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 >> 文章

作者:海苔熊(Hanason)(个人主页:http://pansci.tw/members/haitaibear/

「学长,我决定不要研究亲密关系了。」几个月前一个正妹学妹跟我说。

「为什么呢?」我几乎是下意识地问她。

「因为我看了一学期有关亲密关系的文献,发现许多东西就算不做研究,凭着我原先的经验也能猜到。」这种话从正妹的嘴中说出来,我真不知道该说「不意外」,还是应该举一些稀奇古怪的研究来反驳她。

不过学妹的话也的确让我思考,我们除了比较会引用文献之外,到底比一般凡人多懂了些什么?有没有可能找到一个好的理论来说明什么是爱情,又有什么影响爱情最多?毕竟就连提出爱情三因论红极一时的Sternberg,晚年时也承认,爱情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复杂,另外写了一本「爱情是个故事」(Love is a story),重新解构与诠释爱情(下次跟大家分享)。在读了Brehm (1985)的「亲密关系」(intimate relationship)之后,这个问题似乎有比较明朗的答案。我发现,与25年前比起来,我们对爱情似乎并没有了解得更多,相反地,是增加更多的不确定性。从前奉为圭臬的一些理论与现象,现在大多都要在补上一句「不过…」;从前以为稳定的结果,现在也出现了争论。如果爱情的研究都不能得到一致的结果,重复无止境的循环,心理学家们是否该放弃这条没有终点的路?

幸好,Hazan & Shaver在1987年提出的成人依恋理论(Adult Attachment Theory)有着划时代的贡献。从那一年开始,亲密关系研究者像着魔一般,在谈论到爱情的时候,都不得不触及依恋的议题。以我最喜欢的一本期刊Personal Relationships为例,2010年就有一整期在介绍并阐述未来依恋理论的发展走向,其他大的期刊如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Review,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Psychological Bulletin等等,近五年来几乎每两个月就会有一篇以Attachment作为标题的文章,其他虾兵蟹将的小期刊就更不用提了,依恋理论简直是亲密关系研究中的红海。(如果你完全迷有听过依恋理论,强烈建议先阅读这一篇)

但即使是依恋研究,同样需要面临的问题是:我们比1987年以前,多知道了些什么?或者,我们其实一样在原地打转?本文回顾近两年来(因为光这两年资料就相当丰富)在社会心理学各大期刊发表的文章,并试图整理出五大当前依恋研究的脉络(也因此内容比较艰涩,可能需要泡一杯咖啡耐心地看):(1)从分类到向度、(2)从把妹恋爱到结婚生子、(3)从劈腿嫉妒到性行为、(4)从后天先天到交互作用、以及(5)从依恋对方到接纳自己。

一、从分类到向度

最明显的改变,是依恋研究渐渐从分类的方式走向二维向度化。Brennan & Shaver (1995)整合了诸方量表,以二独立向度:焦虑与逃避,来捕捉个体的依恋风格,自此,我们不再区分你是什么型或我是什么型的人了,而是阐述你哪一种「倾向」比较高[1]。换言之,一个人同时具有焦虑与逃避的两种倾向,而低逃避、低焦虑者则比较趋近安全依恋。另一项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稳定的「人格」,依恋风格更可能因为关系而有所改变。Barry, Lakey, & Orehek (2007)进行了两个研究,发现相对于整体的特质,依恋风格会依照不同的关系而不同(比方说跟家人可能比较逃避的,跟爱人却可能是倾向焦虑的),不论是在自我观感、正负向情绪、或是知觉伴侣支持(perceived support )方面。

二、从把妹恋爱到结婚生子

第二个改变,是我们开始将依恋研究的触角,延伸到关系的不同阶段,从把妹,恋爱,分手,结婚,性行为,到生孩子,甚至是丧偶。让我们从所有恋情的源头「相识」谈起。一段恋情的开始常取决于第一次见面时彼此是否看对眼。如果你去参加快餐约会(speed dating),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有些人相当「不挑」,几乎对所有人都示好,表现得相当积极、很快想与对方拉近距离,但也很悲惨地,几乎被所有的人拒绝。

「这时候你就能体会到人帅真好了吧!」、「看来我还是得常常换ID自推原po是正妹阿!」或许强者乡民会簇拥争先恐后地回答。的确,一项可能的解释是这些好人卡经销商缺乏外貌吸引力,但近年的研究指出,他们很可能是焦虑依恋者(McClure, Lydon, Baccus, & Baldwin, 2010)。McClure等人找来116位男女来进行速时约会实验[2],并记录他们在约会时的互动情形、吸引力(他人评估)、配对成功率等等。结果发现,焦虑依恋者比较不受欢迎、不具吸引力、博爱(less choosy),但配对成功率反而极低。McClure等人指出,这些人采取「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愿放过一个的方式」,洒网捕鱼,乱枪打鸟,所以错失 Mr./ Ms. Right的机率很低,但同样的,打中的机率也很低。只是他们始料未及的是,这样的求偶策略,使得他们被评估得相当廉价,也为他们赚进(?)更多张好人卡。

开始恋爱之后呢?Slotter & Finkel (2009)发现了一个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的事实:也因为这些焦虑依恋者的爱人得来不易,他们一但进入一段关系之后,比其他人更不容易分手(这就是为什么你的另一半天天跟你吵闹要分手,却迟迟不走)。虽然他们总是常常报告自己不满意这段关系,伴侣不够爱自己,但奇怪的是,他们倾向保持对这段关系相当高的承诺感。Slotter & Finkel(2009)想知道这个奇怪的情形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焦虑依恋者倾向待在一个自己也不满意的关系里呢?于是他们进行了一项实验,追踪69位在恋爱关系中的参与者半年后的关系状况,看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安全依恋者对伴侣的承诺感与分手机率,会随着伴侣给予的支持是否能满足需求而有所变动,但焦虑依恋者的承诺感与分手机率,则几乎不受到伴侣的行为影响。在其后续的实验中,同样地也发现,当个体被促发焦虑依恋倾向时,他们对伴侣的好(或坏)比较感受不到,更不会因此影响到这段关系的承诺感。简单地说,不论伴侣满足是否有满足自己的需求,焦虑依恋者都难以察觉,而一致、僵化地认为伴侣对自己不够好,但又因为害怕失去对方,不愿离开或结束关系。

和焦虑者谈恋爱的时候,另一个常见的现象是,她常常说你对她不好,你把两人关系弄得很糟,你在无理取闹,但你其实想说,做这些事情的其实好像都是她,做贼喊抓贼。Turan & Vicary (2009)发现,焦虑依恋者不但较难以察觉并感谢伴侣的支持行为,自己在面临选择的时候,也甚少会做出有利关系的决定,更多的时候,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有利关系的行为」。那我不是很衰吗?难道我就该默默地承受她的任性,藉以修养我的品性?Turan & Vicary的建议是:多沟通,让他多了解你所做的哪些事情是「在为这段关系努力」,并多读海苔熊写的文章。

他们在后续的实验检验了先前知识的效果,不论是哪一种依恋风格的人,都可以经由增加对伴侣支持行为的了解,提升关系满意度。这也是为什么过去研究都一致地发现,教育程度高的伴侣可以存活比较久,也较能解决关系中的问题(Sullivan, Pasch, Johnson, & Bradbury, 2010)。

谈恋爱的好处是,我们好像可以把所有问题都丢到结婚再解决(S. Brehm, Miller, & Perlmam, 2010)。进入婚姻之后我们开始发现,理想与现实总是存在一段致命的差距。Clark, Lemay, Graham, Pataki, & Finkel (2010)对亲密关系中「理想」与「现实」相当有兴趣,他们邀请了108对即将结婚的夫妻,在结婚前3~4周测量他们对婚姻的「理想」价值观,并问他们是否依循「实践」之,然后于他们结婚两年周年时再测量一次。几乎所有的伴侣都认同「共享」(communal prototype)比「交换」(Exchange prototype)的价值观好[3],但是Clark等人发现「共享」常常只是一种「理想」,在真正实践的时候,大多数人仍采用「交换」的价值观。有趣的是,随者时间的推进,安全依恋者较能渐渐采用共享的价值观(并认为伴侣也跟他一样),而逃避依恋者不但相反,还认为伴侣跟他一样走向交换的价值观。

结婚之后接下来需要面临的问题便是生小孩,过去研究一致地发现生完小孩之后,婚姻满意度会骤降(Shapiro, Gottman, & Carrére, 2000),而如果你的另一半是焦虑依恋者,情况可能更糟。McMahon, Barnett, Kowalenko, & Tennant (2005)针对一百位刚生小孩的妈妈们进行一周的测量,发现焦虑依恋的妈妈,在一年内忧郁的症状较为明显,而她们如果在产后受到较少的关心与照护,倾向呈现更严重的忧郁症状。因此,丈夫在产后给予妻子多一点关怀(比方说多用「我们」取代「你」或「我」),便能有助于舒缓妻子忧郁的症状(Shapiro, et al., 2000)。

结婚生子之后呢?正如同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世间也没有永恒的爱情。再完美的恋爱都会有终结的一天,不论是伴侣移情别恋,或是偕老白头,一方先走。我们生命中常常需要面对自己深爱的人离开我们--不论他们是不是自愿的。在这些时候,依恋系统一样扮演重要的角色。Sbarra & Hazan (2008) 大量回顾了过去有关失去伴侣后心理与生理的调整,指出一段关系的形成是生理(Oxytocin)与心理上(Attachment bond) 的双向结合,而关系在消逝之后,我们也需要三种调整:调整自我、调整自己与身边他人的关系、重新定位自己在人群中的位置,并深呼吸,为失去的这段关系,找一个自己可以接受的理由(Sorenson, Russell, Harkness, & Harvey, 1993)。

从前和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会不经意地与姊妹淘聊到他有多呆多傻;

从前与其他异性出去的时候,总是要稍微保持一点距离;

从前跟他在外面过夜的时候,还要和朋友套好,是跟死党一起去旅行。

现在,他们要适应你变成单身的、你要持重新接受自己回到一个人、你透过更改FaceBook的状态、跟朋友哭诉,重新调整你在朋友圈中的定位;当然朋友也愿意空出多一点时间跟你相处,陪你走出阴霾,因为这些时间原本都是你保留给另一半的「重色轻友」时光;你变得有更多的时间独处,好好想想没有他的世界该靠什么继续走下去。这些,就是调整自我(Self-Regulation)及调整与其他人的关系(Coregulation)的过程。

从前我们在面对压力的时候,他是你能依靠的安全保垒,现在这个堡垒消失不再了;

以前一起去的地方,现在只能自己去了;

以前一起吃饭的餐桌,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吃了;

还残留前一晚她气味的被窝,现在只能自己一个人睡了。

我们被逼迫开始习惯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吃波卡、一个人上街买东西。不用再等对方回家了、不用买她的晚饭了、不用烫他的衣服了、不用配合他的时间起床、也不用忍受他无理取闹了。当初进入关系时要相互配合的部分,现在都不用再做了,因为对方已经不在,不在自己身边了。这些,则是「调整成一个人」(Dysregulation)的历程。

注解

[1]但为行文简便故,还是让俺偷懒一下用「焦虑依恋者」取代「焦虑倾向较高者」吧,事实上几乎所有依恋学者都仍然用这种偷懒的描述法。

[2]你可能会有兴趣快餐约会真的有用吗?能找到Mr. Right吗?你可以去看一下discovery频道有一集是讲快餐约会的,就能发现:天下的男人都在找同一个女人,天下的女人也都在找同一个男人--而这个人通常与他们参加实验前,所描述的「理想对象」一点关系也没有。

[3]共享价值观:一段婚姻的关系是应该在对方需要妳的时候,尽量地进自己所能提供她自己能做的部分,而受到帮助的一方不需要觉得有什么亏欠。交换价值观:一段婚姻的关系本来就应该要公平,当对方对你付出的时候,你也应该要等值地回报他。

Picture credit: Fzlol.com and www.lomoslife.com

原文发表于PanSci网站

0
为您推荐

21 Responses to “重新拥抱安全感:近年成人依恋的研究趋势(一)”

  1. 郭钢说道:

      现学现卖
    在当前的社会中,人际关系已经越来越多地影响到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包括儿乎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一生中最一长的一段人际关系—婚恋关系,人际关系与人的心理问题又有着巨大的关系。

  2. Illusiwind说道:

    别开玩笑了,爱情观这东西类似道德,是随着社会结构/风气/环境而发生变化的,甚至变化更快。你觉得对70年代生人的“亲密关系”的研究能沿用到90后么?隔了一代的人样本就全变了,而且极难做出预见性的观点,这不是很正常的么。u can only live with it.

    • FRIdSUN说道:

      文章一点不是在开玩笑,众多的括号里引用的都是国际认可的学术成就。现在的心理学研究都是基于生理反应而非描述,采用科学实验手段,所以能够做到准确。
      此外,“爱情观”和“爱情”是两回事。个人的“爱情观”是对于爱情的种种需求,也就是文章所提到的“伴侣给予的支持是否能满足需求”中的需求。这个需求随着社会的改变,的确是会变化的。但是文章并没有讨论这种变化,而是讨论这种需求的满足程度与人行为之间的关系。而研究能否沿用,还是要依靠后续的研究来决定,而不是你的直觉所能定夺的。
      更何况,道德是随着社会风气变化的吗?全球风气不同,中国几千年风气变化多端,也不见基本的道德要求有怎样的变化,还是那一套谦让、礼貌、诚信的老路子。从心理学的行为论讲,定义道德为能够使人类物种延续的最佳行为模式,那么自然选择律一日不变,道德就一日不变。

      • adam说道:

        不完全正确吧,道德也是很复杂的东西,有些道德观念不太会随时间变化,但有些确实会随时代的不同而改变。

      • 隐矢宇说道:

        道德,不是吧。道德是什么玩意儿,谁能说的清。好多人还不是满嘴道德的为自己的利益服务?看不起讲那些靠模棱两可活者的人。对我来说,道德是人类旧社会的低级产物,那套鸡肋东西(看着好,其实没多少实际有益社会的内容)该扔了。我支持社会公益,但道德我可不会去支持。

  3. 开开说道:

    对于非专业的普通人来说,在了解这些研究结果之后,没有必要条条都搬到自己的relationship中,刻意的去训练自己,因为我们不够专业,不可能很好的根据实际情况来引导自己,把科学结果应用到实际,很可能就让自己变得更加迷失,变得不是自己。只是在意识到自己的思想或行为有较明显的符合某一条研究结果而需要修正的时候,提醒自己该做些努力就可以了。

    另外,幼稚的说一句,作为一个未婚女性,很难理解产后忧郁症,新生命的到来应该只会让两个人更加和睦,有更多的欢喜和生活的动力。这些应该足够冲淡生产带来的忧郁了。

    • 驴小白说道:

      额,虽然我是个未婚男性,但是我见过我姐姐的产后抑郁,她产后身体不太好,带小孩又是一件很烦很累的事情,那时候我住在姐姐家里,每天晚上都被外甥女吵的睡不着觉,而且现在的家庭结构,四个老人加上父母一起带小孩,很容易产生矛盾,总之是一团乱麻,不抑郁才怪啊。。。不过随着孩子的长大,抑郁感就会消失

      • 隐矢宇说道:

        你姐夫不行啊、、。居然在家中不能充当中流砥柱的作用,力排众议,为你姐提供避风港和感情支持。丫丫个呸的,那些上辈们光顾着自己的感受,明明应该共同努力照顾当事人,结果在当事人面前吵吵,只能给当事人增加压力,这些老辈怎么这么不懂事?要吵找个没人的地方吵够了再回来,一群人在当事人面前耍小孩子脾气算什么事儿?

  4. adam说道:

    我觉得,能做到目前的研究状况已经很不错了啊

  5. Idddd说道:

    我觉得应该从生物生存博弈(环境、种群、个体)和大脑神经网络(人天生固有的情感电路)等角度进行研究比较可靠。

    依恋理论完全可以博弈论进行解释,因为多人合作更容易生存,所以经过变异和选择,人产生了有多人合作倾向的大脑电路。

  6. 花田田说道:

    为什么结尾要这么悲伤啊~~~

  7. 燕君说道:

    为啥看到最后脑子里缺突然蹦出“萌大奶不如搅基”呢。。。。。。

  8. renard说道:

    写得好棒,有容有趣!

  9. 暗能量说道:

    求那集讲speed dating的discovery链接啊。没链接也求题目哈!

  10. 迷途的米兔说道:

    求Discovery那集的出处

  11. 依山居说道:

    结果发现,焦虑依恋者比较不受欢迎、不具吸引力、博爱(less choosy),但配对成功率反而极低。

    标点错了吗?阅读起来好困扰。

  12. ki说道:

    这人的blog太没人性了吧

  13. Zen说道:

    哇,好棒的文章。不过写科普还是要考虑让文盲的人读明白,什么是安全依恋我是要查wiki才搞得懂

  14. Esperanza说道:

    同求discovery那集的名字

  15. 清椒001说道:

    貌似我是焦虑型的······

  16. 安久桑说道:

    这篇好,解决了对自己的很多疑惑,我是焦虑倾向较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