40

哎,你应该问问这些生蚝是怎么来的……

WPN-114的截面之一局部,现存亚利桑那大学树轮实验室。图片来源:aboutvirus.info

如果一棵树的倒下无人听见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06-13 07:34

1964年的那个夏天,有一个人在加州白山砍倒了一棵树。

搁浅的虎鲸

我们无法让一头鲸平安离去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05-20 07:13

到头来,虽然人类有数千年的猎杀鲸的经验,却连一种理想的让它安然离开的方式都没有找到。

新版分类

论雷龙的第二次倒掉和恐龙的重新分家

Filed under: 生物,议理 发表于 2017-04-21 07:41

最终在新的定义下,原来的“恐龙”还会是恐龙。至于恐龙内部类群全部重排、相关研究全部重来什么的,那都是科学家的事儿了。但是根据演化树进行分类的这个基本原则,不太可能发生大的变化。毕竟演化,是照亮一切生命科学之光啊。

ent-whale-1

深渊之鲸,光明之鲸:抹香鲸浮沉录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04-06 06:59

人类百年历史对它而言只是一瞬间,它不会也没有能力做出什么本质的改变。它依然将会以八分钟的间隔下潜到两千米的深海,和百万年来的夙敌乌贼战斗,赢得伤痕累累的胜利,浮上海面休养生息,抚育下一代,直到捕鲸船的消失,或者直到自己灭绝。

ent-panda-5

如果连熊猫都不能拯救,我们将一无所有

Filed under: 生物,议理 发表于 2017-03-14 07:54

有人说熊猫注定要灭绝,说熊猫是演化的死胡同,说一切人类努力都是徒劳;恰恰相反,我想。熊猫是我们的底线。它所面临的问题,本质上也是我们的问题;探索它的命运,也是探索我们的命运。它的身边依然有千千万万的物种需要关注;但如果我们连熊猫都无法拯救,那么我们将一无所有。

“我从没有想过,第一次见到活的穿山甲会是这样。”

Filed under: 生物,议理 发表于 2017-03-05 08:15

日月安属,列星安陈,鬿堆焉处,鲮鱼何所?

ent-rhino-1

有了生物技术,为什么还要担心物种灭绝?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7-02-22 06:55

这是所有背井离乡的生物所共同承担的悲剧。它们被从自己的环境中剥离,和周围的联系断裂,演化历史失去了意义。等到川西和秦岭的高山竹林面目全非的时候,熊猫还能回到哪里呢?等到中非草原被气候和人类影响侵蚀殆尽的时候,犀牛又有何处可去呢?在池沼上面,在幽谷上面,越过山和森林,越过云和大海,越过太阳那边,越过轻云之外,前面应当是一望无际的非洲草原,你看到的却只是荒芜。

第 1 页,共 11 页123456789...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