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史 >> 文章

本文节选自《让我们害怕的食物——美国食品恐慌小史》一书,译者徐漪,科学松鼠会成员,同时也是小红猪小分队的一员,他的ID是山寨盲流

  1. 科学松鼠会将会节选本书的内容做连载,如果你愿意持续跟读,由衷的对本书内容感兴趣,确信自己有耐心读完全书,那么,通过以下步骤,将有机会获得译者的签名版赠书一本:
  2. 阅读连载的内容,将你的读后感发表在本书的豆瓣链接
  3. 将你的点评链接,发给山寨,他的邮箱:craigxy@hotmail.co

补充一点儿说明,这是一本有趣的书,科学松鼠会希望借助自己的平台,为山寨找到真正喜欢这本书的读者,赠书只是为了达成这一目的的方法,期待大家有感而发的文字,我们将选出足够精彩的整理出来再发布一次。

对现代食品加工技术的怀疑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三十年代的西尔维斯特·葛培理牧师,美国首次倡导“天然食品”的人。葛培理曾告诫说,越来越多的食品正在家庭以外处理,这违反了神的健康律法,并且与其他因素共同导致使人衰弱的自渎行为在年轻人中的流行。他特别盯住面包,警告说上帝只授权以自然、纯粹、麦粒完整的形式吃小麦。用白面粉烤面包,他说:“是将其折磨成非自然的状态。”

葛培理的门徒约翰·哈维·凯洛格也谴责加工食品,如白面粉和精制糖是非自然的,不过从未要求抵制它们(尤其是他与他的兄弟共同开发的干麦片)。然而,他的影响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与对加工食品的疑虑一起渐渐消失。相反,大型食物加工商却被赞誉为帮助开创了给所有人带来良好生活和健康饮食的繁荣“新时代”。尽管大萧条再次将大型食品公司推到第一线,不过攻击的火力集中在他们狡猾的行为上,而不是加工过程本身。

然而,现代食品工业改变了自然的方式这一理念,设法生存了下来。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两位英国驻印度殖民官员的工作中再度重现,他们给对有机和天然食品健康性的信仰奠定了基础。一位是植物学家阿尔伯特·霍华德爵士,他对印度农业的研究使他得出结论说,施以自然肥料的土地——也就是粪便或堆肥的有机物质——要比施化肥的土地生产出的作物更有营养。他说这些天然的肥料刺激微生物的活动,在土壤中产生养分,他的想法引领另一位英国人给这一做法命名为“有机农业”。

另一位就是现代最早使用“天然食品”这一说法的人,罗伯特·麦卡利森爵士,印度医疗局一位主要医生。1922年,他告诉一群美国的医学专家,诸如消化不良之类的胃病、溃疡、阑尾炎和癌症等这些在西方人之中如此普遍的疾病,在他治疗的所谓“未开化”人群中几乎闻所未闻,他们“繁殖力异常地旺盛,特别长寿”。事实上,他说有一次:“一位带我去执行任务的酋长……认为我延长他部下人民中长者的寿命这种急切心情是可笑的”并建议改用“某种形式的毒气室”来摆脱他手下不再能为部落做贡献的过多老人。如此非凡的长寿和生育能力,他说其原因是他们的饮食含有未经加工的“天然食品”——也就是“源于自然的简单食品:牛奶、鸡蛋、谷物、水果和蔬菜。”他说这些就是埃尔默·麦科勒姆推荐的“保护性食品”。

麦卡利森然后用老鼠做实验来证明,印度穷人糟糕的健康,是由于食物可选择的范围过窄,而不是缺少食物或热带环境。1936年他把这些知识带回英格兰,那里正发生着一场激烈的关于英国工人阶级营养状况的辩论。在一系列的公开讲座中,他巧妙地使用发育不良的大鼠照片,谴责典型的英国工人阶级饮食以白面包、果酱、罐头肉类、土豆和糖果为主,与印度南部穷人以白米饭为主的饮食一样不健康。不过他最具争议的主张,则是由未经现代农业技术和食品加工技术处理过的“天然食品”所构成的饮食结构也可以防止疾病。

麦卡利森的问题是,尽管他可以用他的老鼠实验来支持他的英国和印度穷人饮食不健康的论断,但是他为天然食品所做的宣传没有科学依据。所以,当他的讲义发表时,其中附有一篇写作于1921年的文章,谈及他曾旅行到偏远的罕萨山谷,那里位于今天的巴控克什米尔地区北部的喜马拉雅山脚。他说在那里发现了“一个民族,他们拥有卓越无比的完美体格,基本上不生病,直到今日,其特有的食物仍只包括谷物、蔬菜和水果,与一定量的牛奶和黄油,肉类只在宗教节日才有……我猜想他们一千个人里也未必有一个见到过鲑鱼罐头、巧克力或专利婴儿食品。他们的寿命“格外地长”,他在那里行医七年,所治疗的疾病大多不严重——像意外损伤和白内障等。许多欧洲常见的病痛,如阑尾炎、结肠炎和癌症——则根本不存在。“很明显”他总结说:“自然古朴的食品所构成的饮食才能与长寿、持续的活力和完美的身材和谐共存。”而另一方面,“文明人,由于脱水、加热、冻结和解冻、氧化和分解、磨粉和抛光,”已从食物中消除了自然性,而代之以人工处理,带来无穷的健康问题。

有关罕萨的描述在美国激起的反响特别大。那里很多人都已经着迷于詹姆斯·希尔顿出版于1933年的畅销书《消失的地平线》,和根据其改编的1937年热门好莱坞电影。这些都在讲述香格里拉,一个喜马拉雅山谷中的乌托邦,与世隔绝,其中的居民在完美的健康与和谐中能够活到数百岁。关于希尔顿的故事灵感来自从罕萨山谷回来的旅客的消息很快传开了。

然而,推动对罕萨山谷的兴趣的另一个动力,来自一个看似不太可能的源头——一位前任国税局在纽约市的会计师杰罗姆·欧文·科恩。科恩于1898年出生在下东区的犹太区,五短身材、体弱多病的他,利用业余时间摆弄发明,似乎注定一辈子都是一个籍籍无名的书呆子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后期,当时美国仍然深陷大萧条,他却辞去安全稳定的政府职务,并改头换面。他把名字改成罗代尔,成立了一家公司来制造他发明的一种新式加热垫。不过这个产品有一些缺陷,公司挣扎求生。(日后他会讲述一位客户的抱怨,有一块加热垫把妻子电死了,但他表示:“如果把钱还给我。我就会忘记这件事。”)他并不气馁,搬到以马忤斯,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小镇,并设立了一家小型出版企业,生产宣传如何实现良好健康的小册子和杂志,使用的都是他在试图寻找对抗自身许多疾病的非主流疗法时学到的知识。

1941年罗代尔经历了一位健康大师必须的顿悟。他的经历是读了阿尔伯特·霍华德爵士论化肥的危险性和粪肥和堆肥的优点的一本书。他后来说,这些理念“像一吨重的砖块打中了我”。他使用出版一种辞典赚到的利润,购买了小镇外的一座农场,开始尝试无化学品耕作。第二年他开始办一份月刊,名为《有机农业与园艺》,以推广这些方法。他送出1万份免费杂志给全国的农民,但最终没有一个人订阅。他们从战时政府呼吁的用化肥增加产量之中获得了太多的利润。当罗代尔把标题改为《有机园艺与农业》之后,他获得了更多的成功,因为这打动了很多城市居民,他们正在种植胜利花园(战争期间在私人住宅院落和公园开辟的蔬菜种植地——译注)。

虽然他关于农业的想法都来自霍华德,罗代尔对于加工食品如何导致疾病和“天然”食品如何能够避免的观点却主要来自麦卡利森。他特别迷恋麦卡利森所描述的罕萨人长寿而几乎无病无灾的生活。1948年他出版了一本书,《健康的罕萨》,其中的内容主要来自麦卡利森宣扬他们惊人的健康和长寿是来自“以源自自然的古朴食品为生”的说法。罗代尔的书在《纽约时报》上的广告说:“这里没有癌症……也没有溃疡、消化不良或退行性疾病等等这些困扰我们许多人的烦恼。”

51aCoUlIgoL._SX327_BO1,204,203,200_

【amazon.com】

当然,罗代尔从未去过罕萨山谷,也从未遇见过一个罕萨人,不过当时有其他报告,似乎能够证实麦卡利森的乐观看法。尤其是,1938年有一位英国医生,G·T·兰奇,出了一本名为《生命之轮:长寿之源与罕萨的健康》的书。该书利用麦卡利森对天然食品的看法,提倡一种“整体的”医学。这本书在美国重印之后,就成为了健康食品运动的基础教材,而且始终如此。1950年,罗代尔开始出版《预防》月刊,此刊经常用罕萨举例子,说明食用天然食品如何能够抵御过度文明的饮食习惯所造成的疾病。

一开始,没有人理会罗代尔的宣传。美国农民都在把新的化肥洒进他们的土地里,把滴滴涕撒到他们的庄稼上,以获得指数级的产量增长,滴滴涕这种杀虫剂被誉为是赢得太平洋战争的主力,其发明者于1948年获得诺贝尔奖。对于食物加工商来说,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可以算是“美国食品加工的黄金时代”——这个时代,美国媒体赞颂而不是批评食品加工所使用的化学品和加工工艺。因此,在1950年,当一个国会委员会透露说,自1938年以来食物加工商已经引入了将近880种新的化学添加剂进入食品供应中,加工商自己却开始骄傲地公开他们使用的“新化学品”的清单,指出FDA已经把所有这些化学品都批准为“公认为安全”。

1349601

一本1936年出版的书的重印版,书中谴责了食品加工,并将巴基斯坦偏远的罕萨山谷居民所谓的长寿和健康归因于他们食用未经加工的“天然食品”。本书给了J·I·罗代尔灵感,发起了美国的有机食品运动。

国会委员会最终提议要求,未来不再由FDA证明新的添加剂是否安全,而是必须由加工商来证明它们的安全性。然而,委员会的主席詹姆斯·德莱尼从来没有表示过怀疑绝大多数的新添加剂是安全和有益的。FDA局长弗兰克·邓拉普(1911年他背叛了哈维·威利,当时他担任“老硼砂”的副手)不断重申,与威利不同,他对化学添加剂本身没有偏见。只有委员会的首席顾问(他最初表示拒绝“把任何的疯子放到证人席上”)不情愿地允许J·I·罗代尔作证反对新的化学添加剂,而这时已经到了听证会的最后一天,而且他几乎是被忽略的。

最后,委员会建议各公司把将要使用的添加剂交给FDA进行测试。然而即使这根本不会威胁任何已在使用中的化学添加剂,在后来的五年里德莱尼和他的法案却——用德莱尼的话来说:“完全被忽视了”。随后,1958年国家癌症研究所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FDA曾试图压制该报告)说,有许多FDA批准的添加剂可在老鼠体内诱发癌症,因此可能对人体也产生同样结果。这份报告(以及盖罗德·豪瑟的门徒,影星格洛丽亚·斯旺森对国会议员的妻子们充满热情的游说活动)促使德莱尼的法案突然获得通过。现在,不仅食品公司必须证明新的添加剂对人体是安全的;他们也被禁止使用任何已被证明对动物致癌的添加剂。

一年后这项所谓的德莱尼条款引发了一次意外。感恩节前数个星期,健康、教育与福利部长宣布在一些当年收获的蔓越莓中发现了致癌的除草剂的痕迹。他因此警告说不要吃产自华盛顿州和俄勒冈州的蔓越莓,直到它们经测试证明安全为止。不用说,那一年很少有美国人敢在吃火鸡时加蔓越莓酱了。

然后又有人揭露说一种用于促进鸡产生荷尔蒙的化学物质在其他动物身上诱发癌症。随后又有最常用的食用色素在老鼠身上诱发癌症的新闻传来。对化学品乐观者遭到的致命一击发生在1962年,当时雷切尔·卡森引起轰动的书《沉默的春天》,警告说杀虫剂正在杀害鸟类,并渗入到人类的食物供应中。“有史以来第一次,”她说:“每一个人出生直至死亡,都被要接触危险的化学品。”这时的调查表明,食品中化学添加剂的危害已经占据消费者担忧事物的首位。突然之间,罕萨人良好健康与他们常吃天然食品之间的联系似乎开始变得可信了。

此外,当时主流媒体已经开始注意到罕萨人的长寿,并归因于他们简单的饮食。1957年,C·L·苏兹贝格,《纽约时报》的首席外交专家,从巴基斯坦北部报道说:“在克什米尔,每一代的罕萨人都活到很大年纪,因为食物以杏干和奶粉为主。”同年,著名的美国电影记者,曾使阿拉伯的劳伦斯出名的洛厄尔·托马斯,在其影片《寻找天堂》中介绍了罕萨,这是最早的一批为宽荧幕全景电影(Cinerama)制作的正片影片之一。当巨大的银幕充斥着正在打马球和舞剑的快乐罕萨人的时候,背景响起托马斯写的一首欢乐小曲,歌中唱到,在天堂的这个角落,“没有人拥有太少,也没有人拥有太多,”而且“生病也不用吃药”。在法国出道的制片人——导演齐格蒙特·苏利斯特罗夫斯基制作了一部英语电影,名为《喜马拉雅的香格里拉》,影片中把罕萨人的饮食吹捧为能够使青春永驻。1959年,当时最受欢迎的电视节目之一,《有趣的人》主持人阿特·林克莱特派遣一位爱荷华州得梅因的验光师到罕萨山谷去检验他健康程度能通过测量眼球来衡量的理论。验光师回国后告诉观众,他的视力检查表明他们的健康状况确实完美。他随后写了一本书,《罕萨土地:世间神话般的健康和青春仙境》,歌颂他们的饮食。这本书加入了很多其他书讨论罕萨人非凡健康的行列,如《罕萨:天堂历险记》(1960年);《罕萨:喜马拉雅的香格里拉》(1962年);《长寿与幸福的罕萨健康秘密》(1964年);《罕萨:世界上最健康、在世最年长者的秘密》(1968年);以及几年后的(这是我最喜欢的标题)《罕萨:够用就好的国度》(1974年)。

这些歌唱世外桃源中快乐、健康的人民的赞歌描述了一座居住着3万到5万人口,几乎无法到达的山谷。有人说他们亚历山大大帝的三名军人与他们的波斯妻子的后裔,他们是迷路或被遗弃在喜马拉雅山中的。虽然过去一直是掠夺丝绸之路上商队的土匪,现在的他们却爱好和平,主要务农,在小块梯田土地上精耕细作,放几头山羊,照看着他们的杏树,许多游客将非常健康的特性附丽于其果实上。他们基本上自给自足,实际上被排除在货币经济之外,买不到任何加工食品。他们仁慈的统治者米尔,性格平和,经常召集村中长老在他不大的房子门前解决争端,并发出善意的法令。据说这些老人非常警觉而又精力旺盛,年龄主要是八、九十岁,也有一大部分是百岁老人。活到120岁的也不罕见。年老的罕萨男女外貌比真实年龄要年轻,据说老年男性直到九十多岁性生活仍然活跃。整个人群看起来,没有任何疾病的迹象。孩子们丰满而快乐,男人有令人难以置信的体能,而妇女们虽属穆斯林但不戴头巾,放射出健康幸福的光芒。那里没有医院也没有监狱,大概是因为两者都不需要。

这种乐观情绪也绝不仅限于时尚人士。1959年艾森豪威尔总统的心脏病专家,保罗·达德利·怀特医生派遣了一位美国空军医生访问了罕萨山谷,为那里二十五位传奇老人做心电图,并测试他们的血压和胆固醇水平。在检查结果后,怀特将完全“正常”的结果归因于遗传、运动和他们素食、低脂肪的饮食。“一个状态很好的人一顿能吃3千枚杏子,”他报告说。在美国医学会杂志1961年发表了一篇社论,把罕萨山谷称为美国希望的预兆。它说罕萨人男性活到120至140岁的可能性很大“虽然[他们吃]很少的动物蛋白质、几乎没有鸡蛋,也没有商品化维生素。他们的饮食包括全谷物、新鲜水果、新鲜蔬菜、山羊奶和奶酪、大米和葡萄酒。男子据报道直到生命的第九个十年仍有生育能力。”(典型地,杂志编辑并没有把美国人的希望寄托在采用罕萨饮食上,仍然在于现代医学。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如果科学能够继续进步,美国人的预期寿命应该在本世纪末接近传说中的罕萨人,到二十一世纪与[它]持平。”)

呜呼,世外桃源生活的美丽图画几乎与现实完全不符。1956年一位在罕萨山谷待了几乎一年的美国地质学家写道,当他在那里设立了一间小医务室之后,他被就被患者淹没了——超过5千人——其中许多人长途跋涉而来。疟疾、痢疾、沙眼以及寄生虫之类的疾病很盛行。有很多粗糙的疮,他认为与营养不良有关,并用维生素药丸治疗。他注意到,每年春天,实际上整个社会都断了粮,直到大麦第一次收获之前都要忍受饥荒。米尔拥有最好的农田的四分之一,就不用忍受这种匮乏。与此相反,他是一位热忱的食客,几乎每顿饭后都患胃疼,来医务室买镁乳来纾缓。两年后,一位英国女性芭芭拉·蒙斯从罕萨山谷报道说,虽然人们可能拥有巨大的耐力,“他们拥有神秘的疾病免疫力不是真的。”那年访问了该地区的一位医生告诉她,他治疗了大量的疾患,包括数百例痢疾和426例甲状腺肿大,后者通常由饮食中缺乏碘引起。对于非同寻常的长寿,她指出,因为99%的人口是文盲,(只有米尔一家人和少量近亲能上得起香格里拉仅有的一所学校)。他们因此没有出生记录,对于自己出生的日期一无所知。

1960年,有条不紊的日本人京都大学派出了一个小组,调查应该是快乐、健康的罕萨人。心理学家试图用罗夏克墨迹测试来评估他们的幸福程度,可以预见,没有得到确凿的结论。不过,队中的医生再次注意到普遍存在的健康不佳和营养不良的迹象——甲状腺肿大、结膜炎、风湿病以及结核病——以及看来高得可怕的婴儿和儿童死亡率水平,这也是营养不良的迹象。前一年,作为一名虔诚的穆斯林的米尔恳求来自一家卡拉奇新教教会医院的美国访客在那里设立一家教会医院。”今年罕萨有三到四百名男孩,更不用说女孩的数量,死于百日咳,”他告诉他们。“我手下90%的人有寄生虫。其中许多人有眼部疾病、甲状腺肿大、肝脓肿。”

但这种报告几乎动摇不了美国的罕萨之友们,其中很多人迷恋罕萨饮食和天然食品,拒绝了日本和其他国家在这个问题上使用的科学和医学。对他们来说,现代科学和技术就是问题,而不是解决之道。他们创造了现代化的食品加工,使得粮食供应变得不自然,从而引起疾病和死亡。

在这方面,罕萨之友们与早在二十世纪初的酸奶热潮的追捧者们明显不同。酸奶的受欢迎主要依靠梅契尼可夫运用已知的科学给它认可。罗代尔这些天然食品狂热者,则相反,他们想了解罕萨的经验如何挑战正统的科学智慧。他们把罕萨人的健康归功于对现代科学和医学极度的无知,以及本能地遵循自然规律。“科学家,”罗代尔在他关于罕萨的书上说:“坐在他的象牙塔里,给自己披上无所不知的权威外衣。自然就是一个卑贱的奴隶,卑微到无法引起他的注意。”另一位狂热者说:“罕萨人从幼年到老年,不断适应自然。”他们享受非凡的健康和幸福,因为“他们过的生活是自然愿意并将人类准备好要过的那种生活。他们吃的食物是自然专供人类食用的,”这样的饮食包含“天然的、未经加工的和未煮熟的食物”。

关于

编选自:《让我们害怕的食物》

910fbb2l82L

0
为您推荐

2 Responses to “让我们害怕的食物(5)天然食品热升起的山谷”

  1. hzh说道:

    天然是一种信仰,永远不要和信仰较真。

  2. fierycloud说道:

    感觉上应该也有相当影响的基因遗传方面没有被着墨,相关食物的食用者,或许也需要与目标族群进行通婚,把期待放在双方后代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