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学史 >> 航天 >> 文章

1957年10月4日,世界上第一个人造航天器Sputnik 1号,从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的1号站台升空。自此之后的10年,苏联进入了一个航空航天的黄金时代,美苏的太空竞赛也由此而起。

那个年代航天所使用的计算机的计算能力,尚不及我们现在的一台普通手机。但在短短的十年内,苏联创造了许多个让人目不暇给的“第一”——第一个人造航天器,第一个真正的航天员,第一个飞入太空的女人,第一次太空行走……

在整个世界被意识形态割裂的冷战年代,苏联和美国也用不同的词汇称呼航天员:Cosmonauts,和Astronauts。Cosmonauts,直译为“宇航员”(现在也频繁用于非正式的称呼中),背负的不仅仅是太空探索本身,而是民族、祖国和他们的共产主义理想——当然,还有他们自己无法左右命运的政治。

如今的苏联已经不复存在,疯狂的航天竞赛也已成为历史。然而,在这些色彩鲜明的航天海报中,那些被一再使用的视觉符号,却依然昭示着往日的热情、辉煌,和它们背后的人类不可承受之伟大和渺小。

1

во имя мира,“In the Name of Peace” © The Memorial Museum of Cosmonautics

这是苏联第一张以航天为主题的宣传海报,“以和平之名”(во имя мира,“In the Name of Peace”)。这位女性,实际上并非任何与航天相关的具体人物,而是整个苏联的化身——Mother Russia。她身穿象征革命政权的红色上衣和围巾,举起右手伸向月球,背后是一个奔向月球的火箭的抽象画。

这幅画创作于1959年。当时,Sputnik 1号的横空出世,给全世界——特别是美国——带来了巨大的冲击;苏联载人航空和登月计划,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这一切都是军事机密,所以不能有任何具体的宇航员的形象,或者飞船的设计信息。火箭和月球,象征1959年Luna 1号飞掠月球(但没有着陆),但它的形象却和任何一个登月器或者火箭(当时用的R7)都没有关系。

родина-мать зовет,“The Motherland is Calling!” 来源:sciencemuseum.org.uk

родина-мать зовет,“The Motherland is Calling!” 来源:sciencemuseum.org.uk

这幅海报的作者是Iraklii Toidze,另一幅著名的战时宣传海报“祖国在召唤!”(родина-мать зовет,“The Motherland is Calling!”)的作者。Toidze被苏联政府选中,进行航天宣传海报的创作。

苏式的宣传海报始于十月革命时期,目的是在文化程度比较低的群众民众中进行简单、有力的鼓动和号召。这种功能性,也造就了海报的独特美学:大胆、鲜明的颜色,简洁有力的线条,形象突出的人物或者符号。这些符号也是经过挑选和设计的,它们具有强烈的象征意味。

而在航天海报中,飞天的火箭、航天英雄(不仅仅是人)成为了重点描绘的对象,这些符号拥有强大的冲击力,也在所有人心目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或许可以说,那就是病毒式传播的早期载体?)

человеку путь открыт, "The Path for Human is Open",来源:visualnews.com

человеку путь открыт, "The Path for Human is Open",来源:visualnews.com

这幅海报名为"为人类的路打通了"(“The Path for Humans is Open”)。画中人手中拿的火箭里面,是两条登上轨道并成功返回的狗。这一切都是为了载人航空做准备,这两条母狗(Belka和Strelka)被安置在了全套的生命维持系统中,于1960年8月19日被送上太空,环绕地球8圈之后安然无恙地返回。

这两条狗成为了当时的明星狗,它们可爱、亲和的形象也受到了全世界的欢迎。Strelka后来生下的小狗,被赫鲁晓夫送给了肯尼迪夫人,作为当时美苏关系缓和的外交礼物。不过,这两条狗的“前任”Laika,却在火箭发射中有去无回(当时还没能设计返回系统),不幸成为了牺牲者,燃尽在太空中。

被做成纪念品的“Space Dog”,摄于伦敦科学博物馆。

被做成纪念品的“Space Dog”,摄于伦敦科学博物馆。

сказка стала былью,"The Fairy Tale Beca me Truth",童话成真@Memorial Museum of Cosmonautics

сказка стала былью,"The Fairy Tale Beca
me Truth",童话成真@Memorial Museum of Cosmonautics

这是第一个飞上太空的宇航员尤里·加加林(Yuri Gagarin),关于他的事迹想必不用赘述。1961年4月12日,加加林乘坐Vostok 1号(东方一号),在远地点为301公里的轨道上绕地球一周,并安全着陆。

对于当时的人类来说,航天飞行几乎是一个奇迹,而海报中的加加林,则是掌握这个奇迹“火种”的人。这种带有几分浪漫色彩的“英雄现实主义”(Heroic Realism),成为了许多宣传海报创作的主题——加加林在这幅海报里的意象,和希腊神话中的火神普罗米修斯有几分相似。

而值得注意的是,这幅海报中,加加林的装备实际上更像是飞行员。

сыну партин-слава,“党的荣光之子”。摄于伦敦科学博物馆。

сыну партин-слава,“党的荣光之子”。摄于伦敦科学博物馆。

加加林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年纪轻轻便进入工厂工作,勤勉、成绩优异。他业余时间学习飞行,之后应征加入航天学校,随后参军。加加林个人的努力历程,再加上他“具有代表性”的出身,乃至端正英俊的相貌和个人魅力,被苏联选中成为第一个宇航员。在冒着生命危险成功返航之后,加加林被塑造成了当之无愧的航天英雄。他的形象,被一次又一次使用在海报中。

另一个英雄式的形象,是第一名女性宇航员,瓦莲京娜·捷列什科娃(Valentina Tereshkova)。她甚至是迄今为止,人类唯一一位独立驾驶宇航飞船完成太空飞行的女性。

海报上写的是捷克语,"Long Live the First Woman Cosmonaut";版权©Science & Society Picture Library

海报上写的是捷克语,"Long Live the First Woman Cosmonaut";版权©Science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