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 >> 文章

本文作者:@0.618、@比喻是个好东西,校对:@飘飘37

特别感谢@明明是CB研究者、@Synge、@SYY一期一会、对采访问题提出的意见。

你也许不知道丹•艾瑞里(Dan Ariely)是谁,但你不能不知道《怪诞行为学:可预测的非理性》。这本在国内被错分在经济学领域的心理学科普畅销书正是他的大作。对于许多中国读者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接触到真正的心理学,也是第一次接触弗洛伊德以外的心理学家。

无论从科学研究、科学传播还是个人生活来看,艾瑞里都超越了常人能够达到的境界。高中时代因为一次意外使得全身70%面积三度烧伤,在几年痛苦甚至残酷的治疗中,他开始观察人的行为并且对心理学产生了兴趣。他用行为主义的方法,在每次治疗之后以看电影作为对自己的奖励,奇迹般地成为了唯一一个忍受了整个疗程的患者。在他受尽这些生理折磨,成为心理学家后,终于用自己的研究说服当年那些给他换药的护士,"长痛不如短痛"的观念是错误的,缓慢温柔地揭下纱布给患者造成的痛苦最小。

艾瑞里在A Beginner's Guide to Irrational Behavior的课程图标,也是他的卡通画像。他专门邀请漫画家为课程创作的一系列漫画。

和很多科学家做的研究不同,艾瑞里并不是为了研究而研究,他的研究往往具有很大的应用价值。因为他在做每一个研究前都会先问自己:"为什么它很重要?"他认为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参与到"创造未来"这项事业当中。也许正是因此,他总是走在时代的前面。3月份他也加入了如火如荼的MOOC(Massive Online Open Course大规模网上公开课)大潮之中,在Coursera网站上开设了一门持续8周的课程《非理性行为入门》(A Beginner's Guide to Irrational Behavior),全球共有3.3万人注册了这一课程。(果壳网的MOOC小组有一大波同学学习了这门课,并晒出了最后的证书

艾瑞里教授特别萌。在Coursera每周上课的第一件事就是讲笑话。艾瑞里也特别认真。每次讲完笑话后都会让大家就 "好笑度"和"冒犯度"打分。艾瑞里还特别科学。他的课程设置让人不容易拖拉也不容易中途退课。他会把课程严格控制在20分钟之内,把所有实验都精心编成故事并配上风格统一的插图。有一次课上他讲到,人们如果先签订诚实协议,再考试,就更不容易作弊。从那个星期以后,Coursera果然把所有考试的诚实协议都放在了考题之前。

How would you rate the class? | Create infographics

【这是网友们给艾瑞里的A Beginner's Guide to Irrational Behavior的评分。50.86%以上打了满分。】

艾瑞里把"认真、科学地卖萌"精神贯彻到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就连他每次邮件的落款也会特意写上"Irrationally yours, Dan"。

面对专访,艾瑞里说自己像个导游,带人们参观不熟悉的人类心理。在艾瑞里的讲解下,重新发现我们自以为熟悉的自己,他让看到更多的细节,更多的本质,更了解自己。

引导大众了解心理学的导游

0.618:你喜欢别人叫你心理学家还是经济学家?

丹•艾瑞里:我更喜欢心理学家。因为我试图研究和收集的知识都是有关人类心理和行为的。我试图把这些知识运用到经济学当中。我想我的主要兴趣还是在心理学上。

0.618:你在书籍和课程中总是用到"irrational" 这个词。你想通过这个词传达什么意思呢?有没有什么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改掉的非理性行为?

丹•艾瑞里:我关心的"非理性"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经济上的非理性,就是经济学上的假设是偏好具有递移性和完整性(economic assumption is preferences should be transitive and complete),我之所以对这个感兴趣是因为我发现如果政府和公司把经济学当作一种决策工具,而经济学上"偏好具有递移性和完整性"这个前提是错的话,那么他们做决策时就会犯错,所以对我来说很重要一点就是告诉人们那些反例——在什么情况下经济学不管用——避免经济学被滥用。另外一种我关心的"非理性"是我们并不知道自己偏好的来源。这个我认为更明显一些。我们如果不知道是什么影响了自己的决策,就更容易犯错误。这是我学术研究的中心,我希望帮助人们找出那些错误的直觉,让人们表现得更好。

非理性对我们时而有利,时而有害。比如说慷慨吧。通常我们认为慷慨就是大方地帮助他人,慷慨从自私的角度来说是非理性的,但这显然是美德,我自然不希望人们把这个非理性也放弃了。所以我们应该把值得保留的非理性和不值得保留的非理性分开讨论。


【一次课上,艾瑞里为了说明认知的选择性,把自己扮成了小蜜蜂的样子把自己隐藏在人群当中。】

0.618:我们有很多偏见,在决策和判断过程中会犯各种各样的错误。在所有这些心理学家已经发现偏见和错误中,你认为每个人都需要防止的是哪个?

丹•艾瑞里:我认为最危险的偏见应该是"短视"。我们有太多太多的举动都是因为"短视":过量饮食、过度消费、开车发短信、无保护的性行为……这些会带来严重后果的行为,都是因为我们只考虑眼前的快感,忽略长久的得失造成的。

0.618:当你身处和自己的实验中类似的情境时,能够减少自己的偏见吗?比如无视免费商品带来的诱惑……

丹•艾瑞里: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在问,我们在对世界的误解中陷得有多深?我们做决策时在多大程度拥有自由意志?我们可以控制我们周围的环境。就拿自由意志来说吧。你能拒绝零食的诱惑吗?如果它触手可及,你很难控制自己。但是我们可以不买零食,我们可以把它放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所以不犯错误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难的,但是我们可以通过改变环境因素,尽量减少错误的发生。

0.618:你下了很多功夫把行为科学介绍给大众,做这些事情是出于兴趣还是认为它很重要?你建议行为科学家都从与审稿人和编辑的战争中解脱出来,做更多面向公众的事情吗?

丹•艾瑞里:作为一个社会科学家,我们每天都在研究人。我们对"我们是谁?""我们应该怎样做?"和各种各样的和人有关问题有着深刻的了解。在我们发展科技,创造新环境的时候,我们有了例如Facebook、无人驾驶汽车等等新东西,都需要社会科学与时俱进帮助来把事情做得更好。社会科学在塑造未来时扮演着不可忽视的重要角色。

我认为关于创造未来的讨论是我们每个人都想参与并且需要参与其中的,这给了我做事的很大动力——我们可以比现在做得更好。这并不是乐观,而是相信进步的可能性。

是不是所有科学家都应该停下手里的论文,让研究变得应用性更强?我不同意。但是其中某些人应该这样做吗?我的答案当然是"应该"。

0.618:你是怎么能够吸引那么多人读你的书,听你的讲座的?

丹•艾瑞里:我也不确定。我只是在讲座的时候把自己当作一个导游,所以我认为自己和听众没有什么差别,只是我花了更多的时间在这个领域。所以我的角色就是帮助人们去理解一些东西,就像一个导游带着人们游览一个城市。关键并不在于有些东西我知道而你不知道,关键在于"游览"的过程。而且作为一个科学家,发现知识中有错误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这些是我们目前的理解,并不是最终的结论,还有很多东西需要研究。科学家只是站在起点,但并不知道一路上会遇到什么。

"为什么它会重要?"

0.618:你是怎么想到这么多有创意的实验设计的?是突然的灵感还是一步一步的思维过程?

丹•艾瑞里:通常我在研究一开始会考虑一个问题"为什么它很重要?"。很多人的研究是从理论和概念出发的,我的研究大多从实践出发。对我来说从现实世界中来的研究来得更自然一些。

0.618:你会给那些想投身于非理性研究的青年学者和学生什么建议呢?

丹•艾瑞里:行为经济学是实验室研究(Lab Research)和现场实验(Field Research)之间的一个有趣的拐点。现场实验要困难许多,因为有太多太多的变量了。我不建议学生只做现场实验,风险太高,这会花去他们太多时间。实验室研究和现场实验都需要做。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找到那个你觉得真正 matter in the world(重要)的问题,然后再开始你的研究。

"半拉子法"的教育实验

0.618:你在Coursera上开的课程内容跟你书中的内容相似,那么为什么下这么大功夫开一个免费课程呢?

丹•艾瑞里:我也不知道。我觉得线上教育很有趣。我并不知道怎么做,也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我不知道好的线上课程和差的课程区别在什么地方。对于我个人来说,我是把它当作一个实验,看看它是怎么运作的,我们又该如何适应它。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利用它来做实验,因为没有足够的空间、没有足够的数据,也没有足够的控制。所以我决定试着做一下,有些人会采用的操作方式,我称之为"半拉子法"(half-assed way)。怎么简单怎么操作,在过程中学习怎么做的更好。但我觉得我如果只做一个半好不坏的工作,不投入足够的时间,就很难知道获得反响是因为我没有尽到我的全力,还是因为这个平台本身的缺陷,所以我们的课程比很多人的课程投入得更多。

在课程结束后我们会分析这是否值得,我们从中学到了些什么,人们从中学到了什么。希望人们能够对社会科学有更多了解。

How would you rate the class? | Infographics

【课程结束后,艾瑞里统计了上课学生们的各种数据,并在Coursera的课程页面上给出了反馈。上图是其中对课程难度、进度和长度的反馈。】

0.618:作为一位大学教授,你喜欢MOOC这个概念吗?你觉得它会给大学教育带来积极影响还是消极影响?你理想的教育模式是什么?

丹•艾瑞里:MOOC有好处也有坏处,我想现在还不明朗。MOOC在教育中会占有一席之地,它可以代替很多被逃掉的课程讲座。在MOOC上,学生有机会产生更多的交流。MOOC也可以成为常规课堂的一部分。但我不认为MOOC能代替一对一的真实交流,更不能代替学校的学习环境。所以MOOC可能会成为学校学习的补充,但不会代替真实的校园。我想MOOC可能会占据4年的大学生涯中的1年或者1年半,或者代替其中的一些课程。

MOOC也会促进我们的终生学习。如果在100年前或者50年前你想成为一个铁匠,那么你就可以一直做铁匠的工作。但现在很难想象你学会某种技能后从事某项工作,在很多年后这种技能依然有用。社会对于继续教育的需要越来越大。MOOC正好可以满足这种需要。

心理学家和经济学家的生活

0.618:你写书、做研究、讲课还要做Coursera上的MOOC课程,怎么安排时间呢?

丹•艾瑞里:我睡眠很少,喝很多咖啡。我有个问题就是很难对人说"不"。我总觉得我应该尝试做各种不同的事情。我喜欢认识各种各样的人,获得各种各样的经历,除了时间规划。

0.618:你是人性专家,但是作为一个人类,你也一定有好奇的事情,那是什么呢?

丹•艾瑞里:关于人类心理,我有太多不懂的了。比如智力、个体差异……我最好奇的事情之一就是:人们怎么做出重大决定?关于决策,我研究得太多,但都是一些小决策。我很好奇人们怎么对待更棘手的问题,比如结婚、生子,怎么做一个艰难的医疗决定。在这些情况下我们如何反应。我们并不清楚在压力之下是怎么做决定的。我们也不清楚药物对决策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从抗过敏的抗组胺药物,到伟哥再到抗抑郁药物……这些药物是怎么影响我们的决策的。所以太多太多事情我们都不清楚,需要进一步探索。也正是因为我们的世界在不停地变化,所以新的有趣的问题会层出不穷。

0.618:人们向你学习如何理性消费,学习规范我们的日常消费行为。那么对于你自己来说最明智的一次投资是什么?

丹•艾瑞里:金融决策需要关注未来,而不是过去。如果你关注过去,就可能被过去所牵绊,这也是金融网站的缺陷,它们只给你看到已经发生的一切,你已经做出的决定,这会让人把注意力集中在曾经的决策上。所以我在做金融决定的时候先专注于我觉得未来会发生什么,然后再看我过去做了什么。这样就避免了关注过去而带来的沉没成本谬误。

0.618:向果壳网的朋友们问个好吧!

艾瑞里(音频文本):Hello to all the members of Guokr. I'm sure you are having fun and making a lot of use of this website and learning a lot from it. I'm privileged and happy to be a part of this.(翻译:果壳众大家好。我相信你们在果壳得到很多乐趣,从中受益,并且学到了很多。我很荣幸也很高兴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关于本文

本文首发于果壳网:《【果壳网专访】丹•艾瑞里:我是你的怪诞行为导游

0
为您推荐

8 Responses to “丹•艾瑞里:我是你的怪诞行为导游”

  1. stevenbear2说道:

    我不知他讀的哪門子經濟學。我從未見過那個假設。但我見過信息是不完全而且取得要代價的假設。後者已經可以解釋"短視"了。至今我看心理學老在對自己一知半解的經濟學進行徒勞的顛覆。所謂非理性,在經濟學上的意思是"行為隨機"。這會令解釋行為成為不可能。理性行為的唯一意思就是"行為可以被系統地解釋"。若一人在一段時間內前後因受感官蠢弄或邏輯訓練程度不同而做出看似有"不同偏好"的行為,傳統上都是從這人對感官欺騙的認識的成本(收集正確信息的成本)及(提升邏輯水平的成本)分析信息的成本入手去解釋的。決策是一回事,分析決策是另一回事。經濟學做後者從不做前者。說清這點才叫做反對經濟學的濫用。

  2. francis说道:

    人类行为学和心理学是非常有用的,想要了解自己想要认识他人,就要多看些这方面的书。

  3. 吴昊斓说道:

    一个在成长转型期中的人——吴某我认为,拥有自由意志是成为一个独立的健全人的前提。自由意志必然要包括非理性;人的根本性的行为驱动决不是动机,而应是意志,因此没有目的也可以成为一种目的........吴某我没看过《怪诞行为学:可预测的非理性》这本书,但觉的丹•艾瑞很有趣,方向也很对(非理性直觉的大言不惭~~),所以要找来读读。。。

  4. Illusiwind说道:

    还以为自己做的图,原来是外链框架……

  5. 快普 www.kuaipu.com.cn说道:

    “"长痛不如短痛"的观念是错误的,缓慢温柔地揭下纱布给患者造成的痛苦最小。”VERSUGW

  6. HenryOnline说道:

    广告咋通过审核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