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红猪作品 >> 文章

QQ20150126-1

原文作者:斯蒂芬•奥本海默(Stephen Oppenheimer)

英国人的主体是盎格鲁-撒克逊人?未必。

关于移民的大讨论可谓源远流长。历史书告诉我们:英伦三岛的土著居民是凯尔特人,他们在1500年前遭到血腥屠杀,并被入侵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所取代。

根据这个说法,凯尔特人的后代在爱尔兰、苏格兰和威尔士仍占多数,而英格兰就完全是安格鲁-撒克逊人的天下了。不过这两种说法都是错误的,关于何为英国人的流俗见解也同样如此。

在过去,我们主要通过古代编年史、考古发现和语言文学研究来勾勒英国人口的历史变动。不过现在又有了遗传追踪的方法,我们已经可以借助DNA来追溯现代英国人的源头、并精确地推断出各个民族到达英国的时间了。

过去两年里,我研究了1950年前到达英国的移民,追溯了男女两性基因系的迁徙,并且查明了它们的源头和年代。

我首先发现的是一个最重要的事实:有四分之三英国人的祖先是在15000至7500年前来到英国的狩猎采集者,当时冰川刚刚溶化,但这片土地仍然与欧陆相连,英伦三岛也尚未形成。

后来英国与欧陆分离,三岛上也因此埋葬了一枚时间胶囊,保存了欧洲西南部的居民在冰河时期的遗传信息。分析显示,我们英国人的遗传组成和冰河时期的巴斯克人是最接近的。总的来说,现代英国人的基因库中有四分之三(在英格兰是三分之二)都来自这个古老的源头。

英国的第一批定居者不太可能是说凯尔特语的,他们所操的语言更可能与今天独一无二的巴斯克语相近。三岛上后来又发生过多次移民和侵略,每一次都留下了各自的遗传痕迹,但是那些迁入者对现代英国人的基因贡献,每一批都只略微超过了十分之一而已。

就连“凯尔特人”,如果把他们定义成和凯尔特语一起迁入的基因携带者,也只能算作是移民中的少数民族。那么,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呢?

根据正统的考古学观点,凯尔特人起源于欧洲中部,在铁器时代大举迁入三岛。这个流传甚广的观点并没有遗传学证据的支持,也没有可信的历史学证据。不过我还是认为,所谓“凯尔特民族”的说法,不管是现代的还是古代的,都仍然是一个有效的概念。

我们知道,今天在英伦三岛上的“凯尔特人”,他们的文化和语言都与古代西南欧的大陆凯尔特人存在渊源――尤其是法国塞纳河南岸、伊比利亚半岛和意大利的那些。

最早的凯尔特文字用高卢语、凯尔特伊比利亚语和南阿尔卑高卢语写成(都属于凯尔特语族),都在上述地区发现,它们在年代上远早于凯撒,并且和海岛凯尔特语支有着清楚的语言学关系。

牛津大学的考古学教授巴里•坎利夫(Barry Cunliffe)认为,凯尔特语族是在海洋贸易的头四个千年里,在欧洲西部的大西洋沿岸产生出来的,到了4400年前,它又由金属勘探者传播到了北方的爱尔兰和威尔士。

最新的语言学研究将凯尔特语族的产生年代确定在了大约6000年前,这一点和剑桥大学的考古学家科林•伦弗鲁(Colin Renfrew)对各种印欧语在新石器时代如何扩散的观点是相符的。

我的研究已经充分证明,在新石器时代有过一股基因从西班牙附近的地中海地区流入了英伦三岛,其中至少有一次规模可观的殖民过程,它发生在威尔士北部的阿贝尔格莱(Abergele)。现有的考古学证据指出,大约在3700年前曾有人在此地殖民并开采铜矿,这一点和我的证据也是相符的。

这股基因流为威尔士北部的这个地区贡献了三分之一的现代男性基因,但是在三岛的其他地区,它的贡献却还不到百分之十,其中受它影响最大的是英格兰南部沿海,有百分之十;影响最小的则是爱尔兰,仅有百分之四。由此可见,这些“凯尔特人”的所谓主导地位是被大大高估了的。

和通俗的见解相反,在文化上并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凯尔特语是古代英国的共同语言。事实正好相反:另有一股更加强大的新石器世代基因潮(占到现代基因系的10%到19%)和文化潮从斯堪的纳维亚和德国西北部登陆,深深影响了英国的东部和东南部,它在时间上和伊比利亚人(西班牙人)的大举涌入相同。

英伦是岛,但这并不证明岛上的先民说的是同一种语言,因为外来文化的影响是来自海上、而非陆地。剑桥大学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英语的祖先在英格兰出现的时间,可能比盎格鲁-撒克逊人入侵的时间还要久远,它或许和斯堪的纳维亚语有点关系。

我的研究还否定了另外一个流行的观点,那就是英伦三岛的原住民在中世纪遭到了入侵者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屠杀。引出这个观点的关键史料是六世纪僧侣吉尔达斯(Gildas)撰写的小册子《不列颠毁灭记》(On the Ruin of Britain)。

正是这本小书的血腥描写塑造了后人深信不疑的观念: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从欧洲大陆渡海而来,屠杀了英格兰的凯尔特人,并成为了“英国人”。

根据吉尔达斯的说法,入侵发生之后,英国像以诺•鲍威尔(Enoch Powell)所说的那样“血流成河”,“人类的身体支离破碎,覆盖着青色凝血,仿佛被压榨机压过了一般。”(注:鲍威尔,二十世纪英国政治家、作家,曾发表题为“血河”的演讲)

教科书也把这场入侵写成了种族屠杀。“种族屠杀”的意思是故意消灭一个国家的人口。如果它指的是超过一半的人口死亡,那么我可以保证,从基因研究的结果来看,中世纪的英格兰并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盎格鲁-撒克逊人从位于日德兰半岛南端的家乡入侵英国,对这一点已经有了详细的证据,但是按照我的估计,这波入侵的人口只在英伦三岛的男性基因型中占到了5%。

就算是消灭10%人口的屠杀,这个数字都不能提供充足的遗传学证据;只有在诺福克郡和英格兰东部的沼泽地带,入侵才达到了这样的程度。

换句话说,英国的人口在当时得到了很大的延续,有大约95%的本地基因系都保存了下来。以基因入侵的总水平而论,就连维京人的影响也超过了盎格鲁-撒克逊人。

新的遗传学证据使人对“移民正在稀释英国人”的恐惧有了新的看法。吉尔达斯在说起盎格鲁-撒克逊入侵时,他劝导那些来路不正的英国君王“对那些骄傲的、杀人的、混血的、通奸的,对那些上帝的敌人,对那些应该彻底毁灭、彻底忘记的人,要公正地评判、恰当地统治。”

但是,我们难道就该这样轻率地诅咒外国入侵者吗?毕竟,凯尔特人、盎格鲁人、朱特人、撒克逊人、维京人、诺曼人等等,他们都是现代英国基因库中的少数民族。英国真正的原住民,是来自巴斯克地区的第一批无名的先驱者。就是他们在15000年前闯入了这片空旷、寒冷、刚刚被冰盖腾出的土地,成为了英国的主体民族。

关于

作者简介:史蒂芬•奥本海默,牛津大学教授,著有《英国人起源:遗传学侦探记》(The Origins of the British: A Genetic Detective Story)

本文出处:http://www.telegraph.co.uk/technology/3348004/What-does-being-British-mean-Ask-the-Spanish.html

0
为您推荐

3 Responses to “[小红猪]DNA中的证据,英国人口历史变动考”

  1. zhz说道:

    这篇文章是否和苏格兰谋求独立有某种方面的联系?

  2. GDHBWQ说道:

    他们单倍群的分布如何?

  3. fierycloud说道:

    黑死病有偏好的族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