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路边的野草,你别乱摸Comments>>

发表于 2015-08-05 21:01 | Tags 标签:,

8月,北京又进了大蒸笼,中国的各大城市亦是如此,吸了五个工作日的雾霾,去周边的山上避个暑,散个心是个不错的选择,特别是带上孩子去认识大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不过,在出发之前一定要做做功课,有些草是千万不能碰的,否则轻则红疹,重则起水泡,甚至还有生命危险。国内最常见的毒草包括豚草、漆树、荨麻、乌头、海芋等等,而大豕草虽然主要分布在欧洲与北美,但因为其恐怖的破坏力也入选本门,让我们一个个地来认识这些不好惹的植物吧。

三裂叶豚草:产花粉的毒草

  1. 常见指数:★★★☆☆
  2. 危险指数:★★★★☆
  3. 危险部位:花粉
  4. 分布区域:辽宁省、黑龙江省、吉林省、山东省、河北省、北京市、四川省、江西省、湖北省、湖南省,其兄弟——普通豚草见于南方各省区。
  5. 识别特征:“三叉戟”式的叶片,类似艾蒿的花序。

wpid-bUKst3SBbwGwrdmyLVT4CIbanbOzPFb_L21T3FVqCpuAAgAAqQEAAEpQ-2015-08-5-21-01.jpg

【三裂叶豚草是一种非常厉害的入侵植物。图片:appstate.edu】

最近,三裂叶豚草在新闻中可是出风头,因为这种杂草已经在北京郊外大举扩张地盘了。如果让这种恶性杂草进入我们的生活区域,我们将面对过敏病例激增,哮喘患者不敢出门的严峻局面!即便是今天我们去郊游,也应该尽可能避开这些毒草。

因为三裂叶豚草的花粉极易引起过敏,不仅是引发咳嗽,打喷嚏,哮喘等问题,还能刺激流泪,甚至对裸露的皮肤都有刺激性,诱发红肿瘙痒等症状。并且三裂叶豚草的花粉产量极大,稍微触碰植株就能接触到。看起来,三裂叶豚草简直是为让人类过敏而生的。在我国山东的一项流行病学调查中,753例儿童哮喘病中由豚草花粉引起的占到了18.28%。避免伤害的方法是,减少直接接触,穿长袖衣物,戴口罩,避免接触花粉。

三裂叶豚草并非我国原产的植物,这种菊科豚草属植物的老家在美国和墨西哥交界的区域。第一次现身我国大陆,已经是20世纪30年代的事情了。最早出现的地点是在我国的辽宁省,在过去的80多年时间里,这种的植物的分布区已经一路向南扩张到了我国江西省。这样迅速的扩张速度,一方面取决于它们强大的繁殖能力,一株豚草可以产生的种子可以超过5000粒,另一方面,这些毒草的根系可以α-蒎烯、β-蒎烯、2-冰片烯等化学物质,“杀伤”周围的植物。特别是对农作物,三裂叶豚草有很强的杀伤力,它们的化学物质可使大豆和玉米种子的萌发率降低49%和52%,对玉米和小麦根长的抑制率达60%和69%,简直就是绿色魔王。

如此强大的魔王清理起来实属不易,不光是人工收割不能奈何它们,就连除草剂也收效甚微,目前只能依赖于生物防治技术(比如特定病菌和特定昆虫)的发展来控制这些恶魔了。当然最好的防治方法仍然是保护好原有的植被系统,让这些恶霸无处立足,防患于未然。

大豕草:流毒液的毒草

  1. 常见指数:★☆☆☆☆
  2. 危险指数:★★★★★
  3. 危险部位:茎秆汁液
  4. 分布区域:欧洲及北美
  5. 识别特征:伞形花序,高达3-4米的个头

wpid-kQF-3zq5WzV-aulnLqLbcY9CKLk7ek1c0ZiOfCd4F4qAAgAAFQMAAEpQ-2015-08-5-21-01.jpg

【大豕草原产高加索地区,后来被作为观赏植物被引种至欧洲与北美。图片:wiki commons】

大豕草是最近火热的另一种植物,连 @云无心 可能都中了它们的道。皮肤红肿持续一周以上,如果不进行抗过敏处理,还会起水泡,甚至引起继发性的细菌感染。所以,大豕草也不是善茬。

大豕草的凶猛不来自花粉,而是来自它们的汁液。如果不慎弄断了这种植物的茎或者根,皮肤沾上了它汁液,同时被太阳晒到的话,就会红肿起水泡,即便将来水泡消褪,皮肤也会变黑。这种现象跟大豕草中的一种叫呋喃香豆素的光敏物质有关。

通常认为,这些化学物质可以强力吸收波长为320~380纳米的紫外线。在获得紫外线的高能量后,呋喃香豆素就像一颗颗“炸弹”,要在细胞中搞破坏了。在有氧状态下,它们可以与DNA结合,阻碍正常的复制和转录;当氧气不足时,它们就去破坏细胞膜,从而导致细胞死亡。在这个过程中还会引发黑色素沉积。结局就是皮肤起红疹,长水泡,变黑。当然,这些症状的轻重,还受身体状况、光照时间、接触植物种类等诸多因素的影响。

这种情况实际上最早是在收割芹菜的工人中发现的。而大豕草和芹菜同样都是伞形科家族的成员,有共同的化学武器也就不奇怪了,只不过大豕草中的呋喃香豆素含量更高,更容易让人中招,更危险而已。

要想避免伤害,也很简单,那就是不要随意去攀折野草。特别是像大豕草这种巨型的大草。这个原则可以拓展至所有的野生植物,在不熟悉的情况下,不要去碰去闻去尝,这些简单的动作都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

漆树:让人过敏的塑料树

  1. 常见指数:★★★☆☆
  2. 危险指数:★★★★☆
  3. 危险部位:树干
  4. 分布区域:全国各省区,除黑龙江、吉林、内蒙古和新疆外。
  5. 识别特征:扁圆形的果子,可以变成火红色的羽状复叶。

wpid-Pjexs5rsbEnVGfE2eNDQEjlHrSf46Ff2wYdV7vRQYI2AAgAAqwEAAEpQ-2015-08-5-21-01.jpg

【漆树的果实。图片:wiki commons】

漆树可以说是最阴险的杀手,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中招的,等发现皮肤红肿,早已离开了漆树的区域,并且对过敏体质的人群,只要是微量的漆酚就足以引起很严重的症状。

漆酚是生漆的主要成分,也是用来制作漆器的主要原料。在距今7000年前的河姆渡时期,我们的祖先就开始使用天然的生漆来装点生活器皿了,到了尧舜时代,漆器仍旧是首领才可以使用的食器和祭祀用品。直到东汉之后,瓷器发展起来之后,漆器菜退出了我们的生活。

当然,漆酚并不是为我们刷漆做家具准备的,它们本身就是漆树对付动物们的武器。漆酚经过接触进入我们皮肤之后,就会于组织结合,这时免疫系统就拉响了警报,那些与漆酚结合的细胞都成了要被清除掉的入侵者,于是红肿瘙痒接踵而至。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抗过敏治疗,这场战斗将一直持续下去。一名孩子因为玩耍生漆导致过敏后,父母只是带孩子进行了简单的抗过敏治疗,症状暂时得以缓解。但是一个月后,孩子的手指已经出现了坏疽,父母这才带孩子就医,庆幸的是孩子手最终保住了。但是,不得不惊叹于漆酚的威力。

时至今日,生漆仍然是我们生产生活中所需要的重要化工原料,通过分子上的改造,我们已经制造出了相对安全的漆酚缩甲醛,漆酚环氧树脂等优秀的材料。
在野外,碰见漆树科植物,比如野漆树最好也躲得远远的。它们同样含有让人过敏的漆酚,在林中徒步不乱摸乱砍树干是个好习惯。

荨麻:凶狠的蝎子草

  1. 常见指数:★★★★☆
  2. 危险指数:★★★★★
  3. 危险部位:茎叶
  4. 分布区域:产安徽(祁门)、浙江、福建、广西、湖南、湖北、河南(伏牛山)、陕西南部、甘肃东南部、四川、贵州和云南中部。
  5. 识别特征:茎叶上有特殊的刺毛,叶子宽大有粗锯齿,成片分布。

wpid-kJnzytubCd84KGVun9OCrdhSlXxfnGdU4ytMlZCCWEKAAgAACQIAAEpQ-2015-08-5-21-01.jpg

【异株荨麻(Urtica dioica)是最常见的荨麻之一,荨麻其实是荨麻属几十种植物的统称。图片:wiki commons】

荨麻不读“寻麻”,做植物名字的时候,这个字读qián,同“钱”。但是这些植物身上并没有什么钱,倒是有非常多的刺。

这些刺并不是简单的刺,而是一个个微型注射器。当然了,这些注射器里装的可不是什么治病救人的灵药,而是以蚁酸为主要成分的毒药。并且,这些注射器都是自动的,就好像战场上那些受伤士兵给自己注射的特制器具一样。只要碰断了刺毛的尖端,蚁酸就会被注射入我们的皮肤之内,接下来就会红肿,起水泡,效果类似于被开水烫伤的状态。在纪录片《植物的私生活》中,爱爵爷曾经亲身示范了整个过程。

但是荨麻并不是纯的坏草,荨麻的茎皮纤维可供纺织用;叶和嫩枝煮后可作饲料。避免受伤的原则就是不要随意拈花惹草,如果总是习惯去摘路旁的叶子,那总有一根荨麻在等着你。

乌头:要人命的毒草

  1. 常见指数:★★★★☆
  2. 危险指数:★★★★★
  3. 危险部位:全株
  4. 分布区域:全国各省区。
  5. 识别特征:掌状分裂的叶片,盔状花瓣,鸡爪一样的果子。

wpid-2eQRLkzWN44Uf_ouQv3S_S2A-PlY47e_VbuU8dNdoMKAAgAA3wEAAEpQ-2015-08-5-21-01.jpg

【北乌头(Aconitum kusnezoffii)的花序。北乌头也叫草乌,是乌头属几百种植物之一。图片:老猫】

夏秋之交,在北京周边的山上会看到两种成片分布,花形状特别的植物,白色的牛扁和蓝紫色北乌头,它们的花朵形状特别像武士的头盔。虽然两者颜色不同,但是花谢之后那些鸡爪一样的小果子都是相同的——这是毛茛科乌头属植物的特征。

虽然它们的花朵看起来都美丽异常,但是注意了,千万不要去招惹它们,那可是有毒的。乌头属植物最毒的部分还在它们的根部,因颜色发黑故而有乌头之称。乌头根部内含的乌头碱可以作用于迷走神经,先让心跳放缓,然后让心跳加速,这样一来,经不住折腾的心脏就罢工了。吃下乌头的人的生命也就走向了终结。乌头漂亮的花朵是用来吸引昆虫给它们授粉的,时常能看见有熊蜂在里面采食花蜜,想来乌头花蜜中的毒素含量应该很少,但是人类还是放弃吧。

乌头属是个大家族,我国有167种,当年在中科院植物所读书的时候,我师姐的论文就是关于乌头属分类的,那厚厚的一大本博士论文是相当震撼。

不管怎么样,这样的植物还是不要随便去舔去尝。

海芋:这不是大芋头

  1. 常见指数:★★★★☆(南方地区)
  2. 危险指数:★★★☆☆
  3. 危险部位:全株
  4. 分布区域:我国南方各省区。

wpid-W_CC1UzL3qOPYCBaKSvvJ0PmZsmPhsLUiskwAT7VPM6AAgAAVQMAAEpQ-2015-08-5-21-01.jpg

【和很多天南星科植物一样,海芋长得也很像芋头。图片:wiki commons】

如果说海芋知道的人不多,但如果说滴水观音,那很多朋友都耳熟能详了。你在夏日潮湿的清晨,我们就会看见滴滴晶莹的水珠从叶片边缘冒出来,“滴水观音”倒是名副其实。

有网络传闻说,千万不能触碰这些“滴出”的液体,否则会中毒。其实,植物吐水并非海芋的专利,西红柿的秧苗在水分充足的时候一样可以吐水。这些水滴中除了微量的矿物质和氨基酸,几乎都是水。所以,“水滴剧毒”只是个流言罢了。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海芋是个善茬,我们绝对不能对它们掉以轻心。因为,这些植物体内含有草酸钙针晶!海芋中的草酸钙会形成针状的晶体,正是这些晶体会刺激我们的皮肤和各种粘膜引起瘙痒,甚至是水肿,严重的话甚至会诱发窒息死亡。

海芋与芋头不仅叶子相像,连球茎都相像,所以误食海芋的事件并不鲜见。2008年11月,厦门晚报报道,当地有5位小朋友把海芋当成芋头烤来吃,结果嘴巴肿的像香肠,幸好抢救及时才脱离了危险。无独有偶,香港在2013年就有10起因误食海芋引发的事故,所以,尝鲜还是悠着点。

在野外,千万不要把海芋当芋头来啃。

写了这么多,其实总的原则是:不要随意触碰,攀折,接触不熟悉的野生植物,否则中招的几率会大大增加。千万不要因为好奇或者手欠毁掉一次美好的郊游,祝大家在野外玩的安全愉快!

参考文献

  1. 王娟等 (2013) 外来入侵物种三裂叶豚草的研究进展. 安徽农业科学, 41(4):1533-1536.
  2. 中国植物志
  3. 梅家齐, 杨得坡 (2010) 呋喃香豆素光化学毒性及其脱敏柑橘精油的研制. 香料香精化妆品, 2010(5).
  4. 张飞龙等 (2007) 中国漆树资源研究及精细化应用. 中国生漆, 26(2):36-50.
  5. 维基百科:大豕草

关于

本文首发于果壳网(guokr.com)科学人栏目:路边的野草,你别乱摸

本文编辑:老猫)

0
为您推荐

7 Responses to “路边的野草,你别乱摸”

  1. bobcy说道:

    想当年神农氏尝百草,估计列出的这些毒草他老人家都不单单摸过,甚至还吃过吧

    • 将就看懂说道:

      我猜尝神农多半是个职称,尝百草的是这个氏族的奴隶们。哈哈

      • 山河有情说道:

        正解

      • benf说道:

        我不认为是那样——不说那时有没有完善的试药员制度和保障技术,你能想象啥都不懂的奴隶们尝草后提供的信息(有的可能都不懂得怎么表达情况,有的可能会恶意说错效果)要如何整理才能形成某种草药的效果吗?

        • unknown说道:

          那个时候也没必要试药制度,一切都是随性而为,奴隶也不一定是同族同语言的,说出来,彼此也可能听不懂,药的毒性是客观的,观察奴隶的反应就足够了。另外,话说神农尝草就是后人杜撰的传说,别太当真,认真就不神秘没意思了。

    • 香芋说道:

      那不应该是个神话吗……

  2. anemotaxis说道:

    谢谢!长知识了!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