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抗衰老 >> 文章

cancer-cell_2454982b

【图片出处:www.telegraph.co.uk

作者:索尔格林 理学博士

翻译:宝器的宝贝

校对:游识猷

原文:http://www.quackwatch.org/01Quac ... cer/burzynski1.html

与大多数“替代疗法”执业者不同,斯坦尼斯 R.博金斯基(Stanislaw Burzynski)发表过大量的论文。他这些大量的出版物给病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除非病人能够真正理解他们所阅读的内容,否则他们是无法进行正确的判断的。对科学家来说,博金斯基的文献中有清楚的证据显示他的数据并不支持他的论点。

博金斯基的背景和学历

博金斯基在波兰的卢宾进入医学专科院校,这也是他在1967年被授予医学博士学位和1968年被授予理学硕士学位的地方。他并没有在癌症方面接受过专业的培训,甚至完全没有接受过任何其他实习医生方面的培训。在此期间,他的文献目录中都没有提及临床癌症研究、尿液、或者抗瘤酮。

1970年,博金斯基来到美国,任职于休斯顿贝勒大学麻醉系,这三年主要从事从鼠脑中分离肽。(肽是由氨基酸组成的低分子量化合物。)1973年他获得行医执照,并与他人共同获得了一个为期三年的研究基金,方向是研究尿肽对体外肿瘤细胞的影响。这笔资助金到期后没能获得续签。

1976年,在没有临床肿瘤研究经验的情况下,博金斯基发表了一种治愈癌症的理论,理论基础是他自己假设的自然存在的抗癌肽——他取名为“抗瘤酮”(antineoplastons)的东西——能够使得癌细胞“正常化”。由于尿液中含有大量的肽,他得出结论说可以在尿液中找到抗瘤酮。不到一年之后,仅仅在这些假设的基础上,博金斯基在他自己开设的诊所内,使用人尿液提取物(“抗瘤酮A”)来治疗21个癌症患者。他的营业挂牌上写着“斯坦尼斯 R.博金斯基,医学博士和理学博士”。

博金斯基声称自己是理学博士,这点其实值得怀疑。我调查的时候发现:

  • 来自华沙(波兰首都)的卫生政府部门的一位官员告知我,当博金斯基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医学院还不授予理学博士学位。[1].
  • 来自于卢宾的医学科学院的成员告知我,1968年博金斯基在完成一项一年实验室计划并通过了考试[2]之后获得的是理学硕士学位,而且在医学院的时候他并没有独立完成过研究。[3]
  • 1973年,博金斯基申请了一项联邦基金用于研究“来自尿液的抗瘤酮肽”,当时他的自称是“斯坦尼斯.博金斯基,医学博士,理学硕士”[4]

抗瘤酮的生化学分析

通过追踪博金斯基的抗瘤酮的合成过程中发生的生化反应,可以显示此物质并没有治疗癌症的价值。

1985年,博金斯基说他使用8种抗瘤酮来治疗癌症患者。前5种来自于人尿液馏分(分馏部分),他称之为A-1到A-5。他利用A-2制造出A-10,一种不溶性的3-N-苯乙酰氨基哌啶2,6-二酮。他说A-10是一种尿液馏分中共有的抗癌肽。接下来他用碱来处理A-10,产生出一种可溶性产物,命名为AS-2.5。再进一步用碱处理AS-2.5,生成的产物命名为AS-2.1。博金斯基目前就是使用他称为“AS-2.1”和“A-10”的东西在治疗病人。

事实上,AS-2.1就是苯醋酸(苯基乙酸 PA),一种在正常新陈代谢过程中产生的潜在有毒物。PA在肝脏解毒后形成苯乙酰谷氨酰胺(PAG),然后从尿液中排泄。当尿液加酸后再进行加热,PAG则失去水分则形成不溶性的3-N-苯乙酰氨基哌啶2,6-二酮(PADA)。正常情况下人类尿液中是没有PADA存在的。

博金斯基称的“A-10”,其实就是用碱来处理PADA使其变得可溶,但是实际上这样做并不能制造出A-10的可溶性结构。只需要在分子中重新插入水,就可恢复成为PAG(博金斯基的AS-2.5)。进一步的用碱的处理就把它分解为了PA和PAG的混合物。这个博金斯基的“AS-2.1”其实就是天然形成的物质PA和PAG.

博金斯基声称A-10通过嵌入DNA的凹槽内而起作用。但是实际上PAG分子太大根本无法完成,博金斯基自己都已经报道过PAG对癌症是无效的。[5,6] (话说fitting into indentations in DNA--就是DNA双螺旋的大沟小沟那些吧?)

PA可能不是安全的。1919年的时候表明了正常人服用PA后可能中毒。在苯丙酮尿症(PKU)患者体内也可能达到中毒的剂量,如果孕妇服用,则可能会造成胎儿的脑损伤。

博金斯基从来没有证明过A-2.1(PA)或者“可溶性的A-10” (PA 和 PAG)对于癌症是有效的,或者使用这些抗瘤酮治疗过的病人的肿瘤细胞会被“正常化”。国家癌症研究所从来没有肯定过抗瘤酮的测试结果。药物公司Sigma-Tau Pharmaceuticals无法重复博金斯基对AS-2.1和A-10的试验结果。日本国家癌症研究所已经报道过抗瘤酮在他们的研究中并没有发挥作用。

这些事实都指出博金斯基声称的他的“抗瘤酮”对于癌症的有效性是不可信的。

其他相关信息

本文于2006年11月21日修订

关于作者

格林医生(1925-2007)是一位在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从事癌症研究23年的生物化学家。他参与讨论科学方法论并对未经证实的方法有着特别的兴趣。这篇文章改编自他1997年7月在亚特兰大的美国临床化学研讨会协会的报告。

参考文献

1        Nizanskowski R. Personal communication to Saul Green, Ph.D., Jan 15, 1992.
2        Kleinrock Z. Personal communication to Saul Green, Ph.D., Nov 22 1993.
3        Bielinski S. Personal communication to Saul Green, Ph.D., Nov 22, 1987.
4        Burzynski S. HEW grant application 1973, item 20 (credentials).
5        Burzynski SR. Purified antineoplaston fractions and methods of treating neoplastic diseases. U.S. Patent No. 4,558,057, 1985.
6        Burzynski SR. Preclinical studies on antineoplastons AS-2.1 and AS-2.5. Drugs Exptl Clin Res Suppl 1, XII, 11-16, 1986.

0
相关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