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生物 >> 议理 >> 文章

本文来自果壳网,地址在这里,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12月5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在出席《财富》大会时发布了一个惊天消息: “国家863计划研究结果表明,喝王老吉可延长寿命大约10%。”

微博截图

微博截图

不会吧?又来?

这条“延寿”消息,其实王老吉4年前就已经发过了——早在2013年6月,广药就曾经在广州东方宾馆开了个《诺奖得主携手SGS启动王老吉凉茶国际标准研究暨王老吉凉茶国家863计划最新科研成果发布会》,会上宣布:王老吉凉茶能延寿。近2年前,2016年1月7日,王老吉又在自己官网上发了一条《王老吉成立国内首个大健康研究院,发布国家863计划突破性成果,王老吉凉茶具有延长寿命的作用》,内容和这次一模一样。

这次唯一不一样的,是深圳华大CEO尹烨赶紧跑出来澄清。他在微博上表示自己并没有所谓的高度认同,只是“礼节性点个头”,“不代表认可此结论”。

难怪尹烨要急着撇清,毕竟所谓“延寿”是延大鼠的寿,而不是人寿。

仔细再看,王老吉不但没有延人寿的证据,就连“延大鼠寿”这个结论,都十分可疑。

王老吉不能延人寿

王老吉所说的“863计划”,指的是课题编号为2010AA023001的“功能性食品安全评价因子研究项目”,这个项目主要在研究功能食品的安全性, 跟王老吉有关的部分是王老吉的安全性实验,主要是观察老鼠吃了王老吉以后,会不会死,会不会生癌,会不会流产或畸胎。

当年参与这个项目的广东疾控中心卫生毒理所主任黄俊明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就表示,“实验的主要目的就是看长期服用凉茶的大鼠会不会出现慢性中毒甚至死亡的情况”。 也就是说,“延寿”压根不属于863计划的研究范围。

不属于就不属于吧,安全性研究收获延寿结果难道不是意外之喜?那可不是这样。如何给动物延寿是个很复杂的话题,需要专门的实验设计,其他实验的意外结果固然可以作为未来研究的引子,但绝不可能像王老吉宣传的这样,直接变成板上钉钉结论了。

更何况即使能延大鼠的寿命,也不等于能延人寿啊!动物身上的实验结果,作为一个初步参考,只可用于指导后续人体试验的方向,绝不能直接把结论照搬到人类身上。

一般来说,安全性实验——也就是吃了会不会死会不会生病——在动物身上的参考性比较大。毕竟这种实验看的是破坏性,破坏这种事情在人和老鼠里差别比较小。你一锤子抡下去,人得死,老鼠也得死(但更远的动物就不好说了,比如蚯蚓就不见得会死)。当然不能说对老鼠安全的对人也绝对安全,但至少老鼠实验还算是很重要的佐证。

可是功效性实验——也就是吃了会不会有利健康——就大不相同了,这里动物实验参考性就很有限。毕竟这是建设性的事情,差异太大,有些人听巴赫心情愉悦,另一些人听了就只想睡觉,何况老鼠呢!所以FDA在审核食品和膳食补充剂功效的时候,根本不认可动物实验。你老鼠身上做得再好,也只能作为你和你同行研究的参考,而不能向外推广成结论。

而在延寿领域,这个问题就更极端了。举个例子,节食。节食能延寿的证据,在动物身上已经相当多。杜克大学的研究者曾在秀丽隐杆线虫上发现,控制热量摄入(也就是节食),能把这种虫子的寿命变成原来的两倍——这可比“增加10%”强太多了。在某些品系的小鼠身上,也得到了节食能延寿14%~45%的结果。

然而,也有研究发现,某些品系的小鼠寿命就不受节食影响,比如DBA/2的雄鼠。在ILSXISS第114株小鼠身上,节食甚至缩短了它们的寿命。这可都是同一物种,都是小鼠,还能做出不一样的结果。而2012年的一篇《自然》论文又发现,节食无法延长恒河猴的寿命。尽管已经有了许多“节食延寿”的动物证据,然而相反的动物证据也存在,高质量的人类研究还不足,因此,科学界依然不敢断言“节食能让人类延寿”,也没有将节食作为给大众的健康建议。

王老吉的大鼠实验,既没有发表经同行评议的论文,又没有其他实验室进行验证,更没有人类研究结果。没有证据支持的时候,就默认为不存在功效。基于现在证据缺乏的状况,完全可以说,王老吉无法延人寿。

其实,在王老吉那个863计划的最终报告《功能食品安全性评价与功能因子关键检测技术》里,还有这么一段话——

“通过本次研究,得出以下结论:广东、肇庆两地凉茶的知晓率及饮用率较高,居民具有一定的凉茶知识,且凉茶的接受度较好;对长期饮用凉茶与不饮用或很少饮用凉茶的人对比研究发现,其疾病状况、常见症状发生状况间并无显著差异……”

既然“疾病状况无显著差异”,就等于说,长期饮用凉茶根本没有提升人的健康。说实话,这比绿茶、咖啡的结果要差多了。这两种饮品降低人疾病发生率的研究可是满坑满谷呢。

王老吉真能延大鼠寿吗?可疑

王老吉第一次公布大鼠延寿消息,是在2013年。4年过去了,论文呢?

没有。“大鼠延寿”论文至今没有发表在任何靠谱期刊上。我们只能分析相关资料,来看看这个大鼠实验的一些细节。

首先,关于延寿10%的结论,广东疾控中心卫生毒理所主任黄俊明是这么说的,“实验结果是在课题组内通报的,没有对外发布。至于10%是怎么算出来的,这要问王老吉才知道,他们有他们的算法”。

等于在说,延寿结论不关课题组的事,不是课题组的算法,我们是不认的。

而王老吉官网是这么写的:“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承担了国家863课题功能性食品安全评价因子研究项目。课题组按照国家标准和美国FDA标准的要求,通过老鼠样本进行为期3年的安全性系统研究,发现王老吉凉茶实验组的动物存活数和预期平均存活时间均高于对照组,其中给予王老吉凉茶2.90g/kg BW雌性大鼠实验组的统计存活时间为708.2天,而对照组雌性大鼠统计存活时间为675.1天,高出33.1天,差异明显,证明了长期饮用王老吉凉茶具有延长动物寿命的作用。”12月6日广药集团对媒体的回应中提到,实验中用到的大鼠是“576只”。

……等等,33.1/675.1=4.9%,这才不到5%啊,是怎么变成10%的? 四舍五入成一个亿好不好?

不管怎么说,有几个关键词:708.2天,雌性大鼠,2.90g/kg BW ,576只。接下来一一分析。

问题1:大鼠应该活几天?

对照组大鼠活了675.1天,凉茶组活了708.2天。看上去不错,然而有个问题——大鼠正常情况下应该活几天?事实上,黄俊明自己接受采访时说了,“大鼠的平均寿命是相对固定的,一般就是两年到两年半”,也就是730~912天。

等等,怎么养了半天,吃王老吉的大鼠根本没活到大鼠正常的平均寿命啊!这说明就连对照组的大鼠都没好好养啊,结论能信吗?假如闹了半天是对照组大鼠平时营养不良,喝了王老吉补充了糖分才延寿,那可就成大笑话了。

好吧,不要总是以最大恶意揣测人,可能黄俊明这个数字只是说的一般情况,而没有考虑到具体种系问题。毕竟不同大鼠的种系,寿命不一样。那王老吉的实验用的是什么大鼠呢?

通过搜索,可以查到三篇与这个863计划相关的论文,分别是《王老吉凉茶对高脂膳食喂养小鼠氧化应激状态的影响》,《王老吉凉茶遗传毒性和致畸作用实验研究》,和《王老吉凉茶急性经口毒性和30d经口毒性研究》。氧化应激那篇,只用了Balb/c小鼠,没有大鼠。遗传毒性那篇,用了NIH种小鼠和SD大鼠。经口毒性那篇,用了NIH种小鼠和SD大鼠。

从这些论文猜测,王老吉说的大鼠,可能是SD大鼠,也就是斯-窦氏大鼠(Sprague Dawley rat)。这是一种特别容易长肿瘤的大鼠,大概从五周大开始就会长肿瘤。活到老时,雄鼠大概有70%~76.7%几率得癌,雌鼠大概有87%~95.8%的几率得癌症。因为这种大鼠很容易得肿瘤,所以对致癌物也特别敏感,于是常常被拿来做毒理学实验。

2001年有篇论文总结,SD大鼠的平均生存期大概在89周~105周,也就是623天~735天。

SD大鼠平均生存期确实较短。图片来源:janvier-labs.com

SD大鼠平均生存期确实较短。图片来源:janvier-labs.com

如果王老吉寿命实验确实是SD大鼠的话,那喝凉茶的大鼠寿命倒确实是落在了区间内,然而,708天也依然没有达到这种大鼠的最佳水平。

再举个例子,塞拉利尼(Gilles-Eric Séralini)2014年那篇很坑的、现已撤稿的“转基因玉米导致大鼠肿瘤”研究,用的也是SD大鼠。单看塞拉利尼的原始数据,他养的对照组SD雌性大鼠在实验前有8周大,在实验期间活了701±20天,也就是说,寿命是757±20天。

比起一篇已经被撤稿的论文,王老吉大鼠不但没有活过人家,而且也没有给出数据分析应有的误差范围。由于王老吉没有给出实验的原始数据,也没有给出数据的统计分析,33天的寿命差异到底是不是显著,在统计上有没有意义,这些都不能确定。

问题2:雌性大鼠延寿了,雄性大鼠去哪了?

看结论,不但要看公布了哪些结论,还要看有哪些结论应该公布而没有公布。

再回来看《王老吉凉茶遗传毒性和致畸作用实验研究》和《王老吉凉茶急性经口毒性和30d经口毒性研究》。在这两个用到大鼠的论文里,是不是只用了雌性大鼠呢?

并不是。

遗传毒性论文里,要研究的孕鼠肯定是雌鼠。然而,论文里也提到“选用9~10周龄性成熟SD雌鼠60 只,雄鼠30只”,雄鼠是用来合笼交配的。而经口毒性研究里这么写,“80只60~90g SD大鼠,每组20只,雌雄各半。”既然实验里雌雄都有,为什么王老吉单单挑了雌性大鼠寿命出来讲呢?

一个可能是,喝凉茶的雄性大鼠寿命反而缩短了;如果雌雄大鼠都算上,喝凉茶要么无延寿,要么反而减了寿。

问题3:为什么是2.90g/kg BW?

2.90g/kg BW里的BW是体重的缩写,意思是,如果一只大鼠体重有1千克,那么它就要吃2.9克的凉茶。黄俊明接受采访时说,在实验过程中,样本组的大鼠被分为三类,分别以低剂量、中剂量、高剂量的凉茶样品或原材料喂养,另外对照组的大鼠以正常的饲料喂养。两篇论文也证明了黄俊明的说法。在遗传毒性论文里,这三个剂量组分别是1.63、3.25、6.50g/(kg•BW);而在经口毒性论文里则分别是 1.88、3.75、7.50g/(kg•BW)。

请注意,王老吉公布的2.90g/kg BW这个数字,并没有出现在以上论文中。它介于低剂量和中剂量之间。

大胆猜测一下,一个可能是,高剂量组的雌性大鼠,养到最后要么无延寿,要么反而减了寿。因此,选取了数据比较好看的低剂量和中剂量组雌性大鼠,然后再把两个剂量一平均,数字差不多就在2.9。

问题4:576只,真有那么多吗?

实验样本数很重要。样本大,就不容易出现那种“随机误差导致的结论”。如果这576只大鼠,是直接分为两组,每组288只,一组不吃凉茶,一组吃2.9 g/(kg•bw)的凉茶。那么这个样本量还是不小的。不过,样本真有那么大吗?

怎么推测?还是老办法,看已发表论文。

在遗传毒性论文里,“SD雌鼠60只”,被随机分入4个组,阴性对照组、低剂量组、中剂量组、高剂量组。经口毒性论文里,“80只60~90g SD大鼠,每组20只,雌雄各半”。两个研究里一共用了140只大鼠,具体到每个分组,一般是20只。这140只大鼠,都没有活到两年多,遗传毒性的孕鼠怀孕20天后被处死,经口毒性的大鼠喂养30天后被处死。

而王老吉的576只大鼠里,有没有包含这140只呢?

一种可能是,没有包含。然而,发论文的研究每组才用区区几十只大鼠,不发论文的研究居然每组用了几百只大鼠,实在是不太合理。

另一种可能是,包含了。整个课题所有实验用到的大鼠,统统计算在内是576只,而王老吉所谓的活到两年多的大鼠究竟有几只?样本量多大?就只有王老吉自己知道了。

结论

总而言之,就目前的资料来看,王老吉不能延人类的寿命,不但如此,王老吉还可能挑选数据,硬造出“大鼠延寿”的结论。

如果王老吉认为自己的结论经得起考验,大可以拿出原始数据,或者发表经同行审议的论文。而不是这样自己宣布“延寿”。

要知道,考试时,只给最后答案,缺乏中间步骤,是不能得分的。(编辑:Ent,odette)

参考资料

  1. 功能食品安全性评价与功能因子关键检测技术详细信息 . (2013). Nstrs.cn.
  2. 对话863计划参与者:课题组没给出喝王老吉延寿10%结论. 澎湃新闻-The Paper. (2017). Thepaper.cn.
  3. 谭剑斌,黄俊明,赵敏,张静,黄晓丹,陈壁锋,朱焕容,杨杏芬. 王老吉凉茶遗传毒性和致畸作用实验研究[J]. 华南预防医学,2013,39(06):84-89.
  4. 张梦娇,杨杏芬,赵敏,纪桂元,黄俊明,黄晓丹,谭剑斌,朱焕容,黄芮,蒋卓勤. 王老吉凉茶对高脂膳食喂养小鼠氧化应激状态的影响[J]. 华南预防医学,2014,40(01):78-81.
  5. 谭剑斌,杨杏芬,黄俊明,陈壁锋,赵敏,张静,李欣,李文立,王凤岩,黄建康. 王老吉凉茶急性经口毒性和30d经口毒性研究[J]. 华南预防医学,2017,43(05):429-433.
  6. Nakazawa, M., Tawaratani, T., Uchimoto, H., KAWAMINAMI, A., UEDA, M., UEDA, A., ... & SUMI, N. (2001). Spontaneous neoplastic lesions in aged Sprague-Dawley rats. Experimental animals, 50(2), 99-103.
  7. Schindler, A. J., Baugh, L. R., & Sherwood, D. R. (2014). Identification of late larval stage developmental checkpoints in Caenorhabditis elegans regulated by insulin/IGF and steroid hormone signaling pathways. PLoS genetics, 10(6), e1004426.
  8. Mattison, J., Roth, G., Beasley, T., Tilmont, E., Handy, A., & Herbert, R. et al. (2012). Impact of caloric restriction on health and survival in rhesus monkeys from the NIA study. Nature, 489(7415), 318-321. doi:10.1038/nature11432
  9. Swindell, W. (2012). Dietary restriction in rats and mice: A meta-analysis and review of the evidence for genotype-dependent effects on lifespan. Ageing Research Reviews, 11(2), 254-270. doi:10.1016/j.arr.2011.12.006
0
为您推荐

One Response to “王老吉:未必能延大鼠的寿,人就更别提了”

  1. 一叶飞刀说道:

    不减寿就不错了,我可没胆乱喝中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