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议理 >> 文章

ab3458

 【图片出处:http://media2.hpcwire.com/】

最近,澳大利亚有人发表了一项研究,结论是“转基因饲料明显增加了猪出现严重胃炎的比例”。正好中国新批准了三种转基因大豆的进口许可,一时间人心惶惶。很快有专业人士指出,这项研究虽然看起来很“科学”,但是从实验设计到数据分析都存在漏洞,结论完全靠不住。

在具体分析这项看起来很“科学”的不靠谱研究之前,我们先来举个例子,说明如何“科学”地证明一个不靠谱的观点。

假设学生们每周上一次体育课,现在我们来证明“星期二上比星期三上更有利于健康”——要想证明“星期三比星期二更有利”也没问题,“不靠谱结论”自然是怎么说都行。

既然是科学实验,自然是要找两组人来比较,比如某年级的两个班,A班星期二上,B班是星期三上。然后确定检测指标,开始的时候当然不知道“应该”检测什么指标,于是实施“打枣攻略”——不管有枣没枣先打一杆子再说。也就是,尽可能多地检测学生们的各项身体指标,比如身高、体重、脉博、肺活量、腰围、腿围等等,以及各项运动成绩,比如短跑、长跑、调高、跳远、举重等等——基本原则就是“只要能想到的,都去测一下”。经过一学期之后,把这些参数再测一遍。学生们在长身体,测量出来的数值总是会有变化,而且每个孩子的变化情况各不相同。

接下来,就是关键的“数据分析”了。把各个参数的变化计算出来,比较两个班孩子的变化情况。一般而言,各个指标的变化都是有高有低。统计学上要计算平均值和标准偏差,来衡量平均值的差异是不是“真的”不同。一般而言,多数指标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也就是说,虽然不同,但是小于孩子之间的正常偏差。只有差异很大,不能用“正常偏差”来解释,才说明是“有统计学差异”。如果数据“有统计学差异”,在科学上就认为是所考察的变量导致的。在这里,所考察的变量是“哪一天上体育课”,而其他的变量,理论上两个班的情况是“一样”的。

因为测的参数很多,就可能有一项两项参数出现“统计学差异”,而且是A班比B班好。于是,你就可以得出结论“星期二上体育课使得学生的XX指标提高更多”。

如果每项指标都没有统计学差异,该怎么办呢?你还可以把孩子们分开,比如分成男生和女生、高个子和矮个子、家境富有和家境一般、成绩好和成绩不好等等类类别,分别比较,没准就能找到有差别的组了,于是结论就变成“星期二上体育课有助于某类学生XX指标的提高”。

如果这也还是不行,或者结论是相反(即“星期三比星期二更好”),也没有关系。忘掉这次比较,另外找两个班,从头再来。只要做得足够多,就总能找到符合要求的。最后,反正只报告“成功证明”的这一组实验,没人追究你之前有多少次“不成功”的实验。

这样的研究当然很胡扯,但如果写成论文,却完全符合“科学论文”的特征。而澳大利亚那个转基因饲料与猪胃炎的例子,就是这样的一种思路。实际上,实验中两组猪出现胃炎的比例并没有明显差异,都非常高。作者又把胃炎分成“轻度”“中度”和“严重”三个类别,终于在“重度胃炎”类别中找到了符合目标的“差异”。实际上,还有一个“心脏异常”的指标,转基因组的发生率只有非转基因组的一半——虽然这个差别没有统计学意义,但如果也搞一个类似的分组,那么很可能就可以得出“转基因饲料降低心脏异常率”这个作者不想要的“结论”来。

那篇论文的问题还不止于此。为了考察转基因饲料对猪的影响,两组猪的饲料除了是不是转基因之外,不应该有其他不同。而在实验中,转基因饲料中检测到了黄曲霉毒素,而非转基因饲料中没有。此外,转基因饲料中的总伏马霉素含量是非转基因饲料中的2.5倍。不管这种差异跟结果胃炎是否有关,它说明两种饲料除了是否转基因的差异,还存在其他不同。这就类似于,让A班的体育课内容跟B班不一样,那么即使后来真的出现了统计学差异,也不知道是“哪天上课”导致的,还是“上课内容”导致的。

除了这项研究,还有很多证明“转基因有害”的研究,比如法国研究人员证明“转基因饲料增加老鼠肿瘤”的实验。但迄今为止,每一项这样的研究都被指出各种各样的漏洞。实验设计和数据分析的漏洞,对于科研人员来说,是仅次于伪造数据的严重指控。为了维护自己的学术声誉,面临这样的指控时,科研人员需要做的是纠正这些漏洞,重新进行实验,用无可挑剔的实验和数据来为自己正名。但是,这些证明“转基因有害”的研究,没有一项进行了这样的跟进——最可能的解释就是:研究者知道自己的结论不可靠,没有勇气去进行正确的实验;或者纠正错误进行了实验,但是得不到到当初的结论,于是没有勇气发表正确的实验结果。

如果要考察药物或者食品添加剂的安全性,那么动物实验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因为药物和食品添加剂没有营养价值,可以用几十上百甚至更高倍数的剂量去喂动物,这样很容易看出它们的毒性,从而找出“不导致危害的最大剂量”。在这样的试验里,其他因素的影响就远远小于药物或者食品添加剂的影响。在动物身上找到了“不出现危害的最大剂量”,再除以几十几百倍的安全系数,就可以相当安全地用到人的身上。

但是,食物必然受到食量的限制,不可能给动物大大超过正常食量的剂量。所以,即使食物有轻微、慢性的危害,也会被其他影响因素掩盖,而难以体现出来。倒是其他的干扰因素,可能让本来无害的食物出现“有害”的假象。而如果食物有严重的危害,那么不用动物实验,成分分析可以很容易地发现了。

因为这样的原因,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的转基因食品风险评估指南中,并没有把动物实验作为安全审核的要求。相反,对于要想要进行的动物实验,明确指出需要“设计严谨”。

编者附网图一枚。#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m_51b6de50378f3

0
为您推荐

42 Responses to “如何“科学”地证明一个不靠谱的观点”

  1. lamgz说道:

    面包的第8点,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2. yjc说道:

    1>看了体育课的例子, 我首先想到的是如何把不利于自己的统计数据利用类似体育课相反的手法掩盖住.

    2> 请作者评价一下这篇文章(法国的转基因玉米) http://www.guokr.com/post/368516/ 比如:塞拉利尼:我曾与法国生物技术最高委员会沟通,但是讨论的结果不理想,他们不允许我来演讲解释我的试验结果。

  3. yjc说道:

    1>看了体育课的例子, 我首先想到的是如何把不利于自己的统计数据利用类似体育课相反的手法掩盖住.

    • yjc说道:

      2> 请作者评价一下这篇文章(转__基.因_玉.米) http://www.guokr.com/post/368516/ 比如:塞拉利尼:我曾与法:国__生物技术最高委员会沟通,但是讨论的结果不理想,他们不_许我来演讲解释我的试验结果。

    • yjc说道:

      2> 请作者评价一下这篇文章(GM玉.米) http://www.guokr.com/post/368516/ 比如:塞拉利尼:我曾与法:国__生物技术最高委员会沟通,但是讨论的结果不理想,他们不_许我来演讲解释我的试验结果。

  4. 胖梨说道:

    还有水,不要忘了水也很危险哦
    一氧化二氢的危险包括:
    又叫做“氢氧基酸”,是酸雨的主要成分;
    对泥土流失有促进作用;
    对温室效应有推动作用;
    它是腐蚀的成因;
    过多的摄取可能导致各种不适;[1]
    皮肤与其固体形式长时间的接触会导致严重的组织损伤;
    被吸入肺部可以致命;
    处在气体状态时,它能引起严重灼伤;
    在不可救治的癌症病人肿瘤中已经发现该物质;
    对此物质上瘾的人离开它168小时便会死亡;
    尽管有如此的危险,一氧化二氢常常被用于:
    各式各样的残忍的动物研究;
    美国海军有秘密的一氧化二氢的传播网;
    全世界的河流及湖泊都被一氧化二氢污染;
    常常配合杀虫剂使用;洗过以后,农产品仍然被这种物质污染;
    在一些“垃圾食品”和其它食品中的添加剂;
    已知的导致癌症的物质的一部分;
    然而,政府和众多企业仍然大量使用一氧化二氢,而不在乎其极其危险的特性。

  5. yjc说道:

    这一个月,塞拉利尼(Gilles-Eric Seralini)疲于奔命地辩护那个引起全球轩然大波的试验——“转基因玉米致癌试验”。

    塞拉利尼是法国卡昂大学的教授,曾是法国农业部与环境部转基因委员会的11名成员之一,也曾在欧盟任职。

    风波起源于一个月前的一篇论文。2012年9月19日,塞拉利尼在《食品与化学毒理学》杂志发表研究文章称,用抗除草剂的NK603转基因玉米喂养的大鼠,致癌率大幅度上升。文中还附有长有乒乓球般大小肿瘤的大鼠图片。

    试验结果一经公布,全球反转基因人士纷纷认为这是最有力的证据。而更多的学者、媒体甚至权威机构提出了质疑,有学者甚至指斥这项试验并非“一份单纯的科学报告,而是一个精心策划的新闻事件”。在中国,这项试验结果同样引起了一场对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公众恐慌和科学争论。

    塞拉利尼说,《食品与化学毒理学》总编已要求他写一篇回应文章,文章将于2012年11月在该杂志刊发。

    10月22日,法国生物技术最高委员会和国家卫生安全署先后否定了关于转基因玉米致癌的研究结论,同时建议对转基因作物的长期影响进行研究。

    第二天,塞拉利尼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回应了外界对于其试验数据科学性、经费独立性的质疑,为争论提供了另一种声音。

    “75%的质疑来自转基因作物公司”

    南方周末:你的试验结论引起了全球范围内的争议,你怎么评价?

    塞拉利尼:如果争论针对研究本身,是可以接受的。但据我们统计,针对我们这项试验的约75%的质疑,都来自转基因作物公司与工厂。我认为,这些质疑背后,是难以掩盖的经济利益作祟。在9月19日之后的几天内,他们密集而盲目地批评、质疑我们的研究,不断地对媒体喊话,说我们的研究工作不好,这是一种诬陷和打击。

    南方周末:质疑的声音集中在哪些方面?

    塞拉利尼:很多质疑是关于大鼠品类、试验周期以及大鼠的数量。我们试验中使用的大鼠,正是转基因生物技术开发和生产公司——美国孟山都用于评估转基因生物食品安全性试验的大鼠。这种大鼠是国家毒理学项目在致癌研究中推荐的大鼠品系,过去也常被用在长期的毒理学与致癌科学试验中,只是以前没有遭到质疑。

    孟山都开展的试验,每组大鼠数量也是10只,试验周期停留在90天以内。和众多转基因食品安全评估试验一样,我们的试验同样证明了在90天以内,没有发现转基因玉米的副作用。只是在试验的第四个月,我们发现了第一颗肿瘤,到试验后期,我都被那么多肿瘤吓到了。

    南方周末:有人担心致癌结果是大鼠食用转基因玉米过量所致,大鼠的食量是如何控制的?

    塞拉利尼:这种试验有一个原则是,在正常的肥胖标准内,我们不应该限制老鼠的食量。在我的试验中,所有组的老鼠都没有食用玉米过量。而且,试验组和控制组的老鼠的玉米食用量是一样的。

    南方周末:欧洲食品安全局、法国生物技术最高委员会和国家卫生安全署都对你的试验结果提出疑虑。

    塞拉利尼:这些机构主要评估产品,不是评估科研文章。首先,欧洲食品安全局和很多其他机构都有利益冲突。几天前,欧盟卫生专员约翰·达利(John Dalli)就因利益上的冲突而离开。在转基因组委会,类似的情况不少。其次,法国生物技术最高委员会与国家卫生署以前都曾批准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我曾与法国生物技术最高委员会沟通,但是讨论的结果不理想,他们不允许我来演讲解释我的试验结果。

    好在他们都建议对转基因作物的影响进行长期研究,但我们建议暂时禁止转基因玉米NK603。重复试验,对转基因玉米的安全性进行评估和测定至少需要四年时间。

    南方周末:近年来,你的好几篇文章的研究结果都被一些权威机构否定,对此,你怎么看?

    塞拉利尼:否定我的都是同样一批机构委员会,比如欧洲食品安全局。据我了解,转基因公司与一些机构之前有秘密协定,它们努力把转基因试验控制在三个月内,避免做更长期的评估和检测。现在法国的一些机构开始转变态度,认为应该做长期的评估,它们甚至邀请我参与到转基因食品影响的长期评估试验中。我认为这是一种胜利。

    “这是一项独立的研究”

    南方周末:外界称你为“转基因的坚决反对者”,这样的角色会影响你的科学研究吗?

    塞拉利尼:我不在意这样的称呼。但我的研究确实受到很多阻碍和压力。孟山都和有些监管机构写联名信给《食品与化学毒物学》的主编,要求删除我的文章,不予刊登发表。我的同事被建议不要与我共事。也有一些压力使政府和一些机构不给我的研究提供资金支持。

    南方周末:有科学家和媒体就质疑这项试验的中立性,说绿色和平有为这项试验提供资金支持。

    塞拉利尼:我们的研究不可能获得绿色和平支持的,因为绿色和平反对动物试验。这项试验耗资320万欧元,有4个资金来源。名为“对消费者和企业负责”的组织(CERES)提供了200万欧元,查尔斯·利奥波德·梅耶基金会提供了100万欧元,剩下的由基因工程独立研究与信息委员会和法国研究部提供。

    实际上,这是一项独立的研究,独立于任何生物技术公司。

    南方周末:另一种说法是,两家绿色食品零售业巨头家乐福和欧尚也是此项研究的赞助商。一般而言,绿色食品和转基因食品之间存在竞争关系。

    塞拉利尼:家乐福没有提供任何资金支持。欧尚是“对消费者和企业负责”的组织(CERES)的一员,为我们的研究提供了40万欧元的赞助。欧尚等食品零售公司也卖转基因食品,它们只是要求转基因食品评估和检测的透明度。自1998年开始,这些企业就表示要对自己所卖的产品负责,以保障消费者健康。

    南方周末:这些争论是否会促使你去审视自己的试验?

    塞拉利尼:不论外界怎么批评我的研究,我都会继续。

    我觉得没有必要去重新审视我的试验。我们的研究是目前针对转基因生物食品和杀虫剂的试验周期最长的、细节最翔实的试验。相反,我认为转基因生物食品生产公司应延长它们的试验周期。90天以内的试验是不够的,长远看来,可能遮盖了转基因生物食品的副作用。我们甚至应该要求转基因生物食品生产公司,例如孟山都向外界公布它们开展的转基因安全试验及数据,我们需要这种公开透明。

    “中国,比美国、加拿大等国强多了”

    南方周末:除了反对你的声音,我们很想知道,哪些声音在支持你?

    塞拉利尼:截至目前,除了支持我的团队和研究机构,目前已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约160名科学家签名支持我的研究。在法国,转基因生物的安全性已变成一场政治辩论。法国左翼政党基本认可我的试验和研究,但没能获得右翼政党高层的支持。因为右翼政党获得了很多来自转基因生物产业的支持。

    南方周末:你个人对转基因生物技术的态度是什么?

    塞拉利尼:我个人不反对转基因技术,我支持通过科技来认识基因。但我反对转基因生物产品没有通过长期的的安全性检测和评估试验就进入市场。

    转基因生物食品中含有很多新的化学物,比如除草剂残留,目前这些进入到食物和饲料中的化学物没有被科学地检测。这表现在,以前的试验周期太短,不超过90天;有的甚至连基本的试验都没有,鉴于所谓的“实质等同性”原则(转基因生物与自然存在的传统生物在相同条件下进行比较,如果它们在实质上相同,就同等对待,视为安全)。这个原则实际上是研究作物的化学成分,但它不可能研究所有的成分。如果转基因作物中的有毒化合物没能被很好地测量与认识,“实质同等性”原则并不能构成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转基因生物作物的安全。

    南方周末:你对中国在转基因问题上的态度,有所了解吗?

    塞拉利尼:中国已经决定给转基因食品贴标识,阈值为5%(食品中转基因成分含量高于5%时,则必须标识)。欧盟法规规定其标识阈值为0.9%。尽管中国规定要标识食品转基因成分上限较低,但比美国、加拿大、阿根廷等国家强多了,这些国家都采取自愿标签指引,这也是导致转基因作物在这些国家被广泛长期种植、出售的原因。

    • Garrus说道:

      这货说了这么多,可以精简成如下两句话:
      1. 支持我的都是正常/理性的人群或机构
      2. 反对我的都是受转基因食品集团利益驱动的

      • yjc说道:

        用你的话讲,
        1)那些支持转基因的高尚圣洁, 信仰完美科学的聪明人
        2)那些反对转基因作物推广的, 都是白痴,笨蛋

    • Liuy说道:

      通篇都是阴谋论,为啥不直接回应对他实验方法的质疑?

      • yjc说道:

        1)阴谋论有, 但不多
        2)你和南方周末谈理论?

        • lianyu说道:

          那你那篇新闻来反对说明一个科学实验,这又是为何呢

    • joy说道:

      我觉得他说的没错,我们不应该反对转基因食品,而应该反对没有经过长期安全试验就匆忙进入市场的转基因生物产品,这些公司因为利益缘故忽视了民众的安全。

      就像药物也有副作用很大的问题药物,但我们不能因为某一种问题药物的出现而反对所有的药物研究和药物合成。

      转基因本质上也是一样的,转基因用技术手段缩短了自然植物的进化过程,这本来并不是错误,真正的错误在于,你并没有验证你制造的植物是安全可以被食用的,就像很多有毒的中草药在他们进化早期未必是有毒的,所以你也不能证明现在的安全农产品在经过转基因改良,加速自然演化之后的子代仍旧是安全的。

      经过长期试验验证安全的食品我们当然不应该持反对态度,但是没有经过安全验证的,被利益阻挡安全性检验的转基因产品我们理应坚决反对

      • Lucky说道:

        学理的人在遇到争议时不应该只是打口水仗...要说明自己的观点得通过严谨的实验或者可靠的理论

  6. yjc说道:

    这一个月,塞拉利尼(Gilles-Eric Seralini)疲于奔命地辩护那个引起全球轩然大波的试验——“转基因玉米致癌试验”。

    塞拉利尼是法国卡昂大学的教授,曾是法国农业部与环境部转基因委员会的11名成员之一,也曾在欧盟任职。

    • yjc说道:

      谁能告诉我, 是因为那个或哪些字才被审查的? 致癌??

  7. SyaNHs说道:

    我只想说,面包那张图太无聊了。

  8. luo说道:

    作者学文科的吧,做数据分析首先要假设检验,在假设检验95%满足情况下,才能说假设正确,否则是一型错误,学统计的都知道。作者星期二和星期三的例子在正常情况下都是做无差假设的,然后看数据出现概率。楼主这明显枪文,不懂数学在乱说,愿楼主先吃转基因,楼主全家都吃转基因。

    • rogerhugo说道:

      作者说的就是那种明知数据无差还要通过人为分组,有倾向的选择特征来得到有差结论。学理的也要懂文啊,否则你咋听人话咧?
      看你对别人的饮食许愿(其实也没啥,没准你只是吃着地沟油而恐惧转基因罢了),莫非作者说到你的痛处了? 😉

    • yjc说道:

      虽然对作者的大部分文章不认同, 但对于这个文章结尾的小段子, 我觉得你没理解作者. 他想用诙谐的方式让大家理解一下统计学是如何误导人的

      • lianyu说道:

        你进入了一个自我判定的误区。你坚信自己的想法,怀疑别人的想法。你有没有怀疑过自己呢?他举的例子的意思是想表明,有些学术家通过人为选择,掩饰其它数据或内容来达到支持自己论点的目的,在学术上是可耻的!而对于统计学本身,相信所有的科学家都在用,也没用提出你这种异议!

    • John说道:

      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82189
      作者在这里想说的是多重比较谬误

  9. mib说道:

    正相关不等于因果

  10. 哈克说道:

    估计很多人没理解这篇文章= =

  11. LXR说道:

    嗯嗯,不错。

  12. 邪恶小星星喵说道:

    这个作者统计没有学好
    没有听说过多重比较矫正么……
    ---------------------------------------------------------------------------------
    “因为测的参数很多,就可能有一项两项参数出现“统计学差异”,而且是A班比B班好。于是,你就可以得出结论“星期二上体育课使得学生的XX指标提高更多”。
    如果每项指标都没有统计学差异,该怎么办呢?你还可以把孩子们分开,比如分成男生和女生、高个子和矮个子、家境富有和家境一般、成绩好和成绩不好等等类类别,分别比较,没准就能找到有差别的组了,于是结论就变成“星期二上体育课有助于某类学生XX指标的提高”。
    --------------------------------------------------------------------------------
    每多做一次检验;就会更变态的矫正。后面可能有效应都通不过了;如果这样算“科学论文”只能说编辑很糟糕。
    当然有一种可能是作者隐瞒了这些尝试;然后胡编了一个理论说我本来就想看某个指标,隐藏了看过其他指标的事实;这个的确是统计上可以通过;但是这个属于【欺瞒】或者【作假】所以也不再此讨论之列

    • 云无心说道:

      唉,这条评论统计学得挺好,只是语文没学好。。。。

      • 猫娘说道:

        hahaha,云兄你也在啊

      • lianyu说道:

        我觉得我语言理解能力就够 差了,没想到看到这个老兄,我又充满自信了!支持云无心

  13. 行走说道:

    最后的配图给力,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啊:)

  14. eddif90说道:

    在科学界,对于已发表的不靠谱论文,有以下几种对策:

    1, 如果论文严重不靠谱,例如存在剽窃造假,存在严重的科学方法和实验等低级错误。如果能确认,就可以要求原发表的杂志撤稿。等于这篇文章不存在。

    2. 如果不属于上述情况(即:没有充分的理由让期刊编委会相信),则可以:在同一期刊上发表correspondence或者comments之类的小论文,以正式的方式表达不同的观点和见解。

    3. 除1之外,对原文最强的否定方法是:在同等条件下独立重复原文的实验。如果结果能重复,就是支持原文。如果不能重复,就是对原文最强大的否定。

    不清楚澳大利亚那个文章是什么状况。如果作者在动机上故意要出现某种结论,这是科学道德问题。如果方法上确实有极其低劣的错误,则是科学素质和水平问题。这两点的任何一点如果能证实,就应该要求原发期刊撤稿。

    另外,澳大利亚那个文章是别人没做过的实验,还是别人做过的实验它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结果? 如果是前者,如果没有证据表明作者人品低劣,科学界只看第三方独立实验。在此之前,任何不是正式paper的批评和赞扬都没有意义。

    • blablasky说道:

      理论上说,方法低劣的论文应该通不过根本无法发表才对,但实际上发表的这样的论文并不少见。撤回的论文一般是剽窃和伪造数据居多,仅因为实验控制不到家,统计分析不过关而撤回的很少见。实际上这也是论文最可以做手脚的地方。另外,因为这两点而出问题的论文还很难向大众解释,伪造数据人人都懂,但控制和分析的问题还得花大量篇幅介绍实验设计和数理统计方面的知识……

      • eddif90说道:

        低劣论文确实很多,有些期刊就是为了挣版面费,基本上没有严格的审稿。不知道澳大利亚那个发表在什么地方。如果是垃圾期刊,根本不值得去写文章驳斥,直接说该期刊是垃圾期刊就行。如果是严肃认真的期刊,正常情况下能发表说明有多个reviewer一致同意。正经期刊的论文当然也可能是错的,但我觉得不适合说人家是“以科学的名义证明不靠谱的观点”。

        不懂该领域,以我的专业来说,如果某论文的问题能通过科普文章向大众解释清楚,绝对不可能所有reviewer都没有发现(垃圾期刊除外,或者问题太隐蔽或太符合常理和直觉,使reviewer没有注意到)。

        公众需要知道,只有“科学论文”才是科学界正式的声音,但每一篇孤立的论文都是个案,它可能是错的,结论可能只适合于某些特殊条件。“科学界的主流观点”是大多数论文中普遍的观点,与此不同的观点是有待进一步验证的不同声音。而各种微博、博客、记者、名人的说法连声音都不算。

    • 聪哥说道:

      云无心几乎不把自己的REF放出来的.
      你也不知道他的信息来源是从哪里来的.

      也不知道"科学"松鼠会, 会有这样不科学地另类.

  15. feee555说道:

    您老能不能写写ddt海洛因为啥开始也是认为是无害的。别老是一天到晚纠结于目前没有证据。您老再这样我就不信你和是松鼠会和转基因没有利益关系。

  16. 茶多酚说道:

    就算他这个实验是完全正确的 他能得出的结论只是【这种转基因饲料会增加猪胃炎的概率】 就像我们不能因为辣椒是辣的就得出【茄科植物是辣的 】这样的结论

  17. 神马说道:

    总觉得有些人很可笑,单凭所谓的非自然就觉得是不安全的,当初人类炼铁,塑料使用的时候咋没人说这些非自然材料接触人体会有危险呢? 还有所谓的磁化水,多少人趋之若鹜,咋就没人担心这种非自然处理会危害人体呢?这些人就信所谓大街上宣传的,一点都不信科学研究跟数据。不论学历多高,说是文盲一点错都没有……

  18. 有嘲说道:

    如果与实验不符,任何假说就都无法成为理论

  19. 123笑说道:

    作者是想说那些实验人员只会挑选符合他们实验之前就假设好的实验数据来发表,而对其它与自己设想不相符却又客观准确的数据抛在一边。最后一张图所体现的思想很好地代表达了作者所要批评的对象。

  20. 昆明国旅说道:

    因为这两点而出问题的论文还很难向大众解释,伪造数据人人都懂,但控制和分析的问题还得花大量篇幅介绍实验设计和数理统计方面的知识……http://www.kmguol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