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心理 >> 文章

接下来的几周,小红猪将会选登《对“伪心理学”说不》(第八版)一书的部分章节供大家阅读。

译者:窦东徽、刘肖岑

1793年,一场严重的流行病——黄热病袭击了费城。当时,这座城市里有一位顶尖的医生名叫本杰明·拉什(Benjamin Rush),他是独立宣言的签署人之一。在灾难过程中,拉什是少数几位确实治疗了几千例黄热病的医生。拉什信奉一种医学理论,认为黄热病必须用大量放血的方法治疗(用手术刀或水蛭吸血的方法使血液离开身体)。他为许多病人实施了这种疗法,当他自己感染这种疾病的时候,他也如法炮制。评论家指责他的治疗方法甚至比疾病本身更危险。然而,随着疾病的流行,拉什对他的疗法却更加自信了,即便曾有几个病人死去。这是为什么呢?

有人这么总结拉什的态度:“一方面坚信自己的理论是正确的,另一方面又缺乏有效的方法对治疗效果进行系统研究,因此他将每个好转的病例都归为治疗方法的功效,而将每个死亡的病例都归为病情的严重性”(Eisenberg,1977,p. 1106)。换句话说,如果病人情况好转,就被作为放血疗法有效的证据;如果病人死掉了,就被拉什解释为病人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我们现在知道为什么对拉什的批评是正确的了:他的治疗方法和黄热病本身一样危险。在本章中,我们将要讨论拉什错在哪里。他的错误为阐明科学思维中最重要的一项原则提供了样本,而这一原则在评估心理学理论时尤其有用。

本章中,我们关注第 1章中已经讨论过的科学的第三个基本特征:科学只研究可解的问题。科学家们所说的“可解的问题”通常是指“可检验的理论”。科学家要确认某个理论是不是可检验的,采取的方法就是确保该理论是可证伪的,也就是说,理论对应着自然世界中的真实事件。接下来,我们就要看一看为何所谓的可证伪性标准在心理学中如此重要。

理论和可证伪性标准

本杰明·拉什在评估其疗法的效果时跌入了一个致命的陷阱。他的评价方法根本就不可能让人得出其治疗方法无效的结论。如果说,病人的恢复是对他治疗方法有效性的肯定(对其医疗理论的肯定),那只有当病人的死亡是对其治疗方法的否定时才算公平。但事实上,他却把这种否定合理化了。拉什解释证据的方式,违反了科学理论建构和检验应遵循的最重要原则之一:他令自己的理论不能被证伪。

科学理论的表述应该遵循这样的原则——从中得出的预测有可能被表明是错误的。因此,对某理论的新证据进行评价,必须使新的数据具有证伪该理论的可能性。这项原则通常被称为“可证伪性标准”。一位叫卡尔·波普尔( Karl Popper)的哲学家一直致力于强调可证伪性标准在科学进程中的重要作用,他的文章被现在仍从事科研工作的科学家们广泛阅读( Magee,1985)。

可证伪性标准主张,一项理论如果有用,它所做出的预测必须是明确的。理论必须两面兼顾,也可以说,这项理论在告诉我们哪些事情会发生的同时,应该指出哪些事情不会发生。如果不会发生的事情确实发生了,我们就得到了一个明确的信号——这项理论有问题:它可能需要修正,或者我们需要去寻找一个全新的理论。不管哪种方式,我们将最终有一个更接近真理的理论。相反,如果一项理论预测包括了所有可能观察到的数据,那么它将永远不能被修正,同时我们将被禁锢在当前的思维方式中,失去了取得进步的可能。这就是说,一项成功的理论并不是可以用来解释所有可能的结果,因为这样的理论本身就丧失了任何预测能力。

在这本书的余下部分,我们会经常涉及理论的评估,因此我们必须澄清一个关于理论的常见误解。这个误解体现为我们常说的一句话:“哦,这只不过是一种理论。”这句话代表了外行人使用“理论”这个词时通常所指的意思:一项未经证实的假设,一个纯粹的猜想或直觉。这意味着一个理论与其他理论并无优劣之分。 “理论”这个词在科学上绝对不是这么用的。当科学家说到“理论”的时候,他们指的不是未经验证的猜想。

科学上的理论是一组具有内在联系的概念,它们能对一组数据做出解释,并对未来实验的结果做出预测。假设是从理论中产生的具体预测(理论则更加普遍和全面)。目前可行的理论是那些产生了一些假设,并且其中许多已经得到了验证的理论。因此这种理论的理论结构与大量的实证观察相一致。然而,当观察数据开始与理论中提出的假说相矛盾的时候,科学家们会尝试构建一个能为数据提供更好解释的新理论(或者,在更通常的情况下,只是修正已有的理论)。因此,目前在科学范畴内所讨论的,都是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被证实了的、所做出的预测并没有与现有的数据相矛盾的理论。它们并非纯粹的猜想和直觉。

外行人和科学家们使用“理论”这个词时的这种差异,经常会被一些试图将神创论纳入公立学校教育的虔诚的正统基督教徒所利用(Forrest & Gross,2004;Scott,2005;Talbot,2005)。他们的论点通常是“进化论毕竟只是理论”。这种观点试图借用外行人对“理论”术语的用法,蓄意将理论歪曲为“只是一个猜想”。然而,通过自然选择的进化理论不是外行人所理解的“理论”(相反,在外行人的理解中,它应被称之为“事实”,见 Randall,2005),而是一个科学意义上的理论,是由一系列庞大而多样的数据支持的结论(Maynard Smith,1998;Ridley,1996,1999;Scott,2005)。它并不等同于其他任何猜想,不是一个纯粹的猜测。相反,它与从属于其他学科的知识紧密相联,这些学科包括地质学、物理学、化学以及生物学的各个分支。著名的生物学家西欧都萨斯·杜赞斯基( Theodosius Dobzhansky)(1973)在他的一篇题为《生物学中除了进化论以外,别无他物》(Nothing in Biology Makes Sense Except in the Light of Evolution)的著名文章里就阐述了这一观点。

敲门节奏理论

下面假设一个例子来展示可证伪性标准是如何起作用的。一个学生在敲我的门。跟我同一办公室的同事有一套“不同的人以不同的节奏敲门”的理论。在我开门之前,我的同事预言门后是一位女性。我打开门,这个学生确实是女的。事后我告诉我同事,他的表现令我惊叹,但这种惊叹程度非常有限,因为,即使没有他所谓的“敲门节奏理论 ”,他也有 50%的正确几率。他说他的预测能高于随机水平。另一个人来敲门,我的同事预测说,这是个男性,而且不到22岁。我打开门,果然是个男生,而且我知道他刚从中学毕业。我承认我有点被震撼了,因为我所在的大学有相当数量的学生是大于22岁的。当然,我仍然坚持说校园里年轻的男性相当普遍。见我如此难以被取悦,我的同事提出做最后一次测试。在下一个人敲门之后,我的同事预测:女性,30岁, 5英尺2英寸高,左手拿书和挎包,用右手敲的门。打开门后,事实完全证明了预测,对此我的反应截然不同了。我不得不说,如果我的同事不是使用诡计事先安排这些人出现在我门口的话,我现在的确非常震惊。

为什么我的反应会不同呢?为什么我同事的三次预言会让我产生三种不同的从“那又怎么样?”到“哇哦!”的反应?答案与预测的具体性和精细度有关。越精细的预测在被证实的时候会给我们越大的触动。要注意,不管怎样,精细度的变化和可证伪性直接关联。预测越具体和精细,有可能证伪它的观测现象就越多。例如,有很多不是 30岁和 5 英尺 2英寸高的女性。请注意这里的暗示:从我截然不同的反应可以看出,一个能够预测出最多不可能事件的理论最容易将我征服。

好的理论做出的预测总是会显示自己是可证伪的。坏的理论不会以这种方式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它们做出的预测是如此笼统,以至于总会被证明为正确的(例如,下一个来敲我门的人会是100岁以下),或者,这些预测会采用一种能免于被证伪的措辞方式(如本杰明·拉什的例子)。事实上,当一种理论被置于“不可被证伪”的保护下,那么可以说它已经不再是科学了。事实上,哲学家卡尔·波普尔正是由于试图界定科学和非科学的区分标准,才会如此强调证伪原则的重要性。这里的讨论和第 1章中我们有关弗洛伊德的讨论,甚至与心理学之间都有直接的联系。

弗洛伊德与可证伪性

在本世纪最初的几十年,波普尔一直在探寻,为何一些科学理论似乎导致知识的进步,而其他一些则导致智力停滞(Hacohen,2000)。例如,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引发了一系列惊人的发现(例如,从一个遥远的恒星发出的光线经过太阳附近时发生弯曲),恰恰是因为它是这样建构预测的:许多事件或现象一旦被证实与之相矛盾,就可以证伪该理论。

波普尔指出,一些使知识停滞的理论却并非如此,并以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作为例子。弗洛伊德的理论使用一个复杂的概念结构,在事后解释人类行为,但并不做事前的预测。它可以解释一切,但是波普尔认为,也正是这个属性使得它在科学上无用。它不做具体的预测。精神分析理论的拥护者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试图用他们的理论解释人类所有已知的活动——从个人的怪癖行为到广泛的社会现象,但他们在使这个理论成功地成为事后解释的丰厚资源时,也剥夺了其所有的科学实用性。如今,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在激发文学想象方面比在当代心理学中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Robins,Gosling,& Craik,1999,2000)。它在心理学中的地位日益下滑,部分原因就是未能满足可证伪性标准。

这种不可证伪理论的存在会导致实际的危害。正如一位评论家所指出:“不正确的但被广泛传播的有关心理的理念,不可避免地会对社会造成危害。由于精神分析学派的声望一度被人为地抬高,令社会上许多有疾病及遗传缺陷的人拒绝有效的治疗,转而从个体早期经历中寻找自己现有痛苦的根源”(Crews,1993,p. 65)。以抽动性秽语症为例。这是一种以身体抽搐和痉挛为特征的紊乱,并伴有言语症状,如嘟囔、吠叫、模仿言语(无意识地重复他人的话)和秽语(强迫性重复淫秽词语)。抽动性秽语症是一种器质性的中枢神经系统紊乱,并已经成功地被药物治疗所攻克(Bower,1990,1996a)。纵观历史,抽动性秽语症患者一直遭受着迫害,早期被宗教统治者视为妖魔,近代又被认为是鬼怪附体,要被强制驱魔( Hines,2003)。更重要的是,在1921至1955年之间,对这种病的解释及疗法一直被精神分析学派的概念体系所把持,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人们对此病成因及治疗的理解(见Kushner,1999)。有关这种病症的不可证伪的精神分析解释层出不穷。这些似是而非的解释

所造就的概念泥潭蒙蔽了这一病症的实质,也阻碍了对其进一步的科学探究。例如,有一位作者曾经这样写道:(抽动性秽语症是)精神分析导致脑部疾病研究发生倒退的典型例子。勒 ·图雷特(La Tourette)将疾病归因于大脑的退行性变化过程。而在本世纪最初的几十年,由于弗洛伊德理论的盛行,对这种病的关注偏离了大脑……这一倒退的结果使病人往往被转到精神科医生(通常是精神分析学派的医生)而非神经科医生那里,因此没有接受生理检查和研究(Thornton,1986,p. 210)。

夏皮罗等人(Shapiro et al.,1978)提到,一位精神分析师认为,他的病人“不愿意放弃抽动,因为这成了她性快感的源泉和潜意识性欲的表达”。另一位精神分析师则认为,抽搐“等同于手淫……与生殖器快感相联系的力比多转移到了身体的其他部位”。第三位认为抽搐是一种“肛门施虐的迁移症状”。第四位认为,抽动性秽语症的患者具有“强迫型人格以及自恋倾向”,病人的抽动“代表了一种情感症状,对想表达情感的压抑性防御”。夏皮罗等人(1978)对这类理论现状的总结,很好地说明了忽视可证伪性标准的有害影响:

精神分析这种理论化的方式简直面面俱到。抽搐是迁移性的症状而非歇斯底里症、肛门的而又是性欲的、受意志控制的而又是强迫性的、器质性病变同时又与原始心理动力有关……这些心理标签、诊断和治疗被不幸地强加在病人及其家属身上,而且是以一种毫不谦卑、相当武断、伤害巨大的方式。因为其随后的广泛影响,这些观点为对此病症的认识和诊治造成了极大的障碍。(pp. 39-42,50,63)

当研究人员承认精神分析的“解释”对治疗该疾病毫无用处的时候,对抽动性秽语症的认识和治疗才开始获得进展。那些毫无用处的解释是诱人的,因为它们似乎能对事情进行解释。事实上,它们都是在事后对所有事情做出解释的。然而,它们提供的解释不过是制造了理解的幻觉。由于总试图在事后解释一切,它们也就堵死了前进的大门。只有当一种理论并不预测所有事情,而是提出具体的预测——提前告诉我们哪个特定的情形会出现时,该理论才会出现进步。当然,从这样的理论推导出的预测可能是错误的,但这是优势,而非缺点。

图片出处

在星座血型、色彩性格等“伪心理学”大行其道的时代,《对"伪心理学"说不》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心理学。卓越链接:对"伪心理学"说不

0
为您推荐

35 Responses to “[小红猪]对伪心理学说不之如何捕捉头脑中的小精灵(上)”

  1. Aesculapius说道:

    为什么这么好的一篇文章没人评论呢?怪异了。。。。
    看了很激动,然后有点想说的:
    1、看到科学哲学这类的东西都有种莫名的辩论样的快感~~
    2、不知可否在文中英寸英尺出现的地方用括号注明相应的公制长度呢?看英寸英尺的一点感觉没有。。。。(个人觉得翻译成中文的文章书籍等都应如此处理,个人看法个人看法。。。。)
    3、有点担心把这种书发上网络算是侵权么?假如不的话,那就多发点吧!
    4、恳求电子版!

    • sanchor说道:

      how to think straight about psychology.
      这个有中文版的,内容和这里一样。
      与“众”不同的心理学,如何正视心理学(第七版)
      作者: Keith E.Stanovich
      译者: 范照 / 邹智敏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221479/
      在新浪iask可以下载到。

  2. zhangjn_hk说道:

    看完这篇文章,我不禁想为什么弗洛伊德的理论会在一段时间内如此盛行甚至左右了科学研究的方向。我认为仅仅是不可证伪性不能解释原因,不可证伪性本身就是一种诡辩,如果说是早期人们不能认识到不可证伪性使得理论不能成为一个经得起考验的理论的话,更早于弗洛伊德的亚里士多德和苏格拉底更擅长这样的诡辩。
    我认为主要原因是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符合大众的口味,食色性也,关于性的一切话题都极易吸引眼球和引发讨论,加上当时心理学仍不发达,没有那么多科学理论可供人们甄别,于是,精神分析法更像是扮演了一种宗教的力量的角色,给予人心灵的慰藉,导致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盛嚣尘上,甚至于像本文所说,部分阻碍了人们对科学的研究。

  3. roger218说道:

    可证伪极其重要。

  4. onethousandwq说道:

    不错,这篇文章非常给力,感谢小编们推荐《对“伪心理学”说不》这本书记下了,考试周一结束马上去找!

  5. 夜风过耳说道:

    看完之后才发现,弗洛依德的精神分析简直跟中医号脉有一拼

    • 曹小雄说道:

      楼上众兄,没学过中医的最好别作评价,什么'儒家、易经、中医都是不可证伪的'。在此我只能说:你不了解它,那么你对它的任何评价都是不具意义的。你一定要说它是要被淘汰的,可以!你先了解它再说,否则你就没资格这么说。言论固然应该自由,不过,请兄珍重!

      • 王彦川说道:

        所以说,有些人拿个嘴就说,不走大脑,无语之极。站在科学的阵营里,站在主流的阵营里,安全感油然而生,反正也不是他一个人在战斗。

  6. tmfk说道:

    儒家、易经、中医都是不可证伪性的,
    中国人现在明显是把祖先擦屁股的东西当祖宗供。
    我们现在的科技先进、国家强大才是重要的。才对得起祖宗。
    而不是说祖宗放的屁是香。
    不孝子孙啊!

    • 轩辕少年说道:

      "儒家、易经、中医都是不可证伪性的,中国人现在明显是把祖先擦屁股的东西当祖宗供。"
      我只针对你后半句,你有何资格论足儒家、易经、中医。
      虽然时代的发展会证明儒家的某些思想是错误的,但你能证明他完全没有意义应该抛弃吗?
      你对易经的了解,还停留在街头算命的层次。现在易经融入到各行各业带来的利益,你是看不到的吧!难道公司都是用擦屁股的理论去管理?
      中医永远是人类的最后一道防线。你说中医失去意义,请说出原由。正是因为不懂中医,才会不辨寒热,延长了治疗的时间。若是对症下药,中药起效比西药来的快。
      你可以说儒家、易经、中医不可证,因为你不了解。既然你不了解,就别在此妄下定论,口出狂言。

    • 张双振说道:

      你是神经病吧

    • 王彦川说道:

      你的话有严重的语病,只能说:XXX不具备可证伪性,或者,XXX在现阶段的技术能力下不可证伪。
      可证伪性和可证伪是两个概念,一个是逻辑可行性,一个要考虑现实技术能力。
      我就发现很多人口口声声说科学,道科学,却只是选择了一个立场,而并不一定具备这种能力。思考是一种能力,能力,能力,大哥,而选择立场却很简单,至少在技术上很简单。立场不代表能力,而且大家都选择了科学的立场,那么针对同样的一个问题,剩下的就是看谁更有能力认识到事情的本质,谁更有能力去操作了。晕死。

  7. yudaye说道:

    楼上大哥,不是说不可证伪的就都是不好的,文学艺术证个p伪啊,只是说应当让科学的归科学,上帝的归上帝而已,别太偏激

    • samlinlin说道:

      照您这么说,只要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宣称自己不属于科学范畴,就仍然可以逍遥下去,照样“行医”误人???

      中医里很多东西也是一样,不能拿不属于科学当挡箭牌,就可以庸医误人下去。。。

      无论上帝还是科学,只要在同一事情上有两个不同解释,自然就有一个是错误的,就应该坚决弄明白,拿事实说话,怎么能放任错误的东西流传下去???

      解释已有的事情没有多少意义,哪个能预言尚未发生或尚未了解的事情,并且最后预言被证明是正确的,哪个理论才是对的,才是有实际意义的,才应该流传下去,无论科学还是神学不都是可以拿预言说事的吗?

      • 断魄书生说道:

        其实误人的并不仅仅是弗洛伊德和中医,当科学未能被证伪的时候它也一直在误人,比如早期那个烈性药DDT什么的很多。其实误人与否的认识涉及到价值判断,而价值判断本身并不是一个科学的范畴。所以,科学的态度是,我们只做到判断哪种观点是科学,那种观点是非科学的地步即可。至于那种对人类有利,那种对人类不利,要靠人们的价值观以及社会的种种规则,这是哲学,伦理学,美学等等的范畴,科学是无缘置喙的。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科学要做到客观也应当是这样一种态度。
        事实上,今天的经济学为了要挤进科学的大门正在走这样一条路。主流的经济学文章,以理论构建,模型,计量论证为体系。说清楚是什么,即戛然而止,绝不对政策应该怎样而做出建议。这是科学的路,虽然不太适合经济学这样一门带人文色彩的学科。但科学确实应该是这样的态度。
        故阁下批评任由佛洛依德伪科学误人的态度本身是不科学的。
        P.S.误人,这个词涉及到价值判断,与个体认知有关,无法证伪。

  8. yudaye说道:

    楼上大哥,我说的是文学艺术,谁让人骗人了,不可证伪也未必就是骗人么,是说别偏激否定一切不可证伪东西的存在价值而已

    • ghost说道:

      那你又用哪只眼睛看到,别人“认为不可证伪的就都是不好的”?又有谁“偏激否定一切不可证伪东西的存在价值”了?

      只许你咬别人,别人连辩解都不被允许吗?

  9. yudaye说道:

    儒家、易经、中医都是不可证伪的,是祖先擦屁股的,莫非楼上的概念里擦屁股的都是好东西?那我给你预备点你好好享受哦……

    • 断魄书生说道:

      你说的“是擦屁股”的这个事情也无法证伪,因此阁下的论断是不科学的。如果阁下认为不科学的就是用来擦屁股的,阁下是否应该为自己准备一些呢?开个玩笑,请见谅。但是骂人的习惯不好,最好改掉。这个跟科学与否无关。

  10. SillyDaddy说道:

    “当研究人员承认精神分析的‘解释’对治疗该疾病毫无用处的时候,对抽动性秽语症的认识和治疗才开始获得进展。”
    我觉得既然文章以抽动性秽语症作为批驳精神分析的例子,何不引用一些对这一病症的研究进展呢?

  11. tmfk说道:

    yudaye_我只是想唤起大家对问题的认识,你别人身攻击好不。
    要想中国成就大业,就得放弃一些错误的认识。

  12. yudaye说道:

    我可没一句话针对你,楼上的,你的人身和文学艺术没关系和文学艺术不能证伪更没关系,请问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攻击你的人身呢?我哪句话攻击你人身了?甭稍有反对意见就不满意,何况我就是说不可证伪未必没存在价值,这有啥不对啊?都是为了发展。观点不同可以商量不用上来就屁股啊什么的,多难听……

  13. 张双振说道:

    抽动性秽语症是一种器质性的中枢神经系统紊乱,并已经成功地被药物治疗所攻克(Bower,1990,1996a)。这不是真的。到现在还有很的这样的患者到处求医问药,没有得到解决,并且一点作用都没有的人有很多。其家人和朋友同时也被这种病折磨的很是伤心。

  14. loler说道:

    这个现象往归因方面讲可能会有意思的多,比如巴纳姆效应。精神分析的争议太大了,这个争议可以一直上升到另一个问题: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是否是有效的?有的数据结果就是证明心理治疗是无效的。

  15. 石头说道:

    尽管拉什的自我解释有诡辩的味道,但他的疗法是可证伪的:对照拉什处理过的患者和未经拉什处理过的患者,就可以活得一定的信息。对一个理论的验证并不需要看理论提出者的自我解释。

    同样,“不同的人以不同的节奏敲门”这也是可证伪的。不同人的敲门节奏要么相同,要么不同,两者必居其一。

    如果一个命题表述明确,不存在逻辑毛病,并且不属于定义等性质。则该命题或者真,或者假。我们最多只会遇到难以判定的困难,但不涉及可证伪性问题。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或者有效,或者无效。事实一定存在,不需要看心理师的自我解释。

    另外,一个理论是否有良好的预测性与问题的复杂程度有关。能够用较少参量给出理想数学模型的,可以理想预测,例如行星轨道。涉及参量过多,或者数学模型很不理想的情形则难以预测,例如气象预报。

  16. 非木说道:

    1.对于科学领域,可证伪性的重要性在于验证事物的绝对正确性,人类可以用证伪的办法来无限 接近事物的正确性,所以可证伪性对于科学领域是必不可少的。
    2.对于心理学领域,人们暂时无法用常规精确测量的办法,去验证理论的决定正确性,所以便萌生颇具争论的“精神分析乃伪科学"一说。但非木认为,心理学可以用大量数据来证实其理论的基本准确性,如果其理论能够适用于绝大多数人,其价值可以有利于普罗大众的话,那何乐而不为呢?
    3.对于中医的辩论,虽然目前无法证实其含有的科学价值,但如同上面所说,也是有益于大众(尽管是心理安慰),是否伪科学,以后自有定斷。

    • diphda说道:

      我还是觉得心理学很没意义,因为其实就是概率论嘛,心理学分析出来的东西,都是好多根据统计,甚至是猜想,来研究的。心理学从来不考虑个人,大而化之,所以跟有名的邮件骗局是一样的,只要发足够多的东西,总会有人信,何况人总是偏向弱化自己的缺点,所以我觉得心理学还不如路边的江湖骗子的预测来的准确,路边骗子观察力足够强,他们的分析基本还是有理论依据的。这些玩意跟养生的书一样,有点自我催眠的感觉

      • 石头说道:

        也不能这么说。基于概率论做出的统计预测虽然不敢保证每次预测的正确性,但还是非常有价值的。离开统计预测和概率论,很多学科就不存在了,例如天气预报、信息论、通信。

        不知道这篇文章的作者如何看待统计预测,它和可证伪性有没有冲突?

        文中说“一项理论如果有用,它所做出的预测必须是明确的。⋯这项理论在告诉我们哪些事情会发生的同时,应该指出哪些事情不会发生。如果不会发生的事情确实发生了,我们就得到了一个明确的信号——这项理论有问题:它可能需要修正,或者我们需要去寻找一个全新的理论。”
        统计预测例如气象预报不可能给出明确的预测结果,如果它预报明天下雨但实际没有下,它会解释为随机原因,也就是说它具有全能的解释。而且它不会因为某一次预报失败而修正出一个全新的理论(当然它也在尽力提高预报准确率,但不必然表示需要一个全新的理论)。

    • 王彦川说道:

      可证伪性并不是验证理论的正确性,只是在逻辑上提供一个可行性的途径,让人们可以去否定它,是一种入围条件,其本质,只是让对象可以在现实中被处理和操作,至于具体技术上的限制,那就不管了。
      其实大多数非逻辑完美性的、非定义性的理论,都有可证伪性,至于现实中如何去证伪他,那只是技术和能力的问题,可证伪性主要看的是逻辑可行性。
      同时,对于复杂的理论系统而言,不能把其中的一条支线理论拿出来,单独的去分析它的可证伪性,因为你这样做的时候,就剥离了这条理论的其他属性,没有看到系统对这条理论的限制性、支持性和内限性,也就是条件不完备,所以结论也就没有意义了。
      即,可证伪性的判断,其实很容易,而如何去证伪,则是另一回事了。千万不要把可证伪性跟证伪行为混淆。
      现实中证伪一件事,难度很大,甚至技术上不可能,可不代表这个理念没有可证伪性啊。
      中医的很多说法,就是这样,是有理论系统背景的,不能不考虑这个整合性的背景,把中医理论的很多支线,当成单条理论来对待。那是一种打马赛克之后的信息缺失。
      而对于中医理论系统,可证伪性的实际应用,其实是有一定难度的,因为可证伪性原本是为了明确独立性的归纳结论在逻辑上的可被否定的性质,从而让这样的理论能够被我们所操作和处理,提供了一种逻辑上的可行途径,而非现实不可操作性,这样能才经验的去对待。
      但是这种认知方法,在面对复杂而庞大的理论系统时,其实就不大好用了。
      此外,我看这里很多人在面对中医问题时,我并没有看到他们对于中医的深刻理解,所批判的,往往是自行理解的内容,那还有什么意义。我是学中医科班出身,我也会西医,虽然我不是资深医师,但是毕竟是专业的,先不说大家的观点如何,仅就分析的行文语义来看,很多人明显就是不懂,你否定中医,是你的自由,但是既然宣称有科学精神,最起码得对批评的对象有一个系统性的认识,不需要完备知识,也得结构齐全,那样才是中规中矩的态度。
      我看见外行人对中医说三道四的文字时,所感受到的那种巨大不谐感,实在是很难以用少量的语言来表达,因为所要说的内容太多了,只有心里完全掌握相关的知识和信息,才能有这种感受,说往说不清,很难一一给他们指出来,信息量太大,工作量也太大。
      此外,对于大尺度疏松结构的中医理论系统而言,用研究物理学和生物医学的思想来研究是完全不适合的,因为近代自然科学诸学科所体现出来的科学的纯粹性,不代表其完备性和全面覆盖性,这一点不难理解吧?
      而且对于这种系统而言,如果非要用可证伪性,思维难度是很大的。比如阴阳五行在人体疾病与健康的应用当中所体现出来的理论系统,其本质是一种完备定义,然后内部倾向性区别的描述法,这是具备可证伪性的,因为阴阳五行的概念在施用于具体环节的时候,是有具体的、那一时刻的、相对的意义的,与量化程度无关,只要有意义倾向性,又是单向判断,就可以证伪,证伪的标准,要参考体系内部的倾向性标准,而不是外化标准,因为你所面对的理论,本身就携带了系统内部的诸多信息和属性,你要是无视他们,就是验证思路的错误。

  17. 不知道说道:

    我靠
    我好像有抽动性秽语症...
    怎么办...

  18. 随便说说道:

    心理学与概率论不一样好不好。

  19. _bug_说道:

    文明用语。。。

  20. 打倒伪科学说道:

    可证伪性对于中医理论不啻于一颗重磅炸弹

  21. 说道:

    对精神分析的存在的问题分析得有一定道理,不过用一个例证来对其进行攻击也不免带有不科学的嫌疑。呵呵,现在好像科学就是好人,不科学就是见不得人似的。

  22. mchen说道:

    天鹅可能是黑色也可能是白色——这句话是不可证伪的,因为你很难找到例子反驳它。难道,这句话不科学?
    读了武志红的这篇文章《精神分析是伪科学?》,我对这本《对伪科学说不》产生了怀疑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7645590102dvw4.html