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评 >> 文章

s27309023拍砖中医》这本书的封面设计可谓别具一格,灰白的墙体,中部碎裂,“拍砖中医”四个字赫然其中,粗粝中不乏雅致,有一种厚重的钝性美,联想到批评中医的历史与现实,让人不禁莞尔,在今日之中国,对中医的信仰已经不是坚不可摧了,就像作者的这本书也会将这一非理性信仰的根基拍出数条裂纹。板砖本是街头斗殴常用的趁手神器,在我国广大北方尤其常见,那么,用这样一个寻常之物给一本不寻常的书作书名是否合适呢?说其不寻常,乃是因为这是一本由中国临床医生写成的批判中医的书,在大量养生保健类书籍纷纷粉墨登场的当下,批评中医的声音显得微弱的多,此前类似的科普书也只有方舟子的《批评中医》得以出版,而且这本书的出版过程也颇多曲折,为了让这一块真金呈现在公众面前,不得已还搭配了几块废铜烂铁,不过时至今日,方的书已印数了十次,那些废铜烂铁在市场上却早已没了踪影。以此可见,中国还是需要这种批评的声音的,《拍砖中医》的出版,本可以满足这种需要,遗憾的是,虽则出版了,却也是曲线救国,只能以国际书号在香港的一家出版社出版,如此势必影响该书在大陆的传播效果,至于原因,你懂的。最初在考虑书名时,曾有人提议叫《棒喝中医》,这个书名暗合了作者的笔名棒棒医生,而且居高临下气势非凡,倒也是上佳之选,但最终作者还是选了《拍砖中医》这样一个稍嫌土鳖的名字,用本书自序中的话来说,“棒喝”那是大宗师的做派,“拍砖”才符合了草根的身份,在此作者不惜放低了身段,为的乃是尽力拍出一砖。扔砖头这种事,中国当下的大宗师们大抵是不会去做的。

如果将1913年的教育系统漏列中医案作为中国人对中医进行批判的元年,那么到今年则已一百零一年了。中国医学史界通常将2006年张功耀提出“告别中医论”作为第四次中西医论战的标志(1929年废除旧医案和1950年的改造旧医实施步骤草案的提出为第二次和第三次),但事实上方舟子早在此前便以新语丝为阵地发表数篇文章,将中医批判这一话题重新拉回公众视野,再往前虽有于宗瀚教授于1989年在香港《明报月刊》上发表《中医萎缩之我见》 但并未引起广泛的关注,因此方舟子才是事实上所谓第四次中西医论战的主帅,我想这在以后的医学史中国研究者中不会有太大争议。与前两次自上而下的批判不同,第四次中医批判由于有众多普通网友的参与(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大量有关中医批判的文章并无在纸媒公开发表的机会),呈现出一种鲜明的自觉启蒙的特点。棒棒医生就是这一次论战的积极参与者之一,与随时可以置身于医疗事业之外的方舟子不同,作为内科医生的作者本就是现行医疗体系内的一分子,以这样一个身份,公开发表批判中医的观点,掣肘因素之多是我们可以想见的。难能可贵的是,作者一路走来,虽则树敌无数(并无一个私敌),却也赢得了不少支持者,也许《拍砖中医》这本书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回馈这些支持者的,既然论战仍在继续,既然我们不愿作壁上观,那么不妨将《拍砖中医》攥在手里,从中遴选出我们喜爱的文章作“武器”,以备不时之需。

我本人是棒棒医生的忠实读者之一,本书中的不少文章我都在其博客上拜读过,但我仍然欣喜于这本书的结集出版,并希望这些观点能够影响到更多的人。“长期从事临床,推崇基于最佳证据的纯净医道”——在作者的介绍中的这样一句话,一下让我仿佛芒刺在背,从我们离开象牙塔进入世俗社会的医院以来,我们中国的医生当中有谁敢拍着胸脯大声说一句:我所有对患者的处置均是基于最佳证据?且莫说有些同道可能是在复杂的医疗环境中不得不妥协或故意装糊涂,就那些也许并非有意犯错但知识已多年不更新的医生又有多少?

作者在自序中提到了对他影响最大的6篇(部)揭批中医的作品,那么我也说一下棒棒医生的作品中对我有较大影响的一篇吧,那篇文章是《《内科学》里的中医残迹》。作为一名业余科学写作者,我本人也写过一些揭批中医的文章,但我从未像棒棒这样为了这样一个看似细枝末节的问题下这么大工夫挖掘,但这种挖掘是值得的,我本人就是因为这篇文章对中医的现状有了新的理解,原来很多保持沉默的同行心里其实是有数的,正如我前面所说的“扔砖头这种事,中国当下的大宗师们大抵是不会去做的”,西医大家们貌似对中医的问题集体失语,但背地里却也使着暗劲,否则难以解释医学生《内科学》教材中现代医学的内容步步为营,中医残迹越来越少。当然,我跟作者一样希望这些残迹也尽早被抹掉,如此,中国的现代医学才算是真正进入了纯净医学的境界。

纯净医道,这听起来好像是现实世界里绝不可能存在的乌托邦,但在我国医疗体系问题重重的当下,提倡这种“矫枉过正”的观念当是有一定的价值。在我们所接触到的医生当中,虽然大部分能够做到尽职尽责,但多多少少总有些重术轻道,以中医的问题为例,有多少无效甚至有毒的中药都是中国医生“合理合法”开出去的呢?如果以严苛的循证医学来要求,这些中药恐怕无一例可顺利通关,那么那些亲手将这些中药送给患者的中国医生们,真的不明白个中玄妙么?现实的理由纵有千万种,但在妥协或屈服的同时,内心是否多少有些不安?

百余篇文章三百多页的一本书,也许不会对当下的医疗环境或者人们的科学素养产生颠覆式的影响,但我相信这本书注定还是会警醒一部分人,有缘的人定会相遇,人与书的相遇也是一样,当你恰好翻起了这本书,在这一瞬间,我们的世界又因此变得了美好了那么一点点。我本人虽也写过部分批判中医的文章,但在文章质量和影响力方面比棒棒医生还有差距,如果说棒棒医生的这一系列文章可以称之为板砖的话,我的那些文章就只能是弹弓打出去的小石子了,所以在此我也无需过多地阐释我对中医的观点。《拍砖中医》到底是怎么拍的?拍砖中医经典,拍砖中医人物,拍砖中医理论,拍砖中医临床……但有一条作者是没有写进书里的,我认为那应该是拍砖中国人的天灵盖,在“中医是民族瑰宝博大精深”的环境下长大的很多中国人,大脑早已固化成花岗岩般坚硬,和风细雨似的灌输已难奏效,也许只有以这种简单直接的霹雳手段当头一板砖,会让某些人沉寂已久的思维稍稍震荡起来吧。

我对棒棒医生说:“如果经由你这部作品,在同行里引起巨大争论就好了”,他答道:“固所愿也。”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