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本文来自果壳网,链接在这里

当他们赶到那只红毛猩猩身边的时候,它已经快死了。

2013年11月,在苏门答腊的达巴奴里做研究的生物学家马修·诺瓦克听说有一只红毛猩猩走出丛林,入侵了附近的果园。等他和兽医赶到时,这只猩猩已经被村民打得遍体鳞伤,脸上和手上到处都是刀痕。虽然诺瓦克和他的同事竭尽全力,八天后,这只猩猩还是死去了。

它是一个新的红毛猩猩物种,达巴奴里猩猩(Pongo tapanuliensis sp. nov.)。

图片来自论文

图片来自论文

图片来自论文

图片来自论文

红毛猩猩曾经只是单独的一个物种。2001年,研究者同意应当把它分成两种:婆罗洲猩猩和苏门答腊猩猩。前者现存约105000只,后者14000只。但诺瓦克用了四年去证明红毛猩猩其实还有第三种,论文发表在了今天的Current Biology上。虽然达巴奴里猩猩分布于苏门答腊岛上,但是它和隔着大海的婆罗洲猩猩亲缘关系较近,反而与北方仅仅相距一天路程的苏门答腊猩猩亲缘关系较远。

图片来自Science

图片来自Science

达巴奴里猩猩在头骨形状、牙齿和下颚上都和其他猩猩有明显的差异,体毛更卷,胡须更明显;它生活的地点也更偏高山,食物和北方亲戚不同,雄性的鸣叫更高昂。最有趣的是它的基因组成:这只达巴奴里猩猩虽然核基因组与线粒体都接近婆罗洲猩猩,但它的Y染色体反而近似于邻居苏门答腊猩猩。红毛猩猩的雌性不爱挪窝,基因扩散主要靠雄性,看起来两群猩猩分道扬镳之后很长时间里依然时不时有对方的雄性“入赘”,并带来少量的基因流动。不过这个流动在几万年前减少并最终断绝了,可能是因为多峇湖火山的喷发,也可能是因为人类的到来。

而如果达巴奴里猩猩是一个新物种,那就意味着它是所有大猿里最濒危的一个物种——只剩下800只。

发现一个物种需要拆成几个新物种,这件事情喜忧参半。一个动物物种可以等同于一个基本独立的基因库,保存了一段独一无二的历史。今天的生物学基本上没有哪个领域不依赖于跨物种对比,比较几段历史之间的相同和不同对研究者有莫大的帮助。

可是,这也意味着每个物种自己的数量、分布范围和多样性要比过去以为的少。换言之,保护起来更难得多了。因为严重的栖息地破坏,苏门答腊猩猩已经是极危(CR),从中分出来的达巴奴里猩猩又会是什么状态呢?

达巴奴里猩猩的基因组里发现了相当长的纯合片段,这意味着它们可能已经不得不开始近亲交配。好消息是,因为山地崎岖,还有生物学家盖布瑞拉·弗雷德里克森在十年前的努力,这里没有官方的森林开发项目。坏消息是,道路建设、违法开荒、猎杀和红毛猩猩贸易这几个“常规”危险依然存在,更不要说开篇提到的人兽冲突。这一区域还有一个水电计划,水坝本身会影响它8%的栖息地,但更大的问题是可能会影响到东部和西部森林相连接的走廊,让本来已经不大的森林进一步碎片化。

当我们发现这种红毛猩猩的存在时,它已经快要消失了。

但和四年前的诺瓦克不同,我们还有能做的事。

参考文献

Nater et al., Morphometric, Behavioral, and Genomic Evidence for a New Orangutan Species, Current Biology (2017)

0
为您推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