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二甘醇悲剧催生的新药申请流程中,厂家必须向FDA证明药物的安全性。如果FDA在确定的时间范围内提不出质疑,就必须通过。对于有效性则没有强制性的要求。

二战之后,美国出现了大量的特效新药,比如胰岛素和各种抗生素。同时,各种神吹胡侃的“神效”也充斥人们的生活。参议员基福弗对此感到不满,他在1960年提出了一项议案,主要内容包括:控制药价、强制制药公司在新药上市三年后与竞争者分享专利(会收取一部分专利费)、以及要求证明药物的“有效和安全”等。

虽然这个议案得到了当政的的肯尼迪总统的赞扬,但还是没有得到广泛的响应。不出意外的话,通过的希望很渺茫。

然而意外真的就来了。1957年,德国一家公司推出了一种叫做“反应停”的药物。它能有效缓解早孕反应,随后的几年中在四十多个国家得到了批准。1960年,FDA也收到了在美国上市的申请。

当时FDA负责药物审查的弗朗西斯·凯尔西对反应停是否会危害神经系统有些疑虑,也就拖着迟迟没有批准。到1961年,世界各地出现了成千上万的“海豹儿”,而罪魁祸首正是反应停。原来,它会影响胎儿发育。

其实凯尔西的质疑与此无关。如果不是这起悲剧,她可能因为大量的准妈妈们望着有效的药物不能用而被批评为“官僚作风”。然而,她的拖延歪打正着避免了美国陷入反应停悲剧。于是,她和FDA就都成了英雄。

正如二甘醇悲剧促进了新药申请流程的通过一样,海豹儿悲剧让FDA获得了空前的威望。基福弗的议案在删除了控制药价和分享专利的部分之后,要求药物“安全而且有效”的《基福弗——哈里斯修正案》很快获得了通过。

根据这个法案,制药厂家必须向FDA提供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安全和有效”,被批准之后才能上市。而“有效性”的证据必须是“充分而且设计良好的研究”。对于制药过程也要进行监管,药物包装上还必须注明副作用。

实际上,《基福弗——哈里斯修正案》的通过是一段阴错阳差的历史。反应停的悲剧来源于药物的安全性不充分,而安全性已经是当时的新药申请流程的要求。这个修正案的主要诉求是“有效性”,而反应停的有效性却是明显的。

无论如何,历史和民众往往只认结果而不管过程。这个修正案对于美国的影响是深远的。在新法案之下,证明“药物有效与安全”的责任在制药公司。FDA不再象以前那样,在一定时期内拿不出反对意见就得通过。

后来还实行了“四期临床”——即新药上市之后继续跟踪其安全性,如果副作用带来的风险超过了疗效带来的好处,还是会被退市。这样,经过FDA批准 的新药,不安全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了。被“充分而且设计良好的研究”所证明的有效性,也远比之前的个案或者医生病人的主观感觉要可靠。“吃不死人”而骗钱的药物,不再容易获得生存的空间。

不过,这个法案也使得新药开发周期大大延长,新药的开发成本明显增加。一个新药的开发上市,经常需要10年甚至更长。上市药物的可靠性增加了,但是病人和医生的选择都减少了。 此外,许多“可能救人”的新药也迟迟无法得到应用。

在风险与收益之间,《基福弗——哈里斯修正案》只是做了一个选择。至于这个选择是不是最好,各界人士依然争论不休。

0
为您推荐

27 Responses to ““海豹儿悲剧”与新药申请流程的变革”

  1. 红泥小火炉说道:

    沙发????

    如果是沙发的话,那么是第一次在松鼠会坐沙发

  2. sheldon说道:

    题目看成儿化音了,想了半天

  3. 游识猷说道:

    …………莫非你心里想着一只特别可爱的海豚

  4. lala说道:

    介绍一下什么是海豚儿,google第一页没有结果

  5. Charlie Wang说道:

    这在医学院校的药物评价相关课程当中是一个经典的案例。所谓的“海豚儿”,即是孕妇在怀孕期间服用“反应停”后,出现新生儿短肢畸形的结果。这是由于“反应停”当年在上市之前,未经过充分的动物试验,从而未能及时发现这一危害而造成的。在大鼠身上进行这种药物的试验,不会观察到短肢畸形,而在“反应停”东窗事发之后,人们用猴进行试验,其诱导短肢畸形的的作用才得到了确证。
    当年的“反应停”是一种药物的外消旋体,即同一个分子的两种对映体的混合物,虽然分子式、结构式完全相同,但药理作用却完全不同,一种能够抑制妊娠导致的呕吐反应,而另一种则能够造成短肢畸形。

    • JozZ说道:

      我并非专业人士,只知道“海豚”和“海豹”英文单词不同,而网络上“权威”信息大多称为“海豹儿”,想知道知“海豚儿”之称来自何处?应该不是楼主为增加萌属性臆造的吧...

      • 游识猷说道:

        确实应该是海豹儿…… orz
        谢谢指正,已经修改

      • yunwuxin说道:

        是因为我在看资料的时候脑子里把“海豹”和“海豚”两个词弄混了,就一直错到了最后。。。
        向大家致歉,谢谢编辑更正了。

    • 白露花巷说道:

      化学术语称为手性异构。往往体现有机物只在某个碳上官能团排列顺序不同,分子式和其他结构排列完全相同,手性异构分子具有镜面对成性。反应停应该是第一例让人类意识到手性在药物中起巨大作用的手性药品。它另一方面也无意间推动了手性分离技术、不对称催化的发展。

  6. 股农之家说道:

    无心有一句话,科学不是真理,同样FDA也不是真理,FDA在大大延长新药开发周期肯定是错的,有不少人由于得不到有疗效的新药失去了生命。我认为FDA在一定时期内拿不出反对意见就得通过。但对于新药可以采用分级制,让人们有充分的知情权、治疗权。

  7. 伸手摘星辰说道:

    是的,我也是想来吐槽“海豚儿”的问题,我们上课的时候都是讲的海豹胎……不过既然非医学相关职业……大概这种错误还是可以谅解的,只是不严谨的话,最好不要在科学松鼠会发文章吧

  8. 夜风过耳说道:

    我怎么想到化学书上介绍手性时提到过,好像就是这个

  9. dextran说道:

    其实在反应停事件之后,对于沙利度胺的研究并没有完全停止的,随后它发现对多种病症都有治疗作用,比如麻风,多发性骨髓瘤,还具有抗艾滋活性,我印象里前几年FDA经过慎重审查(因为当年的阴影实在太大了)最后还是批准了沙利度胺作为一种药物出售,不过当然不是缓解孕吐的药物,而是作为一种需要处方来严格控制使用的抗癌药

  10. dean.lylcn说道:

    从海豚变海豹了-。- 昨天就想说了,看来有人提醒了……

  11. 西红柿炒自己说道:

    其实我对美国FDA的了解比中国的FDA还要多,这到底是为啥……

  12. 临床试验工作者7说道:

    在此想纠正两点:1.之前文献的表述多是“海豹肢患儿”,而不是“海豹儿”
    2.规范的叫法是 "IV期临床试验"而不是"IV级临床试验". 谢谢!

    • 云无心说道:

      1.英文中用的是“seal limb”,严格翻译为“海豹肢患儿”应该更为忠实原文。不过在一般中文媒体中,两种说法都有,我认为“海豹儿”更符合一般读者阅读习惯,所以保留。
      2.你说的对,在原文中改正了。
      谢谢。

  13. minph说道:

    。“吃不死人”而骗钱的药物,不再容易获得生存的空间。

    郁闷的是,大陆还充斥着大量根本无效的药物,主要是各种中成药。

    继续谴责屁药和大陆特色药!

    大陆的药物管理和药品研发水平已经 落后美国至少半个世纪。

    • Kevin说道:

      大陆在哪一方面不都落后美国至少半个世纪?

  14. ikyokyo说道:

    我想,那些反转人士是不是也在天天做着美梦,幻想着某天转基因食品也出现一个海豹儿式的杯具,好让他们牛B起来。

  15. 梦与翼说道:

    小学的时候就看过了老爸订阅的杂志上面的海豹胎事件,忘了是《海外文摘》还是《海外星云》还是其他的什么与“海外”相关的,当时对照片很感兴趣,猎奇心理人人都有,尤其是孩子啊

  16. 吼海雕说道:

    “反应停的悲剧来源于药物的安全性不充分,而安全性已经是当时的新药申请流程的要求。这个修正案的主要诉求是“有效性”,而反应停的有效性却是明显的。”其实好多事情都是这样子歪打正着的……老实说,公众只关注结果而对过程或细节不闻不问,对于推动社会更好的进步真的是一个麻烦。

  17. 温和蜕变说道:

    在前年的《新知客》上第一次看到这个事件的详细报道,当时真是吓了一跳,简直就像在大学图书馆读到《寂静的春天》一样的感觉……可是今天吃晚饭的时候还是吞了好几块疑似可能含有瘦肉精的红烧肉…………
    插一句,后来人们有没有把这两种手性成分分开呢?既然一种有效一种有毒,就应该继续去粗存精了吧?

  18. did you buy this theme? mvhsexndiw click here O:) dcidlxgy, B-| agocmhlirt [url="http://www.vobszbwznaml.net"]or here[/url] 8| torspbvjygff, :/ goyxxegfuz http://vobszbwznaml.info :) dcidlxgy, :D wstmdtslrg [url=http://vobszbwznaml.ru]vignakrzgs[/url] O:)说道:

    ydzfgrxrqdv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