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议理 >> 文章

【米格鲁又称为小猎犬、猎兔犬,也音译为比格犬,值得一提的是,史努比的原形很可能就是米格鲁。资料来自维基百科】

作者:逆旅

为了要了解鼬獾狂犬病病毒是否会传染给狗,农委会决定找14只米格鲁注射从染病鼬獾体内得到的狂犬病病毒。在媒体报导之后,此举遭来不少关心动物福利的民众批评。但我很好奇,反对米格鲁接受病毒测试的人,平常擦不擦粉底或者会不会涂睫毛膏?

你可能会说「少在那里模糊焦点,化妆跟狂犬病毒测试有什么关系?」在我看来,基于动物福利立场反对这项实验的人,如果有化妆,也该注意这些产品使用的成份,因为很多化妆品也是经过残酷的动物实验才得以给人使用(其实不只化妆品,还有很多生活用品也有动物测试,只是化妆品常特别被讨论)。相比之下,化妆品和防疫,哪项动物实验才算是「合理使用」?

来谈为什么测试狂犬病感染要注射病毒到这么可爱的米格鲁身上。要测试狂犬病病毒会不会在不同族群或不同物种之间传染,普遍的作法就是病毒接种(关键字可以查:virus inoculation)。像是五月底一篇发表在PLoS ONE的研究[1],为了测试圈养的蝙蝠会不会感染狂犬病,就注射了病毒;二月还有一则研究将蝙蝠的病毒株注射到老鼠身上[2] ;2009年在蝙蝠不同部位注射[3](如果这次在台湾是做这项测试,很可能不会有什么人反对);1998年给雪貂(Mustela putorius furo)注射浣熊的狂犬病疫苗[4] ;1984年[5]还有1982年[6]分别有实验替47只、40只米格鲁注射了狂犬病病毒……还有很多注射狂犬病病毒的研究,显示这是实行以久而且目前还很普遍的实验方法。

【蝙蝠也很可爱吧?就算不可爱,跟米格鲁一样也是生命。】

即使是疫苗在广泛应用于动物之前,也会先找一定数量的动物来测试。像是2008年为了要测试两种商品化疫苗的效果,研究团队找了40只健康的狗,从咀嚼肌直接注射狂犬病病毒,再施打疫苗或者安慰剂,然后观察90天[7]。2008年也有让幼猫接种疫苗后注射狂犬病病毒的研究[8]。

因为米格鲁普遍被用来作为家犬的诸多科学实验,所以这次测试鼬獾的狂犬病病毒对狗的感染性会需要米格鲁。不论是米格鲁、白鼠、果蝇、蟑螂、线虫、斑马鱼……试验用的动物都有固定品系,可以减少不同品系影响实验结果的可信度;如果有人顾虑试验用的米格鲁因为「近亲繁殖」所以得到的实验结果不可信,那真的是对生物实验的误解。

而且米格鲁不只代表家犬,人类的很多病理及药理测试也会利用米格鲁作动物试验。光是英国,根据官方统计,2012年就有超过3000只米格鲁参与超过4600件各种科学研究;这还是在重视动物权的欧洲国家的情况。和美国相比,欧洲除了有动物权团体长期鼓吹重视动物权之外,政府在法令上也有一定的配合,像是从2009年起,欧盟就禁止利用活体动物从事化妆品试验,2013年还全面禁止贩售经动物试验的化妆品

【被用来测试化妆品安全性的动物除了狗之外,还有猫、白鼠、天竺鼠、兔子、猴子;而最具争议的实验方法就是LD50,还有Draize test。】

 LD50(Lethal Dose, 50′)简单来说就是会毒死一半动物的剂量,是毒性的指标。比方说找来五群蟑螂,每群各20只,分别喂食不同浓度的杀虫剂,看看哪个剂量会让10只蟑螂死亡,那个剂量就是LD50。当然,应用于其他研究就是把杀虫剂换成不同数量的病毒、或者不同浓度的化妆品,然后改用其他动物测试-像是兔子、米格鲁。

Draize test是要测试当你如果不慎将睫毛膏滴入眼睛会造成什么伤害。碍于法规而且没有水水(据编辑检索,水水是台湾话中“美丽”的意思,比如,穿水水,就是穿得漂亮的意思)自告奋勇当受测活体,所以化妆品厂商就找来不涂睫毛膏的兔子来做测试。(睫毛膏只是举例,其他产品也会做Draize test)

【这些兔子只露出头不是要变魔术,而是要测试化妆品。】

其他还有像是测试涂在皮肤会不会怎样啦,涂了以后照到紫外线会不会有副作用啦,误食会怎样啦……等等测试。去年在伦敦摄政街上还有一出表演,就是希望引起大家重视化妆品的动物试验,推行「Cruelty-free」的理念。自从我从这部短片知道化妆品动物试验议题之后,就对网路上每天号招网友去收容所接猫狗回家养、同时又抹多种化妆品的水水感到不以为然。

重视动物试验的朋友,可以注意产品上是否标注Cruelty-free标签,不只是药妆品,包括家用清洁剂、衣鞋、保险套、蜡烛。想知道哪些品牌有获得认证,可以参考Cruelty Free International发布的清单

Cruelty-free标签

再回到米格鲁接种狂犬病病毒的几个争议

为什么已经确定会感染所有温血动物的狂犬病病毒,还要「多此一举」作这次的试验?

因为「狂犬病病毒能感染所有温血动物」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不能拿来作为制定防疫策略的根据,还要知道动物感染会不会发病,或者只是「保毒物种」(reservoir)?如果狗咬了染病的鼬獾,病毒进入狗体内之后会不会让狗死亡?带着的病毒能不能再传给其他狗或其他动物?没人知道,当然就缺一个科学证据。

14只米格鲁得到的实验结果具代表性吗?

我不知道。但耙梳了一些接种实验后,我认为样本数14如果具代表性,相较于动辄数十只的研究,农委会已经做到3R原则-取代(Replacement)、减量(Reduction)、精致( Refinement)里的「减量」了。

实验结束后要安乐死取脑切片样本?因为狂犬病的生活史,在感染初期无法有效检测出抗体或者RNA,要100%确定染病,就必须检验脑部切片[9]。听起来很糟?那么为什么被钱鼠咬到,就可以很直觉地打死它然后送去检验

为什么不拿官员作试验?

因为官员和动保人士一样都是Homo sapiens,接种鼬獾的狂犬病病毒到人身上的意义是「人被染病的鼬獾咬到或者人咬了染病的鼬獾会得到狂犬病病毒吗?」。显然这不是常见的染病途径;狂犬病的感染途径多是人类被染病的猫狗咬伤。所以即使有勇士愿意接受病毒接种试验,又法规允许,也无法取代米格鲁。

那么除了狗,猫有需要接种试验吗?这我不是防疫专家,不能下定论。但是从以 ​​下两点来看,似乎没有比狗还有急迫性,第一:虽然浅山地区有野猫活动,鼬獾的分布又很普遍,但是根据台大生演所李培芬教授整合鼬獾分布资料及狂犬病确诊位置,目前染病鼬獾主要分布在中南部,而且根据林务局委托屏科大的调查发现,在新竹、苗栗浅山地区的鼬獾,出现频率和家猫有明显的负相关性,也就是家猫和鼬獾接触的机会较小。第二:猫也相较狗来得不主动亲近或攻击人,狂犬病由鼬獾传给猫再传给人的机会较小。但如果染病鼬獾出现在浅山有人、猫聚集的地点-好比侯硐呢?

这次针对米格鲁接种病毒的某些反对声浪,除了再度凸显对生命双重标准之外,也显示部分族群在大声疾呼「重视生命」的同时,却缺乏对这世界的认识,殊不知他的生命是建构在多少其他生命的牺牲上。在喊着救救猫狗之前,先让自己对这世界的认识比脸上的彩妆还厚吧,否则戴着不只是妆堆起来的假面,也是伪善的假面。

相关正反资料(依时间序排列)

狂犬病彰显的道德谎话

Re: [新闻] 牺牲14只米格鲁(整理)

兽医戴更基:「你是人吗?你读过书吗?国际笑话!」

不能作米格鲁实验,用老鼠就合理吗?

引用文献

Davis AD, Jarvis JA, Pouliott C, Rudd RJ (2013) Rabies Virus Infection in Eptesicus fuscusBats Born in Captivity (Naïve Bats). PLoS ONE 8(5): e64808. doi:10.1371/journal.pone.0064808

C. Ndaluka, R. Bowen (2013) Responses of mice to inoculation with low doses of a bat rabies virus variant. Arch Virol 158:1355–1359

C. Freuling, A. Vos, N. Johnson, I. Kaipf, A. Denzinger, L. Neubert, K. Mansfield, D. Hicks, A. Nuñez, N. Tordo, CE Rupprecht, AR Fooks, and T. Müller (2009) Experimental infection of serotine bats ( Eptesicus serotinus ) with European bat lyssavirus type 1a. J. Gen. Virol. 90: 2493-2502.

Niezgoda M, Briggs DJ, Shaddock J, Rupprecht CE. (1998) Viral excretion in domestic ferrets ( Mustela putorius furo ) inoculated with a raccoon rabies isolate. Am J Vet Res. 59(12):1629-32.

Fekadu, M., & Shaddock, JH (1984). Peripheral distribution of virus in dogs inoculated with two strains of rabies virus. Am J Vet Res, 45(4), 724-729.

Fekadu, M., Chandler, FW, & Harrison, AK (1982). Pathogenesis of Rabies in Dogs Inoculated with an Ethiopian Rabies Virus-Strain – Immunofluorescence, Histologic and Ultrastructural Studies of the Central Nervous-System. Archives of Virology, 71( 2), 109-126. doi: Doi 10.1007/Bf01314881

R. Manickam, MD Basheer, R. Jayakumar, Post-exposure prophylaxis (PEP) of rabies-infected Indian street dogs, Vaccine, Volume 26, Issue 51, 2 December 2008, Pages 6564-6568.

Reese, MJ, Patterson, EV, Tucker, SJ, Dubovi, EJ, Davis, RD, Crawford, PC, & Levy, JK (2008). Effects of anesthesia and surgery on serologic responses to vaccination in kittens. Javma-Journal of the American Veterinary Medical Association, 233(1), 116-121.

William H. Wunner, and Alan C. Jackson. Diagnostic Evaluation: POST-MORTEM DIAGNOSIS OF RABIES IN ANIMALS in  Rabies: Scientific Basis of the Disease and Its Management . p. 413

8/19 10:00 回应

谢谢大家热烈的回应,还有补充了不少资讯,让更多人可以更了解这议题。

我这在一并针对本文几项争议回覆:

1. 拿化妆品动物试验来切入讨论,忽视重视「Cruelty-free」的动保人士。

我有认识也非常钦佩为了动物福利,可以牺牲自己诸多方便的动保人士。他们不只为动物的苦难发声、会尽可能挑选「Cruelty-free」认证的产品、甚至连吃素也会去厘清农产品种植过程是否有压缩到野生动物的栖地或食物。

但我这篇文章通篇不是谈「动保人士」而是「基于动物福利立场反对这项实验的人」及「某些族群」。请真正身体力行爱护动物的族群,不要认为这篇文章误解了你,反倒该因为自己有知行合一而为自己感到骄傲。

这篇文章针对的对象是喊着爱护动物、但事实上只在乎几种他偏好的动物的族群。如果仔细检视这些族群,可以找出很多和「爱护生命」矛盾的发言,因为缺乏对伦理、文化、哲学、科学的思考,单纯只是爱某些动物。这些常见的矛盾我在文章中已经有很多著墨,就不在这赘述。

2. 为什么要拿化妆品试验作例子,有无性别歧视之嫌?

我构想这篇文章要从「对生命的双重标准」切入来谈这次的病毒接种试验。我认为,为了人类福祉的动物试验有不同光谱;光谱的最右边,是为了人类集体福祉,像是粮食、防疫,中间可能是医疗、对自然的探索,左边可能是和人类生存没有直接关系的议题,像是化妆品。而我挑了和防疫相极端的化妆品试验,是希望更凸显「双重标准的荒谬」。

而挑选「化妆品」作为对照,并不是要特定针对女性,因为男性也用药妆品(但应该没有调查显示男性化妆品市场大于女性化妆品市场)。另外,就我在网路上的观察,会关注收容所动态、呼吁网友前往领养的网路使用者,多半是女性(当然你也可以说可能是因为我追踪的用户多为女性才产生的取样误差)。而「使用化妆品」及「领养收容动物」之间,可能存在「对生命的双重标准」,故会在此文章中讨论。

3. 举了这么多接种病毒的科学研究就代表动物试验是应该进行的吗?

「人类该不该从事动物实验」是个非常大的议题,这篇只是要讨论在遇到「不确定感染狂犬病毒是否会发病」时,科学家该作哪些试验提供哪些资讯,所以列举的研究都是针对狂犬病试验。

另外可以比较的是,今年年初为了判定高病源性禽流感,也对鸡只进行了病毒注射,但是没引发这么大的争议。

4. 为什么要写这篇有立场的文章?科学不是该客观中立吗?

我认为良性的资讯环境,应该是多方资讯并存,可供大家比较、分析、思考,但这次的米格鲁接种病毒风波,资讯一面倒向「反对接种试验」的一方;「支持接种试验」的声音没被看见,也就没有足够的资讯让大家思辨出「该不该作这样试验」。

假如今天只有「支持接种试验」的声音,那么这篇文章就会是举出许多「不必要作这项试验」的资讯。

「科学不是该客观中立吗?」有这样疑惑的人大概误解科学了;什么是「客观中立」呢?我认为「科学是不同立场拿出证据来辩证的过程」,科学不代表「正确」。可以参考以下两则文章:

http://pansci.tw/archives/43479

http://pansci.tw/archives/37113

也很欢迎「反对米格鲁接种病毒试验」的伙伴,整理相关的科学资讯,发表于PanSci泛科学,透过正反辩论,让更多​​人了解这议题更完整的面貌。

5. 很遗憾在泛科学看到这种文章

有「遗憾」一定是预期和现实有落差,不知道有这样想法的朋友对于泛科学的预期是什么?

诚如上述提到的,科学不代表「正确」,所以泛科学也不可能提供「正确」的资讯,而是提供多方可供检验的科学资讯,供大家讨论。每则专栏及投书的专家,都有自己的专业及经验,在我来看泛科学就是收集了这些宝贵又一定不够完整的资讯,才能拼出事情的全貌。

如果失望的是发文的作者有个人观点,那么可以参考我的回应点4-我认为「科学是不同立场拿出证据来辩证的过程」,而这篇文章在呈现我个人看法时,确实都有可供查验的资讯来源。

作者的补充

最后我要再强调一下,这篇文章不是希望能左右14只米格鲁的命运,而是提供正反论辩的材料,同时点出在讨论爱护动物时,可能犯「对生命的双重标准」的错误。

如果有不同看法,也欢迎在「可供查验的资讯」基础上,撰文投稿到PanSci泛科学。

0
为您推荐

29 Responses to “素颜VS狂犬病病毒-你在乎的是动物权还是米格鲁?”

  1. 丁恬说道:

    所以说世界不是掌握在感性小清新手里,或者说幸好世界掌握在理性“独裁者”手里小清新们才有余力去感性!

  2. 飞过回忆说道:

    我们给它们各种法规的意思就是,我们人类一句话就能决定你们生死,这种感觉好几了,V5我大人类

    • stampid说道:

      其实医学院用小白鼠做实验一样有人不能接受啊
      就见过某学生在某“高知论坛”里提到了解剖和实验的经历结果被群起而攻之。
      好在这帮自认追求“众生平等”的大智大善们的同情心还没有泛滥到蟑螂苍蝇身上

    • Justin说道:

      一个有趣的现实是,很萌很可爱的家猫,有着为了“乐趣”而捕捉鸟类以及其它小动物的爱好。
      动保恐怖分子的逻辑最后还是“动物”的生命权高于“人权”,而“动物”只包含“我喜欢的”动物。
      最后我绝对支持必要的“动物实验”和保障“动物权利”。
      另外有限度的支持宣传素食。

      • Justin说道:

        顺便,动保、脑残动保和动保恐怖分子的区别要注意。
        普通动保的话,是宣传保护动物权利的,至少在这方面,人类做的比猫科动物好得多。
        脑残动保只想保护自己喜欢的动物,苍蝇蚊子恶心又烦人,怎么可能去保护,凡是可爱的就是不应该死的,虽然可爱的动物都是人类培育的残疾而已。
        动保恐怖分子参考绿色和平。
        在大型bbs上看,二三类人士中,二类人士为多,逻辑不自洽、无法接受反面信息、自说自话,这是一种病,很可怕。

    • 拼音佳佳说道:

      人类沙文主义万岁,哈哈

  3. 老鱼说道:

    人是最坏的!你们要杀我们, 吃我们的肉 ,剥我们的皮, 还耍奴役我们, 给你们耕田拉磨 。

    为了你们自已所谓的健康,在我们、在我们子女身上无情地注射大量细菌、病毒及其它数不清的化学药品。

    还要把我们关在笼子里取乐 你们向往自由我们同样

    你们这些该死又不死的人!!!上帝让你们这么干的吗?

    • ttt说道:

      狗奴说:管你啊。老娘只爱狗

    • Justin说道:

      猫奴说:虽然我的小猫咪没事儿就虐待鸟类小麻雀什么的,但是鸟儿和老鼠又不萌,甚至是可怕,所以猫的生命重要,我不喜欢的鸟类和老鼠就滚蛋吧。

  4. ecustkin说道:

    尊重生命权是文明发展的必然结果,不会一蹴而就,也不能止步不前。
    所以从自己跟关注的物种开始,是人类前进的第一步。

    • sehnsucht说道:

      希特勒:我只关注雅利安人种,其他的都去死吧。

  5. ecustkin说道:

    尊重生命权是文明发展的必然结果,不会一蹴而就,也不能止步不前。

    所以从自己最喜爱的物种开始关注,是文明前行的第一步。

  6. 本缘起义说道:

    恩,即使计算机能摸仿到人体八成也不能替代动物吗

  7. 猛草泥马说道:

    把所有生命都混为一谈才是最大的误区,杀一个人跟杀一只老鼠等价吗?哺乳动物和昆虫的感受相同吗?那一个人跟一只珊瑚虫呢?一个细菌呢?跟一个体内白细胞呢?一个病毒呢?跟唾液淀粉酶呢?具有新陈代谢和自我繁殖功能的都叫生命,但是不是所有生命对痛苦的感受都相同?很多生物连脑都没有,把草履虫放在盐水里草履虫的痛苦大,还是把人扔进大海里人的痛苦大?还有像恐惧这种感受只有高等动物才具备,简简单单就把人跟蟑螂划等号一点思考的诚意都没有

    • sehnsucht说道:

      那鸟类呢?至少比蟑螂高等吧,也有感情了吧。猫虐鸟的时候 猫奴可什么都没说。还有狗奴,那更是……咬了人都要为狗洗地。

    • berry说道:

      我可以用你的问题来回答你:“杀一个人跟杀一只老鼠等价吗”?
      老鼠的基因组跟人非常相似,老鼠也是哺乳动物,老鼠也有智商也有恐惧,对自然主宰而言一个人和一只老鼠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为什么杀老鼠不会像杀人一样被丢进监狱呢?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8. sehnsucht说道:

    要用动物做实验也没办法。但是动物实验也不能反映一切,毕竟有的东西对人有毒对某些动物没有。比如白毒伞这种蘑菇人吃了会死有些虫子可以吃。还有巧克力,貌似狗吃一点就会死,人倒没事。
    所以最好的办法可能是用克隆人,不过考虑到一些伦理问题,可能克隆部分器官来做实验比较好。

    至于动物保护,尊重生命没错,但是毕竟人是要吃饭的,只要活着就要摧毁生命。除非把自己改装成硅基生物靠电池活着……我觉得美洲大陆的原住民的方式才是正确的,尊重生命而不走极端。有兴趣的可以google搜索“I have killed the deer”

  9. weekendlike说道:

    我认为动物保护并没有错,也不该因为他或她只是关心某一种动物而受到吐槽。我喜欢吃苹果,你能指责我“榴莲也是水果,你怎么不爱吃?光喜欢吃苹果,虚伪!”吗?
    怎么换到动物保护里就变味了呢?爱屋及乌是人之常情,因为喜欢自家的宠物所以连同它那个族群也喜欢是很正常的事,但要把这份喜欢扩大到所有温血动物的范围也未免太强人所难了吧。
    能够做到关爱某种小动物,至少要比什么都不爱只爱自己来得好吧?

    • sehnsucht说道:

      但是爱某种动物爱到反人类那就不对了,哪怕那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之类的。狗咬了小孩还在那儿说我家狗很乖都是你小孩的错,这就过分了。看到别人发表一些不喜欢猫狗的言论就人肉甚至上门打人的这种,这种更脑残了,很多动物保护者的名声都是被这种人搞臭的。即使在美国这种公认的爱狗国家,狗发疯也是可以当场枪毙的。
      还有些说虐猫什么的都是心理阴暗有暴力倾向的变态什么的。就算别人真有这种倾向,除非他犯了法。难道你会因为某个人未来可能会犯罪就把他关起来吗?《流言终结者》的杰米小时候还用弩射过猫呢,这是他自己说的,第四季第一集,别人现在不照样正常得很?

    • 蓑雨吟说道:

      说的真是太好了。。跟我想的一模一样。
      当下的社会是不宽容的。
      一种动物都不关心的瞧不上爱狗人士,素食者也瞧不上只爱狗的人。其实只爱狗有什么错? 大陆无论具不具有攻击性的爱狗人士都被冠以狗粉的名头。

    • appletree说道:

      那个苹果和榴莲的类比存在逻辑错误吧?这个比喻应该是这样子的:
      A:我爱吃苹果,因为水果是对身体健康的,所以你也必须跟我一样爱苹果,你们全家都得爱苹果
      B:那榴莲也有利于健康,你怎么不爱吃榴莲?爱吃就说爱吃的事,在那边扯什么健康!虚伪!在你把所有利于健康又不爱吃的东西吃下去之前,只提爱吃就行了,别扯健康当大旗

  10. 蓑雨吟说道:

    说了这么多,其实和科学没多大关系,其实想说别人犯了逻辑错误——仅仅关心狗是不对滴,兔子、蝙蝠、老鼠你怎么不去关心?

    我想回问一句,非得全关心才能为米格鲁发声吗? 关心米格鲁之前非得举证我所有动物甚至所有生命都关心吗、

    • 捉刀人说道:

      你可以发声,但是你发声之前只不过想想你自己到底做的怎样。就好像你只爱护狗,就不要标榜你是保护动物者,你保护的只是狗这么一种,对其他动物的死活你毫不在意。你只反对对狗进行动物实验,而对其他的你觉得不可爱的动物做任何实验你都不反对。简而言之你就是个双重标准的动物保护者。你当然不需要举证你对所有生命都关心,但是只针对特定动物的爱和人类爱自己有什么区别?就因为你比其他人多爱一种动物所以你就优越了?你就光荣了?你能指责别人不爱狗,别人就不能指责你不爱兔子不爱老鼠不爱蝙蝠?你的双重标准都到只能你指责别人,不许别人指责你?双重标准者你好,双重标准者再见!

  11. 渴了喝可乐说道:

    孟子早就曰过:“无伤也,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
    人之常情,没必要扣“双重标准”的帽子。
    就好像有头牛给你家耕田一辈子,你应该不会等他老了就宰了吃肉(肯定有人会吃,但我个人强烈鄙视这种做法)。但是你家不会因此不吃牛肉,外面买的牛肉一样吃。
    凡人是有limitation的,强迫动物保护人士完全科学理性无情和动物保护人士强迫科学家完全至圣大慈大悲都是不对的。

    • 捉刀人说道:

      自己不忍心看,但是忍心吃确实是人之常情,但是自己不忍心看,然后要求别人不去吃就不叫人之常情了。这个用鲁迅的话来说:“但可惜大家总不肯这样办,偏要以己律人,所以天下就多事。”
      本来爱狗人士爱他自己的狗,爱吃狗人士吃他自己的狗,相安无事倒也挺好,可惜偏偏有人就要跳出来,那么你不双重标准,谁双重标准?

  12. Illusiwind说道:

    唉。
    too simple, naive。

  13. 呵呵说道:

    我喜欢大自然创造的生灵,我强调是喜欢,是欣赏是赞叹。

    而不是爱,爱是牺牲是付出的,我承认我没办法为了所有的动物牺牲我作为一个人一个食物链顶端的生存权利。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资格对动物说爱。除非你不是人。

    但我们必须最大限度地保护动物,保护动物等于保护人类

    实验动物不善待它怎么给你出好数据?
    肉用动物不善待屠宰不人道那些嘶喊声影响的就直接是屠宰场的人,而且肉质也会产生毒素
    适当的饲养伴侣动物早就证明是对人有积极影响的
    这不是矫情的问题,是科学的问题

    最大限度地对身边的生灵温柔一点,难道对人是会有影响?影响是双方的

    比如路上碰见一条狗,因为不喜欢它就给它一棍,那些虐待动物的,难道这不是心理不健康的表现?

  14. iris说道:

    从自私的角度出发,是否意味着“经过动物测试”的产品更安全?
    种种原因,目前比较perefer有机产品,但这些产品一般都标示no annimal testing。
    想知道,这些产品如何考量其安全性?
    希望松鼠可以有这方面的文章~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