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来源:《USA TODAY》

原题:Doctor accused of selling false hope to families!

⽇日期:2013年11月18日

作者:Liz Szabo

推荐:@勿怪幸

翻译:@蕨代霜蛟

校对:DrLawrenceHe

《今日美国》的这份调查采访了一些专家,他们质疑一位休斯顿的医生何以一直被允许兜售将抗瘤酮(antineoplastons)用于其癌症替代疗法。

新泽西州的林登,Josia Cotto生命的最后一天,父母将选择权给了他自己。这位6岁男孩与一种无法进行手术的脑瘤抗争了10个月。当他的母亲Niasia Cotto发现他躺在床上已无反应、双眼无法睁开时,“我知道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她说。

救护车把Josia送到当地一家医院的临终关怀病房。父母为他盖上柔软的青花毯子、拥抱他、最后一次捏住他的小手。

“我们让他选择是继续努力下去还是让上帝赐予安宁。”她母亲说 “他做出了选择”。

Josia的父母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去拯救他。一名德州的医生在两个月前的确向他们开出了价:25000美元现金或支票,预付。

这对夫妇不愿放弃希望,带着Josia来到Stanislaw 博金斯基(Burzynski)那里。这位休斯顿的医生宣称能治愈无法进行手术的小儿脑干肿瘤。而其他任何医生几乎都会引述同一组令人沮丧的统计数据:尽管现在美国医生可以治愈83%的儿科癌症,但是罹患Josia这种肿瘤的孩子却通常生存无望,可以存活5年的大约只有5%。

每年被诊断为脑干肿瘤的约200名,博金斯基——一名没有肿瘤学专科执业证书或接受过肿瘤专科正规培训的内科医生——却已经公开宣称能够治愈其中一半。Cotto一家被告知治疗可能要花费超过十万美元,其中大部分需要⾃自掏腰包,因为保险公司通常拒绝为博金斯基诊所的医疗方案埋单。

博金斯基现年70岁,将自己的药物命名为 “抗瘤酮”,并表示自1977年以来已经处方过8000多名患者。

最初他从血液和尿液中合成这种高钠药物——尿液从公园、酒吧和监狱处收集而来。虽然自1980年起改为实验室生产,但药物依旧散发着一种独特而难闻的味道。这款试验性药物并未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但博金斯基却已经将其形容为治疗癌症的神丹妙药:安全、天然、疗效显著。他还将其用于艾滋病、红斑狼疮和其他疾病的治疗。

有些病人深信是博金斯基救了他们的命。

来自加州Ventura市的Mary Jo Siegel称她相信是博金斯基治愈了她的淋巴瘤。加州科罗纳多的James Treadwell盛赞博金斯基治好了他的脑瘤。纽约锡拉丘兹的Jenny Gettino说博金斯基治愈了她女儿的婴儿脑瘤。

然而美国国立癌研所(NCI)认为没有证据能够表明博金斯基治好了任何病人或者甚至只是延长患者寿命。他并没有在任何权威的同行评审期刊上发表过随机对照试验结果来佐证所宣称的疗效。而随机对照试验被认为是医疗证据的黄金准绳。

但博金斯基的药物却能构成严重的危害。从NCI资料以及患者于治疗之前签字的知情同意书来看,用药风险包括昏迷、脑部水肿以及死亡。虽然博金斯基吹嘘他的治疗可以替代化疗,1999年NCI的一项研究却发现,抗瘤酮可能导致与常规化疗相同的许多副作用:恶心、呕吐、头痛、肌肉疼痛、意识恍惚和癫痫发作等等。

很多人指责现有医疗体系未能保护患者。

“他就是个江湖骗子”费城儿童医院儿科与药理学教授、儿科肿瘤专家Peter Adamson如是说:“这场骗局竟然经持续了这么多年、简直无法想象。”

批评人士认为,36年来博金斯基一直向正经历着人生最为脆弱的阶段、几乎陷入绝望的那些家庭兜售着虚幻的期待。

“当一个人竭尽所能想要去相信什么东西的时候,最终他会相信自己的情感而不是理性。”佐治亚州Armuchee市的Lisa Merritt说道。她的丈夫Wayne曾于2009年接受过博金斯基的短暂治疗。这对夫妇称博金斯基误导了将要接受的治疗类型以及费用。她说博金斯基 “属于那种最卑劣的趁火打劫者。”

博金斯基的经营能够维持这么久有很多原因。他利用州法律空当使得德州医学委员会无法吊销他的行医执照,利用终末期患者难以搜集伤害证据而获益。他旗下有一批人愿意为他而战。他还利用了公众对替代疗法越来越深的迷恋以及对常规医疗机构不信任的心理。

有时候,博金斯基还有一位特殊的盟友: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

FDA的荒唐

博金斯基在一次采访中表示: “我和FDA之间曾经一度颇为紧张,但现在我们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曾经有很多年FDA试图阻止博金斯基处方未经批准的药物。

1995年,一个联邦大陪审团对博金斯基发起75项重罪指控,包括藐视法庭罪、邮件欺诈以及违反《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案》。法官要求他停止处方抗瘤酮,以此作为保释条件。曾有一度博金斯基似乎再也无法行医。然而接下来有几十名博金斯基的患者涌向华盛顿为他辩护。他们认为剥夺抗瘤酮不啻为死刑宣判。认为博金斯基在22年前治愈了她的淋巴瘤的Siegel为他作证多达5次:一次在刑事审判、四次在国会听证会。

面对政治与公共关系的双重风暴,FDA于1996年唐突地转变,允许博金斯基继续治疗病人、但必须通过正式试验。

“FDA大笔一挥、将之前宣布为非法的东西合法化了”,博金斯基的律师Richard Jaffe说。然而即使是Jaffe都承认,那个现在已进入第17个年头的试验涉及更多的是政治、而不是科学。在他2008年的回忆录 “伽利略的律师”中他将其称为 “一个笑话”。“这一切都是一个诡计、是我们和FDA共同策划、向患者合法地提供博金斯基治疗方案的手段而已”Jaffe说。

“利用政治上的手腕,你就可以让FDA say yes”63岁的Siegel如是说。

那场起诉引发了两场审讯。其中一场于1997年陷入陪审团僵局、另一场宣判无罪释放。

至今,FDA拒绝就博金斯基作出评论。

不见踪影的新药申请

就连博金斯基的最坚定支持者也想知道,为什么他的药物距离获得FDA批准十万八千里?

“他是在治愈癌症”组建了博金斯基患者粉丝团来传播博金斯基治疗理念的Siegel说道。 “那么为什么FDA却不批准它呢?!”

Siegel和许多博金斯基支持者的观点一样,怀疑医学界和医药行业在联合反对博金斯基。

“为什么一位能够创造如此非凡疗效的医生却还在遭受攻击?”Siegel问道。 “原因其实是博金斯基博士以及他的专利发明对根深蒂固的垄断医疗系统构成了极其巨大的威胁。”

事实上FDA还没有机会审查博金斯基的药物。因为他都还从来没有正式申请过。

虽然博金斯基说他已完成了14项中间阶段研究,但他尚未提交新药申请,而这是药品获得批准前的最后一步。

但这并没有阻碍博金斯基利用他与FDA的暧昧吸引患者前来。

Stacey Huntington说她去年带她女儿去看博金斯基的原因之一是FDA的监管使他的疗法貌似更安全、更有希望。 “我们因为恐惧而前往休斯顿,而他给的希望让我们得以继续,”来自华盛顿州Chehalis的Huntington如是说。

在一次采访中博金斯基谈到,新药开发是复杂而耗时的。然而自博金斯基案审讯以来FDA已经批准了108款抗癌药物。

据孟菲斯Jude儿童研究医院数据,小儿脑瘤中的一种:髓母细胞瘤的治愈率目前已达85%。医生可以治愈95%的霍奇金淋巴瘤(一种淋巴系统癌症)、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一种血癌)和视网膜母细胞瘤(一种眼部肿瘤)患儿。

美国乳腺癌同盟会会长Fran Visco将FDA对博金斯基的容忍斥为 “离谱”。

“长久以来他们将公众置于风险之中。”乳腺癌幸存者、律师Visco如此评论道,“这完全无法接受。事实面前,谁能够相信真有什么进行中的临床试验?而不是在利用FDA以及临床试验体系赚钱?”

博金斯基称他的批评者们都是 “流氓”和 “雇凶”。

至于来自曾经的患者的批评,博金斯基说:“人分三六九等。有人伟大、有人行骗、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