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婆婆
扫描人大脑的

诚实的尺度

Filed under: 心理 发表于 2013-03-01 14:04

有没有可能保持诚实是人的一种天性呢?因为撒谎违反了这种天性,才需要“自我控制”的区域做出抉择;保持诚实的人表面上是放弃了有可能得到的利益,但行为和大脑的自然反应没有矛盾,所以不需要“自我控制”区域的干预。

brain-mri-157382

磁共振成像:一场无心插柳的杰作

Filed under: 心理 发表于 2013-02-01 13:58

X射线能穿透物体,所以能照见“内部的东西”,这不难理解。而磁共振所涉及到的科学原理在上世纪初成为研究热点的时候,人们根本想都没往医学成像上想,它们是纯粹的量子力学研究,目的是推动物理学的发展。谁也没料到,这些知识在世纪末为医学和心理学带来了一项划时代的技术。

tumblr_m6bn05Fwq71qza6bio1_400

说说意识、身体和笛卡尔

Filed under: 心理,议理 发表于 2012-12-27 06:45

笛卡尔说,要回答意识是什么,得先决定意识是不是身体的一部分。人类的神经系统是意识的载体,这是现代科学已经达成的共识。可这并不代表笛卡尔问题的终结。现在人们都想弄清楚神经系统是怎样产生意识的,在思辨的过程中,哪天一个不留神就撞上了笛卡尔的幽灵。

拖延是一种什么病

Filed under: 心理 发表于 2012-12-14 08:53

拖延症是宅男女经常发在博客里的牢骚。有人说,这是海量信息轰炸导致的一种现代病,注意力缺失症。且慢。心理学上确实有一种叫做注意力缺失症的疾病,但这个帽子可不能随便扣。如果你只是在快要向老板交差之前焦躁不安,拖拖拉拉,就是没法专心赶工——那么你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可能没病。

复式记账法和我们的神经元

Filed under: 心理 发表于 2012-10-15 09:08

复式记账在追踪财富流动上的优势很快显现了出来。不管是谁的账簿,资产都恒等于负债和所有者权益的总和,每一笔财物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在借贷记录中变得清晰。但是,有 “好事”的当代经济学家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难道非得是复式记账法而不是别的什么吗?这些好事的家伙抓着这个问题不放,一路追到了神经生物学家的后院里。

概说阿尔茨海默症

Filed under: 健康,医学,心理 发表于 2012-09-24 01:40

妈妈抱怨即使记在纸上有时也会连纸条一起忘记,然后忧心忡忡地说,希望不要得老年痴呆症啊。到底什么样的症状是老年痴呆的前兆?人们是怎么患上这种病的?是和不良生活习惯有关吗?患上了还能治吗?可不可以预防?为了消解父母的担忧,也为了解开自己的疑虑,我决定凭着掌握的神经生物学知识到文献堆里翻一翻,看看目前的科学研究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是什么。

12090408066b65a33890d63144

穿过你的视线的他的广告

Filed under: 心理 发表于 2012-09-06 12:27

很多时候我们都高估了自己对自己的控制权。欲望是小偷,总是不合时宜地偷走那个理性的自我,留下无数个胖纸在清晨懊悔昨儿深夜吞下的那永远“最后一块”的巧克力。诚如康德所言,和沉重的肉身一同来到世上的动物性欲念乃是人一生的牢笼,遵从它则无自由。可让理性占上风又是多么知易行难的一件事啊。

混搭时代的脑科学家

Filed under: 医学,生物,议理 发表于 2012-07-10 08:41

又一年高考偃旗息鼓。在一片玩穿越的题目是不是太坑爹,梯子放倒是该夸还是该骂的调侃过后,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正等着解决:考生们是要填一个赚钱的专业呢还是赚钱的专业呢,还是更赚钱的专业呢?当年我考大学的时候也和母上大人发生过争执。面对我一脸"非物理不报"的天真,她告诫,物理学纯粹就是在研究所里喝西北风的专业,一旦踏上了就是一条找不到工作的不归路。

从脑科学角度说说抑郁症

Filed under: 心理 发表于 2012-04-16 11:58

当神经细胞出了问题,一些常人可以承受的刺激在病患脑中却引起严重的负面情绪。他们好像经常毫无来由的闷闷不乐,我们将此归结于性格不好,岂不知他们是失去了获得快乐的脑功能,不能像普通人一样从美好的事物中得到享受。指责抑郁症患者不坚强,和指责聋哑人不说话一样,是没有道理的。

nerd的动人之处

Filed under: 议理 发表于 2012-03-28 10:36

大学里我经常觉得自己是一块孤岛,四周是考试组成的泥潭,教课书是要靠凌波微步才过得去的断桥,科学研究是泥潭尽头一点似有还无的蜃景。当时我很恼怒自己为什么那么笨,什么都学不好;刚出国的时候又发现一下子所有的教科书都看懂了,于是又恼怒中文教材不说人话。现在我不恼怒了,我觉得都是有原因的。

用意念发微博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10-29 15:46

2009年的愚人节,在著名的微博客网站twitter上,一个叫做uwbci的ID发了一条很短的讯息:USING EEG TO SEND TWEET。翻译过来就是“使用脑电图来发送微博”。玄乎吗?可这真不是愚人节的玩笑。

Inception:一场层层调用的函数大战

Filed under: 心理,计算机科学 发表于 2010-09-08 10:26

Inception抓人眼球的是它“梦中做 梦”和盗梦的情节设计。在层层深入的梦境里,入侵者盗走储存在大脑中的信息。控制梦中的意识,“我做你的梦”,两个 人的思想在同一个大脑中争斗……这都是令人看得过瘾的狂野想象。然而身为一个业余程序员和《集异璧》忠实读者,看到人在梦里死了掉进迷失域(limbo) 再也出不来,我第一反应还是忍不住叫出来:“哇,堆栈溢出!”

光的样子

Filed under: 物理 发表于 2010-07-11 12:24

缘起:一束晨光照在阿原的眼皮上,他皱着眉翻了个 身,枕边的ipod上显示着6:23。他把被子拉到头上,却无法再入睡,只好坐起来揉着惺忪的双眼。

当我们谈论大脑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些什么

Filed under: 生物 发表于 2010-06-22 10:21

实验室的师兄毕业了,导师带领大家为他庆祝。所谓庆祝,不过是坐在小酒馆里吃吃喝喝,东扯西拉地闲聊。一群脑科学家,话题不由自主地绕回到学术上来。有人 提起人类目前无法解决的三大最基本哲学问题: 其一,关于“有”和“无”。如果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那么一是怎么起始的呢?有可以生于无么?其二,关于“生命”。把生命体和非生命体区别开来的标 准是什么呢?或者说,这个黑白分明的标准是否存在?其三,哈,就是“意识”。大脑怎样产生意识,我们又如何判断一个有别于我们的机体具有意识?

谁的名字叫做红

Filed under: 心理 发表于 2010-05-11 16:37

夏天飞快地到来了,天边又开始燃起大片大片的晚霞。回家的路被照得红通通的,四野的灌木都映着天光。独自听着鞋底的沙沙声穿过那些空旷草地的时候,奇怪的 遐想就容易从各个角落冒出来。

第 1 页,共 3 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