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其他 >> 文章

对于食品行业来说,2011年实在是热闹非凡的一年。一个接一个的热点新闻,让人目不暇接。“到底还有什么东西可吃”都成了流行语,“中国人民百毒不侵”“XXX都不怕,这点毒算得了什么”的调侃也随处可见。

“毒食物”,真的有那么多?我们,真的没有“安全的食物”可吃了吗?

即使是作为一个食品领域的专栏作者,我也无法把2011年的食品热点新闻一一列出——事件太多,也就记不清楚了。我之所以用“事件”,而不是“事故”,是因为很多新闻,其实仅仅是新闻而已。虽然很吸引眼球,但跟食品安全无关。下面,我们先来盘点一下主要的新闻。

一、那些躺着中枪的食品

一个“西瓜爆炸”的新闻迅速被归结于“膨大剂”的使用,而“膨大剂”又被归结为“植物激素”所以有害健康。此后,“膨大”的草莓、乙烯利催熟的香蕉、顶花的黄瓜,都纷纷被质疑,更有“专家指出:大量食用或导致性早熟”。结果是,这些蔬菜水果全行业滞销,大量农民欲哭无泪。

实际上,“植物激素”只是“植物生长调节剂”的俗称。它们可以促进或者改变植物的生长周期,使之符合人们的期望。它们对植物有激素效应,但是人与植物差得太远了——植物激素与人类激素的差别,就象花粉与精子的区别那样大。我们说这些物质应该“规范使用”,并非是过量了就会有毒,而是作为高纯度的化学物质,不当使用可能带来一些风险。这些风险就象酒精、食盐、醋的不当使用也会产生危害是一样的。其实,植物激素的作用往往会受到用量限制,用得过多会起到相反的作用,实际上并没有“过量使用”的需求。

二、本来存在,只是以前没有被关注的“毒物”

典型的例子是婴儿米粉中的砷。婴儿食品的高度敏感性,使得事件的真相完全被公众的情绪所淹没。水稻是一种能够富集砷的植物,而自然界中天然存在着砷元素。不同地区的环境中砷的含量不同,会导致大米中的含砷量不同。即使用“自己种的大米”来磨成米粉,也无法避免它的存在。事件的突然曝出,仅仅是以前没有被讨论而已。实际上,中国是少数的对大米中的砷有限量要求的国家。我们只能希望大米或者米粉中的砷尽可能少,而不可能期望它“不存在”。至于少到多少算“少”,国家标准给出了答案——只要符合标准,它带来的危害就可以忽略。如果要追求“零容忍”,就只有不吃大米以及大米制品了。

兰州拉面所使用的蓬灰也是这种情况。天然的蓬灰是正宗拉面的传统添加剂,它确实含有一些“有毒”重金属,而用现代工艺生产的蓬灰还可以消除这些重金属的存在。

“镉大米”的情况则更为复杂一些。跟砷一样,大米中的镉是来自于自然环境。镉污染地区出产的大米,确实有超标的情况。“超标”固然要引起关注,警醒我们想办法避免。从政府的角度,需要监测大米产区的环境污染状况,防止超标的大米流入市场。对于消费者来说,超标的大米毕竟只是一小部分。食用来源多样的大米,可以有效地减小可能遇到的风险。

圣元奶粉的“性早熟”基本上也属于这一类。奶粉天然有一定的雌激素,而正常的人群中就会有一些孩子会出现性早熟症状。只要吃某种食品的人群足够大,就能找到性早熟的“受害者”。经过新闻的炒作,就可以成为“安全事故”。(许多环境污染物倒是类雌激素,参见《导致性早熟的一定是雌激素吗?》

三、从虚假宣传炒作而来的“食品事故”

人们痛恨虚假宣传,常常认为打击奸商用什么理由都是正当的。对食品来说,没有什么比“可能有害”更有力的武器了。于是,一大批涉嫌虚假宣传的食品新闻成了“安全事故”。

勾兑的酱油、勾兑的醋、味千拉面的汤、肯德基的醇豆浆、一滴香与“化学锅底”、老酸奶牛肉膏调味的肉……它们的共同特征都是:使用了“合成”“调制”“勾兑”“添加”等等非传统的方式来生产,但是有意地宣称是“天然”“传统”的产品。或者,没有直接宣称,但是通过暗示的方式来实现,典型的如“醇”豆浆

这些产品本身是合格的,在国外也是广泛存在的产品。只要按照国家标准进行生产,它们并没有安全性的问题——如果不按照国家标准生产,“传统”“天然”的食品也不安全。

它们的问题是误导消费者,涉嫌商业欺诈。打击与处理是应该的,但是并不意味着这些食品就有害健康,这些事件也不构成“食品安全事故”。

四、食品添加剂的恐慌与偏见

年末的一大热点是营养快线的“乳胶门”。最先炒作人做了一个含乳饮料阴干之后变成胶状的实验,然后指出该产品中“竟然”含有11种添加剂,暗示这些添加剂有害。在媒体报道中,甚至出现了“专家同时提醒,如果添加剂日均摄入总量过大,也有可能会因为叠加效应危害人体健康”的说法。

这样的指控传播效果非常好。早些时候的“面条可燃”新闻,与这次炒作手法如出一辙。在可燃面条被广泛辟谣之后,这次炒作还能再一次赢得巨大关注,不能不说公众对食品添加剂的恐慌与偏见实在根深蒂固。

中国批准食品添加剂有2400多种,其中1800多种香精香料和77种一般的食品添加剂,无论如何“过量食用”都不会带来安全性的问题。还有种类安全限量很高,想要用到过量也很困难。比如糖精、阿斯巴甜等,用到过量的话,相当于一个人一天吃一斤蔗糖所得到的甜度,还要天天吃才算。真正容易被“滥用”而带来安全隐患的食品添加剂,就是卫生部列出的几十种。即使是这几十种,其安全性也得到了国际学术界广泛深入的验证,只要规范使用,就不必担心危害健康。

食品添加剂并不是“黑心厂家牟取暴利”的工具。它们本身给食品带来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比如糖替代品减少了糖的摄入,对于多种慢性病以及控制体重都大有好处。而那些食品胶增加食品的稳定性,改善口感,还能提供一部分膳食纤维——而膳食纤维本身,也是很多现代人摄入不足的食物成分。即使是最受诟病的防腐剂,所带来的好处依然是主要的。如果肉类不防腐,那么就只能采取其他昂贵的保存方式——任何生产成本的增加最终必然要由消费者来承担钠;或者冒着致病细菌产生毒素的危险——肉毒素的危险,比起防腐剂“可能风险”来,就实实在在而且要严重得多了。

“一种添加剂无害,多种添加剂叠加或许就有害”是公众的一种常见担忧。这种担忧也没有必要。一种食品添加剂要被批准,必然其安全性得到了充分的研究。这个“研究”包括对人体产生危害的途径和所需要的量。危害途径相同的会归为一类,计算含量的时候会加在一起算。比如营养快线中有三聚磷酸钠,国家标准是每公斤乳制品中不超过5克磷酸根,而对人的安全剂量是每天每公斤体重不超过70毫克(大致相当于成年人每天四五克,而且长期吃)。如果某种商品中同时使用三聚磷酸钠和别的磷酸钠盐,就会加在一起来算是否超标。如果是不同的“危害途径”,比如说三聚磷酸钠和安赛蜜,就不会产生“叠加”的危害。

总结一下,就是:食品添加剂的规范使用,不必担心危害健康;它们带来的好处,远远超过“可能的风险”。我们需要反对的是对食品添加剂的不规范使用,以及使用之后冒充“无添加”来欺骗消费者的行为。

五、食品添加剂的滥用

公众对于食品添加剂的恐慌,还来自于对使用者的不信任。“滥用”几乎与食品添加剂如影随形。

食品添加剂滥用的第一种情况是“过量使用”。北京等省市的监管部门公布过许多不合格食品,很多是因为某种添加剂超标而下架,比如许多食品中的二氧化硫或者甜蜜素。不过,媒体和公众对这种事故兴趣不大,也就很少成为热点。媒体稍微有所关注的是亚硝酸钠炸鸡致死的事件。这是真正的食品添加剂引发的安全事故,应该足以引起对亚硝酸盐管理和使用的反思。可惜的是,或许是因为“犯事”的只是小商贩,并没有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充分关注。

滥用的第二种情况是合法的食品添加剂超出了使用范围。最典型的例子是染色馒头。所使用的柠檬黄是合法的色素,用在馒头中也不大可能产生危害。但是,现行国家标准并未批准它用于这样的食品中,所以也算是“滥用”。当然,染色馒头还有冒充玉米馒头欺诈的问题。用于漂白豆芽的“保险粉”也是这样的这种情况。它本身是合法的食品添加剂,但是不应该用于豆芽中。

染色馒头的另一个问题是回收陈馒头处理再卖。这是食品添加剂滥用的第三种情况——掩盖劣质原料。这种情况会带来安全性的问题。除了染色馒头,香精包子也是这样的情况。只是媒体把公众的注意力引到了食品添加剂这个容易吸引眼球的方面,而忽视了真正的问题所在。

滥用食品添加剂是违法的,毫无疑问需要严肃处理和打击。但是第一、第二种情况,却不一定达到“有毒”的程度。食品添加剂的使用范围和限量,是一个执法的标准,而不是“有害”与“安全”的分界线。比如说,超过了这个标准或者范围,只是说“需要”了这样的食品是违法的,应该受到打击,但是并不意味着就变成了“毒豆芽”。比如甜蜜素是经常被超标使用的一种甜味剂。它在饼干糕点等食物中的限量是每公斤0.65克。超过了这个量就是违法产品,需要下架。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每公斤用量为0.6克的就安全,而0.7克的就有害。实际上,它的安全摄入量是每天每公斤体重11毫克。对于一个成年人,大致就是每天吃0.65克,长期吃,都可以认为没有危害。也就是说,对于甜蜜素含量合格的食物,每天吃一公斤都没有问题。而即使是超标一倍(即每公斤1.3克),长期每天吃半公斤,也还依然在安全范围之内。对于多数人来说,要吃这么多含有甜蜜素超标到这个程度的食物,也很不容易。

六、非法生产的食品

在2011年也出现了一些非法生产的食品,典型的是地沟油皮革奶和含有瘦肉精的猪肉。还有一些食品中使用了非法添加物,比如含有塑化剂的饮料、加了硼砂的萨其马、还有用乌洛托品防腐的腐竹。

还有一些物质本身都合法的食品添加剂,但是不法分子使用工业产品,或者不合格产品来代替合格的食品级产品,也属于使用非法添加物。香精包子和漂白豆芽案件中,就可能存在这种状况。以前还有过用工业氯化钠代替食盐的案件。实际上,这种非法行为出现的机会更多,危害也很大,应该是监管部门和媒体重点关注的。

非法生产食品是食品安全事故中最严重的类型。它最大的问题在于生产者的“主观故意”特征。好在去年的这些事故没有产生恶性的后果,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出问题的腐竹、萨其马、地沟油的使用者,都是小生产者。除了这些直接的、被发现的问题,他们生产的食品也还存在着其他的许多不安全因素。这些非法食品的出现,并不代表着市场上的所有或者大多数这类食品都是这么生产出来的。消费者通过选择可靠的购物渠道,可以大大降低“中招”的风险。

含有塑化剂的饮料和瘦肉精的猪肉,都是来自与大厂家的产品。购买任何厂家的产品都不能保证“绝对不出问题”。只是说,大厂家可以通过合法生产获得足够的利润,而他们又时刻受到竞争对手和媒体的“监督”,捣鬼获得的收益未必能够超过所冒的风险。与小生产者相比,它们主动去捣鬼的可能性也就小了许多。

七、国标之争

与众多食品新闻相应的是“国标之争”。2011年出现了几次关于国家标准的争论。

面粉增白剂存废之争已经持续了几年,最终以媒体和民意的“胜利”而告终。面粉增白剂是否该禁用本来是一个科学问题,不过后来的解决类似于“民意表决”。这一标准的修改使得我国的标准超越了世界卫生组织以及美国、加拿大的“落后标准”,实现了欧盟的“高标准”。实际上,面粉增白剂的“危害”本身是莫须有,只不过它带来的好处也不是那么大。是存还是废,本身都不是大问题。只不过,这种民意干预科学决策的方式,并非解决问题的正常途径。

生奶国标的修订则是“先定案,再讨论”的方式。不考虑这个新标准是“进步”还是“倒退”,它的确比国际上的普遍标准要低。至于这个标准能否保证安全,标准修订者认为风险评估的结果是可以接受。因为这一个风险评估的过程与报告并没有为公众知晓,而媒体热衷的又是行业与部门的利益之争。所以,不管这个新标准是不是既符合国情又能保证安全,它的制定与宣传都是一个失败的案例。

速冻水饺的金黄色葡萄球菌国标修订,过程类似生奶。不过修订后的标准毕竟是与国际接轨了,而之前的就标准存在明显的不合理。因而,不管从哪方面说,这一个标准的修订都是合理的。

“加铁酱油”并不算一个法规,而只是一种推广。面对多数人铁摄入不足的现实,通过食物来补铁本身是一种很好的途径。作为一种方案,“加铁酱油”是不是合理有效可以另说,不过它的并没有安全性的问题。这个事件之所以导致争议,甚至引发相当大的抵触,根源还是公众对于主管部门的不信任,和对“强制推广”的反感。

还有过许多关于“我国标准过低”的说法,“可乐防腐剂”是一次集中的爆发。实际情况是,台湾禁用的那种可乐中的防腐剂在世界其他地方,包括公众认为“标准最严”的欧盟,都是允许使用的。相比于台湾特立独行的规定,大陆的规定显然更与国际接轨一些。

在多数指标上,中国的食品安全标准与国际上的主要国家以及世界卫生组织是一致或者接近的。有一些要低一些,也有一些要高的。比如面粉增白剂和莱克多巴胺,在美国、加拿大和世卫组织的标准里,都是可以使用的,而中国采取了和欧盟一样的禁用政策。硼砂和乌洛托品在中国和美国都被禁用,而世卫组织和欧盟却是允许使用的。还有食物中的黄曲霉限量标准,中国、美国和欧盟的分类不同,总体而言中国比美国要严,与欧盟的差别也不大。

中国的食品法规并没有大的问题。只要能够严格实施,都能够保障安全。如果不能够严格执行,那么再严格的法规也没有用;如果执法不能针对所有的生产者一视同仁,那么就很容易沦为不正当竞争的工具。

盘点完2011年的食品热点,会发现2011年食品新闻虽然很多,但是大多数并非安全事故。许多事件之所以成为热点,关键在于消费者对监管体系和食品行业的信任越来越低。食品生产者,几乎成了“奸商”的代名词。而监管部门的声音,被接受程度往往比谣言要低。在加上,多数消费者不理解“零风险”是不可能实现的,对食品安全有不切实际的期望。在这种心理基础上,各种跟食品有关的信息都很容易衍生成对食品安全的忧虑。

与中国的状况相比,美国也有大量“出了问题”被召回的食品。哈密瓜感染李斯特菌事件,更是一起罕见的大事故。它最终造成了146人感染,其中30人死亡,一人因为并发症而流产。如此恶性的事故,并没有造成社会恐慌,甚至哈密瓜产业也没有因此崩溃,实在是值得我国各界反思。

江湖是江湖人打造的江湖。食品安全杯弓蛇影的社会现状,管理者、生产者、消费者都是打造者。如果每一个方面都认为责任在别人那里,要等到其他方面改“好”了,自己才做出改变,那么僵局就没有打破的一天。

作为消费者,我们至少可以多了解一些关于食品的常识。面对一个新闻,在恐慌与愤怒之前,不妨先淡定地去了解一下事情的真实情况。

(后记:在本文写作的时候,蒙牛事件还没有曝光。本来以为今年的食品新闻就以营养快线谢幕,没想到在最后的几天还会再来一幕大戏。为保持本文的本来面目,蒙牛事件就不额外盘点了。对该事件的评论,另有专门文章。)

0
为您推荐

95 Responses to ““毒食物”真有那么多吗——盘点2011年的食品事件”

  1. liltzhao说道:

    加强监管,严厉打击,知识普及都是必不可少的......

  2. 洛萨说道:

    文章总结下来就是:
    没那么多了不得的,该吃吃,该喝喝。反正挑大厂的。小厂的不保险,大厂的你没辙。

  3. gbjlpeng说道:

    如果这篇文章被登在163上,会是个什么下场?
    作者会被喷的体无完肤,用84消毒液洗一遍都能闻到残留的唾沫味。

    • hunter说道:

      现在网络暴力还是很严重的
      不过一想到无论怎么做都会有人说(当然不是同一伙人),并且说话的人有一些思想偏激,我也就平静了,不再参加讨论。

    • fml说道:

      163的新闻评论,可以当做非正常人类思维模式研究的资料来看。

  4. tumuyan说道:

    没关系。不过三十一号不再爆上一件吗。还是2012来个开门红?
    用生命堆砌的娱乐盛宴太诱人了,货币符号好像真能闪瞎自己的眼睛,忍不住就把自己做成了献祭

  5. 寂静之诗说道:

    含抗氧化剂的橙子,添加苛性氢的白酒,检测出大量菌群的蘑菇

    • 南宫潜水说道:

      抗氧化剂改成2,3,4,5,6-五羟基-2-己烯酸-4-内酯好了,说的越复杂越让人听不懂,公众越恐慌。

    • bcnof说道:

      苛性氢... 尼玛这不是就是 H2O 吗....

      • 露琪诺说道:

        我去........= =
        居然按错了.......
        触摸本子就是不给力啊
        sorry

      • 还是匿了吧说道:

        全球每年因肺部吸入苛性氢而死亡的人数仅次于交通事故。。。
        因饮用添加了苛性氢的白酒导致直接或间接死亡的人数,也是大量的。。。
        然而不添加苛性氢的白酒有史以来都从未发生过一例至死案例。。。

        傻B给人带来的最大欢乐就是:我们知道他自己不知道自己是傻B

  6. 可知鬼知道说道:

    无论何时何地,自己的常识和判断都是最后重要的。

  7. TRH说道:

    4242424242.......................

  8. ZHX说道:

    搞这么严重,乱放屁且不负责任的媒体有相当大的责任

  9. pmzhu说道:

    这一年来看云大的文章收获不少,感谢云大!
    食品事件热点频出,云大忙坏了啊,辛苦了。

  10. fml说道:

    松鼠会把这篇文章放上校内了,又要被狂喷五毛了。

  11. ca1123说道:

    我觉得作者就是有五毛思维
    什么叫科学决策?
    脱离了人民群众意愿的决策能科学么?
    专家的作用只在提供专业信息
    决策只能由人民群众或者人民群众授权的代表作出

    • pig_10说道:

      于是,对科学狗屁不懂的民众做出了一个与科学完全背道而驰的决策,导致了整个社会的损失,由谁承担?

    • flag说道:

      比如说反转基因?

      • fml说道:

        比如说抢盐

        • zzoo说道:

          上回松鼠会辟谣:列举地沟油提纯不易、检测容易、回到餐桌的成本比新油还贵 云云……
          我看了笑那些恐慌的人傻X,结果现在大家都知道地沟油不但回了餐桌而且都检测不出来了!

          • fml说道:

            地沟油那篇文章的确是松鼠会一大败笔。

          • earhart说道:

            地沟油那篇文章说明了还是只谈科学的好,给自己赋予太多的社会责任很可能会使自己背离科学的精神。

          • ltheart说道:

            世界是复杂的,我们永远不要以为自己知道了完全的真相,尤其要打开思维,如果以为自己的领域的东西就是最“科学”的,是要不得的。食品工业界的观点很多是很有科学依据,但他们并不是以大众健康福利为最高宗旨的,所以一定要结合医学界、营养学等的观点看。

    • jackywu说道:

      大胆!你以为现在的决策是谁作出的?你敢说党和政府不是人民群众授权的代表?锦衣卫,来呀,拉出去砍了!

      • fml说道:

        再不正常的国家,专业方面的决策也要靠专家。想谈政治,请去163,谢谢。

    • 还是匿了吧说道:

      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
      你的话与这一句何其相似!!!

  12. fhht说道:

    没有这么多误会,确实有些炒作因素,不过现在我们更关心的是,那些地沟油,特供,背后的社会问题。

    • fml说道:

      食品问题的确和社会问题纠缠在一起,不过科学、真相和社会,这三者并不能等同,还是就事论事比较好。讲食品中的社会问题,完全可以另写文章,这跟普及常识、减少无谓的盲动和恐慌,不但不矛盾,反而是相辅相成的。

      • 石头说道:

        同意这个观点。实际上,我个人希望松鼠会定位于服务科学爱好者。感觉松鼠会给自己添加了不少社会责任感,例如引导社会安定,与愚昧和无知斗争以提升国民素质等等。这当然是好事,但我个人希望松鼠会不要有这个,至少不把它作为自己的使命。

        其实,纯粹的科学问题和人类的价值观没有关系,科学只是探寻世界的真相,并不是为了捍卫某个观点或立场而战。因为大家感兴趣的只是事实,所以也就无所谓谁对谁错。

        • fml说道:

          这里的“立场”有两种理解方式,一个是论断本身的立场,比方说有害、无害、严重、不严重、堪忧、无须担心之类,这实际上就是观点本身;另外一种意思,就是松鼠会经常被骂五毛的那个立场,是“站在官府的立场”、“站在人民的立场”这种意思。仔细认一认在云无心的文章下面留言的,以及校内上松鼠会文章下面的留言,有多少人是在执着于后一种啊。

          • 石头说道:

            “有害、无害、严重、不严重、堪忧、无须担心之类”这些概念弹性太大了,也容易掺入个人的主观价值观。对比数学、物理、信息领域,这些领域好像基本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不知道这是食品这个学科内部固有的问题,还是因为写科普文章面对圈外时才不得不使用这样的描述。

          • fml说道:

            应该说,牵涉到实用和工程的领域,这种论断都是要经常遇到的。因为工程上到处都是经济性和安全性的妥协。就像有些大型机器零件,使用若干年之后往往会有裂纹,这个时候就要来做个鉴定,决定是继续用还是废掉。再比如做热处理,很多时候无法完全避免有害相,只要数量低于国标上限,就可以合格放行。云无心在这里说的,不就是这个意思么?

          • fml说道:

            很多人对食品工业的要求似乎就是“这个要零检出”“那个要零检出”“这个绝不能有”“那个绝不能有”。别的领域我不清楚,如果在材料学上也贯彻这种理念,那我们的活就没法干了。

        • fml说道:

          对比一下两本书,云无心的《吃的真相》和日本人安部司的《食品真相大揭秘》,两个人的观点其实是差不多的,可云无心经常被骂五毛,安部司却不会。

          • fml说道:

            归根到底,作者有立场也好,没有立场也好,只要做到准确全面,把你该知道的信息告诉你,就可以了。我们没有必要,也没有资格仅仅因为立场不同就去抨击作者,这种道德优越感是危险的。更何况,这种所谓的“立场不同”,还常常是激愤和盲动所造成的误解。

          • 石头说道:

            还是没有立场好,这样质疑就不会被理解为抨击。理想情况应该像大学课堂、学术讲座、学位答辩,或者宿舍里的数学题演算那样。演讲者需要的是:听众把他的不解乃至误解、困惑彻底表达出来,然后看自己能否回答各种质疑。这样才能达到演讲本身的目的——让受众理解自己所讲的事情,同时也是对自己的检验。如果说的人和听的人有鲜明的先验立场,就会演变成为立场或面子而站,最终差不多就成了大专辩论会。这种局面谁都没有收获:听者没有获得新的认识,演讲者没有达到他的目标(即:尽可能多地让他人理解自己的观点)。

            这可能与topic有关,食品这种话题与社会问题密切相关,谁都摆不脱自己的社会性的一面。而纯数学之类的话题就简单多了。

          • fml说道:

            跟科学不一样,工程类的学科追求的不是真理,而是利益,充满了取舍和裁量,很多东西甚至没有道理好讲,纯粹就是人为规定。

  13. UTC说道:

    对于苛性氢的误解并不只是公众对化学用语的无知,更多的是被认为可信的传播组织的不负责……………以下来自SOSO百科常温下无色无味的液体,不具有吸水性,与水任意比互溶,水溶液中性(不含杂质的情况下)密度为1克/立方厘米,相对分子质量为18.01528,相互吸引的键力为离子键。
    在一个大气压下沸点为100℃,凝固点为0℃。比热4.186J/(g.℃)0.1MPa15℃。最大相对密度时的温度3.98℃。
    可溶于酒精,可溶解多种物质。
    毒害性:被人大量吸入肺部可导致人因呼吸系统衰竭而死亡。
    现已在大多数肿瘤患者的肿瘤细胞内发现该物质。
    长期饮用硬度过大的苛性氢可导致肾结石与膀胱结石。
    而且,根据调查苛性氢还是酸雨的主要成分。
    据调查,还存在苛性重氢和苛性超重氢这两种物质,很有研究的价值。
    因此,我们应当向国际环保组织与国际生物组织呼吁:禁止使用该种物质。
    分子式:H-O-H…………(其中有大段来自于《读者》2007年刊发的一篇科普文章,且有较强的情绪化言论,本来是一次公众调查化学知识测评问卷,被删改后易引起误读)……………另有一些同样来自SOSO百科:1.对此物质上瘾的人离开它168小时便会死亡(饮水“上瘾”一词莫名其妙且并未给出数据来源);2.常常配合杀虫剂使用;洗过以后,农产品仍然被这种物质污染(将水归为污染物,事实上水确实是杀虫剂的主要组成成份,但“是污染物”这样的评价出现在百科网站上实在不能解释为疏忽)………以上引用自http://baike.soso.com/v37744403.htm

  14. 陆仁甲说道:

    苛性氢不就是水麽,网上那个是恶作剧啊

  15. sunfish1402说道:

    一点商榷:文中关于甜味素那段中提到“这并不意味着每公斤用量为0.6克的就安全”,为什么这么说呢?似乎是因为如吃一公斤以上时会超过11毫克。这个提法恐不对,从方法的保守性上,计算标准允许量时既然采用平均曝露量,就应该忽略超出平均曝露情况下是否会有害的问题。

  16. flyupdai说道:

    食品科学专业路过,表示云无心说得非常好!霉体总是爱不懂装懂!

  17. 迷途说道:

    苛性氢很牛,关于地沟油那篇文章本身没错,地沟油是做的很粗的,只不过商家添加了香料掩盖了地沟的味道而已

    • reggae说道:

      那个最后的香料是最重要的,掩盖了味道

    • twt197599说道:

      地沟油的问题是这样的:
      1、如何定义地沟油,如果地沟油定义为从阴沟中捞出来的油,那成本很高,要重上餐桌很难。
      2、现大常说的地油沟,实际上是泔水油。尽管泔水根让人觉得很脏,但不可否认的一点,里面的东西大部分是食物。从泔水里分离出油来,重上餐桌是完全可能的。
      3、还有一种情况,许多不法分子从屠宰场等地收集下水、废物,用来炼油也算是地沟油。
      所以,松鼠关于地沟油的文章没错,现实中查到地沟油的事实也没错。区别在于对地沟油的定义不同而已。

  18. 吴广德说道:

    这个世界都是媒体构造的了,像达芬奇,新年第一战。

  19. wawawa娃娃说道:

    如果文中不使用那种只会出现在日报之类的词语,就更好了。因为在一个什么都得保持怀疑态度的地方,真诚比自作聪明显得弥足珍贵

  20. tobuto说道:

    政府职能部门监管在哪里?
    消费者如果发现问题应该向哪个部门举报?

  21. hello说道:

    这么安全,还有那么多特供???

    • fml说道:

      你是从文章哪句话里面读出“这么安全”的信息来的?

    • fml说道:

      不否认食品安全问题的严重,也不能任由情绪和恐慌掩盖理智和常识。

  22. eshiafb说道:

    那些躺着中枪的食品——你也说“不当使用可能带来一些风险”,我为什么在明知道在有风险的情况下还要吃?暗枪挡不住,明弹打过来,我为什么不躲?不管是真枪实弹,还是小屁孩的注水枪,躲开总是人的第一本能。

    本来存在,只是以前没有被关注的“毒物”——过去不知道吃了,现在知道了不吃,这有错吗?说有错的是脑子有问题吧!

    从虚假宣传炒作而来的“食品事故”——究竟谁错在先?“它们的问题是误导消费者,涉嫌商业欺诈。”那么消费者该不该用脚投票?

    食品添加剂的恐慌与偏见——商家有没有告诉你添加了哪些添加剂?一多半都没有完全告诉你。为什么存在恐慌与偏见?就因为他都没告诉实情。那你告诉我,这恐慌与偏见是不是一个人自我保护的本能?别说媒体不是人,他们也是人。

    对文章的其他不想再驳了,只想说媒体的报道不是没有缺点的,但保持对食品安全问题的高度警惕是绝对必要的。

    “作为消费者,我们至少可以多了解一些关于食品的常识。面对一个新闻,在恐慌与愤怒之前,不妨先淡定地去了解一下事情的真实情况。”——这是不可能的,你能期望一个小学文化程度的建筑工人、一个半百的拾荒者有时间、有闲心、有能力、有渠道去“了解一些关于食品的常识”?大众媒体不单是为你这样的高知分子服务的,他们还有更广泛的读者群,就那些包括只认得几个字、在昏暗的路灯下休息时翻开张旧报纸的拾荒者。他们也一样有权利了解中国的食品状况。

    • fml说道:

      1、看不懂你到底在反对什么,你是在反对信息传播吗?你是在说:“你说的这些我不想知道,我就相信报纸和记者”,是这个意思吗?
      2、逐条看一下你的所谓反驳:
      (1)很多东西不当使用都会带来风险,比如说盐,比如说桑拿,比如说汽车。多了解一点,就少一点不当使用的风险。像你这样激烈反对信息传播,才更容易误用。
      (2)这一条分了两种,一种是天然带入,一种是工业污染,而判别是否能吃的依据就是国家标准。你可以要求对有害元素零检出、零容忍,永远不吃大米就是,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自来水应该也是允许一定量的菌群存在,你也可以选择永远不喝自来水。空气标准也允许一定的颗粒物存在,貌似不能选择不喘气。自然界还有背景辐射,你能用铅把自己封起来?吃一口馒头,里面还有放射性碳。再告诉你一个秘密,飞机发动机的高温元件,按照标准也是允许在长期使用下一定的有害相析出的,你也可以选择永远不坐飞机,或者呼吁修改国标,对有害相零容忍。能行吗?
      (3)商业欺诈流失客户,纯属活该。只不过因为商家无良,我们自己无谓恐慌,犯不上,不值得。
      (4)商家不告诉你,才更需要科普的存在,而不是像你这样反对普及。推荐一本书《食品真相大揭秘》,里面对商家在添加剂标注上的的种种伎俩说得很详细。另外,不必替媒体辩护,还记得八毛门吗?
      最后,希望你明白表述一下自己的观点。你是要说,媒体传播错误信息和恐慌是可以理解的的,普及常识反而是错的。因为拾荒者看不懂,所以要反对这种科普文章吗?

      • ltheart说道:

        大众媒体确实问题多多,这很正常,就是国外也一样。正因为如此,科普工作者才要加倍努力,科学研究是科学家的事,你们的责任就是把科学知识客观公正,便于理解的介绍给大众,而不是蔑视大众,让科普成为少部分人自娱自乐的玩物。当然,这也绝不是说为了迎合大众就放弃科学原则。这不容易,但天下的事业有容易的吗?容易了还有你们存在的价值吗?想一想就不会那么愤青了

  23. earhart说道:

    不能怪大众太敏感,只能说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后消费者对我国食品安全的信心所剩无几。

  24. alanger说道:

    滥用食品添加剂是违法的,毫无疑问需要严肃处理和打击。但是第一、第二种情况,却不一定达到“有毒”的程度。…………作为一个专业的食品领域的专栏作者,说出上面的话实在让人质疑你的专业性。不一定,这个词用的实在让人无语,让使用“塑化剂”包装食品的厂商长出了一口气。世界上任何有毒物质当然都有一个上限标准才达到“有毒”程度,作为一个有良心的媒体人,当然要提醒公众绝对不要吃那些“可能”导致“有毒”的食品,让很多没有良心的食品生产厂商绝对不要再生产出“可能”“有毒”的食品。

  25. fuxxbaidu100说道:

    要知道 任何一种 食品添加剂 过量使用,都会危害人体健康。而且 在消费者 对生产厂商 无法监督的情况下,不产生恐慌 才是怪事。

  26. archdevil说道:

    其实我最反感的一点就是一个科学网站充满了5毛狗,你们这些被阉割了灵魂的畜生也来研究科学,这不是与自由的科学精神背道而驰吗?

    • fml说道:

      我代表我自己请您移步163,那里比较适合你。

    • sanzo说道:

      一张嘴就说5毛,但是又没有论据反驳文章论点。
      如果这不是乱喷,那什么才是乱喷?
      觉得不对,正常的做法不是给出反例,并加以论证嘛?

      • fml说道:

        标榜良心,质问立场,痛骂五毛,千方百计阻止公众了解食品知识,这就是他们在做的事情。

  27. 孙小空说道:

    嘛,我也觉得那些添加剂肯定还算可以的,反正那种东西也不会每天大量摄入,真要那么毒,那些厂商相关人员肯定吃不了,以此类推,他们就要饿死了。明显不可能嘛……

  28. guest说道:

    显然,化名fml的那位,经常上163,并化身163的五毛同志。不然怎么如此敏感?

    • fml说道:

      呵呵,只会拿五毛的帽子扣人,却说不出丝毫道理的同学,你的思路貌似不大对头。
      你指责这篇文章不客观,就应该说出是哪里不客观,是含砷量的国标不对,是植物激素对人体的影响有文献研究证据,是对面粉增白剂有自己的看法,这才是有营养的评论。只会标榜正义,却学不会分析和建设,与红卫兵何异呢?
      163么,多年以前,本人是163的忠实用户,亲眼目睹了新闻评论一步一步变成这个样子。说痛心也好,说惋惜也罢,总之它就在那里,不会因为我的看法而改变。就是这样吧。呵呵

  29. guest说道:

    说到底还是政府缺乏公信力的结局,而我国的科学研究是不能完全抛开政治的。从钱学森大放卫星文章、以及三门峡工程,直到现在,没有改变过。政府的论调就是稳定一切,否定一切不利于稳定的。地沟油?没有;添加剂?合理;地震?谣言;牛奶?安全;2012?搞笑;基因食品?没问题……不能否认很多是谣言,但也不能否认其中有政治任务在其中。松鼠们所贯彻的一条也是否定一切不稳定的因素。这实在不能怪公众的怀疑态度。当科学的言论不能保持客观的时候,就不能说是科学了。

    • fml说道:

      这位的逻辑真是强大。
      “不能否认很多事谣言,但也不能否认……”“说到底还是政府缺乏公信力的结局”“不能怪公众的怀疑态度”,按照这样的逻辑,咱们设想一个场面。
      张三在街上走,李四上去偷了李四的钱包,警察问李四:“不知道偷钱不对吗?”李四说:“张三这个人太坏了,打老婆骂孩子还是当代陈世美,不洗脚不刷牙还乱扔垃圾。就该偷他。”是这样吗?
      食品问题如此严重,监督机关失职,商家无良,公众盲目,都是有责任的。现在只不过是把食品工业的一些知识向公众宣传一下,你们就如此激愤,到底是为什么呢?公众不应该了解国标、毒物、添加剂的这些知识吗?就应该把这些东西锁在维普和万方里面谁也不让看吗?

  30. baige说道:

    唉,我不喜欢!

  31. apollo说道:

    流言止于智者
    建议:多看科普文,少看留言评论 有益健康

  32. mfkvv说道:

    当下的关键问题不是普及科学知识,老祖宗说过“三人成虎”,媒体为了某些目的可以引导民众的思维方向,这个时候科学已经被丢到了垃圾推里。再说了,现在央视放映的节目里有科普?
    我个人最厌烦的就是政府监管部门的渎职行为,“毒食物”的多与少和这些人的工作态度是有直接关系的,一个充满特权的政府,严格执行各种监管法律法规就是个笑话,因此我坚信中国市场内的“毒食物”真的很多。
    当然,现在又出现了一种新的解决方法。不达标?没关系,把国标降下来不就过了吗!…………

  33. laughskydragon说道:

    这篇文章让我很不快,楼主解释一下前不久的三全水饺,某致癌牛奶,以及真的死了人的果粒橙吧,我及我家人的命只有一条,不想成为统计学上的数据,所以你这种宣传很无谓。

  34. Aveave说道:

    生命只有一次,可是对于切实风险来讲我们怕的更多的是可能发生的风险,今年有多少人死在公路上?每天都说要走人行道你走了没有,安全带每次你系了没有。零风险是不存在的,可是对待风险的态度也应正确,过度的恐慌、怀疑谩骂是无用的

  35. 袁天宗说道:

    中国人最应该学会慎独。媒体的报道中,有大部分是言过其实。媒体的价值取向是轰动效应。而真正埋在我们日常饮食中的地雷,又有多少人知道呢?举个例子,氢化植物油。它还有其它的名字,如精炼植物油、植脂末、人造奶油、起酥油、代可可脂……它的可怕之处在于其含有的反式脂肪酸。一杯街边果饮店的奶茶(某飘飘每年卖几亿杯毒害着国人的心血管),一块廉价的巧克力(包括某丽友表面、某巢的威化巧克力还卖出真正巧克力的价格),香飘十里的蛋糕和面包,奶香浓郁的速溶咖啡……那么多食品,使用着这种慢性毒药的同时还宣传来源于植物更健康。就等着10年后人人得心血管病吧。

  36. 说道:

    作者:我觉得这篇文章有误导嫌疑,读后让人感觉是自己无知误读食品事件。我认为,实际情况是国内食品标准或许没问题,因为那是白纸黑字的规范,再傻的部门或专家也不敢在这方面犯错误,问题是企业没有去遵守,也没有真正的监管,只是事后救火。
    其它行业情况类似。

  37. amica说道:

    同意楼上袁天宗的评论。即使食品包装上有标明配料,但是散售食品和餐饮店里的配料公众应该也有知情权。

    我还注意到,国内很多洗涤剂都不标明成份,顶多写主要成分,知情权在哪里?

  38. candy说道:

    这年头都是信息大爆炸,哪种可信,如何取舍,太难了

  39. 吼海雕说道:

    这篇文章比较公正。我觉得现在媒体舆论的奇葩之一就是,只是用来发泄情绪,基本不关注如何解决问题。
    比如说食品安全,说到底是人的健康安全。但是一般来说生活中人们往往一边拿着这些食品事件在骂,一边继续着自己很多相当不健康不合理的生活追求。

  40. 午饭说道:

    添加剂这事其实国家管的挺严的了,GB2760的标准不是业内人士看不出头疼的地方。像日本只要某一色素允许使用,就允许所有食品中都可以使用,但是添加量是某某某。

  41. 李哲说道:

    顶,完全赞同

  42. ioerr说道:

    为什么人们对这些食品安全问题如此敏感,反应强烈。也许有不该禁的禁了,但是禁了对人无害就禁了吧。这也是跟zf学的,搞不定,谁也信不过,只能禁了,如果这也是民意的体现起了作用,我ztm的念佛了。

    也许国标很多够严,那tmd三鹿怎么出来的。我们相信谁去,作者你说啊————

    最后一句,作者有五毛思维。请在文章中列出数据,通篇貌似没见具体数据,松鼠上的文章,这是我第一篇倒胃口的文章。

    • 馒头家的花卷说道:

      只能说明你根本就不会看文章,这是一篇盘点,那通篇的链接都是干什么用的?喷之前先检查一下自己的阅读水平嘛。

  43. zbfzbf说道:

    你天天吃快餐食品,得了病怪别人没提醒你,何等强大的逻辑啊

  44. 国人的素质什么时候能上升呢说道:

    赞同,作者把本来我们也许不知道的知识告诉我们,我们就应该理解与支持,毕竟这没有什么原则上的问题。

  45. 国人的素质什么时候能上升呢说道:

    他们不会上网吧…………这没什么意义,人家不见得有心情考虑食品安全问题,因为一些不实的报道而什么都不敢吃了?那么他们的生活只会更加艰辛,舆论监督很重要,但是,对舆论的监督更重要

  46. 国人的素质什么时候能上升呢说道:

    我想,所谓的科学家不太可能上这个网,作者仅仅作为一种提醒,非要什么都给一个准确判断,一年能有一篇文章都是不容易的,比起这些,能多了解一些知识,至少不要被自己吓死,要真是用很准确的用语,出了问题作者可承受不了

  47. asasas说道:

    食品安全事故无所谓,我们关注的不是所谓的事故,是健康!赞同文章的作者就一起和他高兴的、随便的吃吧,或者只吃这些报道出来的食品

  48. 说道:

    主要是社会对那些人太温柔了,我觉得凡是因食品问题照成公民死亡,或很惨的,一律处以死刑!!!! [怒] [怒] [怒] [抓狂]

  49. ocdocdocd说道:

    食品添加剂并不是“黑心厂家牟取暴利”的工具。它们本身给食品带来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比如糖替代品减少了糖的摄入,对于多种慢性病以及控制体重都大有好处。而那些食品胶增加食品的稳定性,改善口感,还能提供一部分膳食纤维——而膳食纤维本身,也是很多现代人摄入不足的食物成分。即使是最受诟病的防腐剂,所带来的好处依然是主要的。如果肉类不防腐,那么就只能采取其他昂贵的保存方式——任何生产成本的增加最终必然要由消费者来承担钠;或者冒着致病细菌产生毒素的危险——肉毒素的危险,比起防腐剂“可能有风险”来,就实实在在而且要严重得多了。

  50. 曦墨说道:

    写得很好,不必对食品有无添加剂过分计较,总不能什么也不吃,饿死吧?其实科学地说,苏丹红致癌还不如烟呢,可有人一天一包烟,却害怕的辣椒之类都不敢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