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医学 >> 文章

云南白药按照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规定修改了药品说明书,正式宣布配方中含有制草乌成分。使用草乌有多大风险?我们有必要承担它吗?

草乌是什么?

中药中的草乌是毛茛科植物北乌头(Aconitum kusnezoffii Reichb.)的干燥块根,与乌头、附子一样,生草乌含有乌头碱、新乌头碱、次乌头碱一类的生物碱成分。这类成分具有很大的毒性,口服乌头碱几毫克即可致命。中毒时可出现麻痹、心率失常、低血压、呼吸困难等表现。

wpid-F_jSa-K8BuTL0_t16Siw2y1XBLWpLJOqV9nuzl5z-FwSAQAAagEAAEpQ-2014-07-21-14-20.jpg

毛茛科植物北乌头(Aconitum kusnezoffii Reichb.

wpid-HsPwVJzk7HRabsAU-KmZi6TgbwSdEPa8RBWE0TsvwpZeAQAA_QAAAEpQ-2014-07-21-14-20.jpg

生药草乌

炮制能消除风险吗?

由于毒性很大,此类生药材在使用时通常会经过炮制来降低毒性。草乌炮制多采用浸泡蒸煮的方法。《中国药典》中提到的炮制方法为“取草乌,大小个分开,用水浸泡至内无干心,取出,加水煮至取大个切开内无白心、口尝微有麻舌感,取出,晾至六成干后切薄片干燥”。

在乌头类生物碱中,双酯型生物碱的毒性较高(上文提及的乌头碱、新乌头碱等就属于此类),蒸煮炮制的过程可以促进它们的水解,形成毒性相对较小的苯甲酰乌头原碱类。事实上,云南白药方面也确认了这一点。炮制确实可以使药材的毒性减少,但隐患并未因此而消除。

有研究认为,水解产生的苯甲酰乌头原碱类成分毒性可降至乌头碱的1/200左右,但考虑到乌头碱是一种毒性极强的物质,1/200的毒性依然不算太低(以乌头碱致命剂量3毫克估算,其200倍为600毫克,而通常氰化钾的致死剂量在50-250毫克之间,砒霜的致死剂量约为70-180毫克)。更重要的是,在炮制过程中,双酯型生物碱的水解并不完全,在炮制后药材中仍有一定量的残留。也有动物实验发现,草乌经炮制后生物活性也随之下降,由此推断达到同样效应所需的剂量可能也会增加[1]。这一因素实际也削弱了“炮制减毒”的作用。

另外,受到生药产地、炮制条件等因素影响,这些生物碱类物质的含量常会发生波动。《中国药典》中规定制草乌中双酯型生物碱含量不得超过0.04%,苯甲酰乌头原碱类应在0.020-0.070%。这实际上是相当粗略的含量要求。这也为其安全性增加了不确定因素。

毒物可入药,但须谨慎权衡

即使经过炮制,草乌仍有一定毒性,而它的毒性是否可以被接受还需要另外讨论。事实上,有很多人也在用“离开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的表述为其辩护。但这句话的使用是有诸多前提的,在医药问题上,更要视情况而定。

确实,只要使用得当,“毒性”也可以成为药效。不过,毒物入药需要谨慎地权衡利弊,在获益大于风险时可以选择使用,同时在使用时必须对风险进行严格的评估与控制。假设有一种物质,可能导致呕吐、脱发、白细胞减少,看起来颇有些毒性,如果它能治疗肿瘤,又没有更好的选择,我们可以允许它作为药用;而如果它只能缓解感冒症状,我们显然没有理由去承担这些风险。

实际上,说到毒物入药,化学药物比中草药更胜一筹,连不到1微克就能置人于死地的肉毒杆菌毒素都被做成了药品——因为它实际上满足两项条件,一方面,它具有独特而持久的肌肉松弛作用,可以治疗其他方法难以改善的肌肉痉挛性疾病(虽然美容除皱的功效更加有名,但这才是它最初的本职工作);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严格的使用规范和剂量限制可以使它的风险得到控制。(详情请看:肉毒毒素:最毒的美容明星和病痛狙击手 )

而草乌通常用于骨关节炎、类风湿性关节炎、扭伤等情况,虽然它在药理实验中确实表现出一些止痛、抗炎的活性,但在这方面也有更加安全、疗效更确切的药物可供选择(例如日常生活中常见的解热镇痛药)。不仅如此,草乌作为生药材,其中活性成分的剂量控制精确程度也远远比不上化学药物。曾有研究报道,在检测的制草乌中乌头碱含量可在0.0084%~0.034%之间波动[2],即使是完全符合药典规定的产品,其中的生物碱含量和组成仍然可能有不小的差异。可见,即使严格控制药材的使用量,其中有毒成分的剂量依然不能得到很好的控制。

具体到云南白药,其制剂包括散剂、胶囊、酊剂及气雾剂等,其中散剂和胶囊剂为处方药。此前声明中云南白药并未明确提及含草乌的制品种类。云南白药酊为乙类非处方药,按《乙类非处方药确定原则》,含毒性药材的口服制剂不应作为乙类非处方药,由此推测作为非处方药的云南白药酊可能与散剂和胶囊组方成分不同——这一点也可以与云南白药向FDA提供的配方中并无草乌成分相印证。由于该公司并未公布含有草乌的制剂品种及确切含量,目前很难对它们的安全性给出确切分析。不过考虑到可能的风险,用更加安全、剂量与不良反应明确的药物替代草乌制品会是明智的选择。

参考资料

  1. 柴玉爽,王玉刚,花雷等.附子乌头草乌及其炮制品的毒效比较[J]. 世界科学技术—中医药现代化, 2011年第13卷第5期.
  2. 曹晖. 香港市售乌头类药材及其炮制品的乌头碱含量测定[J]. 《中国中药杂志》, 1993年05期.
  3. 中国药典2010年版
0
为您推荐

16 Responses to ““云南白药含草乌”究竟意味着什么?”

  1. 奥蕾莉亚说道:

    云南白药这做法有点不靠谱啊

  2. hzh说道:

    云南白药不是中药吧?

  3. 乾一说道:

    个人以为孤立讨论这种问题是没有实质意义的。单纯地依靠百科、学术数据来进行批判本身就是不合理的,草乌从古至今就在古代医学里面占有重要地位,甚至于曾经在很多百姓家里是常备药品,也就是说我们在讨论类似问题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查证一下他的历史实际使用情况,不管曾经的使用情况是否具有科学性,但古人不傻,从我记事开始就知道草乌该怎么用了。另外,科学本身也是在发展的,讨论入药就涉及毒理药理,整个体系都尚不完备又怎么能依靠一两篇学术论文草草下定论,况且,如果我们真的要追究数据合理性就要先从科学实验的数据开始验证。

  4. 小龙说道:

    我觉得云南白药这事就是有人在炒作。。。

  5. GDHBWQ说道:

    hzh说道:

    2014-07-21 17:45

    云南白药不是中药吧?

    回复 :肯定是西南药。

  6. 王韬说道:

    是药三分毒,吃药是治病,不是食品。
    正确的用法和剂量是关键。
    每次看到逢中医即反的报道和评论,都一笑而过。这些人太偏颇了。
    如果真的是讲科学,先把什么是科学的定义搞清楚再来。(我自己泡的药酒,治膝关节疼的,里面有制川乌、制草乌、生马钱子等,只能外用,不能口服哈。口服一钱就去西方了。)

    • 一笑而过说道:

      你跟这些没有过任何实际经验、只懂翻书或上网写“科普”的松鼠是说不通的。我想请问:在这里给大家“科普”医药知识(包括中医药知识)的松鼠们有哪位是经常给人开药的临床内科医生?

    • 六天魔王说道:

      你知道你的回答有多可笑吗,你自己药物被质疑,你不拿出证据证明,却让别人证明你没问题,你不感觉你有点那个吗。如果云南白药自己认为毒性可控,自己拿出数据和证明,别人只需要质疑,如果你的证明不合格,然后就开卖,请问你是拿活人做试验吗。

    • 六天魔王说道:

      我说东墙土能治病,也安全,我不给你任何证据,你信吗?反科学的人至少说明一点,这些人是不讲究论证的。科学等同于逻辑实证,就是你说你是对的,你就要举证,并且要能说明你的证据为什么能逻辑严谨的证明你的结论是正确的,并且还要能说明出现什么情况你说的就不正确。前者用来鉴定迄今为止你还没错,后者保证你别耍流氓,什么时候你都能自圆其说。

  7. 一笑而过说道:

    科学松鼠会的人不是说中草药都是骗人的安慰剂吗?哪位松鼠吃一克草乌给我们看看?这篇文章简直就是松鼠会自己在打脸啊!

  8. 抓住那个胖子说道:

    云南白药不是外敷的么。。。。。。

  9. 老牛说道:

    像云南白药这类东西,不值得如此认真吧,人家不过是想懵点钱而已。

  10. 唯心主义说道:

    清晨,你怎么看?

  11. isjfk说道:

    “离开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这句话的使用是有诸多前提的,这种意识本身就是在耍流氓

  12. qngzhang说道:

    一股遗老遗少的气息,当年清政府不是也这么说的么,“我中华上国,几千年如何如何,夷狄之邦,井底之蛙,如何如何”,然后整个国家被井底之蛙的几千洋人完虐。估计你这种人还觉得自己特爱国。

  13. ssua说道:

    中医不求甚解,不求所以然的特点决定了他无法开放面对质疑和挑战。这也导致根本上无法和科学相容,因为科学的本质特点是体系中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被质疑被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