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赫胥黎的大辩论Comments>>

发表于 2013-02-07 16:38 | Tags 标签:, , ,

牛津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向来游人如织。在那段我有幸在其中工作的日子里,早已习惯了无视各种恐龙骨骼与矿物标本,直达二楼后厅的标本室。正如其他自然历史博物馆一般,牛津馆也有一个巨大的不为游人所知的标本厅。阴气袭人的长廊里,两人多高的标本柜绵延好几百米,每打开标本箱的一个抽屉,便是一个令人惊叹的生物世界。我搬着梯子来回翻箱倒柜,贪婪得像寻求宝物的大盗。

博物馆门前的草地素来是游人野餐之地。草丛中更有石刻的恐龙脚印,以表示该地的恐龙足迹遗址。如果可以躲开孩子们在恐龙脚印中的奔跑跳跃,避开一群群美国高中生的列队合影,便可以找到草地上一块不起眼的石碑。它记录着1860年6月30日,赫胥黎在博物馆里所进行的一场大辩论。这一个原本平常的讲座,影响深远,流芳百世。

这场辩论的地点正是在我工作的标本厅与图书馆。我兴冲冲地转遍了楼层,却没有任何的标识,只得悻悻而归。博物馆一百多年来,并未有大的改变或整修。想来脚下这沧桑得发黑的木地板,也曾被参与辩论的人们吱吱呀呀地踩过。那时的贵族科学家都华服革履,神职人士则一身黑袍,女士们穿着大摆裙,手里还拎着绣花蕾丝的小扇子。这其中,包括一位志得意满的中年人:赫胥黎。

1825年,赫胥黎诞生在伦敦西部的伊灵区。巧的是,我在伦敦求学的宿舍也在这个区域。如今的伊灵区有多条地铁与铁路直达伦敦市中心,虽位处伦敦2-3区,却也交通便利。中产阶级与移民们聚居于此,各个大型小型的商场也纷纷扎堆,每日行人熙熙攘攘,显得繁荣却有些乱。这种状况已经维持了百多年了。在赫胥黎出生的年代,伊灵区通往伦敦市中心的铁路刚刚修建完毕,街道上酒吧林立,许多中产阶级在此生活,这其中就包括赫胥黎的父母。

赫胥黎的父亲曾是伊灵区一所学校的数学教师,赫胥黎也在这所学校里学习了两年。然而,学校关闭,父亲失业,家庭陷入了经济困难,十岁的赫胥黎也失学了。聪敏好学的他决定以自学来完成自己的教育。通过广泛阅读,他自学了地质学、逻辑学、哲学、神学、德语、拉丁语与希腊语。他对生物学有高度兴趣,自我研习无脊椎与脊椎动物,并掌握了高超的素描技巧。之后他又进入查令十字街医院与伦敦大学学院学习医学。在那个自然科学体系尚未建立起来的年代,赫胥黎已经完成了一个学者所应接受的初高等教育,具备了进行科学探索的知识储备与研究能力。

20岁的赫胥黎参加了英国皇家海军,以随军助理医师的身份参加了新几内亚岛和澳大利亚的考察。在南半球的广袤海洋里,赫胥黎如鱼得水。他如饥似渴地观察海洋生物,制作标本,并写下详细的论文。这些成果在寄回英国后,逐渐受到英国皇家科学院的重视。1850年赫胥黎归国后,随即被评为皇家科学院院士。次年,皇家科学院为年仅25岁的赫胥黎颁发了皇家金牌,为获得该奖的最年轻的生物学家。被四年后他从皇家海军退役,成为皇家矿产学院(如今英国帝国学院材料与地质系)的教授,在这里一呆就是31年。

在达尔文进化论出现前,生物学还是一片蒙昧。研习生物的人们更多是以博物学家的方法,观察记录着大自然生物的生长消亡。他们拥有优秀的素描功底,擅长描绘生物的细微形态,也同时有流畅的文笔,以描写生物的样貌、动作与行为。如今当我翻开19世纪博物学家们的遗稿,便每每惊叹于其细微入至的观察,与用简练线条完整勾画出的精致而写实的图案,每一幅图画便已是一件令人赞叹的艺术品。而他们的论文则更像是朋友们之间的互相倾诉,没有如今论文的八股格式,而是详细记录了作者对自然现象的认真观察,有时还会有一些令今人忍俊不禁的描述:“我一位真挚的朋友从南美给我带来一个美好的虫子”、“25日晨我起身时,发现虫子离开了巢穴。我激动地四处寻找,才在一个柜子底部找到了它。”优秀的博物学家则往往有长期海外科考经验,以带回欧洲人所未见过的珍稀生物而声名鹊起,赫胥黎、达尔文、华莱士等无不是如此。

而宗教却已在英格兰这个小岛上绵延了一千多年。公元597年,基督教随着奥古斯丁的军队,飘洋过海正式从罗马来到了英国。维京人,撒克松人,诺曼人,来了又去了。基督教则深深被统治者植入民众心底,并生根发芽,融入了人民生活与文化。1584年,亨利八世制定法令以脱离罗马教廷,英国归附新教。虽然贵族们的宗教负担从此减低,人民依然信仰着上帝创造万物,并将决定个人是否得救赎的命运。教堂里闪耀的不只是点点烛光,还有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虔诚的目光。

赫胥黎的对手、牛津主教威伯福斯便是一位将一生贡献给上帝的人。出身望族的他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就读于牛津大学时,他热衷于大学传统的辩论活动,毕业后成为一位称职的神职人员。同许多人想象的蠢笨的“历史车轮前的螳螂挡臂”不同,威伯福斯博学多才,涉猎甚广,也由衷热爱着自然科学。他精通数学与地质学,甚至对鸟类行为有许多研究。同赫胥黎一样,他也是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与当时著名的博物学家理查德.欧文等私交甚笃,经常书鸿往来讨论各自的自然科学研究心得。

事实上在那个年代里,几乎很少科学家没有接受过神学教育。高等教育很重要的一个目的,便是为宗教培养牧师与神职人员。而优越的家庭出身,良好的教育背景,往往使他们有能力、财力且精力去揭开自然世界的神秘面纱。这个社会阶层中,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自然科学的萌芽,也逐渐在他们的晨钟暮鼓与觥筹交错中展露出来。当时赫赫有名的英国科学促进会(British Science Association)中,便有相当多的会员为神职人员,包括其中两位会长。每年科学促进会的年会时,主席都要总结诵读:“我们的实践经验越多,知识就越丰富。这将使我们更加完美,更加接近我们的上帝。”

但自然科学与宗教的根本对立,逐渐使两者间的关系弩张剑拔。1859年,达尔文的巨著《物种起源》出版,一时洛阳纸贵,人们争相传阅,文化界、科学界与宗教界中引起了激烈的争论。赫胥黎对达尔文的理论拍案称绝:“如此天才的思路,我怎么没想到呢?”。另一方面,声名显赫的博物学家欧文则作为反对者中最有力的代表,对此书写了匿名的激烈批评。这位创造了“恐龙”一单词的优秀生物学家,是维多利亚时期最具影响力的学术精英之一,他甚至为女王的孩子教授生物课。欧文从不掩饰自己对达尔文进化论的不齿:“大多数达尔文的言论含糊而不完整,无法接受自然历史事实的检验。”在他的影响与教导下,牛津主教威伯福斯也写下了17000字的批判书评。

而事实上,威伯福斯对进化论的批判并非完全以宗教教义为基础的无端谩骂,也不是无根据地使用圣经为权威来取得舆论优势。相反,他以其丰富的科学哲学理论功底与生物知识,洋洋洒洒列举了许多证据,以驳斥达尔文著作中的猜测性段落。他写道:“我们是归纳哲学的忠实学生,绝不会为任何荒谬的推理结论而退缩。牛顿耐心的哲学,教会了他在下落的苹果中找到支配天体安静运行的规律。如果达尔文先生可以同样正确的推理加以阐释,我们将抛弃自尊,以哲学中特有的谦恭,承认我们与蘑菇间真切无疑的亲缘关系……我们请求仔细审议得出如此结论的每一步推理。如果在任何地方用不受约束的假设代替耐心观察,或者以异想天开的荒诞幻想代替严格逻辑推论所得的严肃结论,我们将提出异议。”

达尔文也同样意识到了对手的强大与自己理论的不成熟。在给友人的信中,他表示一旦康复,则将迅速修正所有威伯福斯提出的问题。而赫胥黎作为“达尔文的斗犬”,深知达尔文的理论有着大量的观察与事实作为依据。他认为达尔文已经完美对现有事实进行归纳总结,并提出一个对这些事实的最好的理论阐释,并通过自然界的事实材料与推论对比来检验推论的正确性。这个说法显然不能令崇尚归纳的威伯福斯满意。

1860年6月28日,英国科学促进会在牛津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举行年会。初夏的牛津树木葱郁,尖塔林立,思想交锋的战斗号角已然吹响。在一位学者使用达尔文进化论解释自己的植物学研究后,欧文与赫胥黎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欧文公开宣布他拥有可以推翻进化论假说的证据,并举出他之前一份解剖报告为例子,以证明大猩猩的大脑更接近于其他低级的灵长类动物,人类的大脑结构独一无二。然而,欧文的对手偏偏是医生出身的解剖学家赫胥黎。赫胥黎当场驳斥欧文的结论,举出其他详细研究报告作为例子,直指欧文的错误。

这场瑜亮之争才刚刚开始。两日后的周六会议被视为这场辩论的延续。欧文连夜与威伯福斯商量对策,准备在会议上对进化论进行更加激烈的否定。达尔文称恙没有出席,事实上此时他的健康也已经每况愈下,早已缺席大部分科学界内的聚会。而赫胥黎也嗅到了战争前的紧张气息,起初他并不愿参加会议,但被朋友劝服。据传超过一千人涌入了会议厅,由于人满为患,更多的人被拒绝入场。出席者包括当时学术圈中许多影响力重大的科学家,包括达尔文远航科考时的船长菲茨罗伊。人们都预感到一个重大事件即将发生。

历史早已使事实的细节模糊。对于当天辩论的情形,如今我们已经无法得到一个统一的结论,只能从各个与会者多少有些自相矛盾的描述中一窥真相。在一个流传甚广的版本里,来自纽约大学的学者长达两小时的演讲后,威伯福斯主教轻蔑地干笑一声,要求赫胥黎回答:这个声称人与猴子有血缘关系的人,究竟是祖父还是祖母是从猴子变得的?这个极富挑衅的问题,一下凝住了会场上的气氛。

在赫胥黎的自述里,他转向自己的邻座,小声笑道:“耶和华把他送到我手里了。”他起身高声答:“相比起一个用自己的才华来混淆科学真理的人,我更愿意和一个猩猩有血缘关系。”话语刚落,四座皆惊。这个言论不仅粗鲁无礼,更是对威伯福斯的人身攻击。接下来的场面极富喜剧效果。一位贵族妇女当场晕倒,而菲茨罗伊则来回在大厅里踱步,举着圣经大喊:“书!书!”(“Book!Book!”)

如今,这拥挤满了标本柜的房间里宁静安详,寂寞得可以听到我自己的呼吸。我很难以想象,这里曾经诞生过如此一段影响深远的故事。这是基督教历史上第一次被科学公开诘问。看似坚实无比的宗教磐石,渗出了自然科学思想的涓涓细流。第一次,我们看见了裂缝的产生,尖锐,锋利,显而易见。

在这个博物馆里,现代自然科学继续艰难而坚定地向前走。无数远道而来的化石、标本,堆积了博物馆的标本大厅。这些汗牛充栋的标本柜,清晰地指向物种起源的唯一路径。它们构造了坚实的证据,帮助所有迷茫的人们,从蒙昧的泥沼中慢慢跋涉出来,逐渐走出了现代生物学的康庄大道。

1996年,罗马的天主教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在梵蒂冈首次正式承认,达尔文的进化论不仅是一种假说。“在不同的知识领域的一系列发现后,进化论理论已经逐渐地扎根在研究者的心中。”

我很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威伯福斯,告诉赫胥黎:在你们的针锋相对中,我们终于不断地接近了事实的真相。

参考资料

  • J . R. Lucas ,Wilberforce And Huxley : A Legendary Encounter, The Historical Journal , . 22 (1979) : 313 - 330.
  • Wilberforce , Samuel., Darwin’s Origin of Species, Quarterly Review , vol. 108(1860) : 225 - 264.
  • Bill Bryson, A Short History of Nearly Everything, Black Swan, 2003
  • Natural History Museum website, http://www.nhm.ac.uk/nature-onli ... s-huxley/index.html

图片出处依次为:
www.bbc.co.uk

psychology.wikia.com

0
为您推荐

34 Responses to “赫胥黎的大辩论”

  1. cyler123说道:

    可惜,君不见“在国外,进化论只是被当作假说教给学生的,只有中国这样的国家才把它当作真理”的言论满天飞,让我疑心某些对照组的人混进了我们的生活

    • 小山村说道:

      一切都是制度的问题,已经成了一些人解释问题的万金油,不过看看满喜感的,英国那个杀人医院也是制度问题吗

  2. Jason Lam说道:

    如今在西方国家,进化论只是作为假说之一来教授。而在中国大陆,出于意识形态的要求,中学课本把进化论当做权威。其实细想之下,达尔文的进化论是有很多瑕疵的。

    • 你吃的那就是果糖说道:

      你也好意思说“其实细想之下”?你有基本生物学常识吗,死而不学则殆,没事多读书少瞎想,多思考是对有一定知识储备的人说的。

      • 你吃的那就是果糖说道:

        思而不学则殆。搜狗配音乱造句,唉。

      • cyler123说道:

        看我下面的发言,再看看这位主,你就会开怀大笑了。这个人就是“进化实验的对照组”

    • Pasternak说道:

      “如今在西方国家,进化论只是作为假说之一来教授”,这一论调已经被“西方国家”的法庭所否定了。

    • 啃制石器说道:

      进化论有很多瑕疵的话,别的理论似乎除了瑕疵神马都木有了就……

  3. EXTGY说道:

    ……我們相信進化論是科學的基本事實,它經受住了嚴格的檢驗,人類許多豐富的知識和成就都建築在這個理論之上。拒絕這個事實,或者認為它只不過是『許多假說中的一種』,是對科學無知的蓄意容忍,而且將把這種無知傳遞給我們的後代。我們相信,能夠進行批判性思維的大腦就是上帝給予我們的珍貴禮物之一,拒絕充分使用這個禮物就是拒絕造物主的意願……我們敦促學校董事會成員肯定進化論教學是人類知識的重要部分,並因此維護科學課程的完整性。我們要求,把科學作為科學來對待,把宗教作為宗教來對待,這是兩種不同形式的相互補充的真理。
    ——牧師公開信,2005年

    • Pasternak说道:

      很高兴看到这样一封公开信,请问是哪个教派的牧师?我知道天主教已经承认进化论,但几乎所有的基督新教都强烈否认。实话说,他们继续否认下去,就只会让自己衰亡。

      • cyler123说道:

        其实这封信,无异于把基督教(诸教,不特指)从“唯一真神的宗教”变成了与“初音党”、“黑长直教”、“萝莉最高其余渣结社”、“女仆爱好者联合军”差不多的东西

        • jjx01说道:

          在一个流传甚广的版本里,赫胥黎的发言是他更愿意站在达尔文一边,这种立场论成了值得被书写的辩论的"真相",真是侮辱辩论二字.不过倒是很适合中国论坛.

          "第一次,我们看见了裂缝的产生,尖锐,锋利,显而易见."——比起进化论来说,维萨里、布鲁诺更早做,他们的成就也更“尖锐,锋利,显而易见”。

      • EXTGY说道:

        这还真是基督教的牧师(1W多人)联合签署的。
        来自于Clergy Letter Project(神职人员公开信计划,CLP,http://www.theclergyletterproject.org/)。西方的确有地方是因为来自宗教机构的压力而禁止公立学校仅教授进化论。而有些地区则需要说明进化论仅是一种“理论”,与智能设计论并存。这主要是因为欧美地区宗教的影响力远大于东亚地区。CLP正是为了抵制在公立学校讲授智能设计论而开设的。
        天主教接受进化论的理由是进化论实际上阐述了“神是如何创造生物的”,即“神导进化论”。

        • cruelworm说道:

          基督教从狭义来理解就是指天主教
          这里是不是这个意思?
          我觉得如果是广义的天主教,新教,东正教人士联署的话
          他们有好不到这个地步

  4. cyler123说道:

    菲茨罗伊则来回在大厅里踱步,举着圣经大喊:“书!书!”------圣经多次修改,实质性内容也变化极大,他究竟要别人看哪本书呢~是耶稣生而为神的书,还是耶稣受洗成神的书?是耶稣死而复生的书,还是耶稣死了拉倒的书?

  5. jjx01说道:

    达尔文的咬狗死了很久了,看看他的后继者的水准吧.
    1:猿猴,长尾巴,适应环境,活到今天;人类,无尾巴,适应环境,活到今天;猿猴和人类的过渡体,半只尾巴,致命地不适应环境,统统灭绝,活不到今天,连化石都找不到,原因为何?
    2:短颈鹿的化石在哪里?
    3:关于寒武纪的生命大爆发:Charles Darwin considered this sudden appearance of many animal groups with no known antecedents to be the gravest single objection to his theory of evolution.In On the Origin of Species , he reasoned that earlier seas had swarmed with living creatures, but that their fossils had not been found due to the imperfections of the fossil record.

    • cyler123说道:

      原来你是这么理解的。
      1、为何不是出现突变,不在长尾巴了呢?红眼果蝇和白眼果蝇之间并不存在粉红色的过渡阶段吧?或者说,怎么不见从白到红的各种过渡色?另外,尾巴与是否能适应环境没有绝对关系,人类适应环境是因为多种因素,而不是有没有尾巴。
      2、从来没有人规定,进化只能是慢慢出现。那么,渐进与跃进并存才是正解。同理也就是解释了寒武纪生命大爆发。

      • jjx01说道:

        原始态,适应环境,生存至今。
        进化态,适应环境,生存至今。
        过渡态,比原始态适应环境,比进化态不适应环境,全部灭绝。原因何在?

        我查了一下,人类是由无尾黑猩猩演化来的,那么举尾巴的例子不合适,现将例子改为:黑猩猩,有一定智力,适应环境,生存至今,人类,有高超的智力,适应环境,生存至今,黑猩猩和人类的过渡体,智力高过黑猩猩,低过人类,不适应环境,全部灭绝,原因何在?

        • cyler123说道:

          进化,确切的名字叫“演化”,是没有方向可言的,只要是和环境适应,就可以保留下来。有发达的大脑,有可以分辨多种色彩的视力,有灵巧的双手,自然可以适应环境;但大脑不那么发达,但肌肉发达,肠道又粗又长,吃树叶就能填饱肚子,也一样是适应了环境。翻翻松鼠会以前的文章,“斯皮格曼的怪物”就证明演化不一定是进化,退化也可以~

          还有,发生了演变的生物,与它的亲代之间,是不能判断为两个物种的吧?现在的“物种”,是在演化中走向了不同方向的。而同一个演化分支,是优势基因得到 保留,特定形状得到积累,以至于最终的种群里都拥有了这个基因,就形成了新的物种。所以不是短尾巴的大猩猩灭绝了,而是它的后代都“放弃”了短尾巴的基因,变得没有尾巴了。

          • jjx01说道:

            啊,优势,突变的优势适应环境,被自然所选择,这就是进化论。
            这个进化论解释不了低智力的猿到高智力的人之间的过渡体全部灭绝的原因。

          • cyler123说道:

            你语文老师痛哭不已啊~我不是说了吗?没有灭绝,而是它的子系不再用于某个它的基因了而已。如果我们从现在开始,所有大丹犬的子系中体重超过某个值的都杀掉,一定代数以后,大丹犬的就会变得和吉娃娃一样大,这难道是“大丹犬灭绝了”吗?

          • cyler123说道:

            西瓦鹿算是个有利的证据吗?

        • tianssq说道:

          第一,原始态、过渡态、进化态,这是哪来的名词?原始态是指从出现的时候就没有过基因突变的生物?那这生物又是从何而来?
          第二,环境是动态的,是变化的,你不要把它当成是一个静止的背景。

      • jjx01说道:

        生命大爆发出现,并且只出现在寒武纪,哪能用渐进和跃进“并存”来解释。

        • cyler123说道:

          也只有人类进化成了高等智慧生命,没有出现牛头人或者地精(虽然我知道一个种族与地精无异)
          嘛~我不是学这个学科的,但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真的一定是“只在这个时候大爆发”了吗?难道不是地质条件的影响而保留了大量的化石?

          • 航母STYLE555说道:

            告诉你个秘密:人是畜生。理解了才好,不是骂人的话。

    • 航母STYLE555说道:

      我与你同感,不过不同的是我有我的假说或是学说。

  6. 思猿说道:

    进化论已经作为一个严谨的科学,成为了许多科学的母科学,如基因科学、人类学等等。当然达尔文写进化论时是有瑕疵的,但不影响进化论这个科学大厦的正确性,而且这些瑕疵都被后人补上了,进化论就成了连天主教都不得不承认的科学。

  7. sheldon说道:

    看来之前阅读的内容,将赫胥黎的对手脸谱化了。

  8. 小牛说道:

    阴谋论让他兴奋,异想天开让他自豪。

  9. 不懂说道:

    拜年了,科学本身是自我认识与发展的,要容的下反对意见。宗教是社会性的,如同春节一样,别把两者混淆,期待进化论在新的一年里更近一步

  10. 嗷嗷叫的某男说道:

    吐槽一下请问“人从无尾黑猩猩(?)进化而来”这个神论是哪个进化论者告诉楼上某人的。

  11. xddxz说道:

    明显带有主观成分,很一般的文章,没有任何科学的东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