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那个准妈妈冲进首尔三星医疗中心时,距离她的预产期还有4个月。

但她已经破水了,胎膜膨出了子宫颈口,这意味着立刻就得分娩。

子宫里的胎儿是被包裹在胎囊里的,如果胎囊破了,里面的羊水流出,就是破水。如果胎囊膨出子宫颈外,基本上立刻就得生了。

子宫里的胎儿是被包裹在胎囊里的,如果胎囊破了,里面的羊水流出,就是破水。如果胎囊膨出子宫颈外,基本上立刻就得生了。

说实话,她的孩子们活下来的可能性,实在是微乎其微。

这个准妈妈孕育的是一对试管婴儿龙凤胎,胎龄(GA)21周又5天,才满5个月。

胎龄不足6个月大的早产儿被称为极早早产儿,他们的存活是世界难题。出生得太早,大脑还没多少沟回,肺部还没有表面活性蛋白所以肺泡会黏在一起,其他各种内脏也不够成熟,还没有强大到能面对这个处处充满感染风险的世界。

胎龄22周的早产儿,即使花费重金维持生命,死亡率也达77%。胎龄低于22周,存活难度就更是直线上升了。全世界没几例活下来的。2011年爱荷华大学研究者统计到的最低成活胎龄,是21周又6天。而且这样的早产儿即使幸存,也可能出现慢性肺部疾病、脑出血造成脑损伤、视觉听觉终身残疾等各种严重问题。

理智上,放弃是最好的选择。医生也告知了这对夫妻,团队此前没有救治过这么小的婴儿,另外,这么早出生的婴儿,健康长大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这对夫妻不肯放弃。

他们结婚已经12年了,多年来一直没有孩子。妻子现在38岁,做了4次试管婴儿,前3次都失败了,这是第一次成功,第一次怀孕。

夫妻两人怎么说的不得而知,论文里是这么写的,“父母强烈地、坚持地,要求用一切可能手段”。

那就试试吧。

医生先给准妈妈打了一针类固醇倍他米松,以“催熟”孩子的肺部。没多久,两个孩子双双出生,姐姐体重490克,弟弟体重450克。他俩加起来,都不到一个正常足月新生儿的一半重。

双胞胎们还不能自主呼吸,不能自主吞咽,因此,他们立刻被送入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接上了呼吸机,放置了胃管。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

出生6周,姐姐得了败血症。

出生9周,弟弟死了,死于感染。

出生18周,姐姐出现轻微脑内出血。

出生6个月,如果足月分娩应该是2个月大时,姐姐出院了。

出于目前还不清楚的原因,早产儿里女孩的生存率高于男孩。此前那个胎龄21周6天存活的例子,也是女孩。

姐姐出生,是2012年10月的事。现在,她已经5岁了。

她比同龄的孩子个头要小一点,需要戴眼镜矫正视力。不过,她的其他方面都发育的很好,语言能力正常,社交能力正常,没有慢性肺部疾病,也没有其他身体残疾。

医生们把这个“最小幸存者”的故事写成论文,发表在了《韩国医学科学期刊》(JKMS)上。在论文结尾,他们写,是家长的坚持带来了这个孩子的存活。

这是个奇迹。这一个例还不足以改变对极早早产婴儿的救治指南。

但也许有一天,科技会进步到,这样的孩子存活,是惯例,不是奇迹。

ysy-preterm-2

参考资料

  1. Sung, S., Ahn, S., Yoo, H., Chang, Y., & Park, W. (2018). The Youngest Survivor with Gestational Age of 215/7 Weeks. Journal Of Korean Medical Science, 33(3). doi:10.3346/jkms.2018.33.e22
  2. Klein, A. (2017). The youngest survivor. New Scientist, 236(3157-3158), 6-7. doi:10.1016/s0262-4079(17)32474-0
  3. Bell, E. F., & Zumbach, D. K. (2011). The tiniest babies: a registry of survivors with birth weight less than 400 grams. Pediatrics, 127(1), 58-61.
0
为您推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