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小红猪作品 >> 生物 >> 文章

本文为小红猪抢稿第93期抢稿译文,由Bing和秦我二位合作完成

小红花等级:4.5朵!

 

oldman.blogs_.com_

锻炼对于健康百利而无一害,但为什么我们却常常对锻炼如此厌恶?——且听进化生物学家丹尼尔·利伯曼为我们解释这一悖论。

注:黑体字为采访者提问

是什么促使你去研究跑步和锻炼的进化问题的?

起初我对“人如何在跑步时保持头部相对静止”感兴趣。那时我和同事们用猪作为模型进行实验,发现猪的脑袋在跑步时会四处乱晃,看着很不舒服。然而相反的,那些擅长跑步的动物如我们人类,却能在跑步时通过保持头部相对静止来维持身体的稳定性,进而能够在跑步时稳定地凝视前方。于是我们开始基于人类和黑猩猩展开思考,并提出了关于人类为跑步进化出头部稳定性的假设。

为什么你认为头部稳定性是为跑步,而不是为别的运动形式而进化出来的?

如果一个梳着马尾辫的人跑步,你会看见辫子上上下下地甩动。这并不是因为她的头部不稳,恰恰相反,由于头部的相对稳定,辫子才会随着跑步的节奏甩动。保持头部稳定的奥秘在于内耳的半规管。相对于其它动物如猿类,人类拥有更大的半规管,从而使我们能够更好的感知和响应头部的剧烈加速。

仅仅走路是不会造成头部剧烈加速的。另外我想,我们的祖先也不会喜欢玩儿蹦床或者以互相撞头为乐。对于半规管和头部稳定性进化的唯一解释只能是跑步。

会跑步仅仅是个开始,那么我们又是如何进化成耐力型选手的呢?

我们是从不爱动的生物进化来的。一只正常的黑猩猩一天走两到三公里,跑100米再加上爬一两棵树。但在捕猎采集社会中,人们平均一天会走或跑9到15公里。不夸张地讲,我们现代人从头到脚都充满了这些让我们适应长距离走路和跑步的特征。

我和我在犹他大学的同事丹尼斯·布兰布尔和戴维·卡里尔认为,人类一个很重要的优点就是能够长时间捕猎,即长时间、长距离在热天追捕猎物,直到它们中暑倒下。就像马拉松,人类能以在别的动物看来是狂奔的速度跑上很长的距离。如此耐力可不是四足动物的特长,因为它们通过短而浅的快速喘气来给自己降温。显然,你不能一边喘气一边全速奔跑。因此如果你能在一个大热天让一只动物高强度飞奔大概那么15分钟,它就小命不保了。

但是我们人类能够适应这种耐力长跑?

没错。就如我刚才说的,我们的身体从头到脚充满这些特征:短脚趾让我们能更轻易地稳定身体、减少颠簸,跟腱令我们能更合理地释放和储存能量,强壮的臀大肌帮助我们稳定躯干,头部的稳定性同样也帮助我们适应长跑。作为一名中年教授,我显然不是什么好的范例,但我依然能够轻易地跑完马拉松,并且跑的速度足够让一只和我一样大的狗狂奔不止。

您最好的马拉松成绩是?

[大笑]3小时34分钟。有人能用我一半的时间跑完(此处利伯曼有些夸张,按照维基百科数据,目前的马拉松世界纪录是2:03:38,由肯尼亚人帕特里克-马考 在2011年创造——编辑注)。

但是如果你逼迫一只动物用你的速度跑那么久……

我晚上就有肉吃了。

既然我们如此适应跑步,为什么我们却从耐力运动员变成了宅男宅女?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就在过去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大批大批的人们被从体力劳动中解放。但从进化学的角度来看,我认为没有规律的体力劳动是不正常和病态的。在许多医学研究中,我们将病人和对照组放在一起比较。但问题在于,对照组都是些什么人?那些久坐而不运动的西方人。我得说,我们是在把病人和那些不那么正常、半病态的人在作比较。

如果不运动是病态和不正常的,那我们为什么这么讨厌运动?

从来都没有进化选择的压力来逼迫我们锻炼。一个尼安德特人、直立人或者任何早期现代人都不会对自己说:“快,我得去运动一下,不然要闷死了。”为了生存他们每天非得不停地跑才行。因此不锻炼从来都不是个可选项,这是为什么从来都没有进化压力来让我们喜爱锻炼。另一方面,很可能存在着进化压力让我们躲掉不必要的锻炼。在捕猎采集社会里,有些人一天只能摄入2200卡路里。在如此低的能量摄入下,他们是没有多余的力气来把跑步当消遣的。

所以说进化的力量让我们喜欢轻松和懒惰喽?

当然。就像你永远都难以拒绝甜食和油腻的食物一样,这些都是有利于早期人类生存的。也就现在大家觉得这些食物不好,不适应。当你走进火车站,你的大脑永远都告诉你,乘电梯,别走楼梯。在一块蛋糕和一棵胡萝卜之间,我们都会去吃那块蛋糕。你可能并不想这样,但其实,这可能是深植于你内心深处的进化本能。

这些现代的宅居生活方式造成了什么后果?

很难想象哪种疾病与体育活动没有关联。举两个最主要的杀手型疾病:心脏病和癌症。心脏的生长需要适当的锻炼。锻炼使周边动脉增大,胆固醇水平降低,这足以将你患心脏病的风险至少降低一半。

首先,锻炼会降低乳腺癌以及其他再生组织癌变的概率。在保持其他条件不变的前提下,进行规律锻炼的女性患癌症的风险比不锻炼的女性明显低得多。锻炼能将结肠癌的发病率最多降低30%。此外锻炼还对精神健康大有益处——例如对抗抑郁、焦虑,数不胜数。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对抗已经落伍于现代社会发展的本能?

如果我们想要预防疾病,这就意味着我们得吃我们不想吃的东西,做我们不想做的运动。做到这些唯一的方法就是推行一些社会可以接受的强制措施。所以我们要求学校提供优质的食物和充足的锻炼,否则孩子们是不会自觉做到这些的。目前我们正在全世界推行这些强制措施。

如果我们想解决这些健康问题,我们必须强迫自己按照对自己有利的方式行动。作为一个社会、一种文化,我们需要这种共识,就是:要么强迫自己行动起来,要么就面对惨痛的后果——数以亿计超重、不健康的人。

进化是否给了我们一些促使我们去锻炼的本能?

有的。我们得认识到,身体不会只按照一种方式作出适应。有几种相互抗衡的适应方式。比如说,虽然有许多让我们不爱锻炼的本能,我们仍然具备其他的适应性令我们喜欢上锻炼。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跑步者高潮。

跑步者高潮在进化上有什么优势?

想像一下你正在追赶一只猎物,并且你必须一直追下去。你在跑动的同时还要通过观察进行追踪。你需要寻找周围环境中的线索。这时候跑步者高潮在干什么?答案是,这种快感刺激你的感知,使你对周围的事物更敏感。

我自己的例子是,几年前我参加伦敦马拉松,我记得,当我快到终点,路过大本钟时,我突然觉得“乖乖~大笨钟真的好大呀~”,然后我意识到,“喔,我一定是high起来了。”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