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书,是一本有趣但严肃的书;事,是一件有益且庄重的事。因此,即使在如此浮躁的当下,也绝不用标题党吸睛,如若相遇,纯属缘分。

往年的这段日子,正是儿童医院的“淡季”,但今年赶上流感,导致内科急诊爆满,不得不增派人手,我们外科急诊就被赶到了二楼,原一楼的诊室也腾给了内科,可二楼原是日间诊室,诊室内没有床,需要睡觉只能去值班室,后半夜患者来看病,就得先按门铃,然后医生从值班室出来。原来在一楼的时候,只要从床上爬起来就行了。我一般是在前面诊室坐到后半夜2点,然后再去值班室,但通常过了午夜12点,患儿其实就不多了,只是被门铃惊醒的感觉实在难受。沉沉睡去之后再必须立刻醒转这种痛苦,不是谁都会频繁经历,从未有过这样经历的朋友,不妨想象一下你正在和心上人亲热,兴头上一个电话打来,你不得不即刻中断正在干的好事,提上裤子奔赴现场(好吧,这事儿好像也不怎么常见,似乎还是值过二线班的同行们最可能的经历)。因此,我宁可晚睡一会儿也不提前去值班室躺着,我们早已练就沾枕头就睡着的功夫,失眠于我等,只是奢侈的传说。无病可看又不能睡觉的午夜时光,翻看一本闲书实在是不坏的选择,昨天,我带进诊室的书是Roy Porter的《极简医学史》。

s28498182

作者: [英]罗伊·波特  出版社: 清华大学出版社   原作名: Blood and Guts: A Short History of Medicine 译者: 王道还   出版年: 2016-3  页数: 208  定价: 39.00 装帧: 平装   ISBN: 9787302425267

《极简医学史》不同于传统大部头的医学史专著,它并非以严格的时间线进行铺排,而是选了8个专题分别阐释,诚如斯名,所谓极简,真是简到极致,正是惜墨如金的典范,但作者举重若轻,能做到简而不陋,这就见了真功夫了。本书的腰封上(腰封通常被我当作书签,你呢?)写的推荐语是“医学史入门第一选择”,但其实对于多数并非以医学史为专业的读者来说,倘若只想对医学的历史有个大概的了解,那么这一本已经足够,史学研究其实相当枯燥,医学史更是如此,还好Roy Porter的这本书写得并不枯燥,让人读来饶有兴味,拿是拿得起,放却放不下,只好一口气读完,不到200页,集中精力的话,2小时左右即可泛读一遍。

全书以疾病开场,以医学与现代社会作为终章,简述了人类与疾病在人体这个战场上的亘古绝杀,这一场杀伐有源头,却未必有尽头——作者的观点很清楚,就是没尽头,这与我的看法其实不同,我认为如果人类的历史足够长,彻底征服疾病这一终极目标有可能实现,但这不妨碍我对这本书的喜爱,反正我与作者的分歧所在也无非是我自己也活不到的未来。

在我既往读到的医学史作品中,提到古代的部分,作者往往会对古人报以脉脉的温情,但Roy Porter却没有如此,读者在字里行间非但感觉不到他对医疗这一古老职业的刻意维护,甚至对不同时代的医疗状况频频有不乏辛辣的讽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正像一个熟知你一切底细和弱点的敌手,在抨击你的时候自然处处都往“七寸”招呼,一剑封喉,毫不客气,那些无效的治疗,那些肮脏的勾当,那些无能的庸医,那些暗黑的历史都没逃过作者的鞭笞。

译者王道还在翻译时将提到公元纪年的部分均加注了中国年份,其意在让历史年代平行化,但如此一来,却免不了让中国读者尴尬,其实本来作者对中国的医学所涉不多,经过译者的加注,反倒无意间使读者意识到了彼此间的巨大差距,译者所谓历史的立体感,其意大概原本在此吧。

或者说,作者的本意也不是非要与古人为难,只是真相原也如此,我们人类从来就不曾拥有过完美的医学,事实上作者虽肯定了科学化之后的现代医学所取得的成就,但也同时对目前的医学模式忧心忡忡,总体上的进步总是伴随着局部的后退、缺失,人类的寿命虽已大大延长,但仍然为疾所苦为病所累,对医学的怨言竟远甚古代,人类将往何处去?医学又将何去何从?

作者提出了类似的问题,却又狡黠地将答案留白,仿佛刻意与读者为难,就是不想遂了你们的心思给你们一个确定无疑的答案。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自打人类有了自己的历史,人类何曾掌控得生死,看穿得了一切?我们在困惑中摸爬滚打,也将在困惑里继续向前,医学若无归处,医学史亦将继续与人类的历史纠缠。

更远的未来,我们都看不到,作者更加看不到,因为他已于2002年离开了这个并不完美的世界,他去世时距离其退休尚不足9个月,实在可惜。

所有的人都终将一死,死后如灯灭,万事皆休,可人在出生之前,一样是空空如也,倘若只截取出生前与身死后的片段,那么所有人的一生都是虚无,从无处来,往无处去,但Roy Porter毕竟留下了超过百部的作品,以至于就在其逝世后的14年还有远在中国的读者能看到他的作品,可是寻常人如你如我,又如何逃得过这生前死后的虚空?

这就是我在荐书之后要说的那件事。

生命的可贵与死亡的可怖如一体两面,科学可以让你知道死亡的不可避免,却不能让你免于对死亡的恐惧,这也许是无可奈何的事,因为倘若死亡不再是可怕的事,那么生命的宝贵又如何体现呢?死亡,是所有生灵逃不掉的结局,只有人类能赋予死亡以不同的意义,我们已不会蠢到像古埃及人那样相信死后会有复活的机会,那么,这一副皮囊如之奈何?付之一炬,化作一缕青烟?这是目前最多见的作法,却不见得最有价值,因为我们知道生的可贵,那么当我们知道自己的死亡已不可避免,那么我们是否愿意在死后献出部分器官以延续他人可贵的生命,或助人重见光明?

我想说,我愿意。

QQ20160502-0

作为医学生,我曾经在无名的尸体上悄悄地施展解剖刀,作为年轻的医生,我曾两次参与心脏移植一次参与肝移植,作为一名业余科普作家,医学史上的心脏移植曾被我渲染得百转千回惊心动魄……但我也迟早会有一死,到那时,世间将无我,正如1979年3月27日之前也无我,以无始,以无终,却有可能以躯体内的器官继续成就他人可贵的生命,我岂非在有限的生命之外又赚了一个零头?

我做决定之前,就想了这么多,我并不觉得这复杂到需要深思熟虑的程度,收到的感谢信上说“谢谢您做出如此慎重而伟大的决定”,我想答复说,伟大愧不敢当,应该是我谢谢你们助我在死后仍有机会可以成人之美,这只是一个很小的决定,但勉强算是善举,勿以善小而不为,所以我就在网站登记了,举手之劳罢了。

8600ecebjw1f2k2ia0hahj20k00zkwif

0
相关文章

7 Responses to “荐一本书,说一个事”

  1. Tom说道:

    作者真是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高尚的人。

  2. alb11p说道:

    附上下载岂不更为着想?免得在科学平台上担广告嫌疑。

  3. KIKI0602说道:

    一直觉得隔行如隔山,医学类的书籍文献从未看过,看到笔者的文章,决定去尝试一下。

  4. Q.li说道:

    我很想问这种捐赠要到哪里去申请,我也一直有这个意愿,只是不知道官方机构在哪里?

  5. 匿名说道:

    凡人皆有一死,凡人皆须侍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