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大家好。最近出差多更新不够勤快,已经被催上门来了,抱歉啊……

马先蒿属是一个高度复杂的类群,上集简直连预热也算不上,因为尚且没有包含全部的马先蒿属原始类型……总的来说,在现存的马先蒿种类中可以清晰完整地看到一个逐渐特化的过程:上唇形成盔状-->盔密闭将雄蕊包裹在里面-->盔前端延长形成喙-->喙向着特定的方向扭曲。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其他的特化性状,比如下唇变得更加硕大华丽,花冠管变得更长等等。这样的演化线在马先蒿属里似乎不止一条,比如说花冠管的延伸显然是在多个分支里出现了平行演化的。所有这些都是在传粉者竞争的选择压力下特化出来的……为了交配而吸引皮条客的注意,马先蒿你们辛苦了。

=====搬运无下限小知识分隔线======

有个段子,问男性小便后是怎么把残余液体弄干净的,标准答案当然是甩几下,但有人说:“哥从来不甩,都是拧干的!”有些马先蒿的花就是给人这种感觉……植物会把生殖器扭成这样,倒不是因为怕尿不干净。马先蒿花冠的盔或者喙里包裹着雄蕊,需要访花昆虫顶撞或振动才能释放出花粉,这样就减少了花粉的意外损耗。同时,花的结构越复杂,昆虫为了获得花粉或花蜜而在一朵花上停留的时间和付出的劳动就更多,这也增加了传粉成功的概率。不过虫子也不傻,如果正常体位很难让对方和自己满足,它们就倾向于在花冠管上打个洞把花蜜偷走了事,所谓钻穴逾墙是也……这样一来植物就亏大了,因此而转为撸ser,我是说,转为自交的也很常见。

另外,马先蒿属植物中,喙的尖端是柱头的所在地,各种扭曲的喙能够把柱头相对花冠的位置固定得十分精确,从而保证了传粉过程的精确性。同时不同种之间不同的扭曲方式从结构上造成了生殖隔离。当然对虫来说无所谓,它们都是硬往里挤的……

========分隔线完毕========

嗯这里update一下知识,对虫固然无所谓,但对马先蒿自己是有意义的。不同种的马先蒿会把花粉释放到同一种传粉昆虫身上的不同部位,它们的柱头也会特异性地接触这些部位。因为这样的机制,在一只传粉昆虫的身上,不同种的马先蒿占据了各自不同的生态位,从而避免了竞争,减少了资源浪费。

这就是演化,于无声处听惊雷。

制片人、导演、摄像、录音、场记、灯光、舞美、配乐、剪辑、特效以及想得起来的一切事情: @桔子帮小帮主

背景音乐:我又忘了是什么了……

解说:@顾有容 和他的镊子。

声音客串:@果壳猫米兜

关于马先蒿传粉者身上的隔离机制的研究,请见武汉大学黄双全教授的研究 Floral isolation in Pedicularis: how do congeners with shared pollinators minimize reproductive interference?

今年@桔子帮小帮主 和我也想到了这个可能性并且设计了实验打算明年花期去做一下,结果发现黄老师的paper刚好发了……悲催啊T_T

0
相关文章

4 Responses to “花日历(二十六)通往扭曲纠结之路(下)”

  1. Anubis说道:

    所以说,背景音乐到底是什么嘛!
    作者加油哦!一直在等你的更新。

  2. Illusiwind说道:

    这介绍……作者你出门又把节操忘在家里了……

  3. Illusiwind说道:

    蟹蛛的吐槽……23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