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红猪作品 >> 环境 >> 文章

RPLogo 原文在这里。作者:Ismail Serageldin  译者:soyoyo

译者简介:看着80前期的猛男猛女们都已经成家立业在各个领域都兴风作浪,踩着80年代末端而来的我却还在学校啃书,不甘啊不甘,要爆发!

摘要:科学必须与我们的社会相结合才能体现其价值。

居住面积标准的飙升,而且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人们将愈加意识到经济和社会的潜力,在这场战争中,发展中国家有一件不得不做的事——培养科学研究和专业技术项目的能力。(在提高生活条件,以及在未来十年实现自己经济和社会潜能的战斗中,发展中国家有一项当务之急,那就是培养自身的科学研究和专业技能。)一个国家的财富越来越依靠于它所积累的知识及这些知识的应用,而不在于它所控制的资源。“富国”和“贫国”是不等同于“知识阶级”和“无知识阶级”的(掌握知识与否将变为拥有与否的代名词)。

工业发达国家与那些多数国民仍处在贫困中的国家之间的鸿沟仍在不断扩大。尽管中国和印度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巴西、墨西哥和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也有重大的进步,然而大部分的第三世界国家仍然处于落后状态,特别是非洲的(南非除外)和穆斯林世界。但是,通过一些刺激和果断的行动,这些国家也能转变局面。这并非是不切实际的目标:新加坡、韩国、台湾和其他一些地区已经完成了转变。哪怕不能达到如此轰动的结果,其它第三世界国家至少能尽大地缩小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那么他们该如何实现这个目标呢?

clip-image0017

国际科学院间委员会(IAC),一个联合世界各科学研究院的国际性咨询组织,最近在这个主题上发表了一篇报告,报告由一个专门小组完成,我有幸担任主席之一。它建议着重注意发展中国家以下五个方面:国家科学政策,教育改革,COE(英才中心)的建设,个体部门的影响和研究经费。五个方面重点都应放在培养国家引导科学研究和获得技术效益的能力上。对发展中国家来说,这是进步的唯一道路。

迈出的第一步是政府在咨询科学家之后建立起一个鼓励科学与技术的全国一体性框架。这个战略应当借鉴其他国家经验,且应清楚地说明政府应当承担的义务,比如说资金、评价优秀的标准、改革以及区域性的和全球性的协作。把媒体涵盖其中也是十分必要的,科学若想离开公众的拥护而获得成功是不现实的。想赢得公众的支持是项挑战:在许多社会中存在强烈的反科学倾向,其主要组成为宗教狂热者、不切实际的无政府组织者,以及那些倾向于相信骗术的人。

国家科学、工程、农业和医学研究院能够通过提高公众传播的质量以及国家的科学技术项目的质量而有所助益。国家研究院是以会员制为基础的,独立于政府,由科学技术工作者的职业美德推动的自治机构。它们在提升国家的科学技术的质量、引导国家在科学技术上做的政策、保持与其他国家的对话上的重要性是尤其显而易见的。

当缺少正式的研究院时,一些政府可能会依靠国家主要科学家和知识分子来领导一个委员会。这种委员会还可以吸收国际专家的力量,包括那些本国海外学者的意见。在发展科学政策和建设研究国内机构方面,国际科研机构也能发挥很大作用,这些机构包括第三世界国家的研究院TWAS(第三世界科学院),国际科学协会理事会(ICSU)和科学院间组织(IAP)。它们在建立高标准、高效率的组织结构上的帮助尤其显著。

一旦一个国家的科学战略开始运行,那么科学也将采取决策公示制度——这在发展的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许多公共政策问题只有运用了深入的知识和以科学为基础的分析之后才能恰当地解决。比如以下问题:该使用何种形式能源,如何提高农业产量,如何保护环境并提高公众健康。国家研究机构活跃地参与到国家的和国际的在某些问题上的争论是十分必要的,不仅仅要报告这些争论,而且应当使科学的声音为大众所听到。

另外,宣扬“科学价值”可使科研的追求更加活跃。这些价值包括以下部分:合理性,创造性,追求真理,信奉行为准则,以及具有建设性的推翻。科学需要自由:询问的自由,挑战的自由,思考的自由,以及想象无法想象事物的自由。它需要容忍敌对的观点,接受证据和合理性的仲裁。科学工作的实质是讨论什么,而不该注重是由谁所引发,应当忽视科学家的肤色、信仰、出生时所属的民族以及性别。这才是值得维护的社会价值,不仅是为了提升科学追求,还为了营照一个更具有人性化氛围的社会。

在政策之后,第二个关键就是建立一个从幼儿园到毕业为止的科学与技术国家基金以提高教育质量,特别是在自然科学和数学两门学科上。这不光是开设一门新课程和培训教师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让孩子们感受科学事业中作出各种发现的巨大探索性。比如使孩子们领略数学的优雅和美丽,而且使那些对某个科目有兴趣的孩子察觉到自己的潜力。这也会使人们着迷于对知识的需求。

当试着提高教育水准时,许多发展中国家都会犯这个错误——增加学生受教育的时间,却不注重学习的质量。政府们倾向于相信一个人花在学习上的时间越久,他们最终对国家的经济发展作出的贡献越大。然而,近期世界银行和其它一些组织的一项长期研究却表明拉长教育时间只会限制促进经济增长的效果,相反的提高教育质量却有显著的正面效果。

另外一个教育上的挑战是大学改革,这是一个重大的任务。大学是现代化的发动机,是任何社会的转折处,也是进步的一支生力军。它所扮演的社会角色和政治角色正如它在科学和技术中所扮演的一样重要。如今,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大学仍然依赖于固定课程的机械学习,在研究生阶段遵循学徒模式。亟须改革!自主学习和定向指导应给予更大力度的重视,而不该只注重基于学生-老师的课堂模式的正规指导。

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因“人才流失”而焦头烂额,有才能的年轻人被发达国家所能提供的光明前途和良好的职业前景所吸引。政府不得不寻求新的方式来吸引包括女性和少数民族在内的人才到各个科学领域,并保留住他们。政府可以与发达国家的大学组织有效的联合训练,这样各种研究课题就更容易适应发展中国家的需要,而其中一部分研究也可在本国进行。另外,应该对那些回国的毕业生提供特殊优惠政策,令他们有可能工作在更好的实验室。然而,有人选择移民是不可避免的,发达的北方国家的医院和机构有着不可抵抗的吸引,这是正起步的南方的国家所难以企及的。所以发展中国家的政府次序与移居科学家、医生、工程师建立具有建设性的联系,将“智囊流失”的局面转变为“人才流入”。这样很有可能建立起合作性研究,这对发展中国家建立起一个强势的科学研究发展中心也是有深远意义的。

为了更好地发展,国家需要的不仅仅是好学校和好大学,还需要“英才中心”——一种致力于自然科学、医学、农学和工程学的尖端研究和训练机构。

英才中心是革新的关键,它的重要性是难以估计的。每一个发展中国家都应该有一个英才中心来提高科学与技术的承载力。这些中心应该拥有自制权,有能力的领导阶层以及稳定的财政支持,而且应当着重选择研究项目。每一个新的研究项目都应当自己筹集资金,然后由专家仔细审查后,再由它的技术水平和给社会带来的潜在利益来评价。理想情况下,审查专家组应当包括来自其他国家的专家。

另外一个重要步骤是创造“英才虚拟网络”(VENs),它通过因特网联结全国和第三世界不同区域的研究团体和机构,使他们能够合作,为科学和工程人才提供沃土,增加可利用的学术资源,共享专家意见。VNEs也需要现实世界添砖加瓦,它需要一个机构或是英才中心来作为网络的基点。世界银行提供资金支持的由多个国家创建的“ 新干年科学启动项目”(The Millennium Science Initiative)便是一个成功的VNEs的例子。

私人机构对全球研究与发展的推进作用日益增加,不仅只是因为它们极大的投资规模,更因他们选择注资的项目的性质,而且他们的成果对于国际上团体也是共享的。在当今社会,没有一个政府能够承受在研究与发展的问题上忽略私人机构所带来的后果。全球科研资金的私人注资已经由20年前的30%增加到如今的70%。这巨大的投资额源自知识产权制度以及投资在私人机构上可获得的回报的驱使。然而,在比较贫穷的发展中国家,私人机构扮演了一个不那么重要的角色。工业化国家私人机构带来的优势并没有在像埃及这样的主要依靠公益基金来进行研究与发展项目的发展中国家显现,反而带来许多问题。他们会逐渐发现,越来越具有干预性的专利条例给行政和经济带来负担,这会对研究造成影响,因为有许多进行实验所必要的原料都是受专利所限的。人们需要开动想象,找到使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均能受益的研发模式。

 

国际性的私人机构有很强的解决发展中国家问题的能力,政府与他们的合作能力是个很大的问题。但这个问题不仅仅是财政方面的。它与私人机构所支持的学科以及他们选择攻克难题的性质有关。私人机构是不会资助公共事业的研究的,公共事业的研究资金仍然来自公众。因此,加强公共机构和私人机构之间的配合和理解是科学与技术战略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比如互补性最大化以及重复性最小化问题。在私人机构不那么强盛的发展中国家,应当引导半国营集团享受自主管理权,让混合所有制公司能够扮演起更多的角色。公共-私营的伙伴关系只有在政府参与到科学与技术战略之中才能发展起来。

究竟如何才能使这一切都有资金支持呢?科学与技术发展资金问题最关键的不是提供资金的数目——当然,那也是重要的——而是资金被使用的方式。资金应当优先关注政府的科学战略所指向的研究领域,并且应当由一个基于绩效的有竞争性的评价系统来分配。这是保证所有可利用资金有效利用的两个重要前提。

传统上有几种获得研究与发展项目资金的方法。其中一种就是获得国家部门的资助。巴西就通过对进行研究获得经济效益的企业进行公司税改革,取得了很不错的成果。当然资金的分配决策还是取决与科学家与某个部门的关联度。学术界、政府和工业部门三者应该共同管理国家部门的基金,其中的一部分应当供于基础学科和基础设施的需求。

科学与技术研究资金获取的另一途径是通过区域网络直接获得资金,邻近的国家在共同关心的问题应当互相协作。第三世界科学院(TWAS)正致力于提升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合作。如今已经有一些基金,支持最不发达国家的研究人员到巴西、印度和中国去工作。这些项目虽小,但它们的重要意义在于为参与其中的国家的未来合作播下了种子。区域网络还可以作为与发达国家建立合作的交流平台。

另外还有两种可能获得资金的途径:一种途径是全球学术基金,它可以为地区的或国家的英才中心提供5年、10年甚至20年的贷款,使中心能够提升科学和工程的研究价值,并创造一个能够进行高质量的研究的环境;另一种途径是全球项目基金,它为特殊的研究项目提供贷款,项目是否值得投资是由国际评审人员来决定的。全球项目基金最好的例子就是研究疫苗的盖茨基金会。

最后,提下在发展中国家建设数字图书馆的重要性。数字图书馆使所有人在任何地方都能获取知识。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和技术专家查找最新的研究进展常常受限,因为这些前沿多数出现在需要购买权限的期刊之中;查询资料也极其不易,因为大多不在本地图书馆;而各种数据库也往往是私人所有。通过因特网便可进入的数字图书馆是一个新的途径。发展中国家的政府也理应为他们的研究机构提供必要的通信基础设施。埃及亚历山大新建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就是向这个方向努力的一次很好尝试。但是这应该是一项区域化和全球化的事业,相对来说,这座图书馆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发展中国家在寻求经济利益的道路上很多方面都还是落后的,但是他们对成功抱以了最大的希望。这需要依靠我们和后代们来确保科学的价值能够与我们的社会相结合。这个基础可能是保证我们能够达到更高生活水平的最好途径。有可能也是唯一途径。

0
为您推荐

4 Responses to “[小红猪增刊]驶入快车道”

  1. 唉,数字图书馆,资源共享,任重道远。

  2. Aiger说道:

    想想那4万亿,科教上投入零头都算不上……有时候,很无力,很无奈

  3. 小五哥说道:

    然而大部分的第三世界国家仍然处于落后状态,特别是非洲的(南非除外)和穆斯林世界。
    既然非洲有南非除外,建议穆斯林前加“部分”两字。中东很多国家可是富得流油哇

  4. chonps说道:

    支持大学改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