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环境 >> 议理 >> 文章

本文系腾讯较真平台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最近有一条有趣的新闻:化工巨头拜耳和先正达赞助了一项研究,期望证明他们的新烟碱类杀虫剂在农业生产中不会对蜜蜂和野蜂种群产生伤害,结果却事与愿违。科学家们完成了研究,结论是“会有负面的影响”,这一研究成果还发表在了《科学》杂志上。

yunwuxin-publish-bias

这下拜耳和先正达就不仅仅是尴尬了,欧盟将要决定是否禁用这种杀虫剂,而研究结果为“禁用”的一端增加了一块很重的砝码。两个公司的科学家们,也纷纷对这项研究的数据和数据解读提出质疑。

虽然这是一项很新的研究,但也不是盖棺定论。从事研究的科学家有捍卫其结果的权利和义务,而赞助这项研究的企业也有质疑其结果的权利。对于公众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新烟碱是否影响蜜蜂的争论和研究结果,被摆在了台面上接受所有人的审视。

相比于去年曝出的“跨世纪新闻”——1967年接受美国糖业协会(当时是糖业研究基金会)资助的科学家淡化糖和心脏病之间的联系,嫁祸脂肪,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现代社会,虽然用纳税人的钱进行的研究在科学探索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位置,但越来越多的研究是由行业资本赞助的。所谓“无利不起早”,资本的任何活动都是为了获得更多回报,赞助科研自然也不例外。

那么,该如何看待企业赞助的研究呢?

一、科学研究的结果的确可能受到科学家主观意愿的影响

我们说科学事实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但是,科学结果只是人类对客观事实的一种“认识”,并不代表着科学事实本身。在研究中,研究者的主观倾向会影响到实验方案的设计以及实验数据的解读和呈现方式,从而让读者获得不同的信息。

很多企业赞助的研究都想要证明其产品有特殊的功能,或者比同类产品优越。通常产品都会有多方面的特性,比如食品的风味、口感、细菌指标、重金属指标、营养成分指标等等。一种特定的产品,往往总会在某些指标上占优。只要挑选适当的对比产品,就总能让目标产品在所进行的测试中“占优”,从而给读者以“它比同类产品更好”的错觉。

《美国公共健康杂志》上曾经发表过一篇综述,探讨含糖饮料对健康的影响。作者从文献数据库中找到了88项质量较高的研究,然后把它们分为两组,一组是工业界赞助的,另一组是非工业界赞助。各自汇总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结果发现:虽然两组研究的结果都是“含糖饮料对健康有不利影响”,但不利的程度,工业界赞助的那些研究就明显要比非工业界赞助的那些要弱一些。

被制糖业收买发表的那篇综述,其实也没有造假,只不过是“选择性呈现”了科学信息而已——强调脂肪的危害,弱化糖的危害。实际上,如果说大众媒体上有“软文”,那么这就可以称之为“科学软研究”。这样的研究,不仅制糖业在搞,脂肪行业在搞,奶制品行业在搞,转基因行业在搞,有机行业同样在搞……

二、更多的情形是只发表赞助者想发表的研究结果

如果“精心设计”的实验,得不到赞助方想要的结果,那么赞助方可以选择不发表。很多企业赞助研究的协议中都会有类似的条款:赞助方尊重研究的结果,但有权决定是否发表。不过如果研究方很强势,研究结果即使不符合赞助方的期望也会发表。比如研究新烟碱与蜜蜂关系的英国生态与水温中心——他们接受了300万美元的资助,而自己本身也出了40万英镑。

很多研究者都没有如此强势。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即便是科学结论不能“替人消灾”,很多研究者也不愿意“落井下石”,也就会同意不发表。

这在保健品和功能食品的研究中尤其突出。很多“初步研究”显示了一些可能性,如果能够“进一步证实”,那么会给该行业带来巨额利润,所以这个行业会有很大的动力去赞助“更进一步的研究”。然而,当进一步研究的结论不如人意,也就不会发表。对于公众来说,就是过了一年又一年,“进一步研究”也没有出来。而卖那个产品的商家,也就依然拿着当年的“初步研究”,告诉消费者“曾经有某某研究显示可能有某某功效”。所以,如果一种产品的功效是基于多年前的“初步研究”,而之后一直没有“然后”,那么明智的判断就是:那些“进一步的研究”否定了之前的初步研究,于是被束之高阁了。

三、科学研究中有这么多“潜规则”,那科学研究还值得信任吗?

让我们回到糖和脂肪的斗争。在许多人看来,1967那篇影响了营养学界几十年的文献综述是制糖业“恶人告状”,而脂肪“忍辱蒙冤”。但实际上,脂肪和糖就像两个小偷,一个买通了警察掩盖了罪证,并把罪名都推给了另一个。警察和逃脱的那个小偷应该受到惩罚,但并不意味着被判罪的那个小偷就是无辜的。

近年来,确实有许多要为脂肪“平反”的呼声,比如最近被热炒的《柳叶刀》发表的“限制脂肪没有必要”的研究。不过,“应该限制脂肪”的证据也在持续出现,比如2016年哈佛公共卫生学院就发表了一项研究,研究人数超过11万,跟踪时间近20年,结果是:大量摄入饱和脂肪,冠心病的风险会上升18%。

全世界的科学家是一个巨大的群体,再财大气粗的企业,也只能“收买”一部分人,而不可能收买所有人。况且任何一个行业都会有竞争对手,他们也不会坐以待毙。科学的事实,最终是无法被“科学软研究”所掩盖的。或早或晚,科学事实总会被人们发现和认识。

大多数科学家,哪怕是出于对自己名誉的爱惜,也不会为了钱而颠倒黑白。一般而言,也就是在实验设计和数据呈现上耍一点小聪明,让不利于企业的因素淡化一些,让有利于企业的因素强化一些而已。就像制糖行业,不管有多拼,不管曾经成功地“嫁祸脂肪”,有关糖危害健康的研究也还是在不断地发表。现在,营养学界已经达成共识,应该把食谱中添加糖提供的热量控制到10%以内,甚至最好是5%以内。

这,就是科学的自我净化机制。

我们需要信任的,不是某一个或者某一些科学家,而是有着自我约束和自我净化的科学界整体。对于饮食健康而言,某一项具体研究的结论只能“仅供参考”,而经过大批科学家汇总了大量研究形成的“健康指南”,才是可靠性最高的信息。

0
为您推荐

3 Responses to “企业赞助的研究结果不利于企业,这事儿尴尬得有点厉害”

  1. 匿名说道:

    各种软研究凑在一起,吃瓜群众一会不吃肥肉,一会吃肥肉,一会又不吃肥肉,这情景也挺有意思的~

  2. 匿名说道:

    现实社会。科学界也是人组成的,带着社会属性。如果科学界是由神组成的,应该更可怕。是不能估计的可怕。以为神是不可预测的。

  3. 匿名说道:

    !一i←_←

Leave a Reply for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