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化学 >> 科学史 >> 文章

Splenda-Toxic-1喜欢甜味又不想吃糖的人,肯定吃过三氯蔗糖。跟其他的甜味剂一样,它的发现是研究人员犯错的结果——科学研究中犯错可能产生致命的后果,也可能导致伟大的发现。三氯蔗糖的发现,就是源于一个很别致的错误。

1970年代,泰莱公司和英国伊丽莎白王后学院的一位学者合作,研究蔗糖经过分子修饰之后作为杀虫剂的使用。有一个实验品是用三个氯原子取代了蔗糖的三个氢氧基团。这位学者叫他的学生去测试一下这个样品。英文里的“测试”是test,其发音跟“品尝”(taste)差不多。他的那位印度学生听到导师的要求估计有点诧异,但也没有多问,就用自己的舌头去“taste”样品了。结果发现,这东西甜得一塌糊涂。

这个东西就是三氯蔗糖,也有人叫它“蔗糖素”,其甜度是蔗糖的600倍左右。只要一丁点,就甜的不行。跟此前流行的甜味剂糖精和阿斯巴甜相比,它不仅甜度更高,甜味也更加接近蔗糖。如果能够通过安全审核作为甜味剂的话,就会比糖精和阿斯巴甜更有吸引力。

泰莱公司申请了专利,开始了为它申请甜味剂资格的漫漫征程。任何食品添加剂要获得批准,最核心的自然是安全性。它在人胃肠内的吸收率很低,只有大约11-27%会被吸收,其他的直接排出体外。吸收的部分中又有70-80%经过肾脏从尿液中排出,只有少部分被代谢。有许多研究机构进行过它的毒理学试验,国际食品添加剂联合专家委员会(JECFA)审核了各项研究,在1990年发布结论,确定每日允许摄入量为每天每千克体重15毫克。第二年,加拿大做了第一个吃三氯蔗糖的国家。接着,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批准了它的使用。

对食品添加剂比较欢迎的美国,制定的安全限量比JECFA的要低,是每天每公斤体重5毫克。对于一个60公斤的成年人,一天的限量就是0.3克。考虑到三句蔗糖的甜度是蔗糖的600倍,这相当于180克蔗糖产生的甜度——大概没有人会吃到“超标”,也就意味着它的安全性很好。不过美国也直到1998年才批准,比一贯保守的中国还晚了一年。而更保守的欧盟,2000年发布了审查结果,赞同JECFA的结论,到2004年也批准了它。到2008年,世界上已经有大约80个国家和地区批准了它的使用。

三氯蔗糖修成了正果,最大的赢家自然是泰莱。他们的产品叫作splenda,中文里翻译成“善品糖”。跟其他甜味剂一样,三氯蔗糖没有热量,不引发龋齿,也不导致血糖波动,也就成为了“无糖食品”的宠儿。比糖精和阿斯巴甜优越的是,它的甜味更“纯正”,还能耐高温因而可以用于烘培食品中。于是乎,它一经上市就席卷甜味剂市场,打得糖精和阿斯巴甜节节败退。

三氯蔗糖横扫甜味剂市场,生产阿斯巴甜的公司难以招架,于是反击。在美国,泰莱公司是与强生公司的子公司麦克尼尔营养品责任公司合作开发三氯蔗糖产品。他们的宣传口号是“由糖所制,所以味道如糖(Made from sugar, so it tastes like sugar)”。2006年,生产阿斯巴甜的Merisant公司在费城起诉生产三氯蔗糖的公司,指控他们的宣传误导消费者。这场谁也输不起的官司最终以庭外和解告终,双方的协议没有公开,只是此后三氯蔗糖的宣传口号改得象条谜语了“起源于糖,尝起来象糖,但不是糖(It starts with sugar. It tastes likesugar. But it's not sugar.)”。

不管那种产品,一旦中国厂家进入,基本上就是全球降价。泰莱在阿斯巴甜的进攻中守住了阵地,不过被中国厂家彻底打乱了阵脚。中国厂家不仅在中国销售三氯蔗糖,还以低廉的价格把它卖到了美国,迫使泰莱不得不降价。2007年,泰莱公司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交诉状,指控多家中国企业侵犯了泰莱公司的美国专利。这类指控叫作337调查,如果指控成立,美国将会禁止中国厂家的三氯蔗糖进入美国。三氯蔗糖的主要市场是在美国,如果泰莱胜利,那么就是中国这些企业的灭顶之灾。几家中国企业积极应诉,甚至有一家不在指控名单上的企业也参与了应诉。在收集了大量证据并且据理力争之后,这些企业获得了初审胜利。泰莱不服上诉,经过又一轮争斗,2009年4月6日,国际贸易委员会终审裁决,这些应诉的企业没有侵权,其产品可以自由进入美国。而那些没有参加应诉的企业,则被判侵权,失去了出口美国的资格。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虽然是美国机构,在这个裁决中没有偏袒美国企业,从而改变了三氯蔗糖在美国的市场格局,使得美国人民吃上了价格便宜量又足的三氯蔗糖。

三氯蔗糖是没有热量的,而善品糖也以“无糖”作为卖点,但这其实颇有点钻法律空子的意味。三氯蔗糖实在是太甜了,用起来很不方便——需要加一勺糖的地方,变成加六百分之一勺三氯蔗糖,完全没有可操作性。所以,善品糖中加入了麦芽糊精或者葡萄糖来增加体积,使得一勺善品糖的甜度跟一勺蔗糖一样,这样用起来就很方便了。但是,麦芽糊精和葡萄糖跟蔗糖具有同样的能量密度,都是每一克含有4千卡热量。好在善品糖经过特殊工艺变得很蓬松,一份善品糖是一克,而一份蔗糖则需要2.8克。因为一份善品糖的热量少于5千卡,按照美国的规范就可以标注为“0热量”。

虽然说善品糖可以等体积取代蔗糖获得相同的甜度,也耐高温而可以用于烘培食品中,但是它跟糖还是不一样的。首先不象蔗糖那样具有保水性,所以烤出来的东西就会更干。其次,它不会象糖那样容易发生焦糖化反应,也就难以产生烘烤食品特有的金黄色和烘烤香味。

烘烤只是三氯蔗糖应用的一个方面,在烘培中的不尽如人意对于它的整体号召力影响并不大。不过,2014年《自然》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论文则为它的前景蒙上了巨大的阴影。那篇论文发现,食用包括三氯蔗糖在内的甜味剂,会影响肠道菌群,从而增加葡萄糖不耐受的风险。因为《自然》杂志的权威性,这一研究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可以想见,会有进一步的研究来重复、确认。对于三氯蔗糖以及其他甜味剂的安全性,大概也就会重新审查。是推翻,修改,还是维持原判?让我们保持关注。

关于

题图出处:adventuresinpurpleadventuresinplaid.blogspot.com

0
为您推荐

9 Responses to “三氯蔗糖,诞生于实验“事故”的甜味剂”

  1. fierycloud说道:

    其他甜味剂不晓得又是如何? 比如有非葡萄糖的单糖组成的糖、山梨糖醇、甜菊之类的?

  2. Leo说道:

    考虑到三句蔗糖的甜度是蔗糖的600倍:三句蔗糖->三氯蔗糖
    It starts with sugar. It tastes likesugar.:少个空格
    不管那种产品,一旦中国厂家进入,基本上就是全球降价:那种->哪种

    顺便谁来具体解释一下原因。还有很好奇甜度、辣度这些是怎么测量的。

    • Shijie说道:

      Scoville辣度是让5个经过训练的品尝者尝用糖水稀释的有辣味的物质的溶液,直到超过半数的人尝不出来为止,根据稀释的倍数定义辣度。

      甜度的定义是参照葡萄糖甜度的相对定义的,我好像还真没查到具体的操作办法,但应该和辣度一样都是主观性的单位。

  3. Crovax说道:

    三氯蔗糖从来没见过的说,我觉得目前中国占统治地位的还是阿斯巴甜和安赛蜜。

  4. oujiajin说道:

    “三氯蔗糖的甜味更‘纯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是说三氯蔗糖的甜味相比而言更像蔗糖吗?

  5. Illusiwind说道:

    难道只有我认为全文最大亮点是……不要命的三哥吗?太NB了,taste it……LOL

  6. IRON MAN说道:

    taste.......test.........

  7. move说道:

    taste / test那个是鄙视三哥的笑话,还真有人当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