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议理 >> 文章

作者:Greenan

大约7年前的盛夏,我去秦岭深处一个自然保护区考察。区里有个100多口人的小山村,没有手机信号,也不通电话,要靠小水电站时断时续的供应夜间照明。当 地人除了养些土蜂酿蜜,种点香菇,卖给节假日扎堆前来的游客,生计只依靠地里种的洋芋和苞谷。村子周边是秦岭地区大熊猫活动分布最集中的山梁,金丝猴和羚 牛也经常在村外游荡。

社区调查间歇,在村医生家闲聊,医生问我:“你娃是北京来的,能不能给咱们出个主意,怎么才能对付白羊这些祸害?”白羊就是俗称的羚牛,为国 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我没想到,这么珍稀漂亮的食草动物在山村竟被视作害兽。原来,这个村子已经发生好几起羚牛伤人事故。最令村民们胆寒的是,曾有一头羚 牛冲进人家厨房,用尖角把一个老奶奶的前胸撕去大半。

之后几年,我的师妹一直在这个山村做研究。她统计发现,50%到接近80%的农户庄稼都被当地野猪损坏。山民说起野生动物来叫苦不迭。

地球的生物多样性急剧下降,野生动植物资源日益濒危,自然美景几近破坏殆尽。保护野生动植物和自然资源是在为整个社会做贡献,但很少有人去关注,与野生动物和自然最亲密接触的那些人是如何生活的。

2005年一项研究显示,中国分布的脊椎动物,其生存受到的主要威胁来自过度利用,其次是生境破坏。而将野生动物做为医药的历史传统则是人们 过度利用的根本原因之一。过度利用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贫困人口为解决自己的生计而迫不得已的采集。如果不能为解决偏远地区贫困人口生计找寻合适出路,也不 可能真正保护野生动植物和自然资源。

但在去年,南部非洲的研究者报道,津巴布韦乡村自治会联合本土资源公共区域管理项目(CAMPFIRE)通过开展运动狩猎活动,在2000年之前获得每年150万美元以上收入。这些收入落到当地贫困社区人们的口袋里,对于当地社区的野生动物保护起到了重要引导和支持。

研究者们说,有效的经济激励机制可以避免当地人采取别的一些有害物种保护的土地利用方式,而运动狩猎正是这样一种激励驱动下的保护策略。这种策略达到的保护成效,依靠严禁利用和约束贸易根本达不到。

这让我想起大约2年前的秋天,我去青海一个高原牧区考察。刚进到蒙古包,主人就热情向我的向导汇报,刚有103头一群的白唇鹿和几头盘羊从他们后山翻山过去。这家人养了近一千头藏羊,却完全不像我所到过的其他牧区那样厌恶和他家牲畜争夺草场的野生动物。

我的向导是个帅气腼腆的蒙古族汉子。他掩饰不住自豪,对我说:“过去我带来的猎人经常用他家的马。”

这个牧区同时是一个世界闻名的国际狩猎场,在2006年前,每年都有欧美猎人报名来这里打猎,并为此花费了统共两千多万元人民币。我的向导也 曾是国际猎人最喜欢的导猎。依靠长年巡山,他对每座山峦每条道路了如指掌,追踪和观察野生动物的经验丰富,还是当地牧民的好朋友。

在这个牧区,我清楚看到保护生物学理论中所提及的,社区居民对于野生动物保护的最大支持。为获得这种支持所付出的代价,是每年从成百上千的野生动物群体中猎取一两只老年个体。作为一个保护生物学者,我不禁赞叹,这真是一笔生态环境的“好买卖”呵。

保护生物学者,乃至环境保护主义者最重要的,是拥有一个全局观。这样,他才能看到短期经济利益下掩盖的环境污染和资源耗竭。同时,他也该能看 到局部经济损失下,全局获得的环境收益。美国保护生物学者,同时也是一名猎鹿人的卡尔曾经对我说:“我作为猎人,关注的是野生动物的种群和它们生存的环 境,不是去保存一个单独个体。”

在他看来,无论是美国平民的娱乐狩猎,还是国际上富人的战利品狩猎,这些运动狩猎,都是对整个野生动物种群和其生存环境有益的可持续利用方式。

当地球上有超过三万种动植物的生存,因为可能或正在遭受人类的利用和买卖,而面临濒危甚至灭绝,利用的可持续性就是当前人类所必须遵从的选择。当然,运动狩猎并不是这中选择中的唯一办法,甚至在某些地区都不是最好的办法,但它毕竟是个被验证了的有效途径。

希望合理合法、分配公平的运动狩猎在中国也能成为一种自然保护途径。但愿我们的社会能理性接纳并积极监督这些持枪的环保主义者。

原文删改发于《新京报·新知周刊》2010年7月某期

0
相关文章

43 Responses to “持枪的环保主义者”

  1. 说道:

    在中国搞这个不容易。最大的问题是枪支管理,所以目前还是只能让洋人来打。还有一个麻烦问题是人口密度高,即使在适合而需要狩猎的地区也有大量人口居住,在狩猎区的管理上难度很大。

  2. 驰原.说道:

    环保和野生动物保护固然很好,但极端的环保主义却是在本质上极力推动人类自我灭绝的反人类邪教,是全人类的公敌。典型例如“地球解放阵线”
    http://zh.wikipedia.org/zh/%E5%9C%B0%E7%90%83%E8%A7%A3%E6%94%BE%E9%98%B5%E7%BA%BF
    顺便杀个花 哈哈

  3. Atry说道:

    开展狩猎后还有一个好处,可以让野生动物怕人,就会降低野生动物闯入人类领地的几率。

  4. 100多人的山村 在自然保护区里种地能有多少收入?迁走不完了么?!要不就开发旅游业 建个自然保护区里的游客和科考队的落脚点

    • 冰水洗剑说道:

      100多人的山村就算迁走容易,你知道中国有多少这样的山村?

      而且你怎么保证别人愿意迁,怎么保证有地方愿意接收?

      而且经费怎么来?你出钱?

      • 驰原说道:

        小山村很闭塞的,宣传一下城里面好吃的好玩的花姑娘应有尽有,多忽悠忽悠,人哇哇哇一下子全跑出来哈哈哈

      • 干什么不得花钱?啥也不干每年政府不照样还得给贫困补贴么。只要做事总会遇到问题的,但也不能回避啊,听蝲蝲蛄叫还不种庄稼了?

    • ZHX说道:

      谁出钱?谁来善后?谁对结果负责?

  5. 柚子茶说道:

    但我记得以前有一个报道,中国的狩猎费用比国外便宜很多……

  6. xxx说道:

    许多极端环保主义者 或 普通环保倾向者 都是些不顾别人死活的家伙

  7. abc说道:

    看到大家都声讨环保组织,我也来说两句吧。有些环保组织的资金来源很成问题的······

  8. 心向往之说道:

    东北连护林的人都拿枪,没办法,不拿枪管不住啊。

  9. hunicorn说道:

    这篇文章似乎是从哪里挖出来的,很早就看过来。

  10. 热狗冷猫说道:

    :roll:

  11. 半城山水说道:

    据《文摘周报》3月的一篇文章,狩猎带来的收入远远不及旅游带来的收入。何况,杀戮只能满足少数富人的血腥爱好,是不值得提倡的。

  12. 红泥小火炉说道:

    狩猎带来的收入远远不及旅游带来的收入。并且狩猎往往会过头,对种群造成影响,甚至旅游对环境都有一定的影响。

    • 梶橙说道:

      旅游不是你想有就有的 发展旅游的成本和限制条件比狩猎大了几十万倍不止

  13. ltheart说道:

    环保组织可能做法未必科学合理,但也不至于像你们说的就是犯罪邪教组织吧

    • kuso说道:

      如果能够想出好办法来保护环境和野生动物当然好,可惜现在全世界大部分环保组织还不如犯罪邪教组织,在他们看来最好是人类死得只有现在的百分之一,给自然环境减压,给野生动物腾地方。

    • birdy说道:

      有因才有果... 极端环保组织走到今天 也不是开始就极端的...
      想起三体里的种树男... 个人的力量在70e这个数字面前太过渺小

  14. ctz说道:

    那帮极端环保主义者纯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觉得还有一个问题在于要把保护生物学意义上的环保和一般人所认为的那种热爱小动物的观念区别开,不存在孰优孰劣,但搅在一起绝不是好事儿。

  15. tts说道:

    其实是人闯入了野生动物的生活圈,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他们会闯到人的家里,居然想到用狩猎的方式来保护,目前野生动物的种群还没有到需要用这种血腥的方法来控制的时候

  16. 人神之间说道:

    关键问题还是监管,如果放开了就乱搞,上面说的好处是得不到的!比如建个大坝,说是可以提高大坝附近居民的生活条件,结果自己省里还经常没电用,这就是好心办坏事的典范。

  17. chen3feng说道:

    什么持枪的环保者,纯粹是吃饱了撑的有钱人发泄内心残忍的兽性而已。衣食无忧的心理健全的人,谁忍心无端杀死一只自由的野生动物?

  18. locab说道:

    我清楚看到保护生物学理论中所提及的,社区居民对于野生动物保护的最大支持。为获得这种支持所付出的代价,是每年从成百上千的野生动物群体中猎取一两只老年个体——为什么大家不先从杀死自己年老体弱的宠物开始做起呢,哦 ,野生动物怎么能跟宠物比呢,活该 ”被环保“。

  19. SAR说道:

    合理合法、分配公平

  20. 发光二极管说道:

    狩猎不如旅游啊

  21. 青鸟说道:

    引用那句俗话“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22. _____说道:

    中国的环保,还是得大规模城市化以后才现实,现在人口居住太分散,很多地方人要和动物争地盘,才会滋生这么多矛盾,我的建议是不要发展中西部,帮助农民工在东部安家落户,这样能够整理出大片土地退耕还林给动物

  23. 田徽说道:

    可以试行,要在实践中探寻出路。要是有公司能组织处理好打猎、物种保护、当地居民生活收入这些方面的问题,那么政府和国家应该给予支持。最好是政府公开以这个为项目进行招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