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再说紫河车Comments>>

发表于 2013-08-12 13:21 | Tags 标签:, ,

天地之先,阴阳之祖,乾坤之槖籥,铅汞之匡廓,胚胎将兆,九九数足,我则乘而载之,故谓之河车。
——明 李时珍 《本草纲目·人一·人胞》﹝释名﹞引《丹书》

2013年08月09日燕赵都市报标题为《河北临漳妇幼保健站涉倒卖胎盘 得利按科室分发》的新闻,再次引发网民的热议,大抵是批判医生无德无良之类,我对这样的讨伐没兴趣参与,当我读到“每个15元的价格贩卖” 、“每月各科室都会从王副站长那里领取到数额不等的现金,多则数百元,少则数十元”这样的细节,心头更是五味杂陈无法言说,对勇于向记者揭露此事的医务人员则别有一番“敬意”。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临漳妇幼保健站这么干是违规的,卫政法发〔2005〕123号《卫生部关于产妇分娩后胎盘处理问题的批复》中明确指出:“产妇分娩后胎盘应当归产妇所有。产妇放弃或者捐献胎盘的,可以由医疗机构进行处置。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买卖胎盘。如果胎盘可能造成传染病传播的,医疗机构应当及时告知产妇,按照《传染病防治法》、《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消毒处理,并按照医疗废物进行处置”。但在我看来,如果仅仅让网友们认识到这是一种违规行为(毫无技术含量的判断),未免枉费了爆料者和记者的辛苦,所以不妨多说几句。

类似的新闻出现过好多次了,如果每次都只是引起读者的愤怒,作为灵长类动物的人类,应该会觉得无聊吧,其实一个更值得思考的问题是,关于作为中药材的胎盘即紫河车的种种神奇的功效是否确有其事,还是中国人一厢情愿的臆想?比如按照中医的观点,胎盘可以这么用:

支气管哮喘:胎盘一个,焙干研末,每服一钱,每天两次,开水送服,可连服一个月。

肺结核病,咳嗽吐痰或痰中带血,下午低烧:胎盘、百部、贝母各二两。白及八两,海螵蛸五钱,共研细末,每服两钱,开水送下,每天早晚各服一次。

但,有确切的证据能证明胎盘对某些疾病有治疗效果么?

几年前韩国媒体关于人肉胶囊的新闻刚出现时,笔者曾经为《东方早报》写过一篇短文,当时我怀疑这个所谓的人肉极可能是胎盘,我在文章的最后写到“如果这次韩国媒体报道的这一新闻让你只是愤怒于极少数不法国人对人伦的践踏,而没有意识到‘补身’与‘养生’在现代科学语境中的种种荒谬,那么,这样的丑闻就很可能不会是最后一次。”一语成谶,事情好像不幸被我言中了,而且,我敢断言这仍不是最后一次……

关于“人肉胶囊”的深度思考

文/李清晨

placenta-pills韩国三大电视台之一的SBS电视台8月6日深夜播放韩国出现中国“人肉胶囊”一事,真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得中国网民一阵口诛笔伐,8月9日,卫生部更是高调出场,责成吉林省卫生厅立即开展调查。据韩国人的新闻说,这种“人肉胶囊”(我怀疑是胎盘,因为传统中医文献里并无将死婴尸体入药的记载)可以“补身”云云。很多网友对这一消息的反应先是惊愕而后是愤怒,毕竟这是严重违背人伦的事,不过我认为关于这一事件的思考却不应该只停留在惊愕与愤慨的层面。

虽然韩国人将其传统医学自豪地命名为“韩医”,但明眼人(我就指的是中国人哈)很清楚,其实就是中国传统医学的那一套体系,韩国的“补身文化”正是由这一体系衍生出来的。去年我曾在首尔学习过1年,同首尔大学医院的部分年轻医生就韩国的所谓“补身文化”做过探讨,不出我所料,这批接受过现代医学教育的精英分子,对所谓的“补身文化”相当不屑,甚至连许多普通韩国人奉为神物的“高丽人参”也一样嗤之以鼻,他们不认为人参对任何“有名有姓”的疾病有任何医疗价值。

韩国人叫“补身”,我们叫“养生”,马甲不同,却都是中医下的蛋。在没有现代医学之前的漫漫长夜,疾病肆意地蹂躏着业已麻木的人类,传统医学至少在对病人的心理慰藉方面功不可没,但当现代医学已经发展出预防医学临床医学等种种更先进更可靠的防病治病手段之后,再抱着老黄历指点今日之大好河山就无甚必要了。

以被中医称之为“紫河车”的人类胎盘为例,事实上并没有任何一种疾病,在治疗方面胎盘有什么不可替代的作用,很多人相信胎盘有强身健体抗衰老之类的功效,不过基于传统医学记载甚至是种种传说,不过这些东西在强大的循证医学面前显的有些不堪一击。

关于“紫河车”的用法看似十分神奇,古时用药不分男婴女婴的胎盘,现代中医则发展出男病人用女婴的胎盘,女病人用男婴的胎盘,好一个与时俱进。再看其炮制方法:以流水洗净,煮熟焙干研细为末……且莫说胎盘中是否含有什么独特的生物学活性物质,纵使真的有,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也早失去了任何生物活性,变得与其他煮熟的肉类无异了。那么,换个吃法又如何?其实有些人做的更加超前,中国的科研工作者曾将人的胎盘加工成“人胎盘血球蛋白”及“人胎盘血白蛋白”的注射剂,但这两种东西先后于1995年及2010年被“定点清除”,不再被中国《药典》收录,个中深意颇值得玩味,只可惜,“紫河车”仍贵为合法药品。

既然说到了“紫河车”胎盘就不妨也提一下同属《本草纲目》人部当中的“轮回酒”人尿,中医认为童尿一杯可治头部剧痛。现代医学则已从人尿中分离出了一种丝氨酸蛋白酶,可用于血栓栓塞性疾病的溶栓治疗,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不少脑血栓,不过千万不要误会,以为现代医学竟然与中国古人暗合,喝进去的人尿,无论是怎么样纯洁的童男,无论怎么样的趁热喝下,也绝不会起到溶栓作用的,至于什么明目轻身、止咳润肺之类就更属无稽之谈了。

如果这次韩国媒体报道的这一新闻让你只是愤怒于极少数不法国人对人伦的践踏,而没有意识到“补身”与“养生”在现代科学语境中的种种荒谬,那么,这样的丑闻就很可能不会是最后一次。

(此文已在几年前发表于《东方早报》)


拓展阅读:DNA --《吃胎盘,能大补?》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