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议理 >> 文章

QQ20140211-1中国春晚余音未尽之际,美国版春晚——超级碗(Super Bowl,即国家橄榄球联盟年度冠军赛)——又盛装登场。在精彩赛事进行的间隙,细心的电视观众或许会注意到一则来自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商品广告。广告煽情地表现了科罗拉多人永不满足的优秀特质后,赫然宣称该州出产的大麻具有同样的品质,更令人吃惊的是,广告中还掠过了几帧电影《盗梦空间》中大楼反转折叠的场景,来暗示大麻的“神奇草”之效。

这样公开展示宣传美国联邦法律禁止拥有之物,其背景是2014年1月1日起,科罗拉多成为美国第一个可合法销售大麻的州。根据法律规定,该州将允许21周岁以上的成年人在拥有出售许可的大麻商店最多购买1盎司(约28.35克)大麻。

而美国司法部最终为此放行,主要是出于期待科罗拉多州能为毒品滥用之痼疾趟出一条新路之目的。至于科罗拉多,每年大麻生意贡献的至少1亿美元的税收及源源不断来自外州乃至外国的“毒品观光”游客带来的收入则是推动大麻合法化的重要动力。

在这场胶着数十年的弥久角斗中,大麻合法化在美国终于迈出重要一步。

从植物到药物

话说,在西方世界地上地下流行的大麻原产地其实是亚洲,主要分布地区在中国、中亚细亚及西伯利亚等地。我国是种植大麻历史最悠久的国家,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700年黄帝神农氏时代。

不过在那时,大麻的用途与今天相差甚远。我们的祖先通过种植和沤制大麻来制造绳子。另外,聪明的古人还通过搓、绩、纺、坠等技术来处理大麻纤维,将其作为制作大麻服装的原材料。河北藁城台西村商代遗址就曾出土过大麻残片,距今已有3400年的历史。

时光之河又流淌了大约一千余年,在这段时间里,大麻完成了从农用植物到致幻药物的“华丽转身”,而且伴随着大麻传奇效用的人所共知,借助意大利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之笔,还有一个更加传奇的故事在西方世界广为传播。

他在游记中曾记载,公元11世纪,在波斯北部靠近里海的山区,伊斯兰教什叶派支派阿萨辛派日渐崛起,这一派别的显著特点是,拥有大量不畏生死的费达伊(敢死队),通过刺杀对手的显要人物来打击和威慑敌人,以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

传说阿萨辛派的创始人阿拉丁(该派别的首领又被称之为“山中老人”)在两座高山之间一条风景优美的峡谷中,建造了一座华丽的花园,其中铺设着流淌美酒、牛乳、蜂蜜和清水的河流,并在这里安置着姣美的女郎,营造出天堂的场景。而后利用大麻让受训中费达伊体验天堂的幻境,使之相信死后会在这里有享不尽的口腹之欲和声色之娱。

或许是大麻的神奇效果,费达伊们非常相信这些灌输。在山中老人与香槟伯爵亨利二世的一次会面中,为了向对方显摆费达伊的忠诚与服从,曾当场命令两位费达伊爬上高塔并跳下来,二人丝毫没有犹豫,立即从容赴死,给香槟伯爵带来极大的震动。

这段惊悚故事是否属实依然待考,但从侧面说明了大麻的致幻用途已经有了悠久的历史。在这以后,随着亚欧交流的频密以及大航海时代的到来,大麻已成为遍植于世界的作物。

美国模式VS荷兰模式

时光荏苒,大麻再一次引起世人的关注时已到了20世纪初。彼时正值墨西哥移民大量涌入美国西部,随之带来的是吸食大麻的习俗。低廉的价格和麻醉毒品的属性,使之迅速波及到东部各州的黑人,而白人吸食大麻的情况则相当少见。

在种族歧视依然甚嚣尘上之际,大麻很快被妖魔化,大麻-墨西哥人-犯罪三位一体的概念逐渐形成,致使州及联邦政府开始倾向于管制大麻。不久后,各州限制大麻种植、销售与使用的地方性法规陆续施行,而且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在1937年还签署了联邦第一桩管制大麻的立法《大麻税法》,将管制提升至联邦水平。同时,禁毒开始被视为国际问题。美国等西方国家亦拟议启动国际合作来限制毒品的扩散。

而那时的荷兰已经发展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可卡因生产国,毒品生产与贸易在其原始资本积累的过程中日益占据了重要地位,因此荷兰一直试图通过抵制国际毒品管制公约来保护其利益。不过,在国际社会和美国政府的压力之下,荷兰议会于1919年通过了《鸦片法》。值得注意的是,这部法律并未将大麻纳入管制范围。

到了1960年代,情况发生了大幅变化。嬉皮士运动及嬉皮士文化迅速勃兴,并泛滥到全美。“毒品”作为其重要组成部分,很快成为年轻人中的时尚元素,价格低廉容易获得的大麻也随之开始超越阶级、阶层、种族、年龄及性别的界限散播开来,一直延续到今天久久不能弥散。

与此同时,美国大麻管控政策也在不断发生渐变,在这其中,可以明显看到政治、科学、文化、社会、心理和道德等诸多因素的交织与角力,并最终形成了沿用至今的“司法惩治导向”的模式。

在这一模式的形成过程中,有三个人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一位是联邦麻醉品局首任专员哈里·安斯林格,他担任这一职务长达32年,同时兼任美国驻国联鸦片咨询委员会及联合国麻醉品委员会的代表,直至1970年。他念兹在兹的禁毒宗旨——强硬的立法、良好的执法、严厉的刑罚和适当的住院治疗计划——对于美国国内的禁毒政策和全球禁毒体系的建立发挥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另两位则是美国总统尼克松及里根。尼克松在任期间,正式签署了《综合性药物滥用预防与控制法》,把大麻列入最危险的毒品类,正式吹响了禁毒战争的号角,而后在里根的坚定推动下继续发扬光大,并在其夫人南希·里根发表题为“Just Say No”的演说后达到了新的高潮。

相较美国,麻醉毒品管控的另一代表荷兰似乎更加现实一些,他们选择了“公共卫生导向”的模式。而就在此前,荷兰一度是美国模式的追随者,奈何这种模式非但未能让毒品吸食人数的上升曲线掉头向下,反而令其在1960-1970年代达到了高峰。

在此之后,荷兰的决策者们更加倾向于减轻对毒品持有者和使用者的处罚,尤其是对于使用者,应将其视为亟需治疗的病人而非有待惩罚的罪人。自1976年起,荷兰政府就把毒品分类为硬性毒品和软性毒品。对海洛因、可卡因这些严重危害公众身体健康的硬毒品严厉打击。而象大麻这样不易上瘾,通过控制后对身体危害不大的所谓的“软毒品”,则允许公开买卖。

考虑到大麻合法化可能面对的巨大争议以及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与不满,荷兰立法者们智慧地用模糊化的方法加以处理。比如,荷兰法律规定,当街使用甚至注射使用毒品不违法,但拥有任何类型的毒品都是非法的。如今,在荷兰存在着数百家“大麻咖啡馆”,18岁以上的成人可以在这些咖啡馆中每人每次购买不超过5克的大麻(或其他软性毒品)。

争议中前行的大麻合法化

时至今日,美国在轰轰烈烈的禁毒战争与每年巨额的反毒投入之下,不仅成为大麻的最大的消费国(消费量占世界总量的六成),而且是还是重要的种植国和生产国。吸食人群远远超过其他毒品吸食人数的总和。而荷兰在推出毒品管控新政后,一跃成为欧洲“瘾君子”最少的国家。另外,葡萄牙、意大利及瑞士等欧洲国家在荷兰榜样的鼓励之下,也采取了类似的措施。

这些对比鲜明的结果不禁让现任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质问:“随着所谓的‘反毒品战争’进入第五个十年,这场战争是否真正有效?”

事实上,美国国内大麻合法化的呼声一直未曾停歇。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弗里德曼很早就曾提出,毒品对社会所造成的危害很大程度是由“非法”二字造成的。1972年,他在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将一系列禁毒政策和法律视之为新型“禁酒令”,而后者堪称美国史上好心办坏事的绝佳例子。

在毒品合法化的支持者看来,大麻类软性毒品对身体危害较小,更多的伤害是因为使用者缺乏科学正确地使用方法。现有的“一刀切”型的法律并没有控制毒品的滥用,反而促成更多新型、人工合成的毒品出现。

而美国现有的禁毒贩毒措施也面临着严厉的反思。据统计,美国政府每年用于禁毒的专项预算多达上百亿美元,更有数百亿美元的毒资流入境内外贩毒集团手中。批评者认为,如果毒品合法化,政府不仅可以节省这上百亿的支出,而且可对毒品买卖课以重税以增加财政收入。里外里的进项反过来还能用于帮助吸毒者开展戒毒治疗及宣传教育。

当然,反对毒品合法化的声音也很强烈。合法化给人类道德观带来的巨大挑战是反对者最为忧心之处。经过经年累月的禁毒宣传,吸食毒品是社会文明的颓废和倒退已成为大多数人的共识。一旦毒品合法化打破了这层道德防护网,会造成何种后果,是难以想象的。

不过,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二者的目的都是相同的,只是抵达的路径有差异。截止目前,在美国已有19个州支持医用大麻的合法化使用。预计华盛顿州将步科罗拉多州的后尘,成为第二个休闲用大麻合法化的州。这些举措效果究竟如何?荷兰之橘移植到美国后,是依然甜美如初,还是变身为美利坚之枳?诸君且拭目以待吧。

0
为您推荐

32 Responses to “大麻的罪与非罪,美国模式VS荷兰模式”

  1. 耿直说道:

    麻绳原来就是大麻做的啊

    • hnxg2009说道:

      复制自“360百科”,黄麻剑麻亚麻罗布麻中麻槿麻是大麻吗?怎么没见人点燃麻绳吸食?

      麻绳
        麻绳是取各种麻类植物的纤维。麻绳,常规直径为0.5mm-60mm。麻绳(包括黄麻/剑麻),二股三股四股麻线球,直径1.5厘-4.5厘,仿麻外表类似麻线。麻纱从0.8支纱到6支纱,麻线直径:1mm-5mm可做单股、二股、三股、四股及多股纱线,采用圆筒形、锥形有纸筒,无纸简包装。
        因中麻、亚麻、罗布麻的纤维胞壁不木质化,其纤维粗细长短同棉相似,可作为比较柔软的绳带类产品的原料。
        而黄麻、槿麻等韧皮纤维胞壁比较木质化、纤维短,只可作为比较硬的绳带原料,其产品根据柔软程度被广泛应用于鞋材、服装、包装材料等。黄麻线/纱,进口麻线通常有紧三股,松三股等,多股线和单股线,规格分别有:1.5*3,1.5*4,1.6*1,1.6*2,1.6*3,1.6*4,2.1支*1,2.1*2,2.1*3,3.1*1,3.1*2,3.1^3,3.7*1,3.7*2,3.7*3,4.1*1,4.1*2等,4×4=16股,3×4=12股,3×5=15股,3×6=18股,3×7=21股,3×10=30股;长用的1.5支的:3×3=9股、3×4=12股、4×4=16股、3×6=18股、3×10=30股,它通常用于建筑,火车刹车,捆绑商品等。

  2. ai1989说道:

    不记得以前是在哪看过一篇论文......根据论文里设计的实验得出结论是,大麻的成瘾性和毒害性比烟草和酒精都要低......

    • 天祭说道:

      宁愿吸了会让人变蠢也不愿意致幻

    • xiaq说道:

      但是致幻作用强很多,所以道德上更不易接受

    • hnxg2009说道:

      看这样的论文,建议要带着自己的主见去看。某篇论文说它成瘾性和毒害性比烟草和酒精要小,这说明不了什么。如果看了这样的论文就去尝试,一旦受害,那就是不可逆转了。

    • hnxg2009说道:

      “看这样的论文,建议要带着自己的主见去看。某篇论文说它成瘾性和毒害性比烟草和酒精要小,这说明不了什么。如果看了这样的论文就去尝试,一旦受害,那就是不可逆转了。”

      • david说道:

        大麻成瘾性比烟草小是毋庸置疑的,其实海洛因的成瘾性都比尼古丁小(从侧面说明了戒烟的困难)

        而且最重要的是,最少有15%的男人,每天要抽一包烟,每天抽大麻烟能抽几只?

        大麻并非对健康无害,但是比起抽烟来,那 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其他人,害处可是小多了

        我认为在这里大谈毒品害人的,大都是对于大麻没有系统性科学的了解的。

        • weidz说道:

          我强烈支持公共场合禁烟。我认为中国最迫切的事情是禁烟,而不是研究大麻什么的。

        • Fren.Coder说道:

          抛开剂量谈毒性就是耍流氓

  3. cwhy说道:

    科罗拉多作为southpark的所在应该就够吸引人了吧。。

  4. KIMI说道:

    很多东西,其实都是可疏不可堵啊

    • 张益达说道:

      这句其实蛮废话的。也可以反过来说,很多东西是可堵不可疏。

  5. Hik Hok Kim说道:

    荷兰——世界的榜样

  6. 千代说道:

    强烈支持美国大麻合法化,下一步赶快把海洛因也合法了,快,太想见到美国全民吸毒了

    • kyle说道:

      海洛因是不可能合法的,任何国家都不可能。软性毒品和硬性毒品是有明显区别的。如果人类是以幸福快乐为人生目标,那适当使用软性毒品是能够提高生活质量的。

      • hnxg2009说道:

        毒品害人,文字也会成为害人的利器!!这种文章就是在害人!谋害他人的性命!现在的青年,有相当一部分学历较高的,自以为知道的东西多,无所顾忌,为所欲为,在没有做深入思考的前提下,不懂得约束自己,在网络上肆意发言,传播一些观念,后果却是既害人又害己!比如对大麻这种毒品,如果对它产生认同感,认为无害无罪,从而去吸食,继而在“毒品提高生活质量”的观念误导和身体依赖下,索取更多其他种类的毒品,被毒品控制,生命就会从此走上绝路!!!“毒品提高生活质量,提高幸福感”这样的观念是比毒品更害人的!!!这篇文章的作者及一些回复者要小心了!如果不在内心对任何毒品设置强大的防线,很可能就会被攻破!被攻破的现象之一,也许就是替毒品说好话,甚至劝诱他人吸毒!!!吸毒在中国可是不合法的!!!

      • hnxg2009说道:

        这位回复者的观点是可怕的!害人又害己!

        • kyle说道:

          呀,您吓着我了。 我吸大麻已经很多年了。 一起吸食的朋友中有医生,有警察,有小学教师,有金融法律工作者,各行各业都有,大家聚会就会吸一些。您放心,大家都家庭幸福工作安稳,不会给社会添乱。您要是害怕自己被毒品控制了,那就最好不要碰,哦对了,您最好连女人也不要碰,因为性快感比大麻更上瘾的哦!您需要严防孩子早恋!出家做和尚最安全!
          人之患在好为人师。有人在为大麻合法化而奋斗,就说明这事情有它存在的道理。您要有一个开明的思想,对新事物多研究多思考,少拿自己固化的知识来下结论。这对您,以及对您身边受您影响的人(特别是孩子)都是极有好处的。

          • 杨艳康说道:

            国人只有十二属相吗?非也。昔有孔门高足与某人争论一年有四季还是三季,不决乃请孔子圣裁,子曰一年实为三季,高足当场傻掉,某人得意而去。过后高足请教何以歪曲真理,子曰某人是属蚂蚱的,秋后都已经蹦跶不了几天,未入严冬已然死翘,你和他能把冬季的事儿说清吗?翻开历史可以发现,其实各种花样翻新的禁忌与恐惧大都出现在国运衰颓之际,病入膏肓肯定是杯弓蛇影惶惶谵语。远古时代的桀纣们酒池肉林奇技淫巧,我们不必苛责,因为老祖宗还处在原始性崇拜阶段,认为一晚上睡十三个女人是才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不单单是追求高潮愉悦的感觉,这点儿事和亡国扯不上关系。周朝制礼,人道经纬万端,规矩无所不贯,即便如此,春秋战国还有百家争鸣的黄金时代,思想何其开放。暴秦强汉逐匈奴于漠北,间接灭掉罗马帝国,虽然独尊儒术,但也很少去管人们裤裆里的那点儿事,直到大唐盛世,国运走到了一个顶峰,我们民族强悍尚武,性关系乱得上不封顶下不保底,观音大士都跑到妓院里舍身度人了,何来恐怖禁忌?一到总是被游牧民族欺负的宋朝,国运转颓,寡妇也就不能再嫁了,把人欲灭了吧,你丫撸管,那不是企图自杀吗?清朝也绝对不是因为吸了几口鸦片烟儿才被白人打得稀里哗啦,大航海时代的冲击波任谁你也挡不住,什么?你说你是义和团的武术教练,那管什么用啊。好在我们赶上了互联网时代强国有梦,撸管的禁忌已然敝履当弃,毒品合法还会远吗?

  7. 知微说道:

    美国很大一部分青少年,特别是由于家庭原因或学校生活交往问题而叛逆的,还包括一部分成年人,都会或多或少的接触大麻等致幻剂,所以如果合法化,也许美国政府会获得一笔大收入呢

  8. hahaha说道:

    让我想起前段时间说东莞合法化的

  9. thorium说道:

    这个问题应当从文化的角度解释下,否则如何解释鸦片战争之后中国吸食鸦片造成国家衰亡的这个事实,同时代各个国家都并不禁止鸦片的。

    各国文化的底蕴不同,对于同一件事情会产生不同的结果,西方证明不会出问题的,在中国就不一定了。

  10. hnxg2009说道:

    “在这场胶着数十年的弥久角斗中,大麻合法化在美国终于迈出重要一步。”这句严重误导读者。说大麻合法化在美国迈出重要一步,请问作者美国有大麻合法化的路径吗?有支持大麻合法化的国民意愿吗?一个州的合法化等于全美国合法化吗?

    “荷兰之橘移植到美国后,是依然甜美如初,还是变身为美利坚之枳?”文中这样的用语,个人感觉全篇文章有支持大麻合法化的倾向。这样的文章害人。软性毒品真的对生命和健康无害?有回复说”如果人类是以幸福快乐为人生目标,那适当使用软性毒品是能够提高生活质量的。“竟有这样的观点!用使用毒品来提高生活质量!?这样的观点在人群中传播是在害人!!!

    这样的文章竟在某报刊推荐!本人在这家报刊网页上有质问。科学松鼠会是什么样的组织?发言负责任吗?如果打着科普的旗号误导青年人甚至未成年人或者不太熟悉科学的成年人,要不要负法律责任?在网络传播信息一定要有强烈的责任感!不是可以因学历高等种种因素就能为所欲为的。毒品不论所谓的软性毒品和硬性毒品,就是毒品!在网络上发布这样的倾向于毒品合法化的文章,甚至可能已在一定人群造成影响了,一些人也许就此走上吸毒的路!能断定吸食大麻成瘾后不会再索取其他的毒品?更可怕的是传播毒品能提高生活品质这样的观念!这种言论对造成他人吸毒是要负责任的!!!

  11. hnxg2009说道:

    要建议政府有关部门加大对互联网的此类信息的打击力度!不能任由这种祸害他人祸害社会的观点言论在互联网上网下漫延!

  12. hnxg2009说道:

    复制自http://baike.so.com/doc/5015842.html

    2006年12月10日,英国慈善团体YoungMinds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经常吸食大麻的年轻人罹患精神病的机率,是不抽大麻的年轻人的两倍。这有一些对于长期使用大麻对于人类影响的决定性科学证据。

    • david说道:

      首先对于“慈善团体”的报告……很明显他们从一开始就是有倾向性的,其次一个慈善团体的学术性 能有多高,我也很怀疑

      最后,我在 http://www.youngminds.org.uk 搜索 weed(大麻烟)和 Cannabis(大麻学名)一共出来9个结果,但是看起来没有一个是说精神病比例翻番的(而且每篇文章中,关键词只出现1-2次,完全没有一点学术文章的感觉)

    • oukwi说道:

      2010年12月06日,美国慈善团体OldMental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经常吸食香烟的老年人罹患肺癌的几率,是不吸香烟的老年人的100倍。 摘自 某百科。

      为何国家不跟禁绝毒品一样禁绝香烟?一年1000多亿的收入使然吧

      这位兄弟太过上纲上线了,这里纯粹只是讨论。我个人而言不会吸大麻,对软性毒品合法化存疑,也不会与吸食大麻之人为伍,但并不代表我就不愿意听取这一群体对这一行为的看法,且本文章重点讨论的还是,以何种方式来控制毒品的使用更为有效,最后一句表达的意思更是,荷兰的控制毒品方式已经比较有效,但不知道在美国是否可以?如果连这一基本的撰文意图都看不出来,就在这上纲上线,大呼国家机关控制言论,那确实需要一点marijuana去致幻放松下了。。。

  13. hnxg2009说道:

    《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
    第二条 本法所称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

    第三条 禁毒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以及其他组织和公民,应当依照本法和有关法律的规定,履行禁毒职责或者义务。

    第十一条 国家采取各种形式开展全民禁毒宣传教育,普及毒品预防知识,增强公民的禁毒意识,提高公民自觉抵制毒品的能力。
    国家鼓励公民、组织开展公益性的禁毒宣传活动。

    第五十九条 有下列行为之一,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六)强迫、引诱、教唆、欺骗他人吸食、注射毒品的;

    • 孙 亚飞说道:

      如果没有看完全文就号召读者抵制作者,可能一些军事论坛和红色论坛更适合您。作者在最后说得很明白,放开大麻是一件很有争议的事情,就事论事而已,不知道“害人”从何谈起?美国的枪支也合法,争议也很大,坏处也很多,但可以肯定出现昆明这样的问题时民众不会那么没有抵抗力,只能靠躲避,这就是正面的作用。
      科学和政治最大的区别就是,科学的反面仍然是科学,仍然可以被科学所接受,数百年前,当几乎所有人都支持地心说时,科学界仍然可以试图去理解日心说;但政治却不行,非左即右,所以才会发生过去几十年中的种种现象。所以,个人觉得,作为一个讨论科学的地方,您可以在这里表达意见,提出论据证明不能合法化的理由,而不是煽动情绪,或者建议什么部门打击之类的,并不指望所有人都可以通过看这些文章学到什么,但也不要试图阻碍或诋毁别人学习和交流的途径。还有作为松鼠会的作者之一,可以回答您的问题,我们的任何发言与在一般论坛一样,都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们不会通过点击率获取一分钱的好处。如果看了这篇文章就有心以身试法去吸食大麻,这不会是年龄造成的心智不健全,祝您阅读愉快。最后是一个与您一样的感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