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境 >> 文章

花栗鼠简介:挖煤,学过空间物理和大气物理专业。写编程博客,写历史,写影评。现在养猪。

这是挖煤成为花栗鼠后的第三篇文章。

之前的文章看这里

这个酷热的夏天终于将要过去。但酷热带来的关于“全球变暖”的讨论远未结束。从20世纪下半叶开始,“全球变暖”就成为人人关心的议题。就连小李子在发表奥斯卡感言时,也不忘提醒观众“全球变暖”的威胁。当有40多度的酷夏或几乎不下雪的暖冬出现时,人们已经习惯了用“全球变暖”作解释。但在“全球变暖”之前,地球经历过一个称为“小冰期”的低温期。那时,人们更常抱怨冬季的严寒,而非夏季的酷暑。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我们无法亲身体验小冰期,但能通过画作间接的感受那个“凉爽”的时代。

1565年,老彼得·勃鲁盖尔画了一幅名为《雪中猎人》的画。委托老彼得·勃鲁盖尔作画的,是安特卫普的一位富有的银行家。银行家要求画家按照当地各个月份的风光,分别画12幅画。这幅《雪中猎人》,描绘的是一月的景象。整个世界银装素裹。房檐、屋顶和远传的山峰上,都积着厚厚的雪。穿着厚衣服的猎人们出现在画面左下角的前景。画面右侧的远景中,有不少人在结冰的湖上滑冰。这一幕冬日雪景显得其乐融融。

p36907720

《雪中猎人》

作画的这一年是文艺复兴的后期。文艺复兴三杰早已过世,整个意大利画坛就剩下威尼斯画派闪耀余晖。然而,文艺复兴的精神并没有消逝,而是从意大利传到欧洲其他地区。此时,相当于今天比利时和荷兰的低地地区正在积极发展航海和海外贸易,经济也因此繁荣起来。于是,文艺复兴的种子在这片繁荣之乡发芽。老彼得·勃鲁盖尔是低地地区最有代表性的画家。他开创了一种新的绘画题材——风景画。在这幅《雪中猎人》中,画家就以家乡比利时为背景进行创作。

如果放在今天的比利时,画中的景象大概不会发生。如今的比利时即使到了冬季,气温也相对温和。现代比利时的冬季平均气温超过零度,既不会有太过厚实的积雪,也不会有冻得可以滑冰的冰湖。《雪中猎人》捕捉到的,正是造成严寒的“小冰期”。从1300年到1850年,地球上的平均气温要比现在要低0.5度以上。当老彼得·勃鲁盖尔要画1月的风光图时,脑子里浮现的是遍地大雪的寒冬景象。除了老彼得·勃鲁盖尔,荷兰的另一位画家亨德里克也在他的多幅画中描绘了河上滑冰的景象。两位画家怎么也想不到,500年后的同一个地区,已经不再经历类似的冬天了。

 

“小冰期”的气温

“小冰期”的气温

亚伯拉罕·洪第乌斯的《结冰的泰晤士河》,记录了伦敦泰晤士河结冰的景象。在这画中,泰晤士河上冰的厚度超过一人高。人们在冰上打雪仗、滑冰、遛狗,玩得兴高采烈。事实上,每当泰晤士河上冻,爱玩的伦敦人就会举办“泰晤士冰节”。但英国受北大西洋暖流的影响,周边海水相对温暖。所以除非天气异常寒冷,泰晤士河才会结冰。伦敦总共只举办过24次冰节,全都发生在“小冰期”。而在《结冰的泰晤士河》诞生的十七世纪,就贡献了24次冰节中的10次。这不禁让人想象,十七世纪究竟是怎样一个寒冷世纪。

《结冰的泰晤士河》

《结冰的泰晤士河》

十七世纪是“小冰期”中最为寒冷的一个百年。这个世纪的太阳黑子数目稀少,一些年份则完全没有黑子发生。黑子是太阳活跃度的标志。稀少的黑子意味着太阳进入平静期。在平静期,太阳发出的辐射量也减少。这个发生在十七世纪的“蒙德最小期”,是有黑子记录以来的太阳最沉寂的时间。除了冰冷的太阳,火山也来制造麻烦。从1638到1644,全球就有至少12次火山爆发。而整个十七世纪,能影响到气候的大喷发多达六次,是从1400年以来的近现代中最猛烈的一个世纪。火山喷出灰尘和硫化物,悬浮在高空中,遮蔽了阳光。除了冰封的泰晤士河,就连南方的威尼斯也出现浮冰。

“蒙德最小期”

“蒙德最小期”

严寒直接影响了农业收成,推高了谷物价格。粮食紧缺下,社会变得动荡不安。欧洲人把十七世纪称为“全面危机”的世纪。 整个十七世纪,女巫们遭到大规模的追捕和审判。教会对其他异教族群也越来越不耐烦,犹太人和吉普赛人也遭到迫害。基督徒在火刑架前掀起集体狂欢,毫不留情的把替罪羊丢给死神。而基督教内部也分裂为天主教和其他新教派系。不同教派之间攻伐不断。在残酷的三十年战争,神圣罗马帝国、西班牙、丹麦、瑞典、法国都参与进来。德意志地区的人口损失了一半以上。著名的马德格堡之围持续了一整个冬天。在小冰期的严寒中,围城的士兵找不到一双完整的鞋子,守城的民众则在围城中饥寒交迫。

以“猎巫”为名的宗教迫害

以“猎巫”为名的宗教迫害

但小冰期的严寒不止影响了西方。在东亚,小冰期的低温影响到这里的季风农业。低温环境下,季风运往亚洲内陆的水汽不足,而黄土高原上的农民就指望着这点水汽过活。寒冷和干旱同时降临中国,在各地制造饥荒。当西方的三十年战争开打时,明朝皇帝正接连收到各省上奏,要求中央赈济饥民。饥荒进一步发展为瘟疫和内乱。山东的白莲教起义声势浩大,一度切断了大运河,导致京城的粮食短缺。崇祯皇帝同时应对外敌内乱,苦不堪言。到了1644年,北京再也撑不下去,接连落入乱民和满清之手。千疮百孔的大明朝就此覆灭。

崇祯皇帝

崇祯皇帝

到了18世纪,人们已经习惯了"小冰期"的寒冷生活,并且已经通过一系列的技术革新创造出更好的生活条件。欧洲人发现美洲。海外移民帮助欧洲纾解了粮食危机。中国的农业也从北方转移到更加温暖湿润的南方。荷兰和英国掀起农业革命,集中土地,推广四轮耕作,大大提高了农业产出。海船运回美洲的物种,提高了粮食的产量。在新物种中,富含淀粉的土豆成为穷人的救命粮。西欧强大的主权国家都相信自己可以应对寒冷的威胁。

然而,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打破了所有人的幻想。德拉克洛瓦在他的名作《自由引导人民》中,把大革命描绘成政治理念的理想主义斗争。但除了政治理念,这次革命与气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法国大革命的前一年,寒冬再次来袭。此前法国赞助美国的独立战争,早已陷入国库亏空的境地。而春季的霜冻,更让法国粮食歉收。面对节节攀升的面包价格,巴黎人民发出怒吼。他们攻陷了巴士底狱,囚禁了国王,掀起了一场激进的社会革命。而当拿破仑在1812攻入俄国时,又是寒冬击败了这位战无不胜的军事天才。1815-1816年更是一年寒冬,而1816年甚至被称为“无夏之年”。复辟了的欧洲王室战战兢兢,生怕法国大革命的一幕重演。幸好天气转暖,让欧洲国王们虚惊了一场。

《自由引导人民》

《自由引导人民》

看吧,即使在“小冰期”的末梢,低温还是能把整个人类社会吓出一身冷汗。

关于

首发于《上海观察》,严禁任何形式转载。

0
为您推荐

8 Responses to “封印在画中的“小冰期” | 画里天气(2)”

  1. bobcy说道:

    之前好像在某本书(名字忘了)的精华摘要里看过,里面列出了中国朝代更替时期的气候数据,统计出来的数据显示王朝的更替和历史上的小冰期有比较高的关联度。不单单明清更替和法国大革命,更早期的王朝更替也有类似的小冰期。

    关联逻辑类似这样:小冰期->天灾->粮食歉收->老百姓吃不饱->造反->王朝更替。去年有新闻说太阳活动将在2030年左右减少60%,届时地球将很有可能进入“小冰期”(Little Ice Age),结果如何师母已呆。

    • gundamfire说道:

      还有一条链是:小冰期->草原缺乏草料,牲畜冻死->游牧民族迫于生存寇边->中原王朝开始往边境调动军队->内地空虚->内地造反->中原王朝收缩镇压->外族趁虚而入

    • 匿名说道:

      即使是风调雨顺,一切顺利,在当时的生产条件下,人口增长始终会超越土地承载能力,天灾(洪涝,干旱,冰冻)人祸(土地兼并,战争,劳役)只是加速这个过程。反过来说,只要能够保证土地承载能力始终大于人口(改良种,打土豪分土地,或者,扩张),王朝就能延续。

  2. hzh说道:

    明朝灭亡是明朝政策的问题,没有冰期早晚也要出事

    • bobcy说道:

      明朝的灭亡我倾向于《明朝那些事儿》里的观点——内外交困:内部是起义军,外部是满清的南侵,而这两股军事势力又都和天灾有关。如果不是两边的问题同时爆发,明朝应该不会灭亡。

      中国历史上北方民族大规模南侵大多和天气变冷有关,北方游牧民族在冰期来临时,不南下抢劫就得冻死饿死,而且战争的消耗也可以减少人口和消耗,就算抢劫失败也能减少其种群的负担,所以还是可以归结为小冰期气候的影响。

  3. 浙江经济理事会说道:

    最逃不过自然的变化。

  4. wuyu说道:

    欧洲等于整个人类社会吗?

  5. 007说道:

    之前读的文章很少结合自然环境来讲诉历史,以及气候的变化给公元1000年以后给人类带来的影响,读起来有点guns, germs and steel 的味道,给作者点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