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 >> 文章

本文首发于果壳网,地址在这里

或许在大城市生活的“北漂”“沪漂”们,最不理解的就是老家亲戚的“猴急”:什么时候结婚啊,都25了还没男/女朋友;怎么28了还不生娃,看隔壁家的都生俩了……

这时候总会黑人问号一下:我真的很老吗?为啥老家人都急着催婚催娃啊?毕业还没多久,工作刚刚上道儿,哪有精力顾家?这么年轻,还想着多挣点钱、多去几个地方,人生还长着呢……

关于这个问题,最新的研究结论是:在人口密度高的地方生活的人,更倾向于“不那么着急”。在人口密度高的大城市生活的人,更有可能选择晚婚晚育,不急着做那些“迟早要做的事情”;而在人口密度不太高的农村乡下,人们则倾向于早早结婚生子,把“一生中的必须任务”早早做完了事。

——这还用研究?当然。因为你可能想不到,“人口密度”这个单一因素,就可以造成这些不同。

高人口密度与“慢”生活策略

从历史上看,城市化的发展,总是伴随着人口出生率的降低、人群生育年龄的延后。特别是在一些城市化程度较高的发达国家,出生率已经降到了1.5以下。且不仅仅是福利完善、生育成本高的发达国家会这样,发展中国家也呈现同样的趋势。

城市化程度(红线)和出生率(蓝线)的变化呈现相反的趋势。图片来源:George Martine, Jose Eustaquio Alves and Suzana Cavenaghi. Urbanization and Fertility Decline: Cashing in on Structural Change. IIED Working Paper. IIED, London, 2013.

城市化程度(红线)和出生率(蓝线)的变化呈现相反的趋势。图片来源:George Martine, Jose Eustaquio Alves and Suzana Cavenaghi. Urbanization and Fertility Decline: Cashing in on Structural Change. IIED Working Paper. IIED, London, 2013.

生育成本的提高、生育意愿的下降(在城市,生育不能带来新的劳动力),都会让生育数量减少。然而,“不急着生”又是为什么?毕竟,对大部分人来讲,不管生几个孩子,总归都是要生的,为什么不趁着所谓的“最佳年龄”完成生育,而选择延后呢?这种“慢”的策略,仿佛同城市快节奏、急匆匆甚至有些混乱的生活方式形成了鲜明对比。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学者发表在《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期刊》(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上的研究表明,人口密度会切实地影响一个人的生活史策略,生活在大城市、高人口密度地区的人,会因为“人口密度”这个因素带给个人心理上的影响,而选择将建立家庭、生育等决策延后,投入更多在教育上,维持更长久的亲密关系,在做选择的时候看得更长远。在生活的许多方面,比起数量而言,生活在高密度城市地区的人会更注重质量。

研究者们先比较了世界各地和美国50个州的人口密度数据,以及这些地方人们对于长期亲密关系的态度、人们的生育率和生育年龄、未成年生育率、对教育和未来的投入等等,衡量生活史策略的快慢指数,将这两个指数形成矩阵进行比较。

全世界的数据如下,横坐标是人口密度,纵坐标是生活史策略,指数越高代表生活史策略越慢。可以看到拖后腿的基本上是非洲国家,但整体依然呈现一定的相关性:

〇和□分别代表欧亚大陆西部和东部的国家,╳代表太平洋岛国,∆代表非洲国家,+和0分别代表北美和南美国家。图片来源:文献[1]

〇和□分别代表欧亚大陆西部和东部的国家,╳代表太平洋岛国,∆代表非洲国家,+和0分别代表北美和南美国家。图片来源:文献[1]

美国50个州的数据如下,可以看到相关性非常之明显。东部几个人口密度可观的州,在生活史策略上明显更慢;而西部特别是落基山脉几个地广人稀地带,则刚好相反:

〇,东北角的新英格兰地区各州;□,东北部的中大西洋地区各州;╳,中东北区各州;∆,中西北区各州;+,东南部的南大西洋区各州;0,中东南区各州;♢,中西南区各州;✮,西部山地区各州;⋈,西部的太平洋地区各州。图片来源:文献[1]

〇,东北角的新英格兰地区各州;□,东北部的中大西洋地区各州;╳,中东北区各州;∆,中西北区各州;+,东南部的南大西洋区各州;0,中东南区各州;♢,中西南区各州;✮,西部山地区各州;⋈,西部的太平洋地区各州。图片来源:文献[1]

看完了相关性,还并不能下结论。如何确定是人口密度影响了人们的决策,而不是其他因素(比如城市地区的经济、文化乃至人口组成)?研究者又设计了一系列实验,让参与测试的人沉浸到“人口密度大”的心理环境中,然后做一系列与长远决策有关的试题,看人口密度是否对被试产生了心理影响。

被试分为两组,一组会阅读一篇叫《拥挤的生活,太多》(The Crowded Life, Too Many, Too Much)的新闻,描写美国人口爆炸性的增长,或者听一段嘈杂、拥挤的声音;而对照组则不做这些。之后,被试们会做一系列测试,都是非常经典的用来确定人们采用短期还是长期策略的题(比如让你选,今天收100元,还是90天之后收150元之类),以及和生活、生育、教育有关的题,让人选择会生多少小孩、怎么安排他们的教育等。

结果显示,被高人口密度的“既视感”影响之后,人们倾向于做出更长远的选择,并更注重教育,生更少的孩子,维持更长远的亲密关系等。人口密度给人带来的心理效应,以及这些心理效应对人们决策的影响,是现实存在的。

人多,带来焦虑也带来自由

很多时候,我们想当然地把城市化带来的心理影响往负面的方向引导——拥挤,混乱,繁忙,资源紧张,的确不会带来什么好印象。但是对于真正生活在这种环境中的人,事实其实没有这么简单粗暴。

图片来自Wikipedia

图片来自Wikipedia

一百多年前,当新兴的铁路工矿载着德意志起飞的时候,社会学家格奥格•齐美尔(Georg Simmel)就注意到了“城市化”为社会带来的重要趋势。他的著作《大城市与精神生活》分析过人口密集对人们的心理影响。人口密集的城市不断地给人们带来持续、大量的信息输入,仿佛“视觉、听觉和嗅觉的万花筒”,人们不得不选择性地接受讯息,思维变得更加复杂、更加理性,更加注重计算收益得失。毕竟,只有理性才能帮助人们承受这种高压的环境。

现在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要去哪里、要做什么事情,在大城市生活的人们都会想得更多更远,用不好听的话就是“算计”,但是人们确实会做更多利弊权衡。何时生娃、生几个、会如何影响自己的生活,都不是长辈眼中“时间到了”这么自然和简单。

而齐美尔同时也看到了这样的生活给人带来的“自由”,因为理性的存在,人们能够更彻底地实现“个人和精神上的发展”。

战后社会学家路易斯•沃斯(Louis Worth)也持相似的观点。随着城市人口的增长和聚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会涉及更多理性的、复杂因素的考虑。他由此推论,高密度地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多地会发展成“效用性”的(relationship of utility),从事什么职业,有多少钱,住哪个地方,归属于哪个组织等等。人变成了机械性的存在,变得更加冷漠,但是同时,在拥挤的城市中,人们学会了隔离彼此,拥有更多自己的空间,容忍“不同”的存在。高密度的生活在造成心理问题的同时,又给人更多发展的可能。

活得久一点,人生慢一点

说回到前面谈到的生活史策略研究。人们在高密度的人口条件影响下做出的决策,具体心理机制又是怎样呢?研究作者之一、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教授史蒂文•纽伯格(Steven Neuberg)指出,在人口密集地区,资源紧缺,需要竞争才能获取足够支撑自己生活的资源,所以人们更加注重长远的投资,更重质量而非数量。因此,生活上会耗费资源的事情——比如结婚生子等——就会延后。

但采取慢的生活史策略,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比较长的寿命预期:人们确定自己能活到足够久,即使采取慢的策略也不会最后赶不上。因此,在战乱、动荡、疾病横行的情况下(比如在一些非洲国家),即使人口密度高,人们依然会选取快的策略,早早完成任务以免遭遇不测,或者多生几个孩子以防万一。

的确,大城市有更好的医疗卫生条件,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来源,人们感到安全、富足,自然不必“急着”完成人生大事。高龄产妇?现在的医疗条件下,高龄的影响已经被大大降低;待冷冻卵子技术成熟,担心就又少了一重。

这种意义上讲,人口密度高的大城市对于女性的人生策略也许影响更为明显。图片来自pixabay

这种意义上讲,人口密度高的大城市对于女性的人生策略也许影响更为明显。图片来自pixabay

这个研究有什么用呢?生活史策略是一个结合了生态学、心理学和社会学等等学科的领域,可以更好地分析人口、环境因素对社会行为造成的影响,甚至这些因素如何进一步影响社会的集体心理和文化。这个领域的研究可以帮助人们关怀每个人的心理生活,指导决策,建设对我们更友好的社会。

至少,对于每个在城市生活的人来说,当你老家的婆婆妈妈舅舅爷爷们以自己的丰富经验催婚催娃,你会知道,他们只是没有亲身感受城市的人口密度罢了。

城市生活虽然繁忙、拥挤,但也给了我们更大的能力、更多的可能性,以及更自由的人生策略。(编辑:odette)

参考文献

  1. Sng, O., Neuberg, S. L., Varnum, M. E. W., & Kenrick, D. T. (2017, January 9). The Crowded Life Is a Slow Life: Population Density and Life History Strateg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January 9, 2017.
  2. Skip Derra, Population density pushes the 'slow life', asunow.asu.edu.
  3. Glenn Geher, Life in the Slow Lane, Psychology Today.
  4. Chisholm, James S., et al. “Death, Hope, and Sex: Life-History Theory and the Development of Reproductive Strategies [and Comments and Reply].” Current Anthropology, vol. 34, no. 1, 1993, pp. 1–24.
  5. Georg Simmel, Die Großstädte und das Geistesleben (1903), Suhrkamp Verlag, 2006.
  6. Louis Wirth, On Cities and Social Life. Reiss, A. J. (ed.), Chicago/London, 1964.
0
为您推荐

2 Responses to “为什么大城市里的人不急着结婚生娃?因为人太多啊”

  1. 匿名说道:

    想转给我催我结婚的人儿……

  2. 将就看懂说道:

    真能扯。
    在社会阶层爬梯上,随时可能摔下来的人们,能踏实恋爱结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