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文章

塑化剂的毒性与安全标准Comments>>

发表于 2012-12-26 12:47 | Tags 标签:,

“白酒普遍存在塑化剂”的新闻,让许多人一如既往地质问“还有什么东西可吃”。而一些媒体渲染的“毒性是三聚氰胺的20倍”,更让人们忧心忡忡。

在谈论食品安全的时候,经常听到“某某毒性很大”“某某的毒性是某某的XX倍”的说法。这些说法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又应该如何来看待毒性与安全标准呢?

在毒理学上,用“半数致死量”来衡量一种物质的毒性,简称LD50。它是指在一定时间内(不同的试验这个时间可能不同),毒死一半试验动物每天所喂的这种物质的量,折算成“每天每公斤体重的量”来表示。试验动物一般是大鼠,也有兔子等其他动物。LD50越低,毒性越大。在塑化剂新闻中最受关注的两种塑化剂,DEHP的LD50是30.6克,DBP的LD50是8克。这个量差不多不是“毒死”动物,而是“撑死”了——要知道,水的LD50也不过90克。而三聚氰胺的LD50是3.2克,比塑化剂低了几倍。从LD50的角度,塑化剂的毒性要低多了。

我们还可以列出几种常见物质的LD50值来比较:食盐3克,酒精3~7克(不同的数据来源),蔗糖29.7克,维生素C是11.9克,而黄曲霉毒素则是0.00048克。也就是说,从“毒死动物”的能力上看,DEHP跟蔗糖差不多,DBP只比维生素C稍胜一筹。跟食盐、酒精相比,它们都大大不如。

不过用这种“毒性数据”来衡量食物成分的安全性很不靠谱。我们吃食物,并非仅仅要求“毒不死”,而是任何“不良作用”都不可接受。所以,食物成分的安全性,需要用“无可见不良作用剂量”来衡量,简称NOAEL。简单说来,就是在食物中加入不同剂量的被检验成分,在一段时间时候检测动物的各项生理指标。没有出现任何不良反应的那组动物所用的剂量,就是NOAEL。人与动物毕竟不同,不同的人对该物质的敏感性也不一样,此外试验数据还受到样本量以及试验流程的影响。为了避免这些“不确定性”的影响,会把试验得到的NOAEL除以一个“安全系数”来作为对人的“安全摄入剂量”。这个安全系数,通常是100,有时候也会高到1000。有些试验是用人来进行的,不确定性要低许多,安全系数就可以小一些。

不同的试验得到的数据往往各不相同,这就需要主管部门收集所有的研究,分析比较试验的可靠性,然后确定NOAEL最小的可靠数据。此外,不同机构选取的安全系数也不一定相同。所以,我们经常会看到,不同机构制定的“安全摄入剂量”不尽相同,有时候差得还很大。比如DEHP,美国FDA确定的NAOEL是3.7毫克,取100的安全系数,得到安全摄入剂量是每天每公斤体重0.04毫克,而美国环保署(EPA)制定的则是0.025毫克。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确定的NAOEL是4.8毫克,得到的安全摄入剂量就是0.05毫克。

DBP是另一种塑化剂。美国EPA根据的是一项老鼠喂养实验,当剂量在每天每公斤体重125毫克时,老鼠的死亡率跟对照组一样,而剂量为250毫克的那组死亡率增加了。他们觉得这项试验的数据不是很完善,就选了1000的安全系数,得到了一个每天每公斤体重0.1毫克的“参考摄入剂量”。EFSA早些年得到的安全摄入剂量是0.05毫克。后来有了更多的试验数据,尤其是DBP对精子和乳腺的影响数据,他们就把DBP的安全摄入剂量降到了0.01毫克。

NAOEL或者“安全摄入剂量”,都比半数致死量更好地表达了一种成分对于健康的影响。我们可以说NAOEL越小的物质“毒性越大”或者“越有害”。但是它对健康的影响,还跟“曝露剂量”密切相关。尤其是那些污染物,我们当然希望摄入量是0。但实际上很难避免,只能设法减少它们的含量。但是减少污染物的存在必然增加生产成本,降低到一定程度之后,进一步降低所需要的成本往往是社会难以承担的。所以,一种食物中“安全标准”的制定,并非越低越好,而是在面对现实的背景下追求“尽可能低”的标准。比如黄曲霉毒素,公认的毒性高、危害大,但是我们不得不容忍它在许多食物中存在,在玉米花生等粮食中,允许的含量还不低——要是它们的允许含量降低到跟大米一样,大量的玉米花生就只能扔掉了。

所谓“曝露剂量”,就是指人们从各种食物中摄入的总量。要评估一种食物成分对健康的影响,就要评估它的曝露剂量,然后与“安全摄入剂量相比”。如果前者远远小于后者,那么这种物质就不值得担心。否则,就要分析它的各种来源,想办法控制主要来源。比如DEHP,英国的一项研究估算出的平均剂量是每天每公斤体重2.5微克,而摄入量最高的2.5%的人则能达到5微克。而丹麦的数据要高一些,最高的那部分人能超过每天每公斤体重20微克,不过还是低于50微克的标准。

EFSA制定的DBP安全摄入剂量是每天每公斤体重10微克。英国的平均曝露剂量是0.2微克,而97.5%的人低于0.5微克。丹麦的曝露量高一些,一般在几微克,不过摄入量最高的人超过了10微克。在来源分析中,发现大部分DBP来自于根类食物(83%)。而美国EPA的数据则认为,鱼类海鲜可能是DBP的主要来源,含量最高的可到每公斤0.2毫克。

至于白酒中的塑化剂,如果喝酒量比较大的话,确实会构成“曝露剂量”中不可忽略的一个部分。不过,与它们相比,酒精本身的危害要显著得多。所以,不管白酒中的塑化剂含量是否超标,为了健康而不喝酒、或者至少是“少喝酒”,才是最应该做的事情。

0
为您推荐

31 Responses to “塑化剂的毒性与安全标准”

  1. Illusiwind说道:

    啧啧,这个事情赶紧解决,让他们接着畅饮白酒去就好了,早点肝病早超生。酒局文化实在是蛋疼得要紧。

  2. cdmouse说道:

    那个半死量30g的,一个60kg的人要吃上三斤多才会挂啊。

  3. 寸愚人说道:

    水为90g/kg,一个50kg的人,喝4500ml的水就可能会撑死了~

    • 茄子说道:

      这个应该是一次性摄入,一次性摄入的水这么多的话肾脏会超载。。。

  4. cyler123说道:

    好文章,尤其是我第一次知道“无可见不良作用剂量”这个概念,确实补充了“致死剂量”啦~
    但还是大胆预言,之后会有人跑出来说楼主是“为塑化剂白酒厂家洗地”。

  5. 袁一文说道:

    “毒性是三聚氰胺的20倍”,不是媒体乱说的,是台湾一个叫孙璐西的教授说的

    • cyler123说道:

      三聚氰胺对老鼠的半数致死量为每公斤3248毫克,20倍就是“半数致死量160毫克每公斤”,这是在说塑化剂很安全吗?

      • 袁一文说道:

        找不到相关实验数据来支持孙教授那个 20倍 的说法。不知道她何出此言。有谁找到就共享一下吧

  6. cyler123说道:

    说来有趣的
    在腾讯微博上,有个叫“ 爱地球环保公益机构”,id是“@i-earth ”,他们的网址是“http://www.iearth.org.cn/”
    大家可以去围观一下
    这群SB最近正在攻击食品添加剂,连柠檬酸和谷氨酸都中招了~

  7. ltheart说道:

    塑化剂恐怕不只是酒的问题,当然酒是有机溶剂,可能更容易出问题一些。所以,累计效应不可忽视。而且这些“安全摄入量”、“暴露剂量”,都来自动物实验,而且较短期,不一定完全等同于人类长期摄入的影响。

    • 行走说道:

      是的,如果有人可以在几十年期间内做类似实验,那得出的数据当然更精确,但是,在没有更精确的数据前,现在的NOAEL,DL50就只能被看作是最准确的量化值,毕竟人家是做了实验得出的数据,总不能说拍脑袋YY出来的比这些数据更有价值吧。
      再说了,这些数据还乘了100,1000这么大的保险系数,如果这都不够,还能要求怎么样啊?

  8. 弱弱的问一句说道:

    请问人体沉积怎么解?

    • cyler123说道:

      "英国的一项研究估算出的平均剂量是每天每公斤体重2.5微克"
      注意这里有个“每天”,发音是"mei tian",意思是平均到每一个天

      • 行走说道:

        哈哈,我始终怀疑有些人听到有毒啊,有害啊这样的字眼的时候,智商就直接除以10了

      • 弱弱的问一句说道:

        只是说明吃不死人而已,就安全了?公关文果然比较懂得混淆视听呢。好,既然证明急性毒性比较低,那:

        “ 长期、大量摄入塑化剂损害男性生殖能力
          塑化剂的急性毒性较低,但某些塑化剂,如:DEHP、DINP等的结构类似荷尔蒙,被称为"环境荷尔蒙"。动物试验发现,长期大量摄入DEHP和DINP,会产生内分泌干扰作用,造成生殖和发育障碍,并能诱发动物肝癌。两者也可以与睾丸Leydig细胞、Sertoli细胞、germ细胞作用,干扰雄激素合成,增加男性体内雌激素的含量,从而影响男性精子的质量,主要表现为:降低精液密度、精子活率及活力水平。国际癌症研究所(IARC)根据DEHP为过氧化物酶体增殖剂(PP),已将其列为人类可疑的促癌剂。美国环保署(EPA)也将DEHP列为B2类致癌物质。因此,欧盟所有成员国禁止在玩具中添加邻苯二甲酸酯类增塑剂。 ”

        求解。

  9. bunny雪兔说道:

    “离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这个命题就应该正式著文阐述!把各种食品安全闹剧设计的“毒物”都当例子写进去(当然有些就是毒,支持的例子也是需要滴)。。。

    • ltheart说道:

      这句话只考虑了理论的东西。实际监管,对于可以添加和不可避免的物质固然可以用数量来界定。但不可以添加的,用“不允许出现”就比数量界容易实现得多,否则成本太高,甚至完不成监管。有毒物质那么多,每一种都测量一下?

  10. n说道:

    据说苏丹红也不太容易吃死……

  11. 行走说道:

    问一下,酒精的NOAEL是多少?
    这样的好文章在媒体上完全看不到,感觉现在的媒体都是无知记者在疯狂鼓吹。
    酒鬼们抱怨白酒里有塑化剂简直是扯蛋,就好像婊子来抱怨马路上被男人盯着看一样。

    • ltheart说道:

      人主动选择和被动选择是不一样的,强奸婊子同样犯法

      • 行走说道:

        请注意量的区别,强奸婊子犯法,但如果婊子抱歉街上被男人盯着看可就扯蛋了

        • ltheart说道:

          你是说婊子不可以讨厌某个看他的男人?比如这个婊子不喜欢体味重的,给钱也不愿意。

  12. 金属风暴说道:

    这文章到了《南方周末》什么的编辑手里,看完前三段就会敲上标题:专家称三聚氰胺与食盐毒性相当……

  13. TT说道:

    又是維穩文
    我只知富人,貪官,中共高層都吃有機,特供,香港和歐盟的食物

    • 行走说道:

      这里明显不适合你,这里只有科学与否,你还是回微博去脑补吧。

  14. TT说道:

    大家付得起$15的去買本環球科學看更好,美國人出的
    客觀,中立,唔係成日維穩,帶有政治目的

  15. Glaslight说道:

    绝对上面LD50的单位得改一下,用标准的g/kg体重,还要强调所对的实验动物,换算到人的比例,免得有人看到就先入为主地就说专家称每天吃3g食盐会吃死人。

  16. 维稳说道:

    维稳文章,大家心里都明白
    因为很明显的事实被忽略,欧洲是禁止DBP在食品行业用的

  17. waragu说道:

    又见公关文
    所以说学理论的完全不管不顾实际
    很简单一个道理
    如果一种食品的生产加工过程中完全不会接触到某类有毒物质(或者所检测剂量远高于其自然环境下的平均剂量)
    那谈针对其的实验条件下的安全剂量有何意义?!
    也就是这篇文章完全是在陈述一句:白酒就算加塑化剂也毒不死人
    但却完全不考虑应不应该加的问题(假设证实加入了的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