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拍这一集的时候,离果壳某小伙伴吃完乌头的花大难不死只有一周左右……

毛茛科是真双子叶植物的基部类群,全部是草本植物。除了多心皮这个共有特征之外,毛茛科花部器官的多样性非常高,主要是在萼片和花瓣上玩花样。其中乌头属和翠雀属这一对好基友步子跨得比较大,它们用萼片行使招引传粉者的功能,而花瓣则用来干更加隐秘的事情……具体干了啥,看视频吧。

顺便提一下我现在的研究。在高山草甸上,鼠兔、熊蜂和乌头可能形成了一种互利的关系:鼠兔翻开被优势物种(比如嵩草)覆盖的地面,使双子叶植物的种子有发芽生长的空间,其中包括几种乌头;乌头大量开花,养活了很多熊蜂,熊蜂进而能给很多其他的双子叶植物传粉,促进草地植被的更新和多样性提高;鼠兔喜欢打洞,而熊蜂住在废弃的鼠兔洞里;乌头有毒,牲畜不吃,一定程度上为鼠兔提供了庇护(效果很有限,藏狐兔狲不太在乎这个,但高大的草本可以遮蔽猛禽的视线)。基于这样的关系,鼠兔的活动对于草甸的植被更新和物种多样性增加是有好处的。

在视频里可以看到,乌头在草甸上形成了小型的斑块,了解这些斑块之间的遗传关系和斑块周围的鼠兔活动以及植物物种多样性变化,就可以验证上述的假设。

制片人、导演、摄像、录音、场记、灯光、舞美、配乐、剪辑、特效以及想得起来的一切事情: @桔子帮小帮主

解说:@顾有容 和他的镊子。

PS,乌头是传统医学留给我们的宝贵礼物……你们懂的。

再PS,这集是不是投毒指南……你们说了算!另外参见http://www.guokr.com/post/401560/

0
相关文章

4 Responses to “花日历(三十一)我知道你的水煮鱼里放了什么”

  1. 天祭说道:

    \传统医学留给我们的宝贵礼物/

  2. miszgh说道:

    草乌和附片都吃过了,竟然不知道他们有这样的关系。在云南的广大地区都有吃草乌的习惯,但每年都有中毒的案例发生,虽如此,大家仍对吃乐此不疲,小日本拼死吃河豚,云南人拼死吃草乌。附片(或附子)是在怒江吃的,如果说你不知道怒江,那高黎贡山听说过了吧(如果还不知道就不要在这个版块里混了)。无论吃那种,一般都是大锅,猪肉或火腿(怒江挨着舌尖1里诺邓火腿的产地,怒江本地的老窝火腿更好吃,只是不出名),炖煮24小时以上,草乌要的时间更长。附片不需要厨师先尝,但草乌一定要厨师尝过了没问题,大家才吃。两者吃起来都很苦,汤也是,如果非要给这个苦下个限度的话,就是你同时喝白酒,你会觉得白酒是甜的。草乌的毒性比较大,如果在吃的过程中会出汗,感觉手脚有点麻,这种状况就到位了,吃过了草乌忌吹风,喝凉水,睡觉是最好的。附片基本没有上述症状,也没有那些禁忌。在云南人的传统里,吃草乌增强抵抗力和免疫力,对预防感冒有效,所以一般会在11、12月份吃。附片在一年里都可以吃,对肠胃有好处。以上是我的经验和听说,对我个人有效,没有特别的参考价值!

  3. 雨落幽燕说道:

    难道桔子小帮主挺着大肚子上高原啦?!

  4. 武汉东方神厨小吃培训www.whdfsc.com说道:

    武汉东方神厨小吃培训:http//:www.whdfsc.com小吃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