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和许多鳞翅目一样,在美丽灯蛾(Utetheisa ornatrix)的交尾过程中,气味发挥着关键的作用。雄蛾弯曲腹部,从腹部末端伸出一对“毛刷”来抚摸雌蛾,这对“刷子”上覆盖着薄薄一层油质的液体。雌蛾通过液体的气味,来认定他是不是她的真命郎君。

美丽灯蛾。图片来源:Florida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photo,拍摄者:Andrei Sourakov

美丽灯蛾。图片来源:Florida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photo,拍摄者:Andrei Sourakov

这种气味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东西,对于大多数动物来说,甚至是唯恐避之不及的东西——毒药。它来自一种酮,而这种酮又来自剧毒的吡咯烷生物碱。一只美丽灯蛾的吡咯烷生物碱含量,可以达到0.7毫克,相当于体重的0.4%。在幼虫时期,它以猪屎豆属(Crotalaria.spp)植物为食,从中积累了毒素,如果不能在食物中得到足够的生物碱,它甚至会啃食同类的卵来获得这种物质。
美丽灯蛾的上翅是淡橘红色,点缀着弯弯曲曲的白色条纹和黑色碎斑,下翅是浅红色,这身花哨的装扮,显然是在宣告“我有毒”。如果这还不够吓退捕食者,它会从身体背面,胸部的前端,释放出一团由含毒的血和空气组成的泡沫来,来展示自己的危险性。捕食动物确实对它心存忌惮,如果美丽灯蛾不小心撞上了蜘蛛网,蜘蛛会主动把丝弄断,放它出来。
回过来说雄蛾和雌蛾。发现雄蛾具有“毒药的气息”以后,雌蛾才肯跟他交配。美丽灯蛾的精包很大,里面除了精子,还有吡咯烷生物碱和产卵所需的一些营养物质,一次交配会使雄蛾失去10%的体重。一部分毒药被雌蛾留在体内,供自卫使用,另一部分转移到卵内,用以保护下一代。像人类一样,雌性美丽灯蛾不喜欢“穷光蛋”雄性,用人工饲料喂养大,体内不含吡咯烷生物碱的雄蛾,会被雌蛾拒绝。

取食猪屎豆属的灯蛾幼虫,图片来源:Florida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photo,拍摄者:Andrei Sourakov

取食猪屎豆属的灯蛾幼虫,图片来源:Florida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photo,拍摄者:Andrei Sourakov

交尾完成后,构成精包的一部分残片会留在雌蛾体内,由此我们可以知道,雌蛾会跟许多雄蛾交配(观察到的最高纪录是23个残片,即23只灯蛾)。然而,这不代表她要使用他们全部的精子,也就是说,总有一些冤大头雄蛾交出了他们的毒素,却没有真正当爹(……)。

新赤翅甲(Neopyrochroa flabellata)的交配行为更加古怪。雌虫抱住雄虫的头,他的头正前端有一条裂缝,她把颚伸入其中,好像僵尸食脑一样舔食着。此举当然不是为了吃脑子。雄甲虫给予雌甲虫的,也是一种毒药:斑蝥素。一些芫菁科(Meloidae)的甲虫,还有其他一些昆虫可以合成斑蝥素,毒性极大。斑蝥素中毒的一个副作用是长时间勃起,所以它被误认为是春药(称为“金苍蝇”或“西班牙苍蝇”),还有人因此丧命。

一对新赤翅甲,图片来源:bugguide.net,拍摄者:Skitterbug

一对新赤翅甲,图片来源:bugguide.net,拍摄者:Skitterbug

和灯蛾一样,雌甲虫从雄性那里获得毒素,再把一部分毒素传给卵,作为自保和保护下一代之用。没有斑蝥素的新赤翅甲,会成为雌甲虫嫌弃的对象。雌甲虫会把腹部末端卷起来,缩到身体下面,拒绝受精,这种时候,雄性成功交尾的几率是很低的。雄甲虫自己不能产生斑蝥素,所以它会不顾一切地搜寻这种毒药。正常情况下,斑蝥素的“源泉”大概是能合成斑蝥素的昆虫。人为放在盘子里的斑蝥素,也能吸引这些甲虫前来。它摄入的毒素总量,可以达到体重的1%,对人类来说,30毫克的斑蝥素就足以致死了。

芫菁科的甲虫,从腿关节部分流出含斑蝥素的血淋巴,作为自我保护的武器,图片来源:Piotr Naskrecki

芫菁科的甲虫,从腿关节部分流出含斑蝥素的血淋巴,作为自我保护的武器,图片来源:Piotr Naskrecki

依靠斑蝥素自保,自己却不能产生斑蝥素的昆虫很多。所以出现了奇怪的情况:虽然斑蝥素是剧毒,却有无数的昆虫对它趋之若鹜。它们的嗅觉极为灵敏,一个研究员发现,他把斑蝥素封得好好的,装在瓶子里,瓶子装在行李箱里,行李箱放在车门关着的汽车上,然而还有一些昆虫绕着汽车转,他的行李都变成了昆虫的乐园。另一个人把斑蝥素放在湖中的浮标上,昆虫竟飞到离岸500米的湖面,去寻找它们渴望的物质,一个“诱饵”所含的斑蝥素不到0.4克。
有趣的是,新赤翅甲传递斑蝥素的主要媒介仍然是精包,头部储存的斑蝥素只占一小部分。脑袋里的斑蝥素,就像人类的钻戒或驴牌包,仅占雄性财产的一小部分,却是交配成功的关键。如果雄甲虫体内没有斑蝥素,它的脑袋里也不会有,雌甲虫通过脑袋来判断,这个男人是“王思聪”还是“穷光蛋”。

斑蝥素(红色)在新赤翅甲之间的传递,雄甲虫吃下斑蝥素,将一小部分储存在头部,其余储存在生殖系统中的副腺,交配后给予雌虫。图片来源:Chemical basis of courtship in a beetle (Neopyrochroa flabellata): Cantharidin as "nuptial gift".

斑蝥素(红色)在新赤翅甲之间的传递,雄甲虫吃下斑蝥素,将一小部分储存在头部,其余储存在生殖系统中的副腺,交配后给予雌虫。图片来源:Chemical basis of courtship in a beetle (Neopyrochroa flabellata): Cantharidin as "nuptial gift".

题图:Carlos De Soto Molinari

0
为您推荐

3 Responses to “恶毒的爱:一响贪欢后,有人减重10%,有人脑袋被掏空”

  1. 匿名说道:

    简单也是进化优势。

  2. blablasky说道:

    图挂了好多

  3. 匿名说道:

    没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