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昨日医学,昨日纠纷Comments>>

发表于 2016-08-03 12:01 | Tags 标签:, ,

今天(编者注:2016年8月2日)在微博上了提及了一个在我们这治愈的脓胸患儿,临出院前说还要再领孩子去看看中医,我直接告知中医就是骗,不要去,但也知道多半劝不住,可能出院就去找中医了,反正最凶险的阶段已经过去,性命无忧矣……我的微博,经过几番起落生死,早已热闹不再,但这样的观点,还是会引起一些崇古者的不满,可他们又是否知道当仅有中医时,儿科的水平是怎么样的呢?

成书于清乾隆五十六(1791)年的《笑林广记》中,以笑话的形式记录了部分儿科的案例,这部分内容可能稍嫌夸张了一些,但我们有理由认为,这些源于生活的艺术创造,可能比那些经过仔细选择之后以吹牛为主旨的所谓名医的医案更能反映当时的医疗水平:

「一医药死人儿,主家诟之曰:“汝好好殡殓我儿罢了,否则讼之于官。”医许以带归处置,因匿儿于药箱中。中途又遇一家邀去,启箱用药,误露儿尸。主家惊问,对曰:“这是别人医杀了,我带去包活的。”」

「有医死人儿,许以袖归殡殓。其家恐见欺,命仆随之。至一桥上,忽取儿尸掷之河内。仆怒曰:“如何抛了我家小舍?”医曰:“非也。”因举左袖曰:“你家的在这里。”」

这两则笑话大概是反映了当时较高的小儿病死率,这都高到什么程度了,看死了一个孩子,被病家逼着要殡殓,带着小儿的尸体去看病……古代人平均寿命一直不高,就是因为有许多夭折的孩子,把平均寿命拉了下去(而不是像有些读者误以为的古人就能活30多岁,古代社会一样有老人)。当然,古代不止是小儿科的医生水平不高,给成人看病的那些,水平也不咋地,看这个笑话:

「大方脉采住小儿科痛打,旁人劝曰:“你两个同道中,何苦如此。”大方脉曰:“列位有所不知,这厮可恶得紧。我医的大人俱变成孩子与他医,谁想他医的孩子,一个也不放大来与我医。”」

一个给大人看病的医生和一个小儿科医生不顾斯文扫地地一通乱打,旁边不解,给大人治病的医生解释说:“诸位有所不知,这家伙实在太可恶。我医治的大人都投胎转世成小儿让他医,可他医的小儿,一个也没活到成年来给我医。”敢情这无论是给大人看病还是给小儿看病都是往死了治呢。

有读者可能会说,你咋老黑中医呢?其实我对传统西医也一样下毒手,差不多同时期的西方医学 ,虽然在基础理论方面已渐渐步入科学的轨道,但其治疗水平跟中医相比也不过是半斤八两都不怎么地,许多婴儿被水痘、白喉、痢疾夺去性命,大量成人被脑膜炎、肺炎一剑封喉,更糟的是,也许医生的治疗非但于事无补,还可能加速病人的死亡,所以也难怪18世纪的欧洲会有人讽刺说:“常有人问某人死于哪种疾病,其实应该问死在哪位医生手上”,直至19世纪初,传统西医在治疗方面依然进步缓慢乏善可陈,赫赫有名的维也纳学派,以其治疗虚无主义而著称,这一派医生只有两次对患者感兴趣,一次是诊断,一次是解剖,因为他们很清楚,大部分致死性的疾病,医生其实束手无策,相比于那些用治疗手段加速病人死亡的医生,此一阶段的治疗虚无主义者们还真是够仁慈的……说好的,总是去安慰呢!

荷兰画家伦勃朗的 《杜普教授的解剖学课》,创作于1632年,画中横躺的是一具尸体,围观之人皆为医师 图片出处:维基百科

与传统中医总是千方百计掩盖其无能不同,现代医学对传统西医的反思其实相当彻底,这种反思本来是传统西医何以涅槃为现代医学的重要原因之一,却被中国的部分笨蛋当作攻击西医的借口,他们误以为中医不像传统西医那么不堪,其实是一样的是最初的无能,不一样的是,一个是直面现实深刻反思力求进步,一个是抵死不承认厚着脸皮蒙着眼千年如一日原地踏步……

对于大众来说,对昨日医学的无知,容易导致对今日的医学有过高的期待,倘若大家都知道过去是如此的糟糕,是不是就会对今天的种种不足更宽容一些呢?当然这也怪不得大众,媒体或医界一般总是热衷于报道新出现的医学奇迹,而对往日的种种不堪、失败却不愿提及,说白了,也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屌,谁让你们总是喜欢自信满满地对公众吹牛的?

其实对昨日无知的又何止大众,很多医生对医疗相关的历史也一样无知,以至于在现实中遇到不满时,会幻想有过美好的曾经,我要跟同行们说的是,并没有。

一根棍子,怎样在最短的时间内使其变长?答曰,立刻拿来一根较短的跟它比一下。当下,我国医患纠纷频发,极端事件不时见诸网络,每每令同道们愤懑填胸,据说所谓幸福,无非是比较的结果,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更糟糕的古代医生的执业环境究竟是怎么样的吧,这也许会让我们的心理稍许平衡一点。

医学的目标是解除人类痛苦,当患者怀着解除痛苦的预期而来,一旦医生不能解除病人的痛苦,甚至反而加重其痛苦或致人死亡,患方一定是不满意的。在现代医学出现之前,医学虽然存在了很久,但其实真正卓有成效的手段非常有限,我们有理由认为,在古时,人们对医生的期望值也不会像现在这么高,否则,这个行业的人们早被打杀的断子绝孙了,根本不可能一代一代薪火相传至今,但这并不是说古代医生就可以为所欲为。

任何形式的社会生活,都会有某种形式的社会控制,在古代文明中,一个人对别人造成伤害是应该受罚的,一个技术很差的外科医生有可能对很多人造成伤害(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医源性伤害),正如今天的医患纠纷也以手术科室为多,古代最早的医学法律也是针对外科医生的。《汉莫拉蒂法典》规定,外科医生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法律责任。如果一名奴隶死在了他的刀下,他就得赔一个奴隶,如果手术毁了一个奴隶的眼睛,他就得赔偿半个奴隶所值的银两,但如果一个自由民死在了他的手术刀下,这位外科医生的右手就要被砍掉……倘若在今天也执行这样严苛的法律,也许会让部分糊涂蛋叫好,但更大的可能就是再也无人肯冒风险做手术了,这个行业必将后继无人,以至于有些仅需要小手术就能治愈的小病小灾也只能等死。事实上就是在古代这一严苛的规定是否真的执行过也很难说,有谁会冒着失去右手的风险去为病人做手术呢?

更具可执行性的相关法律出现在古代波斯,他们对医生进行考核并颁发执照,规定任何医生必须先在异教徒身上做过三例成功的手术,然后才被允许给波斯人治病,如果三例测试手术失败了,就宣布他永远不适合从事医术,如不顾这一禁令,则将受罚。这一理念就有点儿跟现代接近了,也即医生需要经过培训、考核取得资质以后才能合法行医。

在我国,唐代的《唐律》也有关于医疗纠纷处理的专门法律条文:

「诸医为人合药及题疏、针刺,误不如本方,杀人者,徒二年半……其故不如本方,杀伤人者,以故杀伤论;虽不伤人,杖六十。」

按这个说法,唐代有关医患纠纷的处理似乎是有法可依,但有法必依否?至少皇帝老子是不管这些的,《旧唐书》卷一百七十七,列传第一百二十七:

「十一年八月,同昌公主薨,懿宗尤嗟惜之。以翰林医官韩宗召、康仲殷等用药无效,收之下狱。两家宗族,枝蔓尽捕三百余人,狴牢皆满。」

宋代孔平仲《续世说》卷十一中对此事的记载是:

「公主薨, 懿宗杀二十余人,收捕其亲族三百余人系京兆狱中。」

公主亡故,迁怒于御医冤杀二十余人且不说,甚至还要株连300多人,相比之下,今天的医闹可谓小巫见大巫了吧。当然今天的医闹在心态上大概跟皇帝老儿是有些类似的,你皇帝怎么了?我是医生的服务对象,我还是上帝呢我,闹起来看!有人大概会说,这属于君臣关系,不是一般的医患关系,可别忘了,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有皇帝这样的混球有法不依,对医生不满就可以枉法报复以泄愤,那么民间又岂会规规矩矩地按什么劳什子《唐律》处理医患纠纷?只不过彼时杏林中的血泪悲情多被历史的尘烟遮盖住罢了。

类似的记载还有:唐·刘肃《大唐新语》卷九:

「高宗末年,苦风眩头重,目不能视。则天幸灾,逞己志,潜遏绝医术,不欲其愈。及疾甚,召侍医张文仲、秦鸣鹤轸诊之。鸣鹤曰:风毒上攻,若刺头出少血则愈矣。则天帘中怒曰:此可斩,天子头上岂是试出血处耶?」

一个普通的技术人员,当然不谙宫廷斗争的波诡云谲,哪里知道武则天根本就希望自己老公早点儿死呢,谁让你们出主意能治疗的?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八·唐纪四》:

「高祖武德三年十月,唐蔚州总管高开道有矢镞在颊,召医出之,医曰镞深不可出,开道怒,斩之,别召一医, 曰出之恐痛,又斩之。」

这真是治死了也不行,治活了还不行,告饶说无能为力也不行,告知结果弄疼了还不行,医生简直没活路了。关于箭伤救治《笑林广记》中也记载了一例笑话:

「一人往观武场,飞箭误中其身。迎外科治之。医曰:“易事耳。”遂用小锯锯外竿,即索谢辞去。问:“内截如何?”答曰:“此是内科的事。」

这个著名的笑话现在有许多改进的版本,想必很多人小时候都听过,但结合《资治通鉴》中不予拔除矢镞而遭遇杀身之祸的史实,各位医生们还笑得出来么?

到了明清之际,医患纠纷已出现了现今所谓的“第三方鉴定”:“责令别医辨验药饵穴道”,讽刺的是,时至今日,这个第三方鉴定与调节的方案仍不时见诸舆论,殊不知,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主意,几百年前的古人就已经想到了。不过这一套调节医患纠纷的机制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起作用,也很难说,光绪十年(公元1884年)创刊的《点石斋画报》中曾详细记载过几起当时的医患纠纷(确切地说就是医闹)事件,把死孩子挂在医生门前的,在医生脸上刺字的,披麻戴孝大闹医馆的,煞是热闹。

清代医家陆以湉的《冷庐医话》也记载了几起纠纷:

「苏州曹某,状修伟多髯。医名著一时,而声价自高,贫家延请每不至。巨室某翁有女,待字闺中,因病遣仆延曹。仆素憎曹,给以女已出嫁,今孕数月矣。吴俗大家妇女避客,医至则于床帷中出手使诊。曹按女脉,漫云是孕。翁大骇异。次日,延医至,使其子伪为女,诊之,复云是孕。其子褰帷启裤视之,曰:“我男也而有孕乎?诬我犹可,诬我妹不可恕也。”叱仆殴之,并饮以粪。跪泣求免,乃剃其髯,以粉笔涂其面,纵之去,归家谢客,半载不出,声望顿衰……

太湖滨疡医谢某,技精药良,而居心贪谲,往往乘人之急以为利。邻村某农母患疽求治,以其贫拒之,疽溃遂死。某愤甚。谢有拳勇,数十人不能近。某持刀伏稻间,伺其出,突起刺其腰。谢以所制药敷治将痊,怒某之刺己也,亟愬之县,循例抬验,县官揭其衣,用力重,衣开皮裂,冒风复溃而卒。某按律抵罪,后遇赦得生。此二人医术皆良,乃一则以傲败名,一则以贪伤人,皆可为戒,故并志之。」

按当时的标准,这两位显然都不是庸医,却也落得如此下场,一个遭受奇耻大辱事业中断,一个遇刺后丧命,可见无论患者是皇帝贵族还是平民百姓,只要是对医生不满意,什么过分的手段都可能用的。

面对如此凶险的执业环境,古代医生也不得不采取一些应对策略,比如《史记·扁鹊仓公列传》中提到:

「人之所病,病疾多;而医之所病,病道少。故病有六不治:骄恣不论于理,一不治也;轻身重财,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阴阳并,脏气不定,四不治也;形赢不能服药,五不治也;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

这个六不治说得好听一点可以叫医疗原则,说穿了,也无非是规避风险的策略。虽然在古代不少医生的笔记中都提到了对于贫穷的病人也予无偿治疗这种高风亮节的事,但这里提到的轻身重财不予施治显然更可能是历史的真实写照,古代医生多半是个体户,哪里有义务必须给那些心疼诊费甚至根本没钱的人治病呢?《冷庐医话》中外科医生谢某之死,其实不就是得罪了穷人么?曹某被仆人设计陷害,不也是同一个原因么?贫穷促成了有些人的恶行,殊可叹也。其实解决穷人看不起病的问题,从来就不是医生的义务,而是政府的责任,比如元朝的法律还就对官办医疗机构惠民局在“医疗救助”方面做出了规定,解决医生没有钱不看病的问题。要求「各路置惠民药局,择良医主之,庶使贫乏病疾之人不致失所」。时至今日,官方也经常下令不许医院见死不救,但对于那些没钱的人,医院救治之后的费用将由谁出,官方却总是闪烁其词,真实耍的一手好流氓,连昔日异族统治者蒙古鞑子都不如了。

在这一问题上,古代西方医生的选择也差不多,中世纪撒勒诺学派的一位医生曾写下如下诗句,大概是当时医患关系的一个缩影:

「莫做无代价的服务,莫用医圣希波克拉底传授的睿智,

白白给病家医治。

因药本昂贵,利润不得不厚;

倘给药而不取酬,效果必不会好。

我们习惯于有施必有受。

空口恭维,则我们给以山草,

高价相酬,我们给以香料和油膏。

医生的规条既已明了,

所以应该强调:取酬,取酬,直至病人啊!啊!叹息不已。

病人痛苦正深,医生的需索更要获得保证,

或要立付现款,否则须有担保之人;

先小人,后君子,信约保存友谊,

过后索债,将成仇敌。」

这一番告白,简直是一种赤裸裸的真诚,作为西医的传人,我们多半只听说过希波克拉底誓言,不知道还有这种执业原则吧?看病拿钱,天经地义,即使在今日,倘在美国欠费接受治疗,事后的催债的账单也足以让人胆寒,而在中国则经常发生医生护士在催款时发生冲突,或者患者欠费逃跑而由科室埋单的笑话,回溯历史我们愕然发现,有些观念我们落后了千余年。

另外,关于医生获取酬劳的方式,《冷庐医话》中也有一段值得玩味的记载:

「近时所称名医,恒喜用新奇之药,以炫其博,价值之昂不计也,甚至为药肆所饵,凡诊夫人疾,必入贵重之品,俾药肆获利,此尤可鄙。」

为药肆所饵……俾药肆获利,这不就是古代的回扣形式么?

最后,再说一个《笑林广记》中的笑话:

「一医生医坏人,为彼家所缚。夜半逃脱,赴水遁归。见其子方读《脉诀》,遽谓曰:“我儿读书尚缓,还是学游水要紧。」

技术落后,执业环境又凶险,古代的医生除了扁鹊所谓的六不治(西方也有对预后不好的病患弃而不治的传统,判断预后是古代医生一项重要的基本功,见势不妙,溜之乎也)而外,规避风险的另外法宝就是忽悠加跑路了,无论中国还是西方,都有一类居无定所的走方郎中,在中国有个高大上的说法,叫悬壶济世,其实就是方便随时跑路。惹了纠纷就跑得远一些,再也不回来,侥幸在哪治愈过几个,名声起来之后就多逗留几日挣点钱,出了事故再跑。不像今天的医生,一个个被牢牢固定在医院,跑了和尚也跑不了庙,尤其是一旦对方堵了门,真是跑都没处跑,倘若不是一楼,有窗户也是不敢跳的。2013年4月,河北馆陶不就有个女医生在绝望与恐惧中试图跳三楼的窗户逃跑坠楼而亡么?

医学本身的局限性与医患之间的固有的知识壁垒,决定了医患纠纷必将长期存在,但文明国家已经给出了解决之道,我们的要求并不高,唯“有法必依,违法必究”而已,也许现代医学以及现代文明法治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幻觉,也许我们中国医生仍然生活在古代,夫复何言……

0
相关文章

52 Responses to “昨日医学,昨日纠纷”

  1. 匿名说道:

  2. 匿名说道:

    使用笑话做论据,不象专业性的文章。

  3. alb11p说道:

    中西医历史,讲的通俗易懂

  4. 匿名说道:

    松鼠会堕落到这个份上了么?拿笑话和个人偏见编织出全文,其心当诛

    • 匿名说道:

      说其心当诛的人才是真正的其心当诛啊!不谈观点,我觉得作者至少用心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 gundamfire说道:

        是何居心+别有用心,这是说理说不过而直接搬出诛心之论的传统手段,莫见怪。

    • 1712说道:

      不要动不动就当诛,你哪来的诛别人的权利,哪来的判断该诛谁的权利?

      • 1712说道:

        解释:本人是在恢复说“拿笑话和个人偏见编织出全文”的那个人。我认为这篇文章并没有故意黑中医的意思,最起码比说全都是笑话和个人偏见的人善意多了。发现我的遣词造句方式有点冲突,特此解释。

        • Antericol说道:

          本文从一开始就断定了“中医就是骗”,所以在您眼中也不算故意黑中医?作者引用古代笑话试图说明中医是伪科学,这也不算故意?所以作者是不小心在黑中医?所以怎么样才算故意黑呢?

        • 匿名说道:

          我不知道能写出这篇文章的人生没生过病,但是不可否认,一个行业能传承至今必有其可取之处,本文一开始的起点就是“医学尤其是中医是假的”或许你没有明着说但是你所表达的意思是这样,医学的发展如法律的完善需要时间的积累,假如你的思想被人所接受,病人不相信医生,医生没有任何前途可言,医学就此消失,下一代或许就成你所说的“30岁而死”,你说,这,是不是 其 心 可 诛 !

    • 匿名说道:

      人家要写的东西就是一类人文现象的总结和观感. 拿论文的标准来要求, 脑子瓦特了吧. 最烦这种拿无趣当有知, 一天到晚做正经的.

  5. dindog说道:

    笑话不是作者编出来的,而是有出典,起码代表了当时相当一部分对医者的认识。笑话只是其中一点,其它中医主流意识的批判难道都看不到?反正有大病我是不考虑中医的

    • gundamfire说道:

      是啊,出了大病,哪个不是都直奔西医而去,中医哪个不是没办法了才去的。

    • Antericol说道:

      你这里有个逻辑漏洞,作者自为以知识渊博,引经据典对中医进行无情的嘲讽。可否想过:古代中国只有中医。你引古代的医方笑话,那就只有嘲笑中医的,不可能有嘲笑西医的。引了这么多笑话貌似把中医批判得一无是处,群众的眼睛就是雪亮的,民间笑谈就是代表民意。那请问现在医闹严重,西医的医生和护士不知道被群众砍死砍伤多少,那么这是否代表民意?是否意味着西医就是图财害命??

  6. 北斗星说道:

    作者不愧是位知识广博的现代医生,知古溯今,探讨现状的解决办法。难得的行业英才。

    • 匿名说道:

      楼主是不是应该多读些中医方面的书再来写作

      • 匿名说道:

        如果你读了就知道,中医的理论是有多么的荒谬。
        盲目的崇古,几千年来不但没有任何发展,还期待发现个古代某某方子继续骗钱的伪科学,真奇怪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信众。

        • Antericol说道:

          看来你真是没读过,要是现代中医还按本草纲目来治病,早就是治一个死一个了。现代中医不仅发展变化了很多,也拋弃了很多荒谬的古方。

          • Illusiwind说道:

            鱼腥草、双黄连……我中学时还被输过这两种玩意,很庆幸自己活下来了……

  7. Leo说道:

    别的先不说,作者你给我解释一下“搬起石头砸自己的屌”算几个意思?

  8. 匿名说道:

    也只能跟学院派的中医生讨论下病情及用药了。

  9. 匿名说道:

    此文虽言辞“委婉”,但必成吸引人气之“佳作”,松鼠你又顽皮了。。。

  10. abc123说道:

    请楼主解说下关公刮骨疗伤及华佗的开颅术的传说。
    想来那也是来源于生活的吧?
    不要告诉我,那只是传说哦。

    • 匿名说道:

      自己百度下关公刮骨疗毒出自哪里吧。

      • abc123说道:

        不管出自那里,按李西医的说法,那也一样‘’源于生活‘’
        源于生活代表什么,懂吗?
        你想学米国搞两个标准不成?

      • abc123说道:

        “三国“ 作为一本小说而非医书,
        完全可按《笑林广记》的解读方法来解读,下面是本文作者原话。
        成书于清乾隆五十六(1791)年的《笑林广记》中,以笑话的形式记录了部分儿科的案例,这部分内容可能稍嫌夸张了一些,但我们有理由认为,这些源于生活的艺术创造,可能比那些经过仔细选择之后以吹牛为主旨的所谓名医的医案更能反映当时的医疗水平

    • 匿名说道:

      查《三国志 关羽传 》记载,关云长战曹仁于樊城,时间在建安二十四年,即公元219年,关云长也就是在那时中箭受伤,并因而发生“刮骨去毒”的故事。《三国演义》中,早在11年前(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华佗因为曹操头风发作屡召不至,操“大怒”,拿回许昌,“遂考竟佗”,也就是拷打至死。一个死了11年的华佗,给关羽刮骨。《三国志·华佗传》讲了许多华佗行医治病的故事,惟独没有替谁“刮骨疗毒”或“刮骨去毒”的记载。可见,所谓华佗为关云长“刮骨疗毒”,完全是罗贯中老先生的杜撰和张冠李戴的拉扯。 只要你看书认真点,花点时间去考证一下,你就会知道拿小说当真有多么可笑。

      • abc123说道:

        你根本就没看明白下面的词句。

        “三国“ 作为一本小说而非医书,
        完全可按《笑林广记》的解读方法来解读,下面是本文作者原话。
        成书于清乾隆五十六(1791)年的《笑林广记》中,以笑话的形式记录了部分儿科的案例,这部分内容可能稍嫌夸张了一些,但我们有理由认为,这些源于生活的艺术创造,可能比那些经过仔细选择之后以吹牛为主旨的所谓名医的医案更能反映当时的医疗水平

  11. 静静说道:

    恭喜作者当年高考的时候没有报中医的学校,不然自己估计要把自己砍晕。作者有自己的观点,但是我觉得科学松鼠会不该发这样的文章,不科学,可以改为哗众取宠松鼠会。无论别人怎么中伤,中医中药坚挺的存在,发展也很好!他源于自然,高于科学!

  12. 郭增杰说道:

    民众科学素养低下,你再怎么宣讲中医是骗子他们也不信。等到民众的科学素养提高了,自然就没有人信中医了。何况现在就连国家也还有中医学院,无奈。

  13. 匿名说道:

    我觉得西医这个称呼就不专业,不是一般都叫现代医学么,西医传统不是放血么

    • 燕君说道:

      就是这样各种不专业陈述的作者写出相对奇葩的文章

  14. 匿名说道:

    没想到“科学松鼠会”竟也不过是个偏见集合罢了。
    这种明显的偏见若出于外人之口也就罢了,竟是一名专业素养的医者之言,毫无严谨的态度,实在可悲。

  15. antericol说道:

    作者言之凿凿,自以为引经据典,毫无漏洞,还站在智商的高地上对愚昧的民众咆哮:中医这种伪科学你们也信!
    首先不说观点对错,这种自以为是的自恋心态贯穿全文,让人很难把一篇文章心平气和地看完。更不要说作者限于自身的知识体系,对于中医的批判长期停留在外科、传染病这些西医本来就擅长的领域。作者对于针炙和推拿这样早就推广到全世界的物理治疗视而不见。奥运会上火了一把的拔罐子,想必在作者心中也不过”中医就是骗“吧。不过这样骗到了全世界范围,还能经过各国运动医学专家的承认,也是骗的有水平了。
    之前有留言建议作者学点中医也再批判,我也是同样建议。中医是不是骗,请大家打开视角,拋开偏见,认真的审视这个问题。不要把行骗者和奉献敬业的中医师混为一谈。魏则西死了,我们也只是骂百度,骂莆田,没见谁跳出来说西医就是骗。中医是不是伪科学,这就不由作者来判定了,这属于科学史和哲学问题,应该让这方面的专家来评判。
    中医和西医的根本思路不同,哲学体系不同,语言符号不同。我们从小学数理化,学英语,看美国大片,不要忘了所有这些也不过是一种思维方法,一种文化。曲面几何学、量子物理、准晶体这些理论刚刚提出的时候也被斥为荒谬,甚至长期受到打压,后来则被誉为科学史上的里程碑。这些理论都只是在西方科学已有的体系内创新。如果我们对同一体系内的异见者都如此对待,对体系外的理论会预设多大的偏见呢?

    • 1712说道:

      第一,这篇文章的主旨是要告诉人们:现在医学已经很发展了,看看古代中西医的情况,对现在的医学(不能解决的问题)多一点宽容吧。又不是为了证明中医是伪科学而写的。
      第二,我承认替代医学的确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现在的问题是替代医学市场不规范,应该把中医纳入体系,检验各种方法的实用性、打击打着“古代智慧”名号骗人的假医生,如果一味推广不经过严格检验的中医,不是给了骗子更大空间?
      我们要讨论的是怎样让医疗环境更好,就更多的人,而不是讨论谁的观点是偏见。

      • Antericol说道:

        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规范化几乎就是症结所在,是问题的根本。

        但是此文观点偏颇,自大片面,也没有要与大家好好讨论问题的态度。

    • zlg说道:

      在松鼠会寻找支持的中医爱好者是否搞错了什么?

  16. antericol说道:

    对比全身心投入西方科学的作者,倒是初来中国的西医师,被中医望闻问切的技术所震撼,虽然至今不能解释“脉象”,但也承认中医的可取之处。有兴趣的可以读一下美国医生所写的《道一风同》这本书。希望中国人不要妄自菲薄,把千年的智慧都斥之为伪科学,骗子。

  17. 匿名说道:

    “中医就是骗”这句话能解释一下吗

  18. 超级盆说道:

    作者大大是不是写心外传奇的?先赞一声,我再去看文章鸟

  19. 来来说道:

    呃 不知道那些说中医的有没有看完就说了,文中作者根本没有贬低中医和称赞西医的看法。西医变为现代医学的代表是因为他们选择进步,建立在一个个现代医学医生上的奋斗才实现的。那么我们的中医呢?古老的医科书,古老的方法?古老的手段,不否认对于一部分人群有效,但是缺乏普遍性。中医现在的发展也是去解析中药中的有效成分,是探知科学。所以我说作者的文章很好。一味去鼓吹中医怎么好的人是否认为中医已经完美了呢?中医的进步性在哪里?

    • 燕君说道:

      几个小问题
      首先一点,我个人意见医学本身就应该缺乏普遍性
      每个不同的个体患同样的病症就应该辨症治疗
      而非简单粗暴的用同样的方式——诸如抗生素的滥用

      其次一点,中医的进步性可以参考现代中医或中医现代化
      现在能看到的对中医本身的评论都是推到民国之前的事
      以本文为准,作者陈述仅有中医的时代如何如何,那时候的医疗水平如何如何
      我只想问一句:同样的生产力水平及环境下,你或者你所遵从的西医能做到什么样。是否能做到更好。
      这就好像之前有人对中医诊脉验孕不屑一顾
      那好,同样的标准下西医能做到多高的正确率
      这都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的

  20. 理解万岁说道:

    中医绝非骗。本人亲身经历,几年前一个夏日,感冒低烧半个月反复发作,找西医吃药打针输液啥手段都用尽了,根本不见任何好转。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看了个中医,一副中药只喝了2次就好了,2次!!!也就是半个月都没治好的病,半天就治好了!!!
    个人认为,中医西医擅长的领域不同,中医更擅长调节身体机能,其实也是具有科学性的。只是现在中医还没有发展到可以用现代科学的方法来阐释其中的原理,而是一直遵循古代中医的理论,这些理论不能为常人所理解,造成一些人觉得中医就是伪科学。
    中医应该改进,用常人能够理解的理论来解释其原理,用现代科学的方法来证明其正确性,才能够更好地发展。

    • 匿名说道:

      中医应该改进,用常人能够理解的理论来解释其原理,用现代科学的方法来证明其正确性,才能够更好地发展。 ---你这方法还叫中医?

  21. 匿名说道:

    说笑话,讲笑话,现实就是大笑话

  22. 匿名说道:

    松鼠会网页有缺陷,一点就没,太教条,请及时修正。

  23. 匿名说道:

    松鼠会网页有缺陷,一点就没,太教条,请及时修改。

  24. 将就看懂说道:

    如何解释“派一千名西医毕业生去学中医,数年之后,应该能出几个理论家”?
    片面地看待中医,已是楼主的执念了。复习复习中学级别的唯物辩证法为好。

  25. 将就看懂说道:

    李华亭:我们要治病而不要治症

    ------- 学医谈体会之六

    近来妻子总是“落枕”,今天我下班回家,见到她正在用电吹风吹脖子,甭用问又落枕了,我过去接过电吹风帮她吹,我发现她的脖子已经吹得很红了,我一摸好烫,我说不能吹了,这样会吹坏你的皮肤,她说可是我脖子和肩膀很疼怎么办呀!她让我帮她捏一捏,我说你把手给我,她说你就给我捏捏脖子就行了,我不理睬她,抄走她的右手,捏住她的无名指的根部,只轻轻一捏,她就大叫起来“好痛呀!”,我径直捏下去,她也咬着牙坚持着,一会她说要出汗了,我停下来,对她说你现在看看脖子怎么样了,她晃了晃头说:“哎,真不疼了”,她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你的病在手上这条经络上,是这条经络堵了,不通了,导致由它负责的气血不通,所以你才感到肩膀痛、脖子痛、头昏耳鸣,而肩膀痛这些不是病,只是经络不通引起的症状,这条经络叫手少阳三焦经,只要把这条经络调通了,那些症状就会自动消失了。我还对她讲,人要是感冒就会流鼻涕、发烧、嗓子疼,但这些也都不是病,都只是症,都是人受寒的症状,病在哪?病就在刚刚进入皮肤里的寒气,怎么办?喝碗姜糖水,盖上被子睡一觉,姜是发热的,它调动人体一发热,就把寒气逼出去了,等寒气一走,就什么症状也没有了,而人们往往却不是这样,而是吃一些止咳嗽药,吃一些退烧药,吃一些止疼药,不去治病而去治症,这不是南辕北辙与事无补吗!妻子听了这些话也懂得了什么是病什么是症了,她说今后治病看来可别再舍近求远、瞎耽误功夫了。
    同样,社会治理也是这个理,像现在社会上存在的什么道德滑坡,环境污染、制假贩假、坑蒙拐骗、行贿受贿、卖淫嫖娼、迷信赌博、贩毒吸毒和买官卖官、贪污腐败等丑恶现象,其实这些都不是病,也只是症,病在哪,病在私有化。

  26. 南鬼头说道:

    .............这里面的不少评论让人难以置信会发生在科学松鼠会的地方.

    进科学的地盘却如此不科学,可笑可笑,可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