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抗衰老 >> 健康 >> 文章

作者: Liz Szabo

译者:@微薄的蛐蛐儿 (西部儿童救助基金志愿者 脊柱畸形项目负责人)

原文发表于《今日美国》http://m.usatoday.com/article/news/2429385
fpm20010300p37-uf1

费城 - 12岁的女孩因为肚子疼痛难忍赶到了医院。

医生的诊断是她得了急性胰腺炎,胰腺酶开始不光消化食物,还消化胰腺本身。

推究病因,最可能的原因是80多种各类保健补品的毒副作用。费城儿童医院的临床药房主管Sarah Erush说:这女孩去年夏天来医院治疗的时候,妈妈带着个大购物袋,里面七七八八带了很多这样的食物和保健品。

女孩的母亲已经用保健补品和其他疗法治疗女孩的“慢性莱姆病”(编者注:一种因蜱叮咬传染螺旋体细菌引发的疾病)达4年之久了。专家说,实际上女孩并没有这个症状。而即便真的是莱姆感染导致了疼痛和迁延不退的其他症状,根据美国传染病学会的报道,感染也不会超过一年,更无需整年累月使用抗生素和某些替代医者给予的其他高风险疗法。

Erush说,医生用常规治疗方法控制了女孩的病情,两个星期后就从医院出院了。

虽然孩子的故事令人难忘,Erush说,但这并不鲜见。现在时不时地有家长带着孩子和各种替代疗法方法到医院,希望护士会在孩子住院期间为孩子实施。

保健补剂的队伍日益发展壮大,可选的品种越来越多,根据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统计,商店和互联网在售品种一共大约有超过54,000个。

儿童医院的首席传染病专家Paul Offit指出:大约50%的美国人使用替代疗法,10%的人会用在自己孩子身上。

Offit说,女孩的故事也暴露了替代疗法的严重但鲜为人知的高风险,说明这个无所不包的行业——从草药补剂到水晶疗法再到针灸——其监管不是那么严格。Offit 医生是《你相信魔法吗?有厘头和无厘头的替代医学》(HarperCollins出版社,$ 29.99)的作者,作品将在本周二出版。

许多消费者觉得看起来替代医学比大药厂更有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无私奉献的样子,或者更加纯朴自然、富有家庭气息。但Offit在他的书中描绘的情景却让我们大跌眼镜,这是个野心勃勃的行业,每年有大约340亿美元的市场。其关键人物长袖善舞,非常精于用诉讼、游说政府和立法去捍卫自己的市场。

Offit说:“毫无疑问,这有个大市场!” Offit以研制开发了预防轮状病毒的疫苗而知名,每天大约2000多名儿童因为使用该疫苗幸免于死亡,而这些孩子大部分生活在发展中国家。

“这不只是妈妈和爸爸在农贸市场卖草药那么简单 ”,Josephine Briggs说。这位国家健康研究所的补充和替代医学中心医师和主任,与Offit医生有着相同的担忧。

加州众议员Henry Waxman,,一直以来致力于推进对食物补剂实施更加严格的监管,他说:替代医学在华盛顿的游说的力量一点不亚于其它行业,他们手里握有很多的钱。总想攫取更多利润,并且接受更少监管。“

甚至,国会里竟然还有个保健食品党,由支持这个行业发展的立法委员组成。

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每年投入2.33亿美元,结合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对替代疗法的开展研究,这个研究包括草药方剂、针灸和香薰等等。

Briggs指出,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一些替代疗法,就是医生们常说的那些补充疗法,如果跟常规治疗一道使用,的的确确给病人带来某些好处。比如,去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帕金森氏症的人练太极,一个古老的中国运动系统,可以提高他们的平衡能力和稳定性。上个月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重症监护室内呼吸机上的患者,如果他们能聆听到他们喜爱的音乐,情绪会更加稳定,要的镇痛剂也更少。

支持者们说,替代医学之所以受欢迎原因很清楚,有些是因为常规的治疗效果不好,还有些病人想更多的掌控自己的健康。

批评意见说:大约只有三分之一的替代医学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有试验数据支持。但Adriane Fugh-Berman说:正规的医生也并不总是循证啊。Adriane Fugh-Berman是华盛顿乔治敦大学药理学副教授,并且出版了一本关于草药和补品的教科书。她补充道:只有约四分之一正规医学的治疗方法是以循证医学为基础的。

“许多美国人发现现代医学日益官僚化,并且越来越不以人为本”,Deepak Chopra医生说,这位医生是身心疗愈的最知名的倡导者。

“医生花在填表的时间比他们给病人看病花的时间更多”,Deepak Chopra说。“大部分医生站在门口,花一两分钟给病人做个示意性的检查,然后看下一个病人。”

纽约大学Langone医学中心主任 Arthur Caplan医生说,替代医学满足病人渴望更多关注的心理。

“医学并没有解决情感,精神,甚至心理方面的问题的东西”,Caplan 说。“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没有做好,其他人趁机占领空白地带是必然的”

然而,如果迷信替代医学和保健补品的话,也会把自己推向危险的境地,Caplan说。

替代医学会利用许多常见的思维,Offit说,从天真地相信自然的就是安全的,到对政府监管的不信任。

Chopra说:“来自于植物,并不意味着它对人体无害”。

大约三分之一常规药物是从植物中提取的,Fugh -Berman说。制药公司仍然使用毛地黄花制造地高辛,一种心脏用药。她还说,一些研究表明,卡瓦胡椒,辣椒家族中的一种,可缓解焦虑,但它也可以损害肝脏。

Offit说,在最好的情况下,替代医学是无效但相对无害的,作用是充当昂贵的安慰剂,可能会缓解症状如疼痛,但那主要是因为人们指望着它们能缓解。一个例子是顺势疗法(Homeopthy),其中的主要成分稀释到几乎检不出,这些治疗基本相当于吃糖丸,Offit说。

然而,保健补剂并非与风险绝缘。

政府问责办公室2010年的报告披露了保健补品的营销使用了欺诈性手段。

印度几千年来用于治疗各种病重症的阿育吠陀药物中检测出了重金属成分,而这些药在美国也很受欢迎,Briggs说。

在某些情况下,保健补剂只不过是外面加了层伪装的处方药而已。

最常见的违规是自称能够帮助减肥、锻炼肌肉或增强性能力的保健补剂,Briggs说。虽然这些保健补剂销售的时候标号称自己是“自然的”,然而,FDA已经发现了数百个品牌,实际上里面添加了真正的合成药物,从合成代谢类固醇到伟哥的有效成分。还发现几个减肥保健品里含有西布曲明的有效成分,这是一款因为会增加心脏病和中风发病率而退出市场的处方减肥药。

美国FDA四月宣布,它已经收到了86份因服用一种塑身补保健品而导致的疾病和死亡报告,这种塑身补品里面非法的添加了一种叫DMAA的兴奋剂。FDA说,DMAA与咖啡因同时服用时十分危险,可能会提升血压导致呼吸短促和心脏病。

2012年,FDA估计服用保健补剂造成的不良反应每年或会超过五万起。

在最坏的情况下,江湖术士伪装成医者,用天价向那些绝望而脆弱的病人推销伪医假药。克利夫兰诊所心血管医学主任Steven Nissen把这些商家比喻成“蛇油推销员”。

后果可能极为悲惨。

Nissen说,他眼睁睁地看着严重的心血管病的患者因为放弃正规治疗,选择替代医学而离去。尼森说,那种替代疗法是“一个正在酝酿的国家级灾难。”

Offit说,替代医学术士们向病人兜售各种未经证实的疗法,比如螯合,这是个从血液中去除金属的治疗方法。

尽管螯合疗法的确有真正的医疗用途 ——治疗急性重金属中毒,但某些医者把静脉注射的螯合疗法推广成各种病症的替代疗法:从阿尔茨海默氏症到癌症。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2005年的报告,一个患有自闭症的5岁男孩在螯合治疗后死亡。

许多人的疼痛被误诊为慢性莱姆病,Offit说,尽管研究显示,这些患者中,有一半病人是因为其他可治疗的病因造成的疼痛,如抑郁症或类风湿关节炎。那些号称自己是有“莱姆病学常识”的医生,往往给予病人常年抗生素静脉注射的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