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撞鹿读书会第一期回顾

1月10日,是个大晴天。三号会所一间有高高窗户、长长圆桌和藤椅的房间里,经由松鼠会网站的召集,12个陌生人忐忑地坐了下来。这是张撞鹿主持的第一次读书会。

书名很应景,《自达尔文以来》,作者是古尔德。这是一本已经流行30年的科学读物,讲述的内容更是无人不知:达尔文和他的进化论。

200年前,达尔文出生。150年前,达尔文发表了他的《物种起源》,开启了进化论的辉煌时代。这一天,我们在一个有暖气的房子里,用自己不太专业、结结巴巴的表达,讨论达尔文和进化论。

回想起来,这真是一次很奇妙的聚会。来者有对科学一窍不通的女记者,有专门从事进化论相关研究的在读博士。有宅男,也有正在努力开办自己学校的上进青年。有科学狂热份子,也有基督徒。

达尔文这个共同话题,得以让他们暂时抛弃缠身俗务,不用考虑房租和截稿期,专心进行形而上的飘渺讨论。有时候,我的录音笔里一片嘈杂,几个人同时喋喋不休地争论。这些讨论可能不专业,甚至可能有很多经不起推敲,但这是他们一起向科学靠拢的一次努力。

这一天,讨论的一个主题,就是宗教信仰和进化论。而今天,2月12日,恰逢达尔文诞辰,不知道达尔文是不是在天堂里,而天堂里有没有进化论?

陈振夏和“同性恋基因”

什么?同性恋有基因基础?这话如果被古尔德听见,肯定要从地下钻出来反驳。在书里,古尔德特意花了最后一章的长长篇幅,批判这种认为许多人类社会行为有生物学基础的“社会生物学”倾向。

古尔德30年前的见识,毕竟有些过时了。北京大学生物系的博士,龙漫远的女弟子陈振夏跳出来进行这次缺席批判。去年发表的一篇文章,声称发现了一个基因可以控制同性恋。这个名叫“斯芬克斯”的神奇基因,在黑腹果蝇体内被发现。一个学生顺手敲除了一个雄果蝇的这个基因,结果,这只雄果蝇表现出了同性恋行为。陈振夏秉承师门理念,据此认为,同性恋是很自然的现象,属于科学范畴,而不属于道德范畴。

读书,是要批判着读的。不过,陈振夏提出了她的困惑:同性恋的物种既然不产生后代,为什么会在自然选择中留存下来呢?

武斌、基督徒和社会达尔文主义

语气舒缓但坚定的北大博士生武斌,身上背着好多困惑。作为一个基督徒,他的信仰与他正在从事的研究之间存在着冲突。武斌把自己正在从事的研究课题归类于名声不是很好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他试图搞明白,人作为自私的个体,为什么会在人群中形成互助的现象?根据达尔文的优胜劣汰说,合作是不会产生的,但是合作在人群,在其他生物群中大量的存在,这是为什么?

他所接受的理论有一个基本的前提,“人不会因为纯粹道德原因使得合作产生”,换言之,人都是自私自利的,每个人与别人的合作,是为了希望自己获得更大的收获。武斌举的例子在古尔德的书里也有提到,当你的两个亲兄弟一起掉进水里,你会不会舍弃自己生命去救他们?

他给的答案是:会的,但也许不是因为伦理的亲情,其中至少有冷冰冰基因的作用。因为,救出两个亲兄弟而牺牲自己,能使自己身上的基因传递给后代的概率更大。

在其中,道德被完全否定了,不知道身为基督徒的武斌,烦恼不?

陈卓旎,法律系学生的思考

细声细气的陈卓旎姑娘是法律系的学生,这个读书会很荣幸能让一个文科生底气十足地谈谈进化论,而且头头是道。当然,如果她错了,你可以批评她。

陈卓旎的联想,从生物进化联想到了中国传统的法律和社会制度。在社会和自然这两个范畴,她发现了一些共同之处。她重新解读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这句颇为博爱的话,认为这句话强调的是,先照顾好自己的父母,然后再“及”别人的父母。而这似乎与基因层面上发生的选择有关系:照顾好自己的亲属,你的基因才有更大可能延续下来。

至于“无后为大”这条古老的戒律,在陈卓旎看来,可能也存在深层次的生物学基因基础,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许多民族发展出生殖崇拜的文化。

但是,思考并未就此结束。陈卓旎开始困惑了:中国传统社会热衷于“尊老”,强调“孝”,却并不强调“爱幼”。一个例子是,子女如果违背了父母的意愿,父母只要告其不孝,子女可能被判死刑,因此,子女不能违拗父母的意思,后代受到的待遇是严苛的。而如果从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讲,难道不是对后代更爱护才有利于基因的延续吗?

文科生的思维发散版进化论之旅还远没有结束,谁来和陈卓旎探讨下这个话题呢?

杨杨:进化论赞美娃娃脸

隆重推出杨杨,不仅因为她是读书会的小秘书,包办了许多琐事。更重要的是,她是这次读书会为进化论献上的一个证据。

在看到书中“儿童才是人类的父亲”这一章时,杨杨开心极了。这一章讲的是“幼态持续”,简而言之,这个概念认为在进化序列中比较高级的物种,越多地保留了发育幼年的特征。用杨杨那很不科学但很传神的话说就是:“娃娃脸的人进化得更好。”这话引起一片哄笑,很明显,12个人里只有杨杨顶着张娃娃脸。

当然,如果你真想弄明白什么是幼态持续,还是读读古尔德的书吧。杨杨的话不能全信,她只是想告诉你,读进化论除了能长见识,还能长信心。

羊白和李昂,关于生育的危险但诱人的思考

羊白本科学经济学,现在读的是天文学的博士。不过听他说话的沙哑声音,你也许会以为他像一个神秘兮兮的老神甫。

话题是从书的内容开始的。古尔德说,随着进化,生物的生育模式发生了改变,从低等到高等,逐渐由生育数量大但素质稍差的后代,变为生育数量少但特别优秀的后代。简单点说,比较低等的生物比如鱼,靠每次繁殖的数量来保证后代存活量,而更高等的如哺乳动物包括人,则减少每次繁殖的个体数量,但保证这个后代的质量。

当话题拓展到人的时候,羊白似乎进入了一个危险的领域。他问:在人类不同的民族、不同的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的文化之间的生育问题上,是不是存在着与进化相关的轻微差别?人类这个物种内部,在不同环境之下,有没有这样一些轻微的分化?

来自中科院的宅男硕士生李昂接过了话头,延续了关于生育的思考。他转述了刚刚过世的美国学者亨廷顿一个理论。亨廷顿曾经担心,美国的传统会被生育这个强大的力量所改变。他忧虑的是,拉丁裔等有色人种移民进入美国后,通过拼命生育,数量比重逐渐增长,而作为民选国家的美国,逐渐会被有色人种的人士改变人口结构,并通过选举,改变美国主流社会的结构,从而取代盎格鲁-萨克森的白人精英体系。那么新教在美国还能不能维持下去?美国从建国开始信仰的那种建设人类山巅之城的信仰会不会持续下去?

试图把人内部的种群区别,纳入进化论的范畴,这无疑是个危险的思考,但必须承认,这种危险很诱人。为了不走得太远,更多的讨论,请私下进行。

孟晓鹏,很有科学精神的生日

临走的时候,瘦瘦高高的孟晓鹏才告诉我们那天是他的生日。希望这次进化论之旅没有让他的生日变得不堪忍受。

这位科学哲学的痴迷者,很高兴自己发现了进化论和科学哲学的相似之处:“进化论是想为生物的进化提供一个解释,而科学哲学是想为科学史的发展提供一个解释。”

在进化论被提出后的150年里,几种截然相反的理论曾经盛行,古尔德发现,人们在科学探索中有一种恶习,那就是总是先预判一种理论是正确的,再为证明这种正确性四处寻找证据,而那些不相符的证据,却视而不见。孟晓鹏又添加了一个例子。在地质学历史上,开始有很多人不相信大陆漂移,所以,许多证据都被用来证明大陆是不漂移的。然而时过境迁,大陆漂移成为流行的学说了,当年许多相同的证据,摇身一变,被拿来重新诠释,用来证明大陆是漂移的。

这是孟晓鹏在生日这天,跟其他11个人一起分享的科学精神。

栩栩的诗

这是这次读书会的一个惊喜,一首关于进化论的诗,出自理科生的手。在松鼠会,不用担心,进化论可以用任何方式思考,你要是不爱看书,你可以画幅画,你要是连画都不会画,你就写首诗吧——

走在静默的裸岩上
听到冬天对我说
你的血液比它们更古老
洪水过后 鲧苏醒了
赤足者走过洒满麦皮的石台
铁与铁的冷却
鸟与鸟的回声

张撞鹿,科普之美

理科生看门道,文科生看热闹。在读《自达尔文以来》的过程中,一个评价一直萦绕在我耳边:古尔德是个老文艺青年。

这从书的扉页献词一下子就能看出来:“献给我的父亲,我5岁时他带我去看霸王龙。”看了这句话,我就想,以后有儿子,说不定也该在5岁那年带他去看霸王龙。

什么是好的科学写作?这是松鼠们一直在钻研的话题。如果古尔德答应,我很愿意把他看成松鼠会的前辈和同好。在严谨的科学知识之外,这本书透露出丰富的人文之美。

比如,说到爱尔兰麋鹿,他讲到这种鹿进化得到的大角在使他成功适应了之前的环境后,等到环境一变,反而成了拖累。写到这里就可以了,很清楚了。他最后的收笔却是“富贵如浮云”。这句话真是科学味道极淡,人生况味很浓。我不但一下子记牢了麋鹿的不幸,还仿佛又把人生重新看透了一回。

他讲完孤雌生殖以后,讲到复变甲虫的后代生出来四五天后就开始吞食母亲,很多嘴地加上一句:“女性因爱而亡”。这句话很不客观,也完全与科学不沾边,但我想没有人会把它当成定理来读,起码我本人从中读出来的是一种浓厚的爱和赞美。

这是非常美好的写作。当然,这有个前提,就是你充满性情的文字里不能是建立在错误或误导的基础上,也不能影响你的准确表达。这是理想中的科学写作:又准确,又好看,又有科学知识,又带点儿人生感慨,让你觉得跟你讲话的不是篇苦涩论文,而是一个带点儿小资情调的老头子。

宗教和科学

武斌和我通电话,我们相约,在读书会上,谈谈信仰和进化论吧。于是,关于科学和宗教,成为一个集中的话题。

在西方,因为宗教因素,达尔文的进化论一度受到极其强烈的抗拒。而在中国,也许是因为没有宗教文化,这种抗拒显然少得多。

武斌说,他曾经在许多场合,被人揪住讨论这个话题。很多时候都是他听,别人说。“我很想听听大家的看法。”他说。

李昂说,西方工业革命以后,自然科学大发展,传统基督教立足的科学依据瓦解了?这时候,有些知识比较丰富的教徒会陷入信仰危机,而进化论的出现,为他们提供了解决信仰的一种方式,起码,除了基督教,还有其他的信仰可以选择了。

然后,自称为“科学工作者”的李昂对宗教报以同情。他相信,人没事的时候,痛苦的时候,总会想关于终极命运一类的事情。拿他自己打比方,有时候他会觉得,搞科研很辛苦,处于一种抑郁的状态,而这时候,宗教还是很好的,至少可以让他“活的很爽”,他至少可以相信因果报应,相信现在好好干,以后会有好的结果。

李昂的结论是:“我做的工作我保证客观,我为了调整我的情绪,我可以选择宗教,这不矛盾。”

陈卓旎则试图调和科学和宗教的关系。她觉得,可以拿科学来解释宗教的作用,把宗教科学化。这话引得众说纷纭,有人质疑,这不是把信仰庸俗化吗?陈卓旎不否认,而是进一步阐释:也许,有些信仰是通过心理因素而对人的肉体产生作用。这样去理解,才比较科学。

不过,她反对把科学变成宗教。她觉得,对科学不要单纯信仰,而要有批判的精神,不能把科学宗教化。

还好,没有变成一次科学对宗教的围剿。

结语,古尔德和宽容

关于科学和宗教的话题总是引起无数口水。这时候,古尔德在《自达尔文以来》一书中苦口婆心的劝导,也许正好拿来供我们参考。

古尔德本人在书中,曾经反复引述亚里士多德的一句话:“多数重大的争论都可以通过中庸之道来解决。”我想,这个通俗的解读是不会错的。在争论面前,“妥协”和“宽容”是必要的。

古尔德是这条格言的亲身践行者。他说:很多时候,“我不能证实我的观点,就像我的同事不能证实他的观点一样。但是,在缺乏证据的情况下,两种观点至少同样合理。”

这大概就是他所说的中庸或妥协——并不是对错误的观点不加贬斥的宽容,而是对没有定论的事物,应该允许自己不赞同的观点存在。坚持相信自己的观点是一个学者必要的素质,但是同时允许和容忍别人的观点与这个不矛盾。

给科学留条退路是有好处的。而且,反而是有信心的人是不会企图一下子把对方消灭的,真正自信的人会等待历史证明自己的正误,而不是急着自己来写历史。

在《自达尔文以来》里,除了古尔德关于进化论的思考,这样的科学精神,也同样闪光。

(感谢小熊带着感冒,现场摄影,感谢“三号会所”提供温暖的场地。)

0
相关文章

118 Responses to “天堂里有没有进化论”

  1. 沙发!
    ——桔尔文

  2. 桔尔文说道:

    “而如果从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讲,难道不是对后代更爱护才有利于基因的延续吗?”
    我觉得这个问题有问题。认为对后代爱护得不够只是考虑对老人和对孩子的态度,这个态度还是利益上的或嘴头上的。实际上如果把人和其他动物相比,人对后代的照顾有过之而无不及。许多动物出生没多久就扔出去。

    • 桔尔文说道:

      这个破网站真没有游戏精神……我都说了我是桔尔文右边栏还是揭露我的身份。

    • fwjmath说道:

      我觉得这个还是当时社会结构和制度的问题吧~~~不属于进化论的讨论范围了~~~

      • 桔尔文说道:

        我的意思是,人“对后代是不是更爱护”,这本身就是仁者见仁。也许有人觉得社会很偏袒小孩儿,也许有人觉得社会不爱护小孩儿。
        而讨论进化论要从生物学的角度讨论,生物总是在权衡“保证自己基因尽可能延续下去”和“保证自己活命从而能照顾更多未来的基因承载者”以及其它因素。
        这样的话,看看不同生物中各种照顾后代的策略,我想人还是对后代很好了。

    • 剥柴说道:

      按照哪个啥life history之类的,对后代照顾过度似乎也不行啊,在照顾后代和照顾自己以及自己以后的繁育后代的机会之间有个trade-off~
      如果要比的话,好像还得考虑寿命长短啥的,寿命也会影响生物对后代的投入的~

    • 何草不黄说道:

      对后代爱护或者不爱护,都是一种进化策略。对于人、猩猩这些低繁殖力(一年或者多年繁殖一次,一次数量很少,一个,或者两个)生物而言,对后代爱好无疑是有进化优势的,而对于很多鱼类等高繁殖力的生物而言,不爱护后代或者说对后代投资很少是有进化优势的。。^_^

  3. 小如说道:

    "……有信心的人是不会企图一下子把对方消灭的,真正自信的人会等待历史证明自己的正误,而不是急着自己来写历史."

    严重喜欢这句。

    ——达尔杨

  4. 机尔文说道:

    为啥要两个兄弟掉进河里?一个也会救啊,陌生人也会救啊,人的慈悲怜悯之心不能单单从基因上来算吧。

    • 桔尔文说道:

      我要是不另起炉灶,等会儿张尔文回来打死我……
      看《自私的基因》的时候确实感觉为作者的诠释而震惊、钦佩。不过也许对于生物为什么进化出现在各种样子、各种机制的问题,都没法还原本来的过程,而原因也都是猜的。
      我后来想是不是人的基因、心理、社会都有影响,只不过宣传自己理论的人要说得很极端,把它单拎出来也是一种简化呢?

      • 何草不黄说道:

        我觉得要分清目的与手段。^_^
        最大化的制造并传递基因是目的,最终目的,而心理、社会等是其手段。^_^

    • Tsai说道:

      “因为,救出两个亲兄弟而牺牲自己,能使自己身上的基因传递给后代的概率更大。”你和亲兄弟的基因相似度有多少?
      那,如果一个亲兄弟掉河里,会去救吗?

    • 何草不黄说道:

      关于陌生人的问题,我们通常称之为:见解互惠(Indirect Recoprocity)。因为救助陌生人会使得我们赢得良好的名誉(reputation),这样,我们以后有难的时候,别人就会帮助我们。

  5. wangsir1124说道:

    我相信进化论。

  6. eGust说道:

    “一个学生顺手敲除了一个雄果蝇的这个基因,结果,这只雄果蝇表现出了同性恋行为。”——这个表达很不清楚,是已经成年果蝇还是什么?如果是成年的,怎么“敲掉”的?我不了解现在的实验技术有多发达,有什么方式可以“敲掉”一个生物体全部或专门组织细胞中的某个或几个特定基因。而且还有别的问题,只有一只么,可重复么等等?
    btw,去年在bbs上就有人聊过这个,问了半天也只是说认识那个实验室的人跟他提过,他也没特意问清楚,只好说等着论文吧。现在看来论文是发出来了,不过我也没机会接触这方面的论文,能不能具体介绍一下?反正就目前这个样子来说,我还得谨慎保持06、07年的时候读的关于线虫的同性恋基因的实验结论。毕竟国内还是科学主义太严重了,大部分人觉得基因能决定人的一切是理所当然的。

    • 四月说道:

      松鼠会有相关文章,就是最近发的。
      我有点懒就不帮你找地址啦~~自己去瞧瞧吧

      • eGust说道:

        过年的时候匆匆看过那篇,当时觉得就没太说清楚,回头都忘了

    • 这是一个很负复杂的过程,重复是肯定可以的,因为最后得到的是一个稳定的line,也就是说最后的成品,在胚胎(embryo)就没有这个基因(确切地说在这个实验中,是基因表达成蛋白的过程中剪裁方式不同造成蛋白“不表达”。)
      我假设你是一个生物学生,也许学过发育……
      过程是先在体外造这个突变基因的序列;然后把它们往一些embryo里边注射,再拿这些可能插入有突变基因的果蝇与野生型回交;之后在后代里边选择X染色体插入了这个突变基因的果蝇后代(因为X能保证这个雄性个体的基因组里边全都是这个突变基因,以利于后边筛选的步骤);然后再和基因组里边有FLP recombinase的果蝇杂交,后代选择白眼,也就是既有突变“斯芬克斯”又有FLP recombinase;这些后代embryo只发育几天之后进行heat shock,让recombinase作用, 这时候突变才刚刚插入到基因组中你希望的位置——第四染色体。
      然后还有一代杂交,有一些选择步骤,最后选干净的,只有Sphinx的果蝇……
      --------------------------------------
      如果你不是学生物的,抱歉啊,简而言之,就是在胚胎里边注射人设计的这个突变基因的DNA,然后经过几代杂交使得突变基因最终到达基因组中正确的位置。
      如果你要文章,我可以帮你下。 :)

      • eGust说道:

        俺不是……
        俺想看文章……
        俺先谢谢你了……

      • 摘星薯说道:

        我做过这个试验。。也跑过胶。。不过印象深的是摆弄那上百只果蝇

    • 而且这个基因还是有剂量效应的:如果2个copy都正常,那雄果蝇就一般正常;1个copy正常,一个copy突变,雄果蝇有点找雄性make love;如果2个都突变,就很找雄果蝇。
      有趣的是他们发现这个sphinx基因在其它几种果蝇里是缺失的,按照他们的推论那些个体就会很gay。于是就把实验的这种黑腹果蝇和其它几种果蝇做了比较,发现其它那些根本就没有sphinx的果蝇确实比野生型的黑腹果蝇gayer……

      • eGust说道:

        这种结论还是基于统计的吧,不是说这个基因对每个个体都100%起作用,而只是说,该基因与个体表现gay行为的相关系数比较大?

        • 如果你看文章的图可能更明白,对于每个实验都用了15-30对果蝇,总的来说基因型和行为直接相关,但是就像任何统计结果一样,都是围绕平均值上下波动的。
          实验是这么做的,把果蝇两两一对撞在一个小玻璃瓶里边,take 10 min movie,然后看总的时间里边有多少时间是在make love。
          Sphinx突变的雄性个体,和雌性放在一起很正常;
          如果和雄性sphinx突变放在一起,差不多8%的时间都在……不过这组的数据也有范围,是4%-10%的时间都有。
          直接回答你的问题,不是只对一部分个体起作用,是作用程度略有不同。

          • eGust说道:

            辛苦啦,窃以为这几段文字比前一阵那篇文章说的清楚多了,我大概了解这个实验的设计思路和论证方式了 :)
            当然,如果能读到原文(前提是能读懂的话-_-)或者更详细的介绍文章就更好了。。。

          • 张撞鹿说道:

            关于果蝇实验,陈振夏在讨论会现场说得要多很多,比较丰富和详细。不过没有在这里全部列出来。我考虑吧录音整理上传到网上吧。
            她提到,人们只在黑腹果蝇里找到了这种控制基因,而若干其他果蝇并没有。经过研究,在许多还没有得到这个基因的低等种群里,同性恋的比例是固定的,而且非常高(具体多高我不知道)。

          • 我就发给你这个邮箱了。

    • 西风残照说道:

      同性恋也不是不能传宗接代吧,他只是不喜欢与异性交配,但完全具备与异性交配的能力。有很多同性恋,为了掩护,也是为了传宗接代,照样结婚生子。
      如果生殖是进化的最强大的动力,那么同性恋的进化动机是什么?

  7. Tsai说道:

    关于爱幼
    我也发散下。进化论强调“物竟天择,适者生存”。一个不尊老的个体,对于基因提供者来说是不适合生存的,毕竟,要保存最优的基因遗传下来才是进化论的初衷吧。

    • 这个好!解释尊老。
      否则老人都想,反正你们都不尊我,我生你们干什么,我豁出去了我不传我基因。

      • 何草不黄说道:

        这个感情色彩过于浓厚,过多的感情猜测和主观判断,可以写小说,做道德说教,但是于科学无益。。呵呵。。^_^

      • 何草不黄说道:

        再说,这么“冲动”的基因,早就灭了。。^_^呵呵。。

    • 蓝枫说道:

      严复先生今天也会打喷嚏的~

    • 何草不黄说道:

      很遗憾,关于人类的很多道德方面的东西不是对于整个生物界适用的,甚至,很多只是只对于人类适用。
      从进化的角度而言,老者是已经发挥了其传递基因的工作了,人类对老者尊重,是因为他们可以帮助子女照顾下一代,也就是他们的孙子孙女。在进化中,有关于人类女性绝经后还依然存活很久的进化意义也就在这里。
      所以,很遗憾的说:尊老不尊老,与进化优势的存在与否,it depends

  8. 冰桃说道:

    伤心飘过........我对不起松鼠对不起达尔文

  9. latitude说道:

    我觉得讨论人“对后代是不是更爱护”这个问题时有一个误区,从基因上每个父母都会及其关爱其子女,而子女对父母的关爱则要少得多。但是‘尊老和忤逆’这两个概念是来自道德(法律的原始版本),那么这两个概念的产生就得从集体的利益选择角度来衡量。在中国古代社会中老人的经验对于部落的生存很重要,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皇权与男权的统治基础。在这两个基础上产生的‘尊老和忤逆’概念是否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个集体(社会)的基因选择。

  10. wilddonkey说道:

    赞!真不错!
    ——野尔文

  11. 童天鑒日说道:

    羡慕!
    ——童天尔文

  12. 何草不黄说道:

    “陈振夏提出了她的困惑:同性恋的物种既然不产生后代,为什么会在自然选择中留存下来呢?”关于同性恋基因是如何遗传下来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去年有文章讲到:男同性恋基因可能会提高其母亲的繁育力而得以遗传,并有数学模型来验证。详细见plos one上2008年的一篇article:Sexually Antagonistic Selection in Human Male Homosexuality,链接:http://www.plosone.org/article/info:doi/10.1371/journal.pone.0002282
    ^_^

    • peta说道:

      呵呵,厉害。

    • peta说道:

      做科学,数学是离不开的。

      • 何草不黄说道:

        数学上基础学科了,很多都离不开的。。^_^
        再说,学科发展到最后,都想做预测,就要建模嘛,那没有数学能行吗?我有时候甚至想:建模是进化出来的必然取向。当然,我们平时每个人对周围的人和事所做的“民间模型”(或者叫“直觉模型”如回溯历史、贴标签等)与严格的数学模型还是有很大差异的,呵呵。。^_^

    • ant88说道:

      我前几天正好看到一篇文章,貌似是同性恋的基因可在其旁系亲缘里面传播,叫做亲缘选择假说

      • 何草不黄说道:

        拿来大家分享一下吧。。^_^

        • ant88说道:

          呃,糊里糊涂的,我可能脑中对位置的概念比较模糊
          搜了一下 就是科学松鼠会的文章
          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8305.html
          断背之爱有天意~
          这名字好,期待续集

          • 何草不黄说道:

            哦。。晓得了。。^_^呵呵。。

          • 何草不黄说道:

            重新读了一下,我推荐的那篇article算是对这种假说的数学证明吧。。^_^呵呵。。

    • DNA说道:

      男同性恋基因可能会提高其母亲的繁育力而得以遗传
      这篇文章我看过,很有意思
      ——D尔文

  13. mandy说道:

    留爪
    --M尔文

  14. 儒客小子说道:

    进化论和基督的不共戴天,确实也让我困惑了很久,家人劝我信基督,我却是进化论的信仰者

    • 张撞鹿说道:

      恩,我甚至觉得进化论不是你信基督教的障碍,不过也不好说。我是觉得西方很多人把这两点处理得挺好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放弃了一部分虔诚。
      虔诚的教义和科学确实是有冲突,也许总得有种什么办法解决这个困惑。

      • Fujia说道:

        。。我见过许多信进化论的基督徒。有种解释是进化论也是上帝创造的,有种解释是上帝创造世界的六天就是进化论的六个阶段。

  15. peta说道:

    【什么导致竞争,变异?】

    * 生物的多样性,导致有竞争。
    * 环境的变化,导致有变异。环境的的多样性也导致生物的多样性。

    【什么导致环境的变化,多样性?】

    宇宙的物质的不均匀,使得引力不均匀,也使得星系形成。也令星球内部不均匀,表面形成不同的环境。表面的差异,星系的运动和引力,也使得气候产生。

    【什么导致宇宙的不均匀?】

    如果宇宙以前是一个点,那应该是很均匀的理想的状态。

    ??为什么宇宙会不均匀呢??

    • 何草不黄说道:

      我觉得,资源的有限性导致竞争。变异则是随即的。
      呵呵。。^_^一起讨论啊。。^_^

      • 剥柴说道:

        资源有效性导致竞争,感觉上是这样的
        不过在资源不丰富,“环境条件比较恶劣”的情况下,植物之间的facilitation 比较明显,这个似乎是“资源有限导致和谐”

        • 何草不黄说道:

          “和谐”或者“竞争”都是手段,看最终目的。。^_^

  16. earthengine说道:

    中国传统社会热衷于“尊老”,强调“孝”,却并不强调“爱幼”。一个例子是,子女如果违背了父母的意愿,父母只要告其不孝,子女可能被判死刑,因此,子女不能违拗父母的意思,后代受到的待遇是严苛的。而如果从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讲,难道不是对后代更爱护才有利于基因的延续吗?
    ----------------------------------------
    这应该用“谜米”的进化论解释,而不是基因的。因为“谜米”在对成年人有利的时候传播最快——儿童的理解能力,以及付诸行动的能力毕竟有限。这样,对成年人有利的谜米就获得了进化的优势,尤其是在个体的数量达到了一定程度之后。

  17. 建一说道:

    关于人类起源的新观点——“熟食”说:
    人类的出现是生命进化时在特定时期适宜环境下的必然产物。古猿进化为人类与地理环境气候变化密切相关,而最关键的因素是生食变熟食。原因是:距今约500万前,地球表面有明显冷暖季节之分的中纬度地区的气候逐渐变干燥,由雷电触发的森林大火频繁发生,烈火使森林中大批的动物被烧死。哺乳动物中智力最发达的大型灵长目——古猿开始捡食烧死的动物尸体并且逐步学会从自然获取到主动用火烧烤食物,确立了以熟食为主的饮食方式。经过高温烧烤后,熟肉中的大分子蛋白质分解成了非常容消化吸收的有机小分子——氨基酸,为古猿的身体发育特别是需要大量蛋白质营养的器官——大脑的组织细胞提供了更利于转化能量的丰富原料,于是古猿的大脑迅速发达起来,演变成了地球上唯一的具有抽象思维能力的智慧动物——人类。
    建一http://blog.sina.com.cn/jianyi1151

    • 何草不黄说道:

      这个“熟食说”倒是一种比较可信的假说,但是上文中提供的很多证据有很多有待商榷:1,“过高温烧烤后,熟肉中的大分子蛋白质分解成了非常容消化吸收的有机小分子——氨基酸”,说成“高温使得蛋白质的结构松散开来,使得消化和吸收更容易”比较合适;2,“为古猿的身体发育特别是需要大量蛋白质营养的器官——大脑的组织细胞提供了更利于转化能量的丰富原料”,大脑的能量来源极为单一,基本就是葡萄糖了,从蛋白质到葡萄糖的转换代价太高了。蛋白质更多的是做结构支撑。

  18. 建一说道:

    一切生命活动都是细胞活动的结果,细胞的生长、增殖等过程都是通过生命体的进食、消化、代谢等功能系统实现的。经过高温烧烤后,熟肉中的大分子蛋白质分解成了非常容消化吸收的有机小分子——氨基酸;果实中的淀粉分解为——葡萄糖,这为古猿的身体发育,特别是需要大量蛋白质营养的器官——大脑的组织细胞提供了更利于转化能量的丰富原料,于是古猿的大脑不断发达起来。研究结果表明,距今200万年到50万年前是人类大脑进化最迅速,智力提高最快的时期,从生食转向熟食为人类体质演化和智慧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解释人类进化过程最有说服力的方法是研究从猿到人进化过程中留下的化石。从解剖学上比较,古猿进化为人类最大的变化是脑量由300毫升增大到了约1600毫升。亚洲170万年前元谋猿人脑容量780毫升;非洲距今160万年前的“特尔卡纳男孩”猿人脑容量为700多毫升,而50万年前北京猿人脑容量达1088毫升;阿尔及利亚距今70万年前的毛里坦直立猿人脑容量也达1300毫升。这不是偶然的巧合,恰恰反映了世界各地古猿的同步进化过程。人类与古猿头部特征对比也可以看出熟食的显著影响:1、由于脑容量增大,后倾窄小的前额变的宽大突出;2、因熟食减弱了咀嚼机能,咀的功能退化,牙齿变小,颌部缩短。

    • likrrr说道:

      熟食说,我觉得是很难证明的一个说法。

      这是个科技新闻,http://tech.qq.com/a/20041203/000216.htm
      我没找原文。好像说的是基因突变取消了限制大脑生长的障碍。

  19. Lynn说道:

    这几天在看,书花掉我不少银子,于是用龟速看原版,也要看掉它^.^。
    蛮有意思的一本书,推荐给大家哦!我觉得进化学门槛低,解释世界又很有效。过年去动物园的时候,看到威猛的大猩猩,好感慨啊。。。

    • Lynn说道:

      不能显示英文书名?!
      那书叫《每个人的进化学》

  20. 思无邪尔文说道:

    嘿嘿 同性恋基因证明同性恋有生物学基础这个观点实在难以苟同 既然是学生物的 就应该严谨 某个基因导致果蝇的同性恋行为 不一定证明这个基因在哺乳动物上也有类似作用 不一定表示所有的同性恋都跟这个基因有关系 得出那个结论需要做的工作还非常多

    • Netson说道:

      呃,也没有说是哺乳动物的基因啊……

  21. 小姬说道:

    鹿老师,我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过了这么久,你居然都还记得……

  22. eels说道:

    建议所有回复过的同学找来这本书看看,看了书再看看与会同学的发言,可能会更有感觉。
    向那个老文艺青年致敬,向达尔文致敬。

    • 张撞鹿说道:

      严重同意。其实我也想说,发读书会记录很重要的一个理由是让大家对书感兴趣。

      书真的很好看。

  23. 林特特说道:

    鹿老师真胖!

  24. stdlogic说道:

    "因为,救出两个亲兄弟而牺牲自己,能使自己身上的基因传递给后代的概率更大。"
    ……这是哪国的语言?我怎么看不懂?

    “陈卓旎的联想,从生物进化联想到了中国传统的法律和社会制度。在社会和自然这两个范畴,她发现了一些共同之处。她重新解读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这句颇为博爱的话,认为这句话强调的是,先照顾好自己的父母,然后再“及”别人的父母。而这似乎与基因层面上发生的选择有关系:照顾好自己的亲属,你的基因才有更大可能延续下来。”
    逻辑太跳跃了……远古人多半是抛弃老人的,18~19世纪日本一些偏远村落里还有这种习俗,从基因角度直接推测动物性的话,应该得出的是人类会抛弃亲属才对。“不爱幼”这一点,毕竟直接的基因延续的冲动要大于间接的,在养育小孩期间,父母大多数情况还具备生育能力,也能解释许多地方有杀婴阉割婴儿的习俗。

  25. 说道:

    宗教还是很好的,至少可以让他“活的很爽”,这话不错,不知道有没人看过神圣人生论

  26. life说道:

    有没有关于DNA修复的

  27. sillywanderer说道:

    没看过什么权威的著作,不过我相信自私是人的基本属性之一,我相信智慧也是基本属性之一,智慧的恐怖在于它可以改变个体对自私的定义,所以才会有敢于自杀,勇于牺牲,甚至存在“无私”奉献的人。
    自私是先天的,智慧是后天的,它们都本能的想要遗传下去。至于中国人对后代的冷酷,似乎也可以用这个观点来解释,因为不孝忤逆的子女虽然遗传了先天的属性,可是却跟后天的属性对立。

  28. Eggplant说道:

    看过一本书叫《中国人的焦虑》,里面有谈到基督教和进化论为什么能在西方国家并存,关键在于他们都在 理性主义 这种价值观念之下。

    具体论述比较长,我忘了,有兴趣可以看看书。作者是个喜欢研究文化的心理学家。

  29. Eggplant说道:

    其中说到:“理性主义固然不承认经验以外的未知世界,但同样不能证实经验以外的世界不存在,这就给上帝留下了存在的空间。......”

  30. fexii说道:

    有 进化论 的 进不了 天堂

    但是 如果 他有一颗向善的心 也肯定 进不 了 地狱

    其实 天堂 上 人 远比 地狱 中的 人多

  31. titanlu说道:

    读书会第二期将在什么时候呢?

  32. mytilus说道:

    陈振夏秉承师门理念,据此认为,同性恋是很自然的现象,属于科学范畴,而不属于道德范畴。
    -----------------------------------
    那双性恋该如何解释呢?人和果蝇不同,是一种社会性的动物,人的行为很大程度上受后天的影响,从人类历史来看,同性恋人群在不同时期的比例和当时对此的包容性有一定关系。但现在的研究表明同性恋的确和先天因素有关,比如说同卵双胞胎在不同的家庭中长大,其中一人是同性恋的话,另外一人也是的几率比普通人要高的多。当然,现在的心理学界对此的争议还是很大,还是没有一个确定的结论。

  33. isaac说道:

    陈小姐走进了一个思维误区……

    基础上生长出来的次级结构,其发展演化未必就看基础本身的变化,而是有着自己的演化规则——不同层面上的“选择”是不一样的。

  34. Bunny_Lohas说道:

    同性恋是由基因决定的?难以相信!从人类进化的角度看,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35. 陈卓为说道:

    为什么人类是在进化啊?谁能告诉我啊,为什么没人说人类在退化啊,难道没这种可能出现么?也许10000年后人类又变回猴子了,大家应该讨论一下你们讨论的方向是否正确,假设人类是 在进化得,那么应该以种群为单位讨论吧···

  36. veniceyu说道:

    看了陈振夏的文章,想到时尚行业中的男同性恋特别多的部分原因。对生殖不感兴趣,但是很多都拥有特殊才能。如果说他们可以帮助提高本家族中在生存、生殖等方面能得到更优越的选择条件,如打扮女性使其更有魅力以增加择偶方面的竞争力,并且选到更有利于后代繁衍的配偶基因和生存条件;另外选择不生殖可将有限的资源集中在家族中,如财产等。可不可以猜想同性恋的进化动机也许是一方面控制生物数量,另一方面是帮助优化种群质量?

  37. versugw www.kuaipu.com.cn说道:

    快普企业管理软件,微信号(kuaip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