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文章

本文节选自《让我们害怕的食物——美国食品恐慌小史》一书,译者徐漪,科学松鼠会成员,同时也是小红猪小分队的一员,他的ID是山寨盲流

科学松鼠会将会节选本书的内容做连载,如果你愿意持续跟读,由衷的对本书内容感兴趣,确信自己有耐心读完全书,那么,通过以下步骤,将有机会获得译者的签名版赠书一本:

  1. 阅读连载的内容,将你的读后感发表在本书的豆瓣链接
  2. 将你的点评链接,发给山寨,他的邮箱:craigxy@hotmail.co
  3. 补充一点儿说明,这是一本有趣的书,科学松鼠会希望借助自己的平台,为山寨找到真正喜欢这本书的读者,赠书只是为了达成这一目的的方法,期待大家有感而发的文字,我们将选出足够精彩的整理出来再发布一次。

前文《让我们害怕的食物(5)天然食品热升起的山谷

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把自然与民间智慧拔高到超越科学和理性的“新浪漫主义”的思想,引发了沉浸在反主流文化里的年轻人巨大反响。很快,全国几乎每一个城市和大学城都有长头发、戴念珠、穿凉鞋的人在开店卖“天然食品”。避免大公司出产的加工食物这一理念,也吸引了新左翼政治反对派,他们指责说,大公司以及为他们工作的科学家,就是灾难性的越南战争和美国大多数其他问题的根源。

虽然J·I·罗代尔自己并不喜欢“嬉皮士”和新左派,但是这两个群体的人却从罗代尔出版物里发现了支持他们意见的论据。在他儿子罗伯特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逐渐接管公司的编辑方向之后,杂志经常性地谴责大型食品加工商、企业型农业,以及常规科学和医学,而歌颂世界各地深色肤色,不吃加工食品的穷人的健康状况是多么良好。虽然有时他们确实能给非加工食品的优势提出一些听上去挺科学的解释,不过通常仅仅是反映了J·I·罗代尔的维生素狂热症,以及强调现代农业和加工过程剥夺了食物中的维生素和矿物质。(老罗代尔把他能够站起来面对“痛击和侮辱”,归功于早年服用了“足够的维生素,这是神经维生素,”并说他每天吃七十种维生素和矿物质补充剂“以免受污染侵袭",并恢复烹调中失去的维生素。)

不过,在同一时间,主流科学家开始为罗代尔的批评提供科学支持。蕾切尔·卡森的《寂静的春天》尤其促使了大量的科学研究展开,警告淡水鱼中的汞含量,以及牛奶、鱼和其他食品中滴滴涕残留的危险水平。到1969年,接受调查的美国人中有将近60%说,他们认为即使小心谨慎地使用,农业化学品仍将威胁他们的健康。这部分导致了,从1970年到1971年,《有机园艺与农业》的订阅量上涨了40%,达到70万份。

与此同时,年轻的激进者正在进行科学研究,以支持罗代尔对食品供应链的其他批评。他们中有许多是被消费者权益倡导者拉尔夫·纳德招募来的,他在1968年开始谴责大型食品公司“垄断寡头”毁了美国人的健康。1969年他又指控“他们有害的食品无声的暴力”造成“身体机能被侵蚀、生命缩短或突然死亡。”罪魁祸首就是大型食品生产商,他说,他们只关心利润最大化和成本最小化,“完全不顾及可能给人类或后代带来什么样的营养、毒性、致癌性或致突变性的影响。”那一年60%受政府调查的美国人认为,他们的食物中有很多已经“加工和提炼过度,失去了健康价值,”而近50%的人同意,添加的这些化学物质“消弭了大多数健康价值。”第二年,一组“纳德冲锋队”写作了《化学盛宴》,指责说,(传说中)美国人不断恶化的健康要归咎于在他们的食物中使用的化学物质。其后则是弗朗西丝·拉佩的畅销书《为一个小星球而吃》,呼吁人们吃天然未加工的食品,也就是“位于食物链低端者”。女权主义者也加入进来,最受欢迎的女性健康书《我们的身体与我们自己》,重复了对于食品添加剂对健康所造成危险的警告。

天然食品也被阿德尔·戴维斯大力推广,纳德在公共利益科学中心的追随者把她放在“营养名人堂”里罗代尔的位置边上。美国人买了近1千万本她谴责白面包、糖和其他"精致"食物的书。她说,长寿和身体健康来自喝生牛奶和吃自家种植的蔬菜,自制格兰诺拉麦片、水果、鸡蛋、酸奶、啤酒酵母、黑糖蜜和丰富的维生素。对她的饮食理论的信心在1974年受到了动摇,那一年她死于癌症,时年七十岁,尤其是因为她曾明确声称她的饮食阻止了可怕的疾病。然而,在去世前不久,她说,当第一次得知诊断时,她也感到震惊和难以置信。“我以为只有喝软饮料,吃白面包,吃精制的糖的人才会得这种病,”她说。不过,她后来把原因追溯到她的学生年代,当时她以“垃圾食品”为生。

同时,1972年7月,J·I·罗代尔于七十二岁时去世,尽管他只吃天然食品,避免小麦和糖(他认为这让人性格过于激进)。仅仅几周前,《纽约时报杂志》一篇关于他的文章曾引述他说:“我能活到100岁,除非被一个吃了糖而疯狂的出租车司机撞倒。”因这篇文章,他受邀到“迪克·卡维特秀”中接受采访,这是那个年代最“高端”的深夜电视脱口秀。采访在节目播出前几个小时进行,一切都很顺利。身材矮小、山羊胡子的罗代尔使卡维特想起列夫·托洛茨基(别人则说像西格蒙德·弗洛伊德),他标志性的讽刺,自我解嘲的幽默,让卡维特印象深刻,准备再请他来。然后,就在罗代尔转移到采访者的椅子旁边沙发,卡维特开始与下一位客人的谈话后,罗代尔发出一声打鼾一样的声音,瘫倒在地,死于心脏病发作。这一集从来没有播出,但是这件新闻本身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此后多年,人们都在告诉卡维特他们实际看到过这场秀。

Jerome_Irving_Rodale

【wikipedia.org】

不像其他健康大师不合时宜的死亡,罗代尔的过世几乎没有动摇人们对他思想的信心。在很大程度上,这是因为有机农业和天然食品已经离开了时尚界,大举进入主流。事实上,在他去世的时候,《预防》杂志依靠鼓吹天然食品的信念,每月销量已经达到1百万份。

在随后的几年里,美国政治文化的改变,促使天然食品更受美国中产阶级欢迎。对于集体的、政府资助的解决问题方法——如进步时代、新政、以及晚近得多的林登·约翰逊总统的伟大社会纲领等等——的信心,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迅速褪色。曾伴随《1906年肉类检查法》和两个食品药品法案的信任感,现在显得古怪而天真。竞争、不信任政府,以及个人负责提出和解决自己的问题的传统再一次脱颖而出。讽刺的是,虽然这些态度很快就与新保守主义相联系起来,但还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长发反叛的反主流文化,像他们十九世纪的浪漫主义前辈一样将救赎和身体健康看作来自于个人饮食的改变。虽然"嬉皮士"不再漫步街头,他们尊重“自然”——包括自然食品——的精神,却与他们的音乐和衣着打扮品味一起,被许多主流的中产阶级捡拾起来。这些精神很快就被商业化了,剥夺了它们最初的反建制目标,而推广它们的正是那写本来要反对的大公司。

罗代尔企业所遵循的轨迹并无二致。起初,罗伯特·罗代尔保持着出版物的反科学反建制姿态。在谈到他父亲的死时,他称赞他的遗产就是质疑人们对科学的信仰。“你必须好好看看大自然,她会好好教育你。”他写道:“而不只是盲目地使用白大褂技术员给我们的所有新化学品。”1974年5月,《预防》又将罕萨人的长寿归功于饮食与西方人不同,他们的食物含有极高的“nitrolosides,”杏子里包含的一种营养物质,又名苦杏仁苷,被可疑的从业人员吹捧成治疗癌症的“替代”疗法。该杂志还继续乐于朝着正统医学的饮食建议胡乱开火。例如,有一篇关于便秘的文章,讲述了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医生曾如何先是建议心理治疗,然后用抗生素,然后又用泻药治便秘,而民间智慧(也就是《预防》杂志)则正确地建议吃含有粗纤维的天然食品,这仍没有获得正统医学的认可。

不过,《预防》越来越多地拼凑正规科学来支持民间智慧。1974年同一年,它引用杰出的科学家,让·梅耶和约翰·尤德金的言论来支持其对FDA关于没有任何迹象证明,饮食对心脏疾病有影响这一观点的攻击。其中说“数以百计”的研究“得出了压倒性的结论,即尽可能接近于生活在与土地的高度和谐中的人吃的饮食……能有效地提供保护,防止心脏病。”它也称FDA声称现代食品加工技术不会影响食物的营养品质的表示是“无稽之谈”,它还援引科学研究表明,加热和其他形式的烹饪能减少许多食物中的维生素含量。

《预防》能够引用“数百篇”关于“贴近泥土生活”饮食的文章,这是一个主流科学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的迹象:罕萨之友们对传统人群的民间智慧的尊重,已经不再局限于流行文化和反主流文化。1973年《科学美国人》、《国家地理》和《今日营养学》都发表了亚历山大·利夫,一位哈佛医学院老年学教授的文章,关于罕萨人和另外两个与世隔绝的族群(分别位于安第斯山脉和前苏联格鲁吉亚),简单的生活如何赋予他们非凡的长寿。领先的医学和科学研究者现在给心脏病、癌症和其他慢性病贴上“文明病”的标签。像罗代尔一样,他们现在可以把偏远地区人们不患这些病的理由归结于任何一种他们心仪的饮食习惯。其结果就是,罗伯特·罗代尔现在就能够在受人敬重的《美国临床营养学杂志》上堂而皇之地用一项在乌干达人中进行的研究来支持自己的膳食纤维治疗心脏病的说法。的确,正如我们将在下一章看到的,一项关于心脏病和克里特岛贫农饮食习惯的研究已经导致美国人的饮食习惯发生巨变。

如今手里有了数量庞大的前现代社会实例,罕萨的引用就渐渐少了。罗伯特·罗代尔自己去了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发回许多他所发现的传统农业、未加工的食物与健康生活之间关系的报道。1973年他从中国回来,在那里毛泽东的原始农业思想仍然盛行(据后来透露是灾难性的),他讲述了如何用古代农业技术生产健康食品和创建一个可持续农业模型。下一年他又讲述美洲印第安人如何制作做他最喜欢的玉米饼——他称之为奇迹食品——持续了数千年。他说它们都是多年的试错产物——以及最重要的是常识的产物,而这也正是中国草药的基础。另一方面,在美国,粮食生产被掌握在“巨大的加工公司及企业化的农场主手中,其标准化的、经化学处理的产品"是一种“健康威胁”。

然而,罗代尔从1971年到1975年为《芝加哥论坛报》和《华盛顿邮报》等主流报纸写的辛迪加每周专栏就不是很激进。实际上,他的许多建议后来很快成为主流。他拒绝了流行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剧烈运动对心脏不好,以及建议定期锻炼,避免“心脏污染”的想法。(这导致在八十年代,他的公司成立了非常有利可图的杂志《跑步者世界》和《男士健康》。)他是第一个“土食者”,提倡吃本地的食物,因为能量都浪费在从远处进口食品上了。他还谴责食品过度包装浪费能源,又不必要地塞满了垃圾填埋场。他通过推荐散养鸡蛋作为“自然的方便好食品”来针对谴责饱和脂肪的大合唱。这种听起来似乎很合理的对健康、口味,以及环境的关注的混合,大大有助于主流社会接受天然和有机食品。1978年《纽约时报》关于他的一篇简介把他描绘成了一位关切的环保主义者,同时又是一位健康食物的主张者,但刻意地回避了给他贴上赶时髦的标签。

到那时,罗代尔使美国人害怕化学食品添加剂的战斗已经走在了节节胜利的道路上。1977年,接受调查的美国人大多数认为“天然食品”,就是指无化学添加剂的食物,是更安全的,比其他品种更健康。食品加工商,现在把一切食品——从薯片和早餐麦片到黄油和啤酒——都叫做“天然的”、“来自大自然”,以及“自然谷”。很多产品自称“无添加剂”,但不说添加剂的意思是什么。1977年一项女性杂志中食品广告的研究显示,有超过四分之一的产品被宣传为“天然的”,即使只有2%的产品可以按照任何标准被定义为“健康食品”。

Prevention_magazine

【wikipedia.org】

J·I·罗代尔去世后,仍然遗留在《预防》杂志中始终徘徊不去的狂热爱好之一,就是喜欢用可疑的证据来把食物吹嘘成包治百病。1974年一篇典型的文章就描述了一项模糊的研究,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就告诉妇女们说类黄酮——某些水果中的营养物质——可以替代激素治疗,可以治愈静脉曲张还有痔疮。(《预防》的读者70%是女性,平均年龄五十一岁,这绝不是巧合。)不过,随着营养学科学文献的供应越来越多,很快就允许杂志在其中挑挑拣拣,还能用受人尊敬的学术期刊引用,来为许多自己推出的灵丹妙药背书。其结果是稳定地从最初的罕萨之友那种反科学的立场越飘越远。到了1990年,当罗伯特·罗代尔在俄罗斯死于一场车祸时,《预防》的举证平衡已经决定性地偏向主流科学。

罗伯特·罗代尔的死使得罗代尔出版公司的方向把握在他的妻子和女儿手中。她们继承罗伯特·罗代尔的遗志,把它变成专业从事健康,健身和心理幸福感的多元化的媒体帝国。但是到了2000年,公司遭遇坎坷,利润下滑。一位局外人史蒂夫·墨菲被从迪斯尼出版公司请来给公司动全身手术。随之而来的是常见的员工大流失。超过120名老牌编辑和雇员被迫离开,他们抱怨出版公司放弃了它的“使命”。不过三年之内,改组后的公司的财务状况已经扭转过来。2003年,《预防》的发行量远远超过3百万,罗代尔出版公司即将成为全国最大的饮食与健康文学出版商。

到这时,同样地,最初驱动罕萨神话的发动机,J·I·罗代尔的“天然食品”运动,已经几乎完全被原本是其攻击目标的巨型农业综合企业和公司所收买。今天,他们不再使用人工调味剂来弥补加工过程中不可避免要失去的风味,他们使用“天然香精”——这种化学化合物与人造化学品的差异可能只有科学哲学家才能够分辨,别人都不行。现在几乎每一种食品都被称为“天然的”(Tostitos说他们的玉米片是“用天然油料生产”,使人不由得要想一想,哪种油才算“非天然”的呢。)到2007年,美国人在“天然食品”上的开支是每年130亿美元,这个市场正以每年4%到5%的速度增长。某一年,“全天然”是食品新产品宣传中第三热门的用词。第二年,它战胜“低脂肪”和“低能量”成为新的食品和饮料中最流行的说法。虽然这一名称本质上毫无意义,但是它似乎让消费者放心,食品不包含隐藏的危险。实际上,食品加工商就是利用他们自己的生产方式引起的恐惧来获取利润的。

《预防》对此得心应手,愉快地从J·I·罗代尔和他儿子曾经大力谴责的超大型加工商那里寻求广告业务。他们现在刊载的广告有 “天然”麦片和“回到自然”系列麦片,“再制奶酪”,和“通心粉和奶酪晚餐”,这些产品的生产商,没有一个认定自己是生产厂家(译者这时想到了“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所有这一切看起来似乎都证明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逝去的激进者们更有说服力的概念之一,即美国资本主义制度有非凡的能力,假意与反对者合作,却拔去了对方的毒牙,采用对手的激进言辞,却偷换掉了内涵。

同样令人不安的是J·I·罗代尔遗产中另一项伟业,即有机农业,似乎也在朝着同一个方向发展。随着有机食品市场的增长,生产它们的业务也被许多同时生产普通食品的大型企业所主导。最初,当联邦政府介入以规范“有机”一词的使用时,是希望它不会像“天然”那样变得没有意义。然而,随着这些大型生产商要求稀释其定义的压力越来越大,看来有机食品产业可能会朝着让罗代尔的显著成就变成得不偿失的方向发展。

另一方面,如果J·I·罗代尔像他期望的那样活到二十世纪末,他将至少已经能够把“罕萨”输入某个互联网搜索引擎,然后发现他所宣称的这些人健康和长寿的神话依然健在,而且在另类医学和健康食品的世界里活的很好。而如果他真的能够像许多罕萨人传说中的一样长寿,又在2007年8月走进了位于纽约时代华纳大厦的Whole Foods超市,他一定会为所见所闻感到振奋不已,店里显眼位置展示的“天然种植”“喜马拉雅采摘有机罕萨金葡萄干”和“罕萨枸杞果”,旁边伴着一本新书,叫做《罕萨:全世界最健康与最长寿的人的15个秘密》。

关于

编选自:《让我们害怕的食物》

910fbb2l82L

0
为您推荐

3 Responses to “让我们害怕的食物(6)天然食品是如何让人觉得“健康”的”

  1. fierycloud说道:

    玉米饼... ... 如果依照结果来说,可能对天花等旧世界疾病的预防与治疗,相对没帮助... ....

    • gundamfire说道:

      因为天花等旧世界疾病也是天然的XD

  2. Kyle说道:

    最近更新比较频繁啊
    我从每周一读又变回到每天一来啦

    评论框没有对齐啦很丑,找做CSS的来打屁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