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抗衰老 >> 医学 >> 文章

A4M在国外忽悠得差不多了,开始挺进中国。大概没想到这么快就声名鹊起,因为主打的“抗癌药物”被科学作者们揭露得一览无余。其他骗子们被揭批之后都装聋作哑,闷声发大财,而A4M不仅出动水军四处“灭火”,叫嚣“起诉”威胁科学作者,而且继续玩弄普通公众无力分辨的科学名词来愚弄公众,果然是有“世界级忽悠”的气势。

其实那个“抗瘤酮”只是A4M的众多忽悠产品之一。A4M的全称是“美国抗衰老医学科学院”,其核心业务是“抗衰老”, 2012年还要在上海主办“世界抗衰老医学大会暨再生生物科技博览会”。他们自称“以科学为基础”,在微博上也说“任何评论都有有证据”(原文如此——作者注),那么我们就请君入瓮,来看看他们是如何以“科学”的名义忽悠的。

A4M宣称“坚信与正常衰老相关的能力丧失是由于生理功能失调所致,而这些生理功能失调绝大多数可经治疗改善,这样将延长人类寿命和提高个人生活质量。”这个理想当然很美好,不过“坚信”一词已经暗示了缺乏科学基础,所以只好靠“信则灵”来支撑。

他们最核心的“抗衰老疗法”是补充激素。人体的生命活动离不开激素的参与,随着衰老,很多激素的含量不断下降。所以,人们想通过促进激素产生或者直接补充激素来“抗衰老”,也不算异想天开。不过,一直以来,也没有发现哪种物质或者激素能够实现这样的作用。所以,这种想法也就只停留在想法的阶段。

1990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项对照研究。研究者给12位60岁以上的健康男性注射生长激素(GH),每周三次,并用9位状况相似的人作为对照。半年之后,发现注射生长激素的人体内的类胰岛素生长引子I (IGF-I)的含量上升到了青年人的水平,而且肌肉和皮肤厚度增加,脂肪下降了。

生长激素是人的脑垂体分泌的一种激素,会刺激IGF-I的产生。而IGF-I直接负责促进生长。在儿童和青少年时代,体内的GH和IGF-I的含量很高,成年以后逐年下降。这项研究说明补充的GH确实发挥了作用。

在专业人士看来,这项研究极为初步。首先观察到的变化有什么价值并不清楚,其次这么短的时间和这么小的样本量,并不足以评价有什么样的副作用。就象很多其他的科学文献一样,只要稍加“引申”,就能够唬住普通公众。这篇论文迅速被解读为“注射GH可以抗衰老”,并产生了一大批“抗衰老专家”。许多“专家”宣称检测“生物学年龄”,然后补充GH,就可以让你保持年轻的“生物学年龄”。

在这些“抗衰老专家”中,最成功的就是罗伯特·高德曼(Robert Goldman)和罗纳德·科莱兹(Ronald Klatz)。他们在1993年创建了“美国抗衰老医学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 of Anti-Aging Medicine),简称A4M。1990年那项研究的第一作者丹尼尔·卢德曼(Daniel Rudman)看到自己的研究被如此滥用,极为气愤,一直声明用GH来抗衰老是“不成熟”的。遗憾的是,到1994年去世,他的呼声也没有产生什么影响。此后他的遗孀试图把他的名字从“抗衰老疗法”的推销材料中去掉,但是收效甚微。在1997年,科莱兹出版了一本鼓吹"用GH抗衰老"的书,还宣称“献给卢德曼”,把他作为GH抗衰老的先驱。如果卢德曼泉下有知,不知道会不会被气得站起来。

2003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采取了谴责滥用这项研究的行动。他们把全文放在网上供人们阅读,其主编指出:这项研究在生物学上很有意思,但是非常清楚其结果“不足以作为推荐成为疗法的基础”。

A4M宣称有大量的科学研究支持他们的主张。后来确实有一些研究重复了卢德曼的结果,即补充GH可以增加肌肉、减少脂肪。不过这种变化并没有带来相应的功能变化,比如力量的增加。与此相对的是,通过锻炼可以增加肌肉,这种增加会转化为力量的增加。此外,并没有观察到补充GH使身体发生了其他有价值的变化。也就是说,补充GH所带来的肌肉增加和脂肪减少并没有改善身体机能,能否健康长寿就更加无从讨论。所谓的“抗衰老”,也就只是浮云。2004年,波士顿大学医学中心的托马斯·泊斯(Thomas Perls)指出:虽然一些人宣称“有2万项研究支持GH用于抗衰老疗法,但实际上没有一项设计严谨、不带偏见的研究支持这一用途”。对于这样的指控,A4M的回应是那些支持“GH抗衰老”的研究才是科学的,反对的研究和评论都是对他们的“打压”。

因为GH明显而重要的生理作用,科学界对它的研究也非常多。2007年,斯坦福大学在《内科医学年鉴》(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发表了一篇综述,系统地总结了健康老人使用GH来“抗衰老”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他们收集了2005年底之前Medline 和 MBASE数据库中涉及GH抗衰老的论文,总共有18项研究,31篇高质量论文。根据这些研究,注射GH可以导致脂肪下降、肌肉上升,但没有发现有实质意义的指标发生变化。副作用包括软组织水肿、关节痛、男性乳房发育以及糖尿病风险等。他们的结论是:虽然注射GH会导致身体组成小幅改善,但同时副作用的发生率也增加了,所以GH不能被作为抗衰老疗法推荐。

2009年,比A4M成立更早、致力于GH研究领域信息交流的机构“生长激素研究会”(Growth Hormone Research Society,简称GRS)召开了一次国际研讨会,对GH的研究现状和方向进行讨论。会议做出的结论是:在临床上把GH用于老人,不管是单独使用还是与其他激素组合使用,都不能被推荐。

许多人认为GH是人体自身也会产生的东西,所以补充了也不会有害。事实并非如此。除了斯坦福大学那篇综述中提到的副作用,1999年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杂志上还发表了一项多中心随机双盲对照研究,很值得关注。研究者共找了五百多名处于重症监护状态的老人,给他们注射GH或者安慰剂。结果,258位注射GH的病人中,去世了108位,而注射安慰剂的264人中,去世的是51位。在那些挺过了重症监护的病人中,注射GH的组所需要的住院时间也要更长。

因为美国FDA没有批准GH用于“抗衰老”,这一用途的实践是非法的。在过去的十几年中,美国有好几家公司因为非法使用或者销售GH而受到严厉处罚。但是,为什么A4M能够生存下来,并且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忽悠中国的有钱人呢?

这是因为确实有一些人不能正常合成GH,称为“生长激素缺乏”。这样的儿童不能正常发育,而成人也会有各种症状。他们使用GH的好处就大大超过了可能的风险。此外,还有一些疾病,使用GH也会获得比较大的好处,比如艾滋病。所以,GH被FDA批准作为处方药,在医生认为必要的时候使用。

在美国,医生还可以对药物进行“off-label”的使用。就是说,如果医生认为有必要,也可以把药物用于FDA没有批准的用途。“Off-label”的使用有很大的灰色空间,FDA监管起来也不容易。想要用GH来抗衰老的人,也就有了空子可钻。

A4M用GH来“抗衰老”已经忽悠了近20年。但是,其有效性和安全性都还依然缺乏科学证据的支持。要确认或者否定这种“想法”,还需要更多设计严密、数据可靠的研究。不管将来的结果如何,通过注射GH来“抗衰老”,在目前的科学证据之下,都无异于花巨资让自己充当小白鼠。

除了GH,还有其他的一些激素被用于“抗衰老”,比如雌激素、睾丸酮、脱氢表雄甾酮(DHEA)等。这些激素跟GH一样,安全性和有效性都缺乏科学支持。不管A4M之类的机构如何忽悠,大家都应该记住:迄今为止,所有号称延缓或者逆转衰老的疗法,都没有科学证据的支持。对那些号称“科学”却又宣称被科学界“打压”的“抗衰老疗法”来说,“科学”不过是他们的一块幌子而已。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