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 >> 文章

他,是上世纪最伟大的20位心理学家之一,也是在演讲中会带领大家翩翩起舞的“老顽童”。

他,出身在犯罪率和辍学率超高的美国贫民区,是家里唯一上过学的人,长大后却成了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他写作的《心理学与生活》成为了包括北大在内的全球心理学人的教科书,鼓励着一代代的莘莘学子。

40年前,他,发起了史上最具争议性的心理学研究——“斯坦福监狱实验”;40多年后,他对环境与人性的善恶的研究,协助美国政府分析虐囚事件背后的成因。

曾经因为研究“环境如何让好人变坏”而闻名世界的他,如今亲自来到中国,以83岁高龄,带来他的公益项目——“英雄想象计划”:

他相信:人人皆是英雄,不仅仅是超人、X战警那种上天下地的动漫英雄,而是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

他,就是菲利普·津巴多。

近日,这位学术泰斗来到了北京大学进行了一场面向1200名心理学爱好者的公众演讲,感谢新曲线的邀请,友心人成为当日唯一受邀进行专访的心理学团队。请看完整版采访报道。

采访 | Keledoll,科学松鼠会成员,友心人掌门人

翻译 | 蒙汗药译文组 熊郁 牟逸青 CPP 翅膀 何为

摄影 | 何为

视频 | 婉君

20160413_020818000_iOS

Q1

Keledoll:

在演讲中提到,您希望在全球推动“英雄想象计划”(Heroic Imagination Project):提倡人人都是英雄,都可以站出来,不要盲从权威等。但在中国,传统文化相对来说,是不太鼓励人们“做英雄”。之前听说在其他国家,比如匈牙利,他们用音乐会的形式去诠释英雄主义,这是比较新奇也比较有趣的形式。您怎样去鼓励中国年轻人用一种有趣的方式去践行英雄想象计划?能举些别的国家的例子吗?

津巴多:

在我的理论里,我所说的“英雄主义”含义与一般说的是非常不同的。我们不是在讨论战争英雄或者政治英雄,而是宣扬“每日英雄”(Everyday Hero)。这对于许多国家来说是重要的。比如在匈牙利,他们的右翼政府对英雄主义等反政府的因素十分敏感,而我们并不涉及这个。我们鼓励的是普通人,特别是年轻人,能着力改善他们的生活,让他们的家庭更和谐、学校更完善、社区更宜人。在这里,我们宣扬的善良和积极的状态,并没有去挑战政府权威。我对英雄想象计划的初衷是,在日常生活中不断反思,怎样能让我和周围的人都过上更好的生活。这个不断反思的训练,就是英雄想象的训练,我想让普通人训练的是这个。

理想的英雄主义是:虽然是披着“英雄主义”的外衣,但其实是鼓励一部分人去思考,我们生活中有哪些缺陷的地方,有什么可以独自去做的,让这个缺陷得到改善。这并不属于积极心理学,但却是一个非常积极的构思和想法。

举个例子:现在全球有个很大的浪费问题就是餐厅里食物的浪费。在自助餐厅,有一半以上的食物都会被浪费掉,与此同时,却有人在忍受着饥饿。所以,有一帮学生,他们与餐厅进行交涉,把剩下的食物收集起来,送到救济站、福利院还有食品银行(Food Bank,一个学生组织)。学生们给餐厅提供盛食物的盒子,在半夜餐厅打烊时,把餐厅剩下准备拿去扔的食物收集起来。这些餐厅可能是些顶级的餐厅,这种变废为宝的行动让餐厅、这个学生组织、和没有东西吃的人们都受益。在不同的国家,很多类似的活动都由学生发起。他们都有个利于传播的组织名称,比如英国的食物链(FoodCycle)、人皆有食(Food For All)、食品银行(Food Bank),而我也十分支持学生做类似的活动。

347580279522960856

Q2

Keledoll:

2014年我和英雄想象计划的国际总监Kenny Chan曾尝试将您的“英雄想象计划”(Heroic Imagination Project)引入中国内地,但推动的过程中却有一些阻力,因为对“英雄”概念理解的不一样。您认为学生、老师、企业、公益机构等可以有哪些简单的方式去加入和开展英雄想象计划?

津巴多:

其实这个项目(英雄想象计划)的主旨非常简单:每个人都能成为一个英雄。不是什么壮烈的战争英雄,而是每一天为别人做一些小事的英雄。

比如在墨西哥他们提倡一个“生态英雄”(Eco-hero)的概念,希望解决的问题是:很多学校都存在浪费的问题,他们扔掉很多不需要的东西,比如多余的食物。而且也有公司愿意购买这些可回收的垃圾。学生们以学校为单位开展竞赛,看哪个学校能募集到最多的资金。这些资金最后被捐赠给特殊群体中去。

我们还做了一些创意性的小项目,比如制作英雄T恤,排演以英雄为主题的戏剧……总之,我们尝试用一种积极的方式去改变“英雄”的概念,让整个过程显得很有趣。另外,我们还有一个网站,在网站上列出了一系列的活动。其中有一个活动是“今天,让别人微笑”,在这个活动里,你可能只需要做些小事或是傻事,比如开个玩笑、唱首歌、记住别人的名字、赞扬别人,让别人感到今天很特别。

年纪大的人可能不会这样做,不管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他们不会主动赞扬其他人,不是因为他们做不到,而是因为害羞。我们教害羞的人们如何去赞扬别人,如何接受赞扬。如果你是一个害羞的人,我对你说:“你今天穿的夹克很好看。”你会低下头不好意思看我。你喜欢别人赞扬你,但是这种赞扬伴随着别人的关注,而这种关注让你不舒服。其实你只需要说:“谢谢”,就能很好地回应别人的赞扬了。

Q3

Keledoll:

在我眼中您一直都很年轻有活力,我们都很关心您是怎么保持健康,保持如此有活力有激情的状态的呢,有运用什么心理学上的策略吗?

津巴多:

嗯,这真是个好问题(做托腮沉思状)……

其实上个星期我刚过了83岁生日,我的生日很有趣,是1933年3月23日,所以对我来说三就是一个有魔力的数字。

好吧,我觉得我那么健康是因为我有幸一直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喜欢和别人待在一起,喜欢分享自己的想法。我是我的家族中唯一一个去上学的,我最大的幸运就是得到了教育。我一直到现在为止都是一个学生,只不过变成了一个老一点的学生而已。

作为一个学习者,我会与别人分享我的想法,人们甚至愿意付钱来倾听我的想法呢!

我写了书,因为我不仅想把知识传授给我的学生,我还想分享给更多的人。这种分享的过程对我来说就像一份礼物。

我在斯坦福的时候,每一年都会有新的学生来听我的课,我就会开玩笑地问他们,我想要从你们每个人的生命中拿走一秒钟,你们每个人都会早死一秒钟,但是我会回报给你们我知道的所有知识,好吗?因为我有上千的学生,每年我就得到上千秒的生命。(笑)这就是我永葆青春的秘诀,用知识向别人交换一点点时间,我就可以一直年轻啦!

santana01

津巴多大大在讲座现场跳舞萌萌哒

Q4

Keledoll:

我们知道有一部新上映的关于斯坦福监狱实验的电影,在此之前已经有两或三部关于斯坦福监狱实验的影视作品了,电影的内容的确多了艺术化的手法来展现了您的实验,然而您作为一个咨询顾问是怎么来平衡您的心理学发现和这些艺术作品的呢?

津巴多:

有一部德国的电影,叫《死亡实验》,他们拍摄的时候根本没有咨询过我,电影就问世了。那部电影跟实验其实没有任何相关的地方。电影里的被试都是年纪大的男人,电影里狱警杀了犯人,狱警强奸女心理学家,犯人反过来杀狱警。这些可怕的场景跟实验毫不相关,他们是在猜测在实验里会出现什么。

还有一个是BBC在电视上重新模拟了实验。但是,同样它已经极度扭曲了原始的实验,在它的实验里其实囚徒不再是囚徒了,连那些狱警都有情绪崩溃情况出现。所以跟我的实验完全不一样。而且这个“复制实验”里有很多不对的地方,干扰了实验。比如说,在它的实验里每天晚上囚徒和狱警都一定要做一个独白,他们对着摄像头说他们的感觉怎么样。但是一旦你这样做,其实是你破坏了实验里角色扮演的强度。人们会觉得其实我不是囚徒我只是在做试验。但是,斯坦福实验的想法是每个人忘记掉这是个实验,每个人在他自己的脑子里就认为自己是囚徒,这种心理上的囚徒才是实验关键。如果我每天晚上都在摄像头前说我今天工作怎么不好,今天他们对我很坏之类的,其实这种独白会提醒我那些囚犯在那里,而我在这里。这种独白分割了我是囚徒的认知。

所以在那部新上映的电影,我是一个咨询顾问。我对他们的剧本给出反馈,而且当我在修改剧本的时候,我把自己正在写的《路西法效应》给他们看,我会给他们所有我修改的地方的事实来源,所以所有的囚徒和狱警的对话都和实验本身的完全一致。而且,因为他们不能在斯坦福拍这个电影,在他们开拍之前,他们测量了实验用的场所的大小,精确到毫米然后复制出来。连我也不能从物质层面来分辨哪个是实验使用的,哪个是他们的复制品。所以他们花了很大的精力来做复制工作。区别是实验耗时6周,而他们的电影只有两个小时。所以本质上,他们只展现了最有表现力的一组实验,而不是展现重复性的实验过程。所以其实,这部电影没有太多戏剧化能让它偏离研究本身。他们唯一改的是结局。电影里的结局不是christina说这样做太糟糕了然后实验停止,而是他们吵了一架然后christina走了,然后我看到10分钟狱警拿囚犯取乐,电影就结局了。这是一种戏剧化结尾,也是唯一的大改变。他们这样做是为了最大化喜剧效果。

331326781344971785

Q5

Keledoll:

多年之前您曾经作为科教片《探索心理学》(Discovering Psychology)的主持人,如果中国媒体想拍摄类似的节目,是否有这个荣幸能够邀请您成为我们的顾问,实施心理学实验,并在中国推广英雄想象计划?

津巴多:

《探索心理学》当然应该要有中国版!毕竟那已经是我25年前拍摄的节目了,它应该要在中国发生,由中国的心理学家主持,融入更多的中国例子。我也希望有更多的年轻的中国心理学家,能够成为下一个津巴多。一定会有的!

Q620160413_020809000_iOS

Keledoll:

另外,希望您能够为友心人的读者们献上一些寄语,比如说,怎样用心理学更好地指导生活、成为更好的自己?

津巴多:

【点击观看】 菲利普·津巴多给中国心理学爱好者的寄语

首先,尽最大可能去学习更多的心理学知识,你会发现心理学其实是一件有趣且奇妙的科学。

它可以让你了解你的大脑是怎样运作的,你为什么会去做这件事而不做另一件事。

它也能指导你更好地处理你的人际关系,让你成为更好的人、更好的父母、更好的朋友、更好的职员或是更好的老板。

对我而言,现在新的心理学比我当学生的时候的心理学更丰富了,它不仅包括神经科学,也包括社会科学、工业组织学以及人际沟通学等等,它是一门探索人类本性的科学。我也推荐你们多读读心理学文章。

最后,其实我们每个人生来都是心理学家,心理学就存在于我们的脑袋里。

我也衷心希望你们能够成功!谢谢!

86778148643928077

连Keledoll和她的友心人小伙伴都难以按捺住粉丝心情!

后记

津巴多老师提出的英雄想象计划,鼓励人们每天做出一些小的改变,这跟友心人去年发起的一项叫一日一小变的活动异曲同工(点击查看 你改变人生的83个瞬间 | 一日一小变 · 目录)。正如津巴多教授所说,一个改变可能只是从,跟身边的人说一声谢谢,在大街上看到有人被欺负的时候会去问一句“需要帮忙吗?”。我们身处在网络时代,希望你可以不仅是朋友圈的超人,而是真实生活中的蝙蝠侠。

点击进入“英雄想象计划”官网了解更多。

148800825535581027

教授,我们下次见!

关于

本文首发于友心人(微信公众号:yosumn)

友心人心理社区,是由科学松鼠会成员keledoll发起的专业有趣的心理学系社区。

友心人:我们是懂心理学的好朋友,通过课程和文章,陪你一起独立思考,探索内心。微信号友心人(yosumn),微博@友心人

0
为您推荐

3 Responses to “专访津巴多:每个人都能成为一个英雄”

  1. bobcy说道:

    想起了,不过津巴多老爷爷的“英雄想象计划”难度系数降低了不少,如果真的推广开来应该对这个社会有一定的积极影响,支持

  2. bobcy说道:

    海_扁_王_kick_ass 是敏感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